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免费小说」沈玉荷顾长平全集阅读

时间:2024-02-01 15:43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小说简介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沈玉荷顾长平)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点击全文阅读《《《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小说介绍

“哎哟,这小孩子总不会说假话吧?难道真是何家丫头干的?”“你看看这做的叫啥事啊!把孩子往坝里推,可真恶毒啊!”“对了,长平啊,这大坝放水这事儿我们都没想到啊,本想拉玉荷一把,结果一个水浪就给卷走了。”...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1章 免费试读

顾长平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爸爸!爸爸!”
身后又响起小儿子的声音,他转头发现一身灰的小儿子朝着自己跑过来:“锦然阿姨带着哥哥来这里玩,不带我。”
提到何锦然,顾昀纪应急的情绪彻底崩溃了:“呜呜呜,锦然阿姨推我下水,妈妈救我被水冲走了!”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顾长平整个人都待在原地,脑子里空白一片。
“哎哟,这小孩子总不会说假话吧?难道真是何家丫头干的?”
“你看看这做的叫啥事啊!把孩子往坝里推,可真恶毒啊!”
“对了,长平啊,这大坝放水这事儿我们都没想到啊,本想拉玉荷一把,结果一个水浪就给卷走了。”
顾昀纪和顾昀年两个人的话,让周围的人面色都极其之难看。
小孩子不会说谎,而且大坝平日里也不允许小孩子过来。
顾昀纪才五岁,就跑到这里来了,可想而知定是有人带来的。
如果这事儿真是何锦然做的,那她的心得有多恶毒啊?
小孩子又做错了什么?
顾长平头皮发麻,他不敢相信沈玉荷被水冲走了,只能一遍一遍地摇着顾昀纪的身体:“谁让你来大坝的,谁让你来的!”
顾昀纪哭的撕心裂肺:“是锦然阿姨拉着我来的,她说,她,她有办法嫁给你。”0
可谁能想到他高高兴兴地跟上来,锦然阿姨一把就把他往水里推。
“这何锦然真不是个东西,我看她三天两头的往玉荷那去,哄昀纪这个孩子,还以为是真的喜欢,没想到是觊觎别人的丈夫!”
周围的人听了这话,就开始义愤填膺,纷纷指责何锦然的不是。
顾昀年到底是年纪小,环顾一圈没看见妈妈,又开始哭了:“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顾长平猛地吸了口气,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该先安抚谁。
何锦然!
她竟然敢伤害自己的儿子?
就为了嫁给自己?
“哎呀,就说玉荷虽然有时候做事出格,但还是真心爱孩子的,不然这小昀年为啥总找他妈?”
“就是就是,我刚刚看玉荷跳下坝里救昀纪,没有任何犹豫啊!”
周围人又开始嘀咕了起来。
顾长平听的心一颤,他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来,望着涛涛不止的水面来回翻涌,心猛地被刺痛。
她,真的消失了?
明明不久前,她还要和自己去办离婚的。
他不是要她在那儿等自己吗?
为什么她不等自己?
顾长平心里的悔意升起,若是今日不去离婚,在家里好好的看着儿子,是不是也不会被别人有机可乘?
悔意和怒气同时袭来,他抱起顾昀年,眸子带火:“今日在场的诸位都听见了,我要问问何锦然,为什么蓄意伤人!”
“无论如何,玉荷都还是我的妻子,我想拜托各位帮我一起找她。”
顾长平是当兵的,回村里也是有忙就帮,有事就做,各位都很喜欢他。
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她们自然而然的就应下声来。
“那是,长平你放心吧,我们这就顺着下游去找!”
“我们大家都听见了,何锦然就算是想不承认也得承认!”
顾长平眼睛此时变得通红,他抱着顾昀年转身,拉起顾昀纪的手,正准备去找何锦然。
却瞧见了带着人往这边赶的沈玉河。
他紧紧地皱了下眉头,直接上前把顾昀年塞在沈玉河的怀里:“大舅子,过去是我不对,你帮我看着孩子,我要去找何锦然!”
说罢,又把顾昀纪往他腿上一推,人就匆匆离去。
留下沈玉河和顾昀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很快,沈玉河回过神来,把顾昀年换了个方式抱好点后,又低头看了眼浑身湿透的顾昀纪,表情严肃:“不是说你落水了你妈去救你了,你妈呢?”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小说介绍

他回家的时候听见消息,怕姐姐出事,匆忙就带着人赶来了。顾昀纪害怕这个大舅舅,特别是前几天他还骂他大猪头,但一说到妈妈,他就忍不住嚎哭。刚离开没一会儿的顾长平听见孩啼哭,表情一僵,甚至是走路的脚步都有些虚浮。...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2章 免费试读

他回家的时候听见消息,怕姐姐出事,匆忙就带着人赶来了。
顾昀纪害怕这个大舅舅,特别是前几天他还骂他大猪头,但一说到妈妈,他就忍不住嚎哭。
刚离开没一会儿的顾长平听见孩啼哭,表情一僵,甚至是走路的脚步都有些虚浮。
他要先去找大坝放水的人问,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放水!
事有缓急,他只能放弃身后之事。
沈玉河听着昀纪和村民说起这事,整个人都抖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地吼出声:“什么?你说我姐被水冲走了?可她今天早上都好好的!”
还跟着自己说离了婚就给自己带包子回来。
他只希望自己的姐姐未来能幸福,可没想过什么包子。
“玉河,你现在激动也没有用,长平都去找那个何锦然了。”周围人见沈玉河满脸通红,连忙出声劝导。
怀里的顾昀年适时又开始哭:“妈妈,妈妈,我要妈妈!”
沈玉河表情一僵,连忙安抚:“乖乖,妈妈有事去忙了,很快就回来了。”
周围人看的也直冒眼泪:“哎哟,作孽哟。”
沈玉河的兄弟们也围上来,表情愤怒:“沈哥,这何锦然真不是个东西!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下的去手的!”2
沈玉河又恼又悲,他不相信自己的姐姐就这么没了。
低头看了眼旁边站着还在发抖的孩子,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问:“你现在还讨厌你妈妈吗!”
顾昀纪立刻摇头:“不,不。”
“何锦然现在在哪里!老子要把她活剥了!”沈玉河咬紧牙关,满身的愤怒。
他知道姐姐即使离婚也要带着两个孩子,就知道姐姐多爱这两个孩子。
顾昀纪这么小,他又懂什么?
若是今日消失的顾昀纪,姐姐可能又不知道该怎么哭了。
顾长平跑上山头,来到了大坝工作室,上面的告示牌写着闲人免进。
“哎哎哎,你谁啊?”
“哎呀,长平,你来这儿干什么?”
守在外面的人两个人急速拦住了想冲进去的顾长平。
顾长平表情严肃的厉害,又是军人,两个人根本抵不过他。
“刚刚是谁开闸放的水?”顾长平出于礼貌,还是停了下来。
“开闸?现在不是开闸的时间啊?”
两个人疑惑的挠挠头,满脸懵逼。
顾长平心里一凉,他咬牙切齿,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刚刚大坝开闸放水,我妻子被冲走了,如果现在不是开闸的时间,那么是谁进去开了闸?”
顾长平的话说的两个人眼睛一瞪,同时开口:“什么!”
“被冲走了?哎哟,这不是出大事了?谁开的闸啊!”
顾长平眼神死死地盯着那间小屋子,深吸了一口气,没管两个人,径直地冲了进去。
“哎哎哎,长平,你别激动啊,屋子里现在没人啊!”两个人见状也跟着赶了进来。
顾长平猛地推开门,果然瞧见了开闸开关处,蹲在角落有些不知所措的何锦然。
眸子似火,熊熊燃烧。
何锦然心害怕的厉害,瞧见顾长平后,舔着唇角期期艾艾地喊了声:“顾,顾团长。”
后面跟进来的两个人见屋子里竟然有个女人,立刻呵斥:“你是谁,你怎么来的这里?”
“你什么时候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溜进来的,不会是你开的闸吧!”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小说介绍

不会去救顾昀纪死了吧?该死,她不是最不喜欢孩子的吗?怎么可能去救孩子啊!自己就是料定了这一点,才推顾昀纪下水啊!而且她们不是去离婚了吗?...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3章 免费试读

“不,不是我,我没有。”何锦然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看顾长平急切的眼神。
顾昀纪应该已经落水吧?
只要没有了那两个孩子,他就没有这种理由搪塞自己,可以娶自己了吧?
“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光头男恶狠狠地问。
吓得何锦然站起身来想躲在顾长平身后:“顾团长,我真的没有开闸,我都不知道怎么开的,我来这里只是因为上山采蘑菇,累了想休息,看见这里有个屋子才翻窗户进来的。”
本来她是没打算开闸的,但谁想得到顾昀纪那个孩子小小年纪还能抓住东西啊!
所以她只能来开闸咯。
“何锦然,你究竟还要跟我装到什么时候?”顾长平望后退了一步,眼里全是失望。
曾经他觉得何锦然和沈玉荷玩的好,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呢?
她究竟是什么时候就开始谎话连篇了?
那次自己把粥泼在脖子上却说是玉荷做的?
她究竟还骗了自己多少?
何锦然有些慌张,此刻她才看见顾长平眼底对自己的厌恶。3
“顾,顾大哥,怎么了?我装什么了?我只是想嫁给你有错吗?而且,你现在不是应该去领离婚证了吗?”何锦然仔细回想,不太对劲。
去县城公社那么远,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回来?
自己可是见他和沈玉荷一起走了再去叫的顾昀纪。
“何锦然,杀人偿命,你等着警察亲自跟你说吧。”顾长平边说边攥紧拳头,若不是具体的证据不足,加上自己并没有资格教训民众,他早就上前将人踹翻了。
何锦然心里一慌,有些僵硬地开口:“顾,顾大哥,你在说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杀人偿命啊?”
难道有人看见自己推顾昀纪下去了吗?
那自己死活都不能承认!
“你推昀纪下水害死玉荷的事情,我会追究到底的,过去你教唆昀纪带坏昀纪的事情我也一一给你讨回来,我真的不能敢想象你竟然有颗这么恶毒的心脏!”顾长平不打算跟何锦然遛弯子。
他想过开闸可能是别人不知道这事按规矩来的,也想过是何锦然让人做的,却没想过是她亲手来做的。
目的就是想害死自己的孩子,嫁给自己?
真可笑。
何锦然表情一僵,但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绝不能承认:“你在说什么啊,我那么喜欢昀纪,为什么要害他?还有,还有玉荷怎么了?”
死了?
不会去救顾昀纪死了吧?
该死,她不是最不喜欢孩子的吗?怎么可能去救孩子啊!
自己就是料定了这一点,才推顾昀纪下水啊!
而且她们不是去离婚了吗?
为什么沈玉荷会出现在那里!
何锦然的头都大了,完全理不清楚这其中的事情。
“何锦然,原来真的是你,害我外甥,又害了我姐姐!”沈玉河突然间从门口冲了进来,略过众人就死死掐住了何锦然的脖子。
这一切来的极其之快,让谁都没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时,何锦然都呼吸不上来了,脸上憋的通红,瞪大双眼,拼命挣扎。
怕出人命,顾长平身后的人急忙冲上去:“快放开啊!出人命了啊!”
沈玉河满眼猩红,根本不为所动。
顾长平攥着拳头告诉自己冷静,疾步上前抓住沈玉河的手腕:“放开!”
沈玉河转头,死死地盯着顾长平:“顾长平,我姐就是被你们害死的!”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小说介绍

“大舅舅!”顾昀纪带着顾昀年朝着屋子里跑,大的跑向顾长平,小的跑向沈玉河。何锦然一见到顾昀纪,眼睛都快秃出来了。他怎么可以不死呢?...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4章 免费试读

“沈玉河,你现在这样做跟杀人犯有什么区别?你姐姐希望看见你成为杀人犯吗!”顾长平本就出于一种悲伤和痛苦的悔意之中。
但他是军人,什么都不能做。
这话让沈玉河狠狠地闭上眼睛,无力地松开了面前的何锦然,然后更加愤怒:“那你说怎么办?你说啊!”
何锦然拼命地捏着自己的脖子,喘着粗气,她刚刚好像看见地狱了。
就差那么一点儿,她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要被眼前的掐死了。
“送去警察局!”顾长平抿唇,半天落下五个字。
沈玉河想说点儿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下,送去警察局,确实是最好的打算。
“爸爸!”
“大舅舅!”
顾昀纪带着顾昀年朝着屋子里跑,大的跑向顾长平,小的跑向沈玉河。
何锦然一见到顾昀纪,眼睛都快秃出来了。
他怎么可以不死呢?
他要是死了,自己又怎么可能被人知道做的这些事情呢?6
顾昀纪连忙抱紧自己爸爸的腿,指着地上的何锦然:“就是锦然阿姨推我下水的!她还说要找弟弟!”
这是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顾昀纪又想起来的话。
此话说的顾长平心里都在冒冷汗,他看了眼被沈玉河抱起来的小儿子,他不敢相信今日若是真去离婚,回来的可能是两个儿子都出事的消息。
自己该如何接受。
玉荷,又该如何接受?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玉荷是我的好朋友,我怎么可能害她的孩子呢?昀纪,你肯定是看错了。”何锦然边哭边朝着顾昀纪靠近。
顾昀纪飞速往后躲:“我不要,我不要你!你天天说妈妈不爱我,可妈妈却还要救我!你个坏人!”
顾长平眉眼一紧,想起自己回来的这些日子里,确实看见沈玉荷不怎么喜欢孩子,但似乎她该做的也都在做。
倒是何锦然动不动就来家里和顾昀纪说话,那个时候,他只是以为这人心疼孩子,来劝劝玉荷。
现在想想,沈玉荷的变化想必跟何锦然脱不开关系。
何锦然此刻慌的厉害,但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承认了就只能去蹲牢房了。
“他,他刚刚蓄意谋杀我,我要报警!”何锦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她指着沈玉河的鼻子就开始哭。
顾长平冷哼一声:“不管你想说什么,都去和警察说吧。”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找沈玉荷。
水这么大,他抱有的希望不大,而且玉荷不熟悉水性,当初还是他受伤在山里落水,还是沈玉荷驮着木棍救的自己,后来被她挟恩嫁给自己的。
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喜欢的人,家里人催的紧就同意了。
自己想着既然娶了就要好好的对待。
不然他也不会和沈玉荷有了两个孩子。
只是没想过他离开的五年里,她变化这么大。
可无论如何,自己从来没想过她会死。
“顾团长,我真的没有啊,我只是想嫁给你,什么都没想过啊!”何锦然哭得梨花带雨,周围的人都跟着翻了个白眼。
这孩子能说谎吗?
沈玉河呸了声:“不要脸的狐狸精,我姐和顾长平还没离婚呢!你破坏军婚,也是要做坐牢的!”
这话一出,顾长平突然间意识到:就算是现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他也可以先把何锦然送去警局待一段日子!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小说介绍

何母急得在村口怒火:“一个小孩子说的难道就是真的了?指不定是人家沈玉荷自己推的呢!”骂骂咧咧,表情黑成一团。周围的人翻了个白眼,胡家婶子率先走了出来:“哟,照你这么说,是人家玉荷推的,又回来救她儿子干什么?”...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5章 免费试读

“我没有!”
“明明她们都要离婚了!我不可能会有破坏军婚的想法的!”何锦然听到这话心里更慌了,她可不想去蹲大牢。
“给我滚吧你!”沈玉河见她作势要去追顾长平,直接一脚将人踹翻在地上。
怀中的顾昀年忽然间哈哈大笑,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何锦然捂着肚子死死地盯着笑的顾昀年,她不是安排了人来买吗?
他为什么会没事?
自己最恨这个小孩了,无论她怎么哄,他始终只爱她妈!
顾长平一出去就报了警。
警察来的时候,何锦然就已经被村里的人捆了起来。
何母急得在村口怒火:“一个小孩子说的难道就是真的了?指不定是人家沈玉荷自己推的呢!”
骂骂咧咧,表情黑成一团。
周围的人翻了个白眼,胡家婶子率先走了出来:“哟,照你这么说,是人家玉荷推的,又回来救她儿子干什么?”
何母翻了个白眼:“之前她还想卖孩子呢!那事派出所都没定论,谁知道她想不想杀自己儿子啊!”
她就这么个女儿,可不得进派出所,不然一切都毁了!
“放你的屁,我姐今天要离婚就是拜你这个女儿所赐,一个未婚的姑娘天天跑去别人家煽风点火,带坏我姐的孩子,看老子今天就连你这个老不死的东西一起打!”把两个娃丢给沈家父母的沈玉河拿着镰刀就过来了。
本意是因为何母性子泼辣,想过来站站威风,结果又听见她诋毁自己姐姐,瞬间怒火就上来了。
本还在嚣张的何母一看见他手里的刀,表情瞬间就慌了,但依旧强硬道:“凭什么!凭什么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明明我家丫头之前就是和玉荷好,是玉荷自己不知检点,还和人家知青乱来,我家丫头去帮她照顾两个孩子又咋了?”
沈玉河眸子一竖,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姐就算是再任性,也不会做出你口中说的事情,未婚之女,想勾引军人,堂而皇之地喊出想嫁给我姐夫这种话,就该给我蹲局子!”
何母眼神一瞥,看着还拼命挣扎的女儿,气不打一出来:“我看你真的上房揭瓦惯了,这种事都敢说的出口!”
这些话是别人亲耳听见的,根本推脱不了。
“让让,警察来了!”
“谁是何锦然?”
地上的何锦然心慌的更厉害了,拼命地摇头:“警察叔叔,我是冤枉的!”
顾长平可是团长,表明身份之后,警察对这事更上心了。
“破坏军婚,涉嫌杀人未遂,带走!”警察同志表情严肃,看也没看何锦然一眼,而是转过头看着跟上来的顾长平。
敬了个礼,温声开口:“顾团,有消息我会及时派人来通知你的。”
顾长平有些疲惫地点点头:“辛苦你们了。”
这番对话让心存侥幸的何锦然的心都凉了,若是说杀人,他没证据。
可顾长平竟然还报了破坏军婚这条罪名!
自己只是想嫁给他,有错吗?
何锦然被人抓起来的时候,疯狂挣扎:“我没做过!放开我!”
周围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她的脸都丢完了!
警察将手铐烤在她手上的时候,她都傻了:“凭什么,凭什么拷我!”
“再动,再动告你袭警!”
何锦然彻底不敢动了。
何母急匆匆地转身跑回家,她得去找她城里当官的弟弟!
顾长平见事情告了一段落,就匆匆往大坝那边赶。
他找了几个在这边退伍的兄弟一起帮自己找,希望能有好消息。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小说介绍

本想送去医院瞧瞧,可人落水前几天的时间是最重要的,他根本腾不开空。顾母就不是个会照顾孩子的,他只能把孩子送去岳母家里。三天的时间,比三年都还要漫长。“顾团,这嫂子怕是凶多吉少了,那人怎么这么狠心!”退伍的几个兄弟挨家挨户的问,也没问出一个信息点来。...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第16章 免费试读

时间距离沈玉荷被水冲走已经过去了三天,顾长平顺着下游找,找到了江的尽头,都没有发现关于沈玉荷的任何身影。
他整个人都快崩溃了。
小儿子每天都在闹着要找妈妈,他根本哄不了。
大儿子自从落水之后,整个人都变的无比安静,有时候叫他他也一副听不见的样子。
本想送去医院瞧瞧,可人落水前几天的时间是最重要的,他根本腾不开空。
顾母就不是个会照顾孩子的,他只能把孩子送去岳母家里。
三天的时间,比三年都还要漫长。
“顾团,这嫂子怕是凶多吉少了,那人怎么这么狠心!”退伍的几个兄弟挨家挨户的问,也没问出一个信息点来。
姓胡的兄弟表情惋惜又夹着愤怒上前,想起这事儿就是一阵唏嘘。
曾经顾团长结婚的时候他还看过新娘子呢!
那和顾团是叫一个般配啊!
最近听说她们在闹离婚,他还疑惑为啥。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顾长平这几日饭都没怎么吃,一有消息就在江边找人。
老胡的话是这样说,顾长平也知道结果不会太好。
但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唉,顾团你说的对,当初你和嫂子结婚的时候,我还想着你们以后肯定幸福,那个时候嫂子那么温柔!你五年不怎么在家她也不和你闹,怎么你一升团长了她就开始跟你闹了?按道理两个孩子都那么大了,不至于啊!”老胡越想越不是滋味,当初嫂子还给过他红鸡蛋捏!
边说边找个地方坐下来,嘴也没跟着停下来。
顾长平捏起手,自顾自地坐下来,望着已经平静的江水,陷入沉思。
五年前,他见沈玉荷落水挣扎,出于人道主义和人民子弟兵的觉悟,下水去救人。
救上来的时候,才十八岁的沈玉荷出落的水灵,冲自己笑,那个时候,他似乎心也跟着动过。
但反应不过来是喜欢还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现阶段的义务是当兵退伍回来照顾家人。
当她找上门要嫁给自己的时候,自己自然是不愿意的。
可她竟然在外面散播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那个时候他自然是愤怒的,觉得自己被欺骗了,救了个什么人?
但家里人都在劝,劝他早点结完婚生个孩子,家里才放心。
所以他只能同意。
想到这里,顾长平才微微意识到:他好像很早就喜欢上沈玉荷了。
只是自己都没有发觉而已,这五年,他回来过几次,前几次她虽然性子有些泼辣,但没这次这么夸张,也从未和自己闹过离婚。
何锦然!
自己竟然着了她的道,听信她的唆使!
想到这里,顾长平攥紧了拳头,他一定要让何锦然在里面待上一辈子!
“顾团,顾团,下游尽头捞起一具女尸,脸被撞烂了,你去看看是不是嫂子啊!”对面的岸上有人急切地喊着顾长平。
老胡也一个激灵地站起身来:“不会吧,老杨,你说话能不能顾着点顾团啊!”
对面的人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抱歉啊顾团,我就是急着找你,别往心里去,说不定不是嫂子呢!”
顾长平的脸都跟着苍白了不少,他一个激灵弹起身,脚步有些虚浮,像是自嘲,又像是看透了世间一样开口:“不用担心我。”
早晚的事情,不是吗?
老胡看的挺不是滋味的,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稳,只能祈祷那人不是嫂子吧。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都市生活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

这本《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沈玉荷顾长平)推荐给大家:我喜欢这两个主角,认可并赞同他们的人生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叹,只要是读过的人,都懂。 因为爱情让我动容,更因为书中溢出的满满的让我温暖的东西。 因为爱情不是推让,爱情不是顺其自然,爱情就是需要强硬,这是我最喜欢这本书的地方。……

作者:类别:都市生活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顾长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等你了全文「免费小说」沈玉荷顾长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