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安幼熙贺北铮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4-02-01 11:34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小说简介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小说(主角安幼熙贺北铮)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点击全文阅读《《《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小说介绍

他只看见骨灰盒被晓瑜抱在怀里,离自己越来越远。就像安幼熙一样。警察局门外。贺北铮盯着晓瑜手里的骨灰盒:“我知道她有胃病,却不知道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要是我再发现得早一点,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1章 免费试读

贺北铮愣在了原地,半晌,才嘶哑着嗓子道:“别开玩笑了。”
“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
贺北铮后退几步,眼睛浮上一层薄泪:“你骗我!你和幼熙联合起来骗我是不是?她现在在哪?!”
“安幼熙!你不是想和我离婚吗?我答应你,你出来啊!安幼熙!”
到最后,贺北铮已经泣不成声:“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出来啊!”
他不能接受。
明明三个月前,他们还相拥而眠,商量着秋天要去北方看银杏,看芦苇。
贺北铮还想着,一定要在秋天之前,把人哄好,要是她还不原谅自己,就拉她去旅游,增进关系。
现在,却是天人相隔,再也没有机会了。
晓瑜含着泪:“贺北铮,别自欺欺人了!安幼熙已经死了!都是你害的!要是你能早点发现她的病……”
叶曦踏着高跟鞋过来,刚好听到了这句话。
“怎么就怪北铮,你是她的朋友,难道就没有你的责任?!”叶曦反驳,伸手想要去碰他,被贺北铮一把甩开:“这有你说话的份吗?!滚!”1
叶曦怔在了原地。
这是贺北铮第一次吼她。
人群纷纷投来视线,贺北铮却全然不知,他看向晓瑜手里的骨灰盒,视线黏在了上面:“对都怪我,我应该负责。”
安幼熙带走了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只有这个骨灰盒,是她留下的唯一东西,他应该给幼熙一个和安眠之地。
贺北铮去拿,被晓瑜一巴掌拍掉,她的眼里是坚毅和冰冷:“她说了,她最不想看见的,就是你。”
贺北铮僵了一瞬,发疯了一般吼道:“我是她的丈夫,是她的亲人,我们有法律上的关系!你只是她的朋友,凭什么?!”
“就凭我是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就凭你们已经分开了!”
两个人不肯退让,又怕骨灰盒掉在地上,争执不下。
不只是谁喊来了警察,两个人才被拉开。
警察说了什么,贺北铮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他只看见骨灰盒被晓瑜抱在怀里,离自己越来越远。
就像安幼熙一样。
警察局门外。
贺北铮盯着晓瑜手里的骨灰盒:“我知道她有胃病,却不知道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要是我再发现得早一点,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晓瑜垂着眼:“她没让任何人知道。就连我,也是在最后知道的。”
贺北铮想抽烟,可是手颤抖得不成样子,点了好几次才点上。他深吸一口,才稍微冷静一点:“她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你就不能把它给我,让我有点念想吗?”
晓瑜抱紧手中的骨灰盒,不屑道:“贺北铮,她已经说了,死后不想再见到你,你还要让她死后不得安宁吗?”
贺北铮猛吸一口烟,眼眶泛红:“好啊,五年的感情,到最后,却是空空如也。”
叶曦看着贺北铮,脑海里响起系统的提示音。
【危险,贺北铮好感-50,任务进度-20。】
叶曦咬着唇,脸色泛白。
她绝不能再次失败了。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小说介绍

欧阳锦溪知道,他对自己一往情深,可也只是在叶曦出现之前。她还记得,那天在书房,贺北铮说的是:“半年左右吧。最近正要评选青年企业家,这个节骨眼上,我不可能离婚。”现在,安幼熙死了,他不用等那半年了,他不应该欢天喜地准备和叶曦结婚吗?...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2章 免费试读

与此同时,海清市第一医院。
病床上的女人挂着吊瓶,频频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陌生样貌,陌生的身体,不管看了多少遍,还是不敢相信。
安幼熙重生到了欧阳锦溪的身上,已经有小半会儿了。
她闭着眼,又回忆了一遍欧阳锦溪的身世。
欧阳锦溪的爸妈带着弟弟在国外,每个月都有按时打钱,但是甚少回来。
也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人际关系,就是清吧里的同事。
住院三天,除了同事,父母和弟弟没有一个电话。
欧阳锦溪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个世界还要她重生呢?
一个冰冷的机械声响起。
【恭喜完成白月光剧情,获得奖励:重新开始的人生。】
欧阳锦溪一愣,她千疮百孔的心,再也经不住第二次颠沛流离了。8
这时,电视里传来主持人的播报:“近日,海清市遨游公司的盈利连连下跌,甚至影响到了它的股价,知情人士透露,公司内部的决策更是失误频频,原先的黑马公司,为何接连失误?今天,我们采访到了遨游的最高董事,贺北铮。”
欧阳锦溪一愣,蓦然睁开眼,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电视里的人是贺北铮。
他不似以往的风度翩翩,而是一脸疲态:“公司的决策失误,责任确实在我。我的妻子去世了。”
说到这,贺北铮捂着眼,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对不起,我和我的妻子十分恩爱,她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我将暂时休息一段时间,把公司交给副总全权处理,确保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状况。”
高清镜头下,他的的眼中还有泪光。
主持人又问道:“那么这次,您打算休息多久呢?根据之前的采访,您十分重视这次青年企业家的评选,这次休息,是否打算放弃评选了?”
贺北铮苦涩一笑:“评选青年企业家,本就是为了给她带来更好的生活,现在她不在了,这一切也没有意义了。”
旁边的奶奶啧啧称奇:“贺总真是用情至深啊,这样的人开的公司,我肯定要支持。我家臭老头子要是有他一半,我都要烧高香了。”
另个一小姑娘瞠目结舌“这是遨游的贺总?完全看不出来啊,之前还因为长得帅上了热搜,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好颓废啊。”
不过一瞬,小姑娘就恢复了活力:“就算颓废,也是个帅哥。看来上天还是公平的,人这一生,总不能把好处全都占了吧。”
大爷不屑地哼了一声:“毛头小子,打什么感情牌,我可不吃这套,生意人就是生意最重要,哪个家里没有点事儿。”
病房里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欧阳锦溪只是默默听着。
她不明白贺北铮为什么会这么伤心。
欧阳锦溪知道,他对自己一往情深,可也只是在叶曦出现之前。
她还记得,那天在书房,贺北铮说的是:“半年左右吧。最近正要评选青年企业家,这个节骨眼上,我不可能离婚。”
现在,安幼熙死了,他不用等那半年了,他不应该欢天喜地准备和叶曦结婚吗?
正是因为不爱,才会频繁出差,更换手机密码,正是因为不爱,才会出轨叶曦,让叶曦怀上他的孩子。
也是因为不爱,安幼熙才能毫无留恋地赴死。
欧阳锦溪挂完最后一瓶点滴,满脸倦容地出了病房。
她满腹心事,一个不留神,迎面和人撞了个满怀,病例撒了一地。
欧阳锦溪连忙蹲下身,帮对方捡东西:“不好意思,我没看到。”
白底黑字,官锦溪瞳孔紧缩。
姓名:贺北铮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小说介绍

欧阳锦溪定定看着他的身影,眸底一片复杂。这时,护士台里的闲聊声传来。实习医生看了一眼贺北铮,和旁边的护士聊起天来:“那不是遨游的贺总吗?”护士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是啊,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反正叫号的屏幕上有写。”...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3章 免费试读

科室:心理科
剩下的字,欧阳锦溪还没来得及看清,就被男人一把抢过:“没事,我自己来。”
对方戴着口罩,眼里布满血丝,可欧阳锦溪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贺北铮。
他身形单薄,走到一旁坐下,按着太阳穴。
孤单而又可怜。
就是和记忆里意气风发的男人不一样了。
欧阳锦溪定定看着他的身影,眸底一片复杂。
这时,护士台里的闲聊声传来。
实习医生看了一眼贺北铮,和旁边的护士聊起天来:“那不是遨游的贺总吗?”
护士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是啊,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反正叫号的屏幕上有写。”
“他老婆的死对他打击这么大?”
“唉,人就是这样的,前几年,也是一个公司的老总,儿子死了,就是这么个样子,后来跳楼了。”
“姐,你别吓我。”0
“吓你干什么,每年心里出问题跳楼的不在少数,现在医院的顶楼都封了,医院也拉了铁栅栏。”
实习耸着脖子,没再说话。
叶曦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贺北铮坐在窗户旁,不知道想着什么,她甚至觉得,要是没有那个铁栅栏,贺北铮会一跃而下。
叶曦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快步过去,坐在贺北铮的身旁,直到抚上贺北铮的后背,才稍微安心下来:“北铮,要不我们去看看精神科吧,你已经几天没睡了,去精神科开点安眠药也好啊。”
“不用。”贺北铮揉了揉太阳穴:“我现在一闭眼,就是幼熙的骨灰盒。我甚至没见到她最后一面。”
“晓瑜说,她……”沉默半晌,贺北铮还是没能说出那个字:“她去世的时候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我不敢想。”
“没有她的日子,我总算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
叶曦心疼地看着贺北铮:“北铮,你已经做到了所有能做到的,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放过你自己吧。”
贺北铮看着叶曦,眼中却没有他的身影,自言自语道:“我后悔了。如果我再多陪陪她,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她的病,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可是世上从来没有如果。
欧阳锦溪站在一旁,听着贺北铮的话,只觉得贺北铮荒谬又可怜。
在她爱着贺北铮的时候,贺北铮选择了叶曦,把告白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自己死了,又对着叶曦怀念自己。
为什么,人总是在失去之后才意识到当初的宝贵呢?
她还活着,但是再也不想和贺北铮有任何瓜葛了。那些美好的,痛苦的,就随着安幼熙一起埋葬在过去吧。
电梯铃响,欧阳锦溪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她要去过新的人生。
安幼熙,就让她安眠在晓瑜身边吧。
此时,原本陪着贺北铮的叶曦身子却一僵。
她脑海内的系统突然发出一声提示:【警告警告,重点人物安幼熙已经重生。】
【请宿主尽快完成攻略任务!】
叶曦脸色一变,下意识抬头环顾四周。
越过茫茫人海,看到了进电梯的欧阳锦溪。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小说介绍

贺北铮神色着急:“我爱你,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怎么不会幸福?”“是,现在的你愿意为了我付出一切,可是一年后,两年后呢?贺北铮,你会出轨,会撒谎,会践踏我的真心!”安幼熙的泪从眼角滑落:“贺北铮,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5争吵间,贺北铮又变成在医院里的样子,身形单薄,憔悴不已:“幼熙,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4章 免费试读

凭着脑海中的记忆,欧阳锦溪回到了家。
晚上还要去清吧上班,她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
被子有着阳光的味道,欧阳锦溪很快进入了梦乡。
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大学,回到爱情的最初。
安幼熙在图书馆复习,她一焦虑,就容易掐自己的食指,贺北铮看到,就会塞给她一杯水,或者一块糖。
快到考试周的时候,贺北铮还会带着创口贴。
两个人不需要说话,连空气都是甜的。
从图书馆出来,两个人手拉着手,贺北铮道:“看看你的手,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啊,看来,你只能和我结婚了。”
安幼熙眷恋这份温暖,却也明白这是梦里,终是垂着眼睫:“不。”
梦里的贺北铮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笑容消失在了脸上:“为什么?”
“我们并不会幸福。”
贺北铮神色着急:“我爱你,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怎么不会幸福?”
“是,现在的你愿意为了我付出一切,可是一年后,两年后呢?贺北铮,你会出轨,会撒谎,会践踏我的真心!”安幼熙的泪从眼角滑落:“贺北铮,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5
争吵间,贺北铮又变成在医院里的样子,身形单薄,憔悴不已:“幼熙,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安幼熙的眼泪如断线般的珍珠,脑海中浮现出他的背叛,浮现出自己在医院的日日夜夜,咬牙切齿道:“我们不可能重新来过。”
这场贯穿了安幼熙人生唯一一段爱情的梦,像是缅怀,她却想把它当做告别。
梦醒之后,欧阳锦溪的眼角还有泪痕。
她想要放下贺北铮,可是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哪里会那么简单。
天水清吧。
刚进门,欧阳锦溪就遇到了一个最不想看见的人。
贺北铮。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桌子上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烟味和酒味混杂在一起,钻进欧阳锦溪的鼻腔。
她咳嗽着进了吧台。
同事小梅戳了戳她:“那个人好帅啊,可惜我是没希望了。”
另一个同事小陈凑过来:“她老婆不是死了吗?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没希望?”
小梅撇了撇嘴:“我当然知道啊,可……”
话还没说完,贺北铮又点了一杯酒。
欧阳锦溪是这里的调酒师,尽管她是个假冒的欧阳锦溪,可是身体和脑袋都记得怎么调酒。
“您的伏特加。”
贺北铮抬眼,盯着欧阳锦溪看了一会儿:“你认识我吗?”
欧阳锦溪心里咯噔一声,不自觉地掐上了自己的食指,笑道:“海清市的企业家,前几天新闻还播了呢。”
贺北铮看着欧阳锦溪的小动作,心里一紧,站起身:“是你吗,幼熙?”
欧阳锦溪连忙放下手指,转身就要走:“您认错人了。”
贺北铮拉着她:“你放完杯子喜欢摩挲桌面,紧张的时候习惯掐手指,我不会认错的,幼熙,是你对不对?我好想你……”
贺北铮的手劲大得惊人,欧阳锦溪想要挣脱,却是徒劳,只能一个劲否认:“你认错了,我叫欧阳锦溪,我真的不认识你的妻子。”
慌乱中,一个身影挡在了欧阳锦溪身前,直视贺北铮:“这位先生,可以请你放开我的女朋友吗?”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小说介绍

但如今……他盯上自己了吗?谢云看出了她的担心:“别怕,我们就装装样子给他看,他不敢怎么样的。”接下来的几天,贺北铮频繁出入清吧,幸好谢云也在,贺北铮倒也没做什么,只是视线让人有些不舒服。为了维持谢云的谎言,两个人总要表现得亲密一些。...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5章 免费试读

贺北铮的脸瞬间黑了:“你谁?”
男人掰开贺北铮的手:“我叫谢云,她都说了不认识你,你要是再纠缠我的女朋友,我就要报警了。”
贺北铮狠狠地瞪了一眼谢云,坐回座位。
但目光却一直在欧阳锦溪身上。
她的脸和安幼熙一点儿都不像,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熟悉。
吧台里。
谢云看了一眼贺北铮,小声道:“不好意思,刚才说是你的男朋友。我是觉得,他这样的疯子,不这样说很难让他死心的,没有吓到你吧?”
欧阳锦溪的记忆里,对这个名叫谢云的男人并没有什么印象,也就是熟客和调酒师的关系,欧阳锦溪有些意外他会帮自己:“我才要说谢谢。”
谢云笑起来:“你的眼神向我求救,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再说了,我来这里两个月了,从来没听说过你有男朋友,肯定是他胡搅蛮缠。”
欧阳锦溪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贺北铮,他一个人喝着闷酒,视线却从来没有离开过这边。
她见过那种眼神。
以前安幼熙和贺北铮去游乐场的时候,安幼熙看上了射击气球常的奖品,贺北铮枪法一般,花了两百块钱,还是没能拿下。1
那时候他就是这种眼神,紧紧盯着奖品,安幼熙怎么拉也拉不走。
最后又花了一百块,才拿走。
那时候的安幼熙没有多想,还觉得贺北铮坚持不懈。
现在想来,那个词,也叫执着,偏执。
一旦认准了某样东西,就绝不会松手。
安幼熙是他的执念,所以贺北铮才要找叶曦当替身。
但如今……他盯上自己了吗?
谢云看出了她的担心:“别怕,我们就装装样子给他看,他不敢怎么样的。”
接下来的几天,贺北铮频繁出入清吧,幸好谢云也在,贺北铮倒也没做什么,只是视线让人有些不舒服。
为了维持谢云的谎言,两个人总要表现得亲密一些。
昨天谢云在她耳边说话,尽管欧阳锦溪内心抗拒,但是看到贺北铮狼一般的眼神,还是没有躲开,而是做出一副甜蜜的样子,害羞地低下头,和他言笑晏晏。
可谢云不是次次都在。
就比如现在,谢云去了厕所,贺北铮走过来:“你是叫欧阳锦溪?”
“是。”
贺北铮看上去没有那天的疯狂:“那天很抱歉,我的行为欠考虑了,因为你的动作,你的神态,太像我的妻子了。”
欧阳锦溪强压下内心的慌乱,想要去掐手指,生生忍住了:“是吗,真巧。”
贺北铮放下酒杯:“你男朋友多大了?”
“26。”
贺北铮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26,我还以为他是大学生呢。说实话,到了这个年纪,也该追求质量了,看他穿的也不怎么样,给得了你什么呢……”
“可以请你不要挑拨离间吗?”欧阳锦溪打断了他:“我和我的男朋友很恩爱。”
贺北铮却没有停下:“只要你和他分手,做我妻子的替身,多少钱我都给得起。”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小说介绍

“我和幼熙,是在大学认识的。告白的那天,她送了我一束郁金香,说花从来不是女人的特权,有些男人第一次收到花,是在葬礼上,她不想我这样。我把花带回了宿舍,室友羡慕极了,我细心照顾那束花,可它还是枯萎了。”“我也同样照顾她,可她还是离我而去了。”贺北铮神色痛苦:“为什么,我什么也留不住。”...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第16章 免费试读

欧阳锦溪没忍住,冷笑出了声。
要她自己来做自己的替身,真是太荒唐了。
笑完,欧阳锦溪斩钉截铁道:“不可能。”
“现在的生活,光有爱情是不够的,你可以再考虑考虑。”
欧阳锦溪正要拒绝,谢云回来拉走了她:“贺先生,可以不要觊觎别人的女朋友吗?”
贺北铮抿了口酒:“我就是来喝酒的,欧阳锦溪不是调酒师吗,这是她的工作,什么觊觎,我倒是听不懂了。”
说完,贺北铮叫来老板,点了十来瓶最贵的酒,提出一个条件:让欧阳锦溪陪他喝,给他调酒。
清吧里有不少人,除了那天贺北铮拉着欧阳锦溪不肯松手,也没做出过什么出格的行为,老板只想了一会儿,就同意了贺北铮的提议。
欧阳锦溪不得不站到了贺北铮身旁。
贺北铮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挑衅地看了眼谢云,对欧阳锦溪道:“我都说了,现在的生活,光有爱情是不够的。”
这样的贺北铮让她陌生。
她认识的贺北铮,会在大学红着脸表白,会说很多遍爱她,鼓励她。
安幼熙在爱情中沉浸太久,几乎忘了,他也是个久经商场的生意人。
当他赤裸裸地给自己标价,说要陪他喝酒的时候,安幼熙心中止不住的难过。
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现在,她是欧阳锦溪,不是安幼熙,贺北铮的事,和自己已经没有关系了。
这天晚上,贺北铮喝了很多酒,也讲了很多事。
“我和幼熙,是在大学认识的。告白的那天,她送了我一束郁金香,说花从来不是女人的特权,有些男人第一次收到花,是在葬礼上,她不想我这样。我把花带回了宿舍,室友羡慕极了,我细心照顾那束花,可它还是枯萎了。”
“我也同样照顾她,可她还是离我而去了。”贺北铮神色痛苦:“为什么,我什么也留不住。”
欧阳锦溪看着面前的男人,仿佛又回到了那天,他和自己去食堂,安幼熙发现他有些低落:“怎么了?”
“你送我的那束郁金香枯萎了。”
安幼熙抱住贺北铮,轻抚他的后背:“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以后,我会送你很多很多花。”
可是她错了,他们没有很多很多的以后。
欧阳锦溪垂着眼:“贺先生,你该放下了。”
贺北铮“啪”地把酒杯放在桌上:“我放不下!她带走了所有的东西,只留我一个人独活,甚至一个念想都没有,我怎么放得下?!”
“我没有一刻不在想她,连睡觉都做不到,房间里没有一个她的东西,可这座城市,到处都是我们的回忆。”
欧阳锦溪的内心也是百般复杂。
她原以为,贺北铮没有她,会过得很好。
因为他爱的是叶曦,自己不过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一个配角。
可是现在,贺北铮告诉她,自己是他的全部。
“太晚了。”
欧阳锦溪没想到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慌张之际,就对上贺北铮抬头看来的视线:“你刚刚……说什么?”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贺北铮安幼熙免费》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

这本《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小说(主角安幼熙贺北铮)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作者:类别:古代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贺北铮安幼熙免费》安幼熙贺北铮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