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冉清瑶顾玄瑾第11章精选阅读

时间:2024-02-01 08:52

《冉清瑶顾玄瑾》小说简介

《冉清瑶顾玄瑾》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顾玄瑾冉清瑶,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点击全文阅读《《《

《冉清瑶顾玄瑾》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介绍

给休书,放他离开不是她的冲动之举。早在意识到顾玄瑾不愿记起过往时,冉清瑶对他的坚持便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坚持了。2不过执念罢了,执念到想抓住那一点点希望,希望那个会逗她笑满心满眼只有她的人会回来。...

《冉清瑶顾玄瑾》 第11章 免费试读

隔日。
收了休书的顾玄瑾便带着苏若儿启程回大靖。
急迫得好似一刻也不愿多留。
冉清瑶站在公主府门口,亲眼看着他带着他的心上人头也不回离开。
那一刻,她心知肚明,自己永远失去了他。
他们之间彻底结束了。
冉清瑶转身回府,却在走了几步时身形踉跄,被阿骨朵扶住。
阿骨朵不解:“公主,你就这么成全了他们这对狗男女?”
“留不住他的心,留着人又有什么用呢?”冉清瑶苦笑一声。
阿骨朵还想说什么,冉清瑶拍着她的手,叹了口气:“好了,以后就当是……本公主丧了夫。”
听见这话,阿骨朵神色担忧看了她一眼:“公主,那顾公子屋内的东西?”
冉清瑶思虑片刻,吩咐道:“烧了吧。”
她的夫君已经死了,留着那些东西不过是徒留伤感。
“是。”阿骨朵应了声。
冉清瑶便独自进了书房,专心处理公事。
她不是那般放不下之人,当看清顾玄瑾如今的真心后,她对他过往的惦念便也就死了心。
给休书,放他离开不是她的冲动之举。
早在意识到顾玄瑾不愿记起过往时,冉清瑶对他的坚持便已经没有一开始的坚持了。2
不过执念罢了,执念到想抓住那一点点希望,希望那个会逗她笑满心满眼只有她的人会回来。
可经过昨日,冉清瑶彻底清醒过来。
他回不来了。
就算想起了他们之间所有回忆,这段时间的记忆也会成为他们之间的隔阂。
更别说,她与他中间已经多了个苏若儿。
真正只属于冉清瑶的那个顾玄瑾,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
处理到半途。
门外却传来一阵急促的声响。
是耶律辞。
大抵是刚听说她放顾玄瑾离开的消息,耶律辞匆忙赶到。
“你让顾玄瑾走了?”
冉清瑶面不改色,只淡淡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莞尔笑:“你就为了这个来找我?”
“你费尽心思,孤身一人去大靖,险些被他送上刑台,又将他带回辽北,你想要的不就是他回到你身边吗?现在你这么轻易放他走……”耶律辞看向她,神色间透出一抹复杂,顿了一会儿才继续往下说,“不会后悔吗?”
冉清瑶听了,手下批注的笔尖一顿,随即笑着摇头:“不会的。”
“耶律辞,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应该了解我的,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坚持得到,可我若是决定不要了,扔出去的东西我这辈子也不会拿回来。”
耶律辞一怔,却是笑着点点头:“这倒是。”
冉清瑶放下笔,见了耶律辞却记起另一件事来。
她问:“马上就到我们的生辰了,今年怎么过呢?”
“你要同我一起过?”耶律辞墨黑的瞳仁陡然一亮,像只被驯服的猎犬只对主人露出来的期盼目光。
冉清瑶被自己脑中的想法吓到,只点头:“自然。”
冉清瑶和耶律辞的生辰是同一日,只不过冉清瑶比耶律辞年长了三岁。
从小到大,两人的生辰都是一块儿过的。
独独缺了去年——
那时冉清瑶跟顾玄瑾才成婚不久,顾玄瑾因此吃味,于是冉清瑶便答应顾玄瑾,今后的每年生辰都跟他过。
谁曾想到,这个约定到今年就被顾玄瑾自身推翻了。
耶律辞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他挠挠头:“只要是能跟公主在一块,我什么都开心。”
冉清瑶笑了笑,心情也跟着愉悦不少。
“行,那我让阿骨朵安排一下。”
距离生辰日还有三天。
冉清瑶一心扑在筹备生辰宴上。
她没料到的是。
已离开几日的苏若儿却再度归来,见到她便跪了下来——
“公主,求您救救我夫君!”

《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介绍

阿骨朵沉沉点头:“公主言之有理,我这就去调人。”而耶律辞怔愣许久,就在冉清瑶以为还要同他再解释几句时,他耳尖倏地莫名一红,眼底冒出显而易见的欣喜来:“公主,你刚刚喊我……阿辞?”“有什么问题吗?从小到大我不都是这样喊你的吗?”...

《冉清瑶顾玄瑾》 第12章 免费试读

当时冉清瑶正好刚处理完两月堆积的所有公文。
正要出门同耶律辞去赛马射箭。
结果就在门口看见了匆忙下马赶来的苏若儿
灰头土脸的苏若儿苍白着脸色拉着冉清瑶的衣袖,满脸都是泪痕。
冉清瑶拉住她,眉头一蹙:“怎么回事?”
苏若儿哭红了眼,这才忙道:“我们行至途中被一群劫匪绑了去,那劫匪说是跟夫君有旧怨,不求财只要折磨夫君,那群人还说,让我回来找公主,说提及宇文二字您必定能知晓!”
宇文啸!
冉清瑶几乎是一瞬间记起了这个名字。
那宇文啸是辽北出了名的恶霸,他的部落时刻准备策反叛乱,也是母皇十分头疼的一个部落。
当初冉清瑶和顾玄瑾跟他便有过冲突。
后来宇文啸被重击,便不再敢惹事了。
没想到如今他竟然还贼心不死。
冉清瑶神色冷下来,吩咐阿骨朵:“准备一下,我们去找宇文啸。”
一旁的耶律辞却拦住她:“公主,是顾玄瑾自己非要离开,如今遇险,你还要去救他?”8
“阿辞,我不是为了感情才去救他的,”冉清瑶深吸一口气,正色解释,“如今我们辽北与大靖本就冲突不断,好不容易经过这次出使安定一段日子,顾玄瑾是大靖当朝太师之子,他身份特殊,若是在我们辽北出了事,日后我们要如何同大靖交代?
“更何况不管如何,当初顾玄瑾也是为了我才会得罪宇文啸,我如今总不能见死不救。”
一番话下来,周遭安静不少。
阿骨朵沉沉点头:“公主言之有理,我这就去调人。”
而耶律辞怔愣许久,就在冉清瑶以为还要同他再解释几句时,他耳尖倏地莫名一红,眼底冒出显而易见的欣喜来:“公主,你刚刚喊我……阿辞?”
“有什么问题吗?从小到大我不都是这样喊你的吗?”
冉清瑶没想到他竟然是在意这个点,不禁笑了笑。
此刻想来也是好笑,她跟耶律辞自小跟亲姐弟一般长大,可后来因为顾玄瑾的一次吃醋,她便再不敢对耶律辞喊亲密一点的称呼了。
如今,冉清瑶想通了,毫无底线地去讨好一个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很快,阿骨朵将府内精兵侍卫集齐。
“公主,我们可以出发了。”
冉清瑶翻身上马,看了眼神色迟疑的苏若儿。
“苏姑娘,你是想在府内等着,还是要同我们一起过去?”
苏若儿瑟缩了下,眼里透出一抹恐惧来,她目光闪躲摇摇头:“我不会武力,跟着公主去反而会给你们拖后腿,还是在公主府等着公主的喜报吧。”
不等冉清瑶说话,身旁的阿骨朵不屑嗤笑:“说到底不就是贪生怕死吗,嘴上说着多爱顾公子,到头来连同去救他的勇气都没有。”
阿骨朵的话说得苏若儿脸色铁青,不太好看,但还是没松口要一同去。
见状,冉清瑶拦住还准备继续奚落的阿骨朵,只道:“既是如此,那苏姑娘便好生在府里休养,我会将顾玄瑾带回来的。”
语毕,她扬起缰绳,当即驾马而去。
冉清瑶领头,耶律辞和阿骨朵紧随其后。
一行人声势浩大抵达宇文部落时,天色将晚。
马蹄声抵达之时。
被绑在刑柱之上的顾玄瑾被人用冷水猛地泼醒。
宇文啸冷笑一声:“顾玄瑾,你不是说你跟冉清瑶和离了,她不会来救你了吗?那过来的这队人是谁?”
顾玄瑾心中愕然,强撑着眼皮看去。
透过部落前方的熊熊篝火,他看见了一袭红衣的冉清瑶。
她竟……真的来了!

《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介绍

后来等待的时间里,宇文啸时常会来好奇他的失忆症。宇文啸跟他说,当初他和冉清瑶落在宇文啸的手里,宇文啸手下想对冉清瑶胡来,是顾玄瑾拼尽全力护住了她。“你当时的样子,真像是谁敢碰她一下,你就能将人咬成碎块。”...

《冉清瑶顾玄瑾》 第13章 免费试读

两人距离不远。
冉清瑶自然也看见了前方满身伤痕的顾玄瑾,她眉头拧起,拔高了声音:“宇文啸!你未免太卑鄙!”
宇文啸一脸胡茬,手拿大刀,他将刀架在顾玄瑾的脖子上,笑了出来。
“果然这个中原人便是你的软肋,他都要跟别的女人跑了,你竟然还能为他过来,冉清瑶,你还真是够爱他的!”
脖颈处被冰凉的刀刃抵着。
顾玄瑾的心却重重往下沉,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陷入了回忆。
原本他跟若儿正常行驶在回大靖的官道中,可途径这里时,他不过是掀开了帘子,与宇文啸对视了一眼。
下一刻,宇文啸的人便迅速偷袭了他的队伍。
寡不敌众,顾玄瑾和苏若儿被押送到了宇文啸的部落。
宇文啸眼底满是阴沉,似乎是认识他:“顾玄瑾?好久不见!”
他不认得面前的这个宇文啸,但宇文啸对他的敌意却很深。
听说他失忆,宇文啸还觉得稀奇。
——“也就是说,你连冉清瑶都忘了?”
宇文啸张口第一句话问的是这个。
当时的顾玄瑾点了头,下一刻便听见了宇文啸的大笑声:“顾玄瑾,你可知我当初唯一佩服你这个中原人的一点就是你对冉清瑶的爱意,你当初为了她不惜险些身亡,你为了她答应跟我的野兽搏斗,那么多的事,你竟然忘得一干二净了?”1
宇文啸口中说的字字句句,对顾玄瑾来说都是陌生的。
因为这事似乎就连冉清瑶也并不知晓。
可宇文啸却笑得眼泪水都出来了,他攀着顾玄瑾的脖颈,阴恻恻笑着:“要不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
“就赌冉清公主会不会来救你好了。”
宇文啸自信抬起头,叫人放了苏若儿,让苏若儿去报信。
后来等待的时间里,宇文啸时常会来好奇他的失忆症。
宇文啸跟他说,当初他和冉清瑶落在宇文啸的手里,宇文啸手下想对冉清瑶胡来,是顾玄瑾拼尽全力护住了她。
“你当时的样子,真像是谁敢碰她一下,你就能将人咬成碎块。”
宇文啸啧啧叹了几声,随即又道:“我就欣赏你这点,后来我就找到你,说只要你赢过我的狼,我就绝不会让任何人碰冉清公主。”
那狼是宇文啸养的,除了宇文啸,谁也不认。
而顾玄瑾武功不高,所有人都认为他绝对赢不了。
可他偏偏真的赢了,他浑身被咬得见骨,也没有丝毫退缩。
宇文啸笑了起来:“那些伤疤,现在应当也还在吧?”
顾玄瑾心中赫然一惊,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因为他的身上确实布满了伤痕,他却只当是当初掉下悬崖时引起的。
却从来没想过竟是为了冉清瑶!
他的身上和手记里都是深爱冉清瑶的证据,这点让顾玄瑾的心口突然痛得厉害。
可他的脑中却依旧一片空白。
顾玄瑾跟宇文啸说,他跟冉清瑶和离了,她不会来救他。
事实上,他也是真的这般想的,毕竟冉清瑶给他休书之时,神态决绝,是彻底对他死了心。
“不,她一定会来的。”
宇文啸笃定道。
而此刻,对面的场景正验证了宇文啸的说法。
冉清瑶真的来了。
顾玄瑾吐出一口血来,眸色定定望着前方的人影。
寒风传来冉清瑶凛冽的喊声:“宇文啸!放了他!”
宇文啸却笑着将刀往下一压,厉声道——
“冉清公主!要么你现在放下兵刃独自一人过来!”
“要么我现在就砍下你情夫的头!”

《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介绍

冉清瑶深吸一口气:“至少先松开他的绳子,总可以吧?”“自然,公主说的是,我们本来就是要叙旧的。”宇文啸大刀一砍,便将顾玄瑾身上的绳索砍断。冉清瑶弯腰扶住了他,“怎么样?”...

《冉清瑶顾玄瑾》 第14章 免费试读

声音透过凌厉风声传来。
安静片刻。
冉清瑶神色一冷,将手中的短刀利落一扔。
耶律辞皱起眉,伸手拽住了她:“公主,别冲动。”
“放心,我有分寸。”冉清瑶轻推开他,扬声朝里头大喊,“我放下刀了,你是不是也该放下刀?”
宇文啸如她所愿,将刀从顾玄瑾的脖颈上拿开,又喊:“Ns冉清公主,该你过来了!”
“公主!不要去!”阿骨朵阻止她,“那中原人不值得你如此犯险!”
冉清瑶却同耶律辞对视一眼,片刻后,耶律辞拧着眉头沉默下来,道:“让公主去吧。”
“将军!你怎么也任公主胡来?”阿骨朵着急起来。
可耶律辞却什么都没有说,只任由冉清瑶径直朝宇文啸的部落走去。
那抹亮眼的红色一点点靠近过来。
顾玄瑾的心中赫然一惊,他吐出一口血来,挣扎了几下。
“冉清瑶!你过来做什么?你写休书时同我说要与我再无干系,我的命与你无关,我不需要你救!”
他冷冷出声,试图用漠然的话逼退冉清瑶。
可冉清瑶对他这番话视若无睹般,依旧坚定朝他走来。5
“省点力气吧,我都已经过来了。”
冉清瑶来到了他面前,淡淡扬起一抹笑来,“另外,你不必故意说这种话,此刻你的话还不及你这三个月来说出的任何一句话有伤害力。”
顾玄瑾心口一怔,对上她那双黑亮的眼眸,一时说不上一句话来。
冉清瑶看向旁边的宇文啸:“我过来了,你该放了他。”
宇文啸却笑了,他将大刀往后一背,指了指耶律辞一行人:“让你的人滚,整个辽北谁不知道耶律将军的大名,他的武力可让我好生忌惮,你不让他走,我这颗心可放不下。”
冉清瑶回头看了一眼,随即扬声道:“耶律辞!阿骨朵!你们先走!”
“公主!我不走!”阿骨朵扬声喊。
冉清瑶定定望着宇文啸,勾了抹笑:“你放心,我想宇文首领不会伤及我的性命,毕竟我们是旧识,只是叙叙旧。”
“可是……”
阿骨朵的话未说完就被耶律辞拦下,耶律辞冷声高喊:“宇文啸!我们会退至百里外,若是我们公主有一点万一,我定踏平你宇文部落!”
随即,他领头带人离去。
等人全部离开。
冉清瑶淡淡看了眼宇文啸:“现在可以放人了吗?”
“可是冉清公主,我似乎从来没说过要放人。”宇文啸笑得嚣张,“我给你的两个选择时,你走过来,或者我砍下他的头。”
“现在你走过来了,我也确实没有砍下他的头,我并不算出尔反尔吧。”
冉清瑶眸色冷下来,“宇文首领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
“冉清公主也未曾变过,”宇文啸笑得眯起眼睛来,而后想到什么,他看了眼旁边的人,改口道,“看来,变了的人只有这位中原来的顾公子了。”
顾玄瑾脸色苍白,无法言语。
冉清瑶深吸一口气:“至少先松开他的绳子,总可以吧?”
“自然,公主说的是,我们本来就是要叙旧的。”
宇文啸大刀一砍,便将顾玄瑾身上的绳索砍断。
冉清瑶弯腰扶住了他,“怎么样?”
顾玄瑾没有吭声,眼底尽是不解:“你为什么要过来?堂堂辽北公主,竟这么轻易中计吗?”
“哎,你这话我可都听不下去了,”宇文啸插话进来,“我们冉清公主不是为了你才来的吗?她好心来救你,你却要这样责怪于她,让你们中原人的话来说,这就是恩将仇报吧?”
顾玄瑾本就苍白的脸色被他说得铁青。
冉清瑶却没有丝毫动容,她冷声道:“顾玄瑾,我救你是不想你这位太师之子死在我辽北境内,引发两国矛盾,跟个人私情并无干系。”
“今日,就算是换作你们大靖其他人,我也依旧会这样做。”
她字字句句坦然大方。
可顾玄瑾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心口仿若被密密麻麻的针扎了一般。

《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介绍

见状。一旁的宇文啸眼神倒是狐疑好奇地在两人身上转悠了一圈,他眉梢轻挑:“冉清瑶,你还真同他和离了?他那封休书竟是真的?”一开始从顾玄瑾的身上搜出那封休书时,他还当是他们两人闹了矛盾,写着玩的罢了。后来又听说顾玄瑾患上了失忆症,他身旁那名中原女人是他新娶的妻子,宇文啸也依旧是半信半疑,毕竟当初的顾玄瑾有多爱冉清瑶,他是看在眼底的。...

《冉清瑶顾玄瑾》 第15章 免费试读

见状。
一旁的宇文啸眼神倒是狐疑好奇地在两人身上转悠了一圈,他眉梢轻挑:“冉清瑶,你还真同他和离了?他那封休书竟是真的?”
一开始从顾玄瑾的身上搜出那封休书时,他还当是他们两人闹了矛盾,写着玩的罢了。
后来又听说顾玄瑾患上了失忆症,他身旁那名中原女人是他新娶的妻子,宇文啸也依旧是半信半疑,毕竟当初的顾玄瑾有多爱冉清瑶,他是看在眼底的。
如今,见到两人这般模样,他更稀奇的是冉清瑶的反应,他竟发现,她似乎是真的对顾玄瑾死了心。
以往她看顾玄瑾的眼里,是透着希冀光芒的,如今眼底却似乎只剩下一滩死水。
冉清瑶淡淡看了他一眼:“既然你都看见了那封休书,还敢用他来威胁我,宇文啸,你可实在算是大胆,就不怕一场空?”
宇文啸笑了起来:“但事实证明,我还是赌对了不是吗?”
冉清瑶扶着顾玄瑾,见到他身上的伤不觉皱了眉:“换个地方叙旧吧,至少找个医官给他上点药。”
“你是说,我亲自打的伤,让我还得给他治?”宇文啸觉得好笑。
冉清瑶便说:“你不想治也可以,那等会我们要谈的东西可就没那么好说了。”
宇文啸的笑意一瞬便隐了下去,“冉清公主知道我要同你聊什么?”
“蛰伏快一年,如今突然引我上门,我不信你没有目的。”
冉清瑶神色异常冷静,她环视周遭,“当初你不知道我的身份,将我们带进部落后,第一时间便将我们绑住手脚关进了营帐,如今你知晓了我的身份,我想杀害辽北储君这个罪名你暂时还没有打算要担吧?”
这也是她敢孤身一人过来的原因,她笃定宇文啸不敢伤及她的性命。
果然。
冉清瑶话音落地后,宇文啸的脸色阴沉不少。
周遭安静下来,只有寒风呼啸刮着。
不知过了多久。
宇文啸说:“冉清公主,同我移步!”
说完还不忘吩咐下属:“去将医官找来!”
等三人到了主营帐,顾玄瑾被带去处理伤口,冉清瑶则和宇文啸单独去谈了话。
顾玄瑾的心始终提着,好在他伤口处理好后。
冉清瑶也就掀帐走了进来。
“你怎么样了?”她蹲在顾玄瑾榻前,问。
顾玄瑾眉头紧紧拧起,“你同他谈什么条件了?”
冉清瑶察看伤口的动作一顿,随即冷淡道:“这就不劳你关心了,是我们辽北内部的事情。”
好心关切,换来的是她的冷言冷语。
顾玄瑾脸色难看了一瞬,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宇文啸给他们安排了营帐住所。
冉清瑶扶着顾玄瑾走出主营帐。
直到确认周遭无人之际,冉清瑶压低了声音同他说:“明日时机到了之际,往西走五百米的坡下有匹马,你到时骑它赶往辽北都城,苏若儿在公主府等你。”
这话让顾玄瑾直觉不对,他眉头一拧:“那你呢?”
冉清瑶反倒古怪般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好奇他怎么如今到时关心她的境遇来了。
顾玄瑾清清嗓子,低声道:“公主毕竟是为救我而来,我总不能丢下你一人。”
“你放心,宇文啸不敢对我怎样,你只管顾好你自己。”
冉清瑶没有多想,这般说完。
正好到了营帐前,她将人送进营帐就准备离开。
然而掀开帐就被人拦住——
“公主,宇文首领说了,让你和顾公子住在同一营帐!”

《冉清瑶顾玄瑾》 小说介绍

“一起睡吧,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冉清瑶坦然自若,拉住了他,“再说了,我想你也不会对我做什么,毕竟你那么厌恶我,是吧?”顾玄瑾无言以对,没做声。两人就这么和衣躺下。...

《冉清瑶顾玄瑾》 第16章 免费试读

冉清瑶只好去而复返,她神色未变。
反而是顾玄瑾五官复杂起来,他道:“公主睡床吧,我可以睡地上。”
“一起睡吧,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
冉清瑶坦然自若,拉住了他,“再说了,我想你也不会对我做什么,毕竟你那么厌恶我,是吧?”
顾玄瑾无言以对,没做声。
两人就这么和衣躺下。
犹豫片刻,顾玄瑾问:“若儿她怎么样了?她没有过来,是不是受伤了?”
看来他是真的很爱苏若儿,自身难保却还是要记挂着他的心上人。
很奇怪,之前冉清瑶会因为他这些话心伤,可如今却平静得很,心里没有丝毫波澜。
甚至还有空想了想苏若儿当时的神情。
最终冉清瑶迟疑片刻,同他说:“我让苏姑娘在公主府等着了,她手无缚鸡之力,跟着过来也只会添乱。”
“倒不知添乱,若儿有医术傍身,也有简单的自保毒术,并非一事无成。”顾玄瑾沉声说。
显然是听不得心上人一点儿不好的话。
冉清瑶扯了扯嘴角,没有多说,顾玄瑾大概不知道他口中能自保的苏姑娘,却是主动提出不愿过来以身犯险的。
但这些对冉清瑶来说,都不重要了,她只想早些处理完这些事,希望还能赶得及和阿辞过上生辰宴。
深夜。
顾玄瑾躺在一旁,脑子乱糟糟的,身旁的冉清瑶的身影如何也无法忽视。
他迟迟未能入睡。
“冉清瑶,你睡了吗?”他问。
顾玄瑾以为冉清瑶会跟他一样忐忑难以入睡,可回应他的,是平静匀称的呼吸声。
冉清瑶竟真的安心这样睡下了。
心里莫名涌来异常的情绪,顾玄瑾侧过身,却因为扯到了伤口,疼得细汗直冒。
帐外篝火明亮。
顾玄瑾坐起身来,侧目看去,冉清瑶竟是真的睡得十分香甜。
他拧着眉头看向身上纱布冒出的血迹,目光却落在了旁边的那条可怖的疤痕上。
脑海里不觉记起宇文啸的话来。
难道这些疤痕竟然真的是当初自己为了冉清瑶而留下的吗?
顾玄瑾第一次看不明白自己,因为他想,若是为了苏若儿,他可以拼尽全力去护她,可为了她去与野兽搏斗,还不让她知晓分毫,这事,他定是也要犹豫一番的。
可当初的自己,竟然会为了冉清瑶毫不犹豫去做……
这实在是太过于超乎他所能理解的范畴。
第二日。
部落外来了人,是耶律辞。
“宇文啸!你要的辽北边防图送来了!把公主放了!”
宇文啸领着两人走出来,高声大呼:“我怎么知道你那是真是假?”
“你尽管拿去看!”宇文啸将手中的绒布高高举起。
听见这话,顾玄瑾眸色陡然一沉,转头看向身旁的冉清瑶:“你是不是疯了?边防图是那么重要的东西,你竟这么轻易就给出来了?”
冉清瑶脸色冷凝:“我说了,这是我们辽北内部的事端,与你无关。”
随即不等顾玄瑾继续说话,她凑身在他耳边:“记住我跟你说的话。”
而后,她将他往前一推,冷声对宇文啸说:“先将他放了,再交图,没有意见吧?”
“自然!”
宇文啸同意,毕竟有冉清瑶在手,他就不怕耶律辞会胡来。
前方让出了一段路。
顾玄瑾拧着眉头回头看了冉清瑶一眼,见她神色无异,记起她嘱咐的话,他最终还是没有多问,直接走了出去。
他按照冉清瑶所说的方向,果真寻到了一匹快马,正是冉清瑶昨日骑过来的那匹。
就在这时。
却听后方突然传来宇文啸痛苦的惊呼声:“冉清瑶!你敢暗算我!我杀了你!”
顾玄瑾回头看去。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火光窜天而起。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短篇言情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冉清瑶顾玄瑾》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冉清瑶顾玄瑾》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冉清瑶顾玄瑾

冉清瑶顾玄瑾

这本《冉清瑶顾玄瑾》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冉清瑶顾玄瑾》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顾玄瑾冉清瑶,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作者:类别:短篇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冉清瑶顾玄瑾第11章精选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