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全章节小说楚涵雪裴衍大结局by楚涵雪阅读

时间:2024-02-04 09:07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小说简介

名字是《楚涵雪裴衍大结局》的小说是作家楚涵雪的作品,讲述主角楚涵雪裴衍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点击全文阅读《《《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小说介绍

裴衍喉间紧的厉害,眸子间的情绪好像被火点燃,烧的他心肺生疼。狠狠一脚踢在那丫鬟的肩膀上,男人的眸子全红了:“谁准你们动她的!谁给你们的胆子!”“大人饶命!”0...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1章 免费试读

再醒来时,天光已经大亮。
玄色的床帘遮掩着自窗外泄进来的天光。
裴衍怔愣的躺在床榻之间,混沌的脑子里有一瞬的恍惚。
楚涵雪自尽的画面,不止一次在他梦中出现。
他一次次伸手去拦,却次次都是徒劳。
不过好像,也只是梦……
思绪渐渐清明,一口气堵在喉间,裴衍着急忙慌的下床,急切的想要确定什么,他鞋子都没穿就冲到了门外。
守门的丫鬟被骇了好大一跳。
回头对上裴衍那双仿若要吃人似得眼睛,身子颤成了筛子。
“大,大人,您,您醒了……”
“楚涵雪呢?”
他一把抓住那丫鬟的双肩,力道之大,疼的那丫鬟眼泪都涌了出来。
裴衍却全然不在意,他固执的重复着那句话。
“楚涵雪在哪?带她来见我!”
那丫鬟被吓得魂飞魄散,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大人息怒,楚涵雪死后已经没了生息,花小姐说死人晦气不能多留,于是连夜让人拉去乱葬岗了。”
居然,不是梦!
裴衍喉间紧的厉害,眸子间的情绪好像被火点燃,烧的他心肺生疼。
狠狠一脚踢在那丫鬟的肩膀上,男人的眸子全红了:“谁准你们动她的!谁给你们的胆子!”
“大人饶命!”0
丫鬟惊恐的爬起身子朝着男人磕头,巨大的恐惧将她吞没,她已然慌不择路。
“这都是花小姐吩咐的,奴婢也只是听说,大人饶命啊!”
“滚!”
裴衍怒吼一声,眸间痛色撕心裂肺。
楚涵雪怎么可能会死?
她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没命!
在边关整整三年她都活的好好的,她才舍不得去死。
有什么从眼尾落了下来,裴衍脑中紧绷的弦彻底断裂开来。
他踉跄着跑出院子想去乱葬岗看上一眼。
慌乱中,他甚至忘了他是堂堂统领,他想知道什么,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何必自己亲自跑一趟呢。
只是,等他跑到乱葬岗。
那杂草丛生,秃鹫盘旋的荒凉之地,除却满地的森森白骨,和一张脏污的草席以外,再无其他。
“楚涵雪!!”
裴衍孤身一人站在这寂静无人的白骨之上,心口窒息一般,痛彻心扉。
喉间一股腥甜急急涌上,他嘶哑的问句抛出去,回应他的,只有无尽的风啸和一片万籁俱寂。
他自诩聪慧一生,知道真相的那一日,他发誓要给家里报仇雪恨,面对她如焰火一般热烈的喜欢,他不回应,也不敢回应。
而今,他的坚持就好似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而她,真的如他所愿,不要他了,她连死,都不愿再让他见一面。
……
一连数日,裴衍日日派人出去寻楚涵雪的踪迹。
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批批人派出去,哪怕没有半点音讯也从未间断。
这一日入夜,他一如既往无法安眠。
踏着清冷的月色行至花园,却听一道略含幽怨的女声传进耳内。
“小姐,裴大人这几日,日日都为那死人伤怀,也不来瞧您了,您怎的也不着急啊?”
“您与裴大人的婚事将近,您好不容易盼到这时候,若是出了什么幺蛾子,咱们当初做的一切不是就都前功尽弃了?”
这声音,是花心语的婢女!
步子一顿,裴衍心间的不安隐隐扩散,他冷下眼睛寻到两人所在的位置,凝神屏息。
下一瞬,就听那素来在他面前软声软语的花心语满是不屑的讥讽。
“一个死人而已,不足为惧,她活着尚且斗不过我,更遑论是死了之后,我当年用小伎俩就骗过了裴衍,他至今还以为楚家是他的仇家呢,仇人的女儿,他能多上心?”
那丫鬟闻声,显然也释怀开来:“是奴婢多虑了,只是裴大人对小姐您还真是深信不疑,可见裴大人对您的爱有多深。”
“那是自然。”
花心语被丫鬟话里的阿谀奉承捧得沾沾自喜,嘴上也没了个把门儿的。
“她楚涵雪不是自小要什么都唾手可得,她那么爱裴衍,为裴衍做了那么多,裴衍却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我次次设计陷害她,裴衍都义无反顾的偏信我,也就她那个蠢货,为了个男人落得这幅下场,实在活该!”
“不过说起来,我还得多谢她,当年若不是那贱人日日命我给裴衍流水似的送银钱吃食,我哪有现在的好日子。”
“可笑的是,她怕裴衍自卑居然什么都不说,白叫我捡了个便宜,不过她死的委实可惜,我还想多看她痛苦几年呢。”
女人的话残忍的化作尖刀,刀刀尽往裴衍的心窝子上扎。
迈着步子走到月色下,他冷硬的面庞出现了一丝皲裂。
看着那两人的背影,裴衍阴冷的扯着嘴角,眼底血色翻滚:“花心语,你是该惋惜,惋惜你的好日子到了头。”
“从今往后,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作茧自缚,楚涵雪尝过的种种,我会千倍万倍的奉还给你。”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小说介绍

“你?无辜?”裴衍嫌恶的收拢五指,抿直的嘴角尽显森凉。“我那日为什么会从你的床上醒来,我到底有没有碰过你,那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你心里清楚,我从前愿意信你,不代表我没脑子。”“花心语,收起你那些肮脏的心思,你嘴里的话几句真几句假,诏狱里的刑罚会让你吐的干干净净。”...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2章 免费试读

男人的声音宛如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鬼,阴毒渗人。
花心语的身子猛然一僵,不敢置信的回头。
就见那清冷的月色之下,裴衍面色阴鸷。
平素看她时总会扬着宠溺和温柔的凤眸,此时此刻已然被无尽的风雪寒霜代替。
男人的眸光凛冽如寒刀,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
四目相对,只一眼,花心语便觉遍体生寒。
“阿,阿衍!”
她艰难的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意,方才脱口的字句如走马灯一般在她脑海里急速翻滚。
她刚刚说的,他都听见了?
他可会生气?可会原谅她?
面对她的惧色,裴衍眼底无一丝动容,冷冷看着花心语,宛若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花心语,你够狠的,她与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狠心置她于死地?”
“这几日,每每午夜梦回,你可会有一丝的愧疚和惊慌?”
逐字逐句,椎心泣血,裴衍只觉得气血逆流,身上的温度尽散。
这些年,他都对楚涵雪做了什么?
他欺她辱她,将她踩进泥里害她失去所有。
他日日说她楚家欠他良多,时至今日,尽是他欠了她的!
裴衍痛苦的咬紧牙根,满脑子都是楚涵雪被逼得放下身段哀求他的模样。2
她求他救救她父亲,求他不要伤害孩子,这一桩桩一件件还历历在目,可他一次又一次剥夺了她所有的希望。
他亲手把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女人推进了无尽的深渊。
楚涵雪是被他逼死的……
口鼻间的呼吸好像被人残忍的剥夺,窒息之感铺天盖地的压下来,裴衍疼的面色苍白一片。
花心语彻底慌了神,她惶恐的上前试图拉住裴衍的手,意图再与他撒撒娇。
反正,反正他那么爱自己,他总舍不得伤害她。
可这次,她失策了。
那个丰神俊逸站在月色下的男人,残忍又决绝的将她推倒在地。
冰冷的月光好似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银光,衬得他愈发的不近人情。
“别碰我,你现在只叫我觉得恶心。”
“不,不是的。阿衍,我与婢女说着玩的,你,你别当真,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会骗你呢?”
花心语拽着袖子爬到裴衍脚边拉住他,绝望又无措的摇头。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真真是惹人怜惜。
裴衍却好似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低下身子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冷漠的眸底再无涟漪:“花心语,这些话留着去诏狱里慢慢说吧。”
“诏狱!?不!不可以!”
北镇抚司的诏狱是传说中人间炼狱一般恐怖的地方,进去的人就没有能完整出来的,铁人进去都得蜕一层皮,更遑论是她。
她才不要去。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她凭什么去诏狱!
“阿衍,阿衍你不能这么对我。”
花心语已然把裴衍当做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紧紧抱着掐住她脖子的手,她眼泪淌了满脸,眼尾哭的通红。
“阿衍你不能因为她死了就只怜惜她,你忘了我们的孩子吗?我以后都不能再当母亲了,我又何其无辜啊!阿衍你不能这么偏心。”
“你?无辜?”
裴衍嫌恶的收拢五指,抿直的嘴角尽显森凉。
“我那日为什么会从你的床上醒来,我到底有没有碰过你,那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你心里清楚,我从前愿意信你,不代表我没脑子。”
“花心语,收起你那些肮脏的心思,你嘴里的话几句真几句假,诏狱里的刑罚会让你吐的干干净净。”
“不……唔!”
肺部的空气逐渐变得稀薄,花心语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与死忙会面。
巨大的恐慌如潮水一般汹涌,她的脸几乎涨成猪肝色,骇的她甚至忘了哭。
裴衍却依旧在加重手上的力道,手上力气每加重一分,他眼底嗜血的猩红便渗人一分。
直到手中之人两眼翻白眼见着就要断气他才狠狠将她甩开,扔垃圾一般毫不怜惜。
“放心,北镇抚司不养闲人,诏狱的几百道刑罚也从来不是噱头,花心语,你的后半生都将在赎罪的痛苦中度过。”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小说介绍

“不!裴衍你不是爱我吗?你不能这么对我!”花心语痛苦的卧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血色涌进眼眶。裴衍却不再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叫人将她和她身边的丫鬟拖了下去。……...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3章 免费试读

“不!裴衍你不是爱我吗?你不能这么对我!”
花心语痛苦的卧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着气,血色涌进眼眶。
裴衍却不再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叫人将她和她身边的丫鬟拖了下去。
……
深夜,诏狱内。
阴暗潮湿的牢房鼠虫四窜,腐肉腥臭扑鼻。
花心语被绑着手脚架在刑架上,蓬头垢面,满身血污,自头到脚已经再找不出一寸好肉。
原本保养的极好的五指,此刻也已鲜血淋漓不成样子。
刑架对面,裴衍一身飞鱼服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
冷冷观望了一整套刑罚,他眼底情绪平静的宛若一潭死水。
花心语却再也遭不住,口鼻间流窜的空气,出的比进的多。
“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她费力的吐着字词,视线都模糊了。
疼,实在是太疼的。
浑身上下火烧似得,好似被抽筋拔骨。
花心语整个人抖如筛糠,魂不附体。
“我真的错了……求,求你放过我……我道歉,我给楚涵雪道歉……我给她磕头……”
裴衍把着手里的绣春刀,不屑的扯出一抹极其嘲讽的冷笑。
“好啊,你去给她道歉。”3
“咻”的一声破空轻响。
冷刃出鞘,裴衍残忍的挑眉,嘴角无情的笑意比寒冬的冰川还冻人。
“只是,你活着可道不了歉。”
话落,花心语只察觉一阵冷风直逼面门。
下一瞬,垂落在胸前的青丝便被齐齐削断。
脖颈间后知后觉蔓延开一股痛意,她惊愕的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
裴衍却皱皱眉,将那刀上沾染的血迹嫌恶的擦在她的衣摆上。
后退一步,他的声音依旧冰冷渗人:“放心,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你的罪还没赎完呢,这一辈子,你都别想痛痛快快的死!”
“你这条命,是要赔给涵雪的。”
心间的恐惧被无限放大,花心语的眼眸都空洞了。
浑身上下,就连指甲盖都是疼的。
这些年做了这么多,她从未生出过悔意,直到今日……她怕了,是真的怕了。
她怎么就忘了,裴衍位极人臣,在朝堂上那是人人恐之惧之的存在。
可是她不甘,真的不甘。
同为康王之女,为什么楚涵雪一辈子都要压她一头,连死都不肯放过她!
她好恨,恨她居然就这样让楚涵雪死了!
狠狠咬紧牙根,花心语冲着裴衍发怒,豁出去了似得,阴毒的咒骂:“楚涵雪那贱人,让她这么轻松的去死,都是便宜了她!”
“裴衍你何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咱们是一路人……呃!”
才负伤的喉咙再度被男人的大掌残忍握住。
裴衍阴沉着一张脸,如墨的眸子隐匿在阴影之中。
“你找死?”
花心语身子颤的厉害,面上却强装镇定,嗤笑着讥讽。
“怎么?被我说中了?这就恼羞成怒了?”
“裴衍,你我都是奴,下贱的奴,而这一切的的确确就是拜她楚家所赐啊,楚涵雪难道不该死吗?如果能重来,我绝不会让她死的这么轻松。”
裴衍的眸子冰凉如染寒霜,花心语的脖子在他手掌之间根本不堪一击。
只要他稍稍用力,她那张恶心人的嘴便再吐不出任何一个字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花心语甚至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可那握住她脖子的大掌却再没了动作。
就在她打算继续刺激面前的男人时,裴衍忽然毫无征兆的松开了手。
腥臭的空气灌进肺里,花心语眉头狠狠一皱。
下一瞬就听裴衍那阴恻恻的声音带着渗人的冷笑:“激将法?想逼我杀了你?呵,不得不说,你有点脑子,不过这么杀了你,委实太便宜你了。”
“花心语,我不杀你,不但不杀你,我还会日日命人给你诊脉给你续命,我要你,此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要你,痛不欲生。”
话落,一抹刺眼的寒光在空中划过。
“噗通”一声闷响,花心语的左手小指掉在了脏污的地面之上。
收刀转身,听着身后绝望的惊叫,裴衍一次头都没有回过。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小说介绍

垂落在胸前的一缕棕色小辫被他绕在手中打着圈儿,身后发尾处的银铃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发出声响。他也不急着叫她,直到那小身子眼瞅着就要栽倒地上去,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脚下运气一个闪身到她身边,精准的拖住了她的小脑袋。“阿楚,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这样,要睡就好好睡着,你莫不是忘了你第一次栽在地上摔疼了抱着我哭的场景了?”...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4章 免费试读

光阴匆匆,两年后,上京都亭驿内。
楚涵雪抱着一本泛黄的古书坐在一颗桂花树下,脑袋一点一点,昏昏欲睡。
那藤椅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喜人的阳光自枝叶间洒落下来,照在人身上,愈发的催人入眠。
门帘后,一个身着异域红衣的男子无声看着她的动作。
垂落在胸前的一缕棕色小辫被他绕在手中打着圈儿,身后发尾处的银铃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发出声响。
他也不急着叫她,直到那小身子眼瞅着就要栽倒地上去,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脚下运气一个闪身到她身边,精准的拖住了她的小脑袋。
“阿楚,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这样,要睡就好好睡着,你莫不是忘了你第一次栽在地上摔疼了抱着我哭的场景了?”
楚涵雪浑浑噩噩的拖着他的胳膊坐起身,手中的书本滑落在地,她眼睛里还没几分清明的神色。
看见来人也不过傻乎乎的揉着惺忪的眼:“段策衍,你回来啦?”
“你说什么傻话?”
段策衍在她额间弹了一指,无声扶着她坐好。
“我日日守着你,我能去哪儿?倒是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我刚刚说的你都听见了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听见了。”
楚涵雪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这男人明明比她还要小上一岁,偏偏训起人来跟个老妈子似的,婆婆妈妈的,可啰嗦。6
看出了楚涵雪的不耐烦,段策衍双手捧起那软乎乎的小脸,眉头不悦的皱了几分。
怕他再念叨,楚涵雪忙捂着耳朵摇头:“我知道的,你都说过多少遍了,再说了,你不是日日都守在我身边吗?我怕什么啊?反正你不会让我摔着。”
自打两年前,段策衍这个蛮夷小公子将奄奄一息的她从乱葬岗上救下,带回蛮夷之后,他几乎日日与她形影不离,去哪儿都带着她,恨不能将她别在裤腰带上。
段策衍被她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那张俏生生的面庞居然就那么红了。
他喉咙轻滚,别开脑袋不再说话。
楚涵雪面上的笑意却再收不住。
其实,她该感谢他的。
如果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楚涵雪。
才被救下的时候,楚涵雪其实早没了求生的欲望。
她甚至都不知道她当时伤成那样,段策衍是怎么将她救回来的,就连她脸上那骇人的疤痕也被他用药抹了去。
那时候捡回这条命苟延残喘着,她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一样,整日郁郁寡欢,也不说话,寻了机会就会寻死。
她总觉得她什么都没了,活着能有什么意思。
可他一次又一次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直到那一日,他险些救不回她。
那是楚涵雪第一次看见一个大男人在她面前红着眼睛抽泣。
他明明想凶她,偏偏那双眼睛被泪水填满,开口的时候,嗓子都是哑的。
他说:“你的命是我救的,我救你那么多次,我不要你以身相许不要你报恩,我只要你好好活着都不成吗?”
只一句话,她当时就愣住了。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好像,心里空缺的某一块被人填满了。
她的生死,居然也会有人在意。
她死了,居然也会有人难过……
这条命能捡回来,或许是老天也不想她死。
害死父亲的人还好好活着,她怎能死。
“阿楚?”
察觉到身边人暗涌浮动的情绪,段策衍微微蹙眉神情有些异样。
楚涵雪却摇摇头,并未多说什么。
她并未同段策衍说过自己的身世,她要报仇,可她从未想过拉段策衍下水。
眸光落下,楚涵雪冷冷扯着嘴角压低了声音:“时隔两年,裴衍,你与我之间的账,是时候清算了。”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小说介绍

他指的是赐福一事。楚涵雪却忽然松开他的手,从藤椅上爬了起来。段策衍不解的看着她,就见她嬉笑着仰头,语调高深莫测:“谁知道呢,月老那么忙,或许他看得见,或许又看不见?”“那……那我诚心一点……”...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5章 免费试读

段策衍知道楚涵雪有心事,可她不愿说,段策衍便不会逼她。
抓着她的小手裹进掌心,他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想到什么,他眸子又亮了亮。
“咱们来京城也有半月了,我都没带你出去玩过,听说今晚这京城有个什么女儿节,听说有许多好玩的,我们去可好?”
“女儿节……”
自大婚之夜出了变故被押送边关,她便再未过过那所谓的女儿节。
而今,她这情况,这节日似乎也没什么过头。
段策衍却好似格外兴奋,拉着她的小手比划着,同她解释着女儿节的有趣之处。
“听说,这大祁朝的女儿节都很有意思,未婚男女会拿出柜子里最好看的衣裳,戴着面具上街,茫茫人海中,如果这都能遇到让自己心动的人,那就是上天命定的缘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总忍不住的往楚涵雪身上瞟。
楚涵雪从记忆中搜寻往昔过女儿节的场景,看着被男人捏来捏去的小手,似笑非笑的挑眉看着他:“那你知不知道,未曾婚嫁的男女在这一天一同上街代表着什么?”
“代,代表什么?”
段策衍没出息的再次红了脸。
他这心虚的模样再明显不过。
楚涵雪也懒得拆穿他,只勾着唇,反手将他的大掌扣住,一字一句的回答他:“代表,郎有情妾有意,是求月老赐福,庇佑此生长久白首不分离的意思。”
段策衍咽了口口水,心跳如擂鼓。
“那,那月老会应吗?”
他指的是赐福一事。
楚涵雪却忽然松开他的手,从藤椅上爬了起来。
段策衍不解的看着她,就见她嬉笑着仰头,语调高深莫测:“谁知道呢,月老那么忙,或许他看得见,或许又看不见?”
“那……那我诚心一点……”
他落下眸子,声音越压越低。
他和大祁的神不熟,可是,神都心软的吧,他诚心一点求求月老,月老会听见的吧。
他又不贪心,什么三妻四妾他都不要,他只想要楚涵雪当他媳妇儿,这样就好了。
……
是夜,满城灯火,热闹繁华。
楚涵雪到底是没说过段策衍,被他拉着换了一身与他相配的红衣戴着个兔子面具出了门。
入京至今,她一直不大敢上街。
一是怕怀念,二来,是不想遇见裴衍。
起码,她现在还不想见到他。
不过这日子,想来,他也不会出门。
他,最讨厌热闹。
当年她也曾一次次想拉着他来女儿节,她总盼望着月老能让她得偿所愿,与心爱之人长长久久,可从来都是事与愿违……
那些神,忙的很,从未有神聆听过她的祈愿。
“阿楚!那边好热闹,我们去那!”
段策衍不知发现了什么,眼睛里的星光亮的比周边的花灯还耀眼。
楚涵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一棵硕大的桂花树下围着不少男男女女,众人手中都拉着一根红线。
那是月老线,线的中间被压在红布下,桌子两头分别是红线的两端。
传闻,能拉住同一根线的男女那便是天定的缘分。
楚涵雪也曾和裴衍拉过,只是,她的另一端,从来都是空的。
不等她细想,段策衍已经将她拉到人群中。
他下意识的想将一根红绳塞进她手里,动作间,后知后觉出不对劲,他又讪讪收回手。
看着他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楚涵雪莫名就想到了当年的自己。
那种感受,她太清楚了。
默然一瞬,她从众多红线中挑出一根,眉眼之间染上今晚第一份诚挚的笑颜。
“希望,今日能遇见我的命定之人咯。”
段策衍喉咙一紧,忙也扯出一根。
此时此刻,他无比庆幸自己戴着面具,不然被楚涵雪看见他红脸的模样,肯定又要笑他了。
楚涵雪扯着红线往里收,一寸一寸,红线的另一头很快见了分晓。
看着红线另一头的男人,她还有一瞬的怔愣。
段策衍也愣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红线:“真,真的是我?”
只一瞬,他眼底就闪过一阵狂喜。
只是这份喜悦并未持续太久,手中绷直的红线居然又被另一个方向传来的力道扯了扯。
这线,居然分了叉?
简直闻所未闻!
楚涵雪茫然的侧头,就见人群之中,一个身长如玉的男人执着这红线分出来的另一半。
四目相对,只一瞬,楚涵雪就僵住了身子。
那头站着的人,居然是裴衍!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小说介绍

“楚涵雪。”裴衍又叫了一声。此时此刻,他眼底只有那抹娇小的身影,无论再看多少遍,他甚至找不出一丝破绽来。“你是楚涵雪对不对?”“你把面具摘下来,你若不是楚涵雪,我放你走。”...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第16章 免费试读

不会错!
绝对不会错!
哪怕那人戴着面具,可裴衍的身形,楚涵雪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他就算化成灰,她都能认出他来。
可是,为什么?
他不是从来不参与这些节日?
她当年央了他许多年,他才不情不愿的跟她来过一次,而今,他是陪着花心语来的?
楚涵雪下意识的朝周围看去。
人山人海,却始终不见另一道熟悉的身影。
裴衍也愣在了原地。
往日的女儿节他从来不来,因为太吵,太闹,他委实喜欢不起来。
可自打楚涵雪离开之后,他就没忍住,鬼使神差的来了,什么节日他都来。
他不喜欢,可楚涵雪喜欢。
她曾经最喜欢热闹。
或许,在哪一天他就能与她再见也说不定。
时隔两年,她的尸体至今没被找回来,只要一天没见着尸身7V,他便坚信她还活着。
裴衍总盼着,能再见她一面。
他心里,有太多话还没有对她说。
只是今日委实不寻常。
看着红线另外两头的一男一女,裴衍的眸子就跟定在了那戴着兔子面具的女子身上了一般。
像!
那身形,那眼睛,那红唇,哪怕隔着面具,可那熟悉之感几乎是扑面而来的。
她与楚涵雪实在是太像了。
裴衍一度怀疑自己思念成疾看花了眼。
可无论他怎么凝神,那人就站在那儿。
堆积了两年的思念再压抑不住,他拉着红线就想上前。
那姑娘却陡然放开了红线,拉着身侧的男子转身就要走。
裴衍身子一颤,忙抬脚追上去,沙哑的喉咙里艰难的挤出了三个字。
“楚涵雪!”
同一时间,河边的焰火升空,漫天绚烂的花火美不胜收。
红艳艳的余光映射在裴衍的眼眸里,他的眼睛莫名被红色填满,沉寂已久的心,像是被谁轻轻拨弄。
穿过人群,他不管不顾的抓住那只纤弱的小手,胸腔里那颗心大有脱控的架势,疯狂的在他身子里跳动。
楚涵雪被拉的一个踉跄,心当即落入了谷底。
她甚至都不用回头,那双手的温度,她比谁都熟悉。
眼底厌恶一闪而过,她下意识就要将人甩开,裴衍却偏执的握的更紧。
“你做什么?”
段策衍不明所以,一回头就见楚涵雪的手被一个陌生男子拉着。
他的脸当即阴沉下来,一把拍开裴衍,反手将楚涵雪拉到身后,挡的严严实实。
“你是什么人?大街上见人就拉?”
段策衍一身蛮夷服饰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裴衍却只在他面上扫了一眼,视线跟着再度落到他身后的楚涵雪身上,一瞬不瞬的盯着。
好像他不看紧些,那人就会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一样。
“你还看!”
段策衍怒气直白的映射在双眸里,狼一样尖锐的眸子死死凝着裴衍,已然将他当做了敌人。
“楚涵雪。”
裴衍又叫了一声。
此时此刻,他眼底只有那抹娇小的身影,无论再看多少遍,他甚至找不出一丝破绽来。
“你是楚涵雪对不对?”
“你把面具摘下来,你若不是楚涵雪,我放你走。”
‘楚涵雪’三个字落在段策衍耳朵里的瞬间,他就明白了什么。
他也是男人,他太清楚面前男人看楚涵雪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可他能感觉得到,那只死死抓着他衣摆的小手在发颤。
阿楚她不想看见他。
“抱歉,你认错人了。”
段策衍果断开口替楚涵雪回了话。
果断的,楚涵雪眼底都闪过了一丝诧异。
他居然,什么都没问……
话落,段策衍不欲再与裴衍纠缠,转身拉着楚涵雪就走。
裴衍却抓准时机,挪步上前一把扯下了楚涵雪脸上的面具。
面具下的容颜展露在外,万千灯火伴着路上行人的欢声笑语。
裴衍的呼吸,也在这一刻彻底滞住。
“涵雪!我就知道你没死!”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楚涵雪裴衍大结局》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楚涵雪裴衍大结局》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楚涵雪裴衍大结局

这本《楚涵雪裴衍大结局》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名字是《楚涵雪裴衍大结局》的小说是作家楚涵雪的作品,讲述主角楚涵雪裴衍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

作者:类别:悬疑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全章节小说楚涵雪裴衍大结局by楚涵雪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