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晏媺兮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4-02-04 09:46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小说简介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男女主角(顾颐钦晏媺兮)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晏媺兮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点击全文阅读《《《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小说介绍

顾颐钦低眸扫视她的表情,淡淡说,“这么紧张?”一种被看穿的窘迫,她抿唇没说话。“怕我?”闷声不语,她低着头,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1章 免费试读

晏媺兮心沉静下来,向店老板道谢,在纸张上细细描绘起来。夜幕四合,才完工告别准备离开。袄
回家路上,晏媺兮心情舒畅,脚步更是轻盈了几分。穿梭在红白相间的矮屋巷子里,脸上都带着轻快的笑意。
拐角处,空气中,忽而拂过一丝熟悉的松檀冷香,晏媺兮表情立马僵住,呼吸一窒,下意识紧绷住了身体。
是…错觉吧?他怎么可能在这里!
她双眸睁大,四顾环绕。没人察觉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心因恐慌不安飞速跳动。
只见前方绿荫下,男人身穿着白色衬衫,靠在树下打电话,领口的扣子散乱,露出白皙如玉的一节肌肤,袖口慵懒挽起,倒少了那么几分严肃清冷,多了几分魅惑优雅。
他察觉到她的视线,看了过来,微微挑眉,似乎也有些惊讶。随后从容不迫微微颔首,冷然疏离。
晏媺兮忍住想要转身跑掉的冲动。袄
正当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时,顾颐钦已经打完了电话,朝她的方向走过来。
她只好站定,抿唇镇定看向他,“好巧。”
顾颐钦低眸扫视她的表情,淡淡说,“这么紧张?”
一种被看穿的窘迫,她抿唇没说话。
“怕我?”
闷声不语,她低着头,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
“放心,不是专程来找你的。”他似乎懒得再多看她一眼,移开目光,“不过,关于上次提的合作,我希望晏小姐再考虑一下。”袄
晏媺兮见这男人看起来也并不像专门来找她的,她的心猛然松了下来,然后依旧拒绝,“我暂时只想好好研读学业,没有签公司的想法。”
他静静思索,然后从口袋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那就毕业后来找我。”
“……”她只好接过名片。
顾颐钦准备离开,想起来什么,突然看向她,“对了,这次不要扔掉了。”
晏媺兮瞬间浑身僵住,错愕抬头看向他,只见男人神色冷漠,眼里幽深,看不穿他的想法,也不知他眼底的怒色几分。
“……”
再回过神,男人已经离开。袄
紧绷的身子终于放松,晏媺兮低垂眼睫,捏紧了名片。
可这里穷乡僻壤,顾颐钦怎么可能在这里?
此时,身侧走过一个乡间摄影师,正在欣赏自己的作品。
晏媺兮好奇定睛一看,正是顾颐钦靠在树下的模样。
仅仅只是一个侧影,微微垂头,露出完美的下颌线,墨黑的发丝微搭在额前,在阴影的渲染下,竟透着浓浓孤寂,与周遭浓墨重彩的背景鲜明对比。身后的夕阳垂落,隐约可见远处幽谷。
万物皆是沉寂,唯他是世间的一抹旖旎。
她的心竟猛然一颤。袄
上一世,她被他囚禁了整整四年,朝夕相处,她自诩足够了解他,而这一刻,她却觉得顾颐钦如此陌生,仿佛从未认识过他。
她从未见过他一丝脆弱的模样。
印象中他是天之骄子,拥有所有人艳羡的一切。
可现在想来,若是拥有一切,怎么会患上人格分裂症?
晏媺兮皱眉,深吸一口气,将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和她有什么关系!重来一世,她要的就是和他再无交集。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小说介绍

不,不是错觉。顾凌辰走近时,犹见少女正僵直着身体像见鬼了似的看着他,突然宛若炸了毛的猫一般拔腿就跑,他一把捏住她校服的后领,阻碍了她的逃脱,还发出一声轻呵。“跑什么,我有事问你。”不同于顾颐钦一贯清冷的语气,他的声音低沉隐带笑意。...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2章 免费试读

假期很快结束,晏媺兮回到学校,将设计草稿发到许睿的邮箱。很快得到了批准,许睿也给出了一些建议和调整,两人一拍即合。接下来的时间晏媺兮除了上课就是在完善作品,一开始还有些许胆战心惊,偶尔恍惚想起,发现顾颐钦好像真的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逸
可是,她没忘记tຊ,如今顾颐钦的副人格顾凌辰见过她……顾凌辰根本就是个定时炸弹。
想起上次的见面,她一阵头皮发麻。
夜色低垂,刚从教学楼走出来的晏媺兮抱着书低头边走路想着事情,未见拐角阴影处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越靠越近。
晏媺兮突然顿住脚步,如芒在背一般僵直了身躯,卡带一般侧过头望去。
男人朝她挥了挥手,姿态颇为懒散,但这人天生一张夺人心魄的脸,做什么都透着一骨子矜高气质。更何况这人今日竟然西装革履,若不仔细分辨,根本看不出和平日有什么异样。
可是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顾凌辰。
他目光看似平淡,但深藏冰冷邪佞,看着她时让她一种被猛兽盯上的错觉。逸
不,不是错觉。
顾凌辰走近时,犹见少女正僵直着身体像见鬼了似的看着他,突然宛若炸了毛的猫一般拔腿就跑,他一把捏住她校服的后领,阻碍了她的逃脱,还发出一声轻呵。
“跑什么,我有事问你。”不同于顾颐钦一贯清冷的语气,他的声音低沉隐带笑意。
“你要问什么?”她声线微颤,更没回头看他。
“你怎么这么怕我?”他的声音突然近在耳畔。“你好像一点都不好奇,我为什么和你说我叫顾凌辰。”
顾氏掌权人竟然有双重人格,这无疑是极为重要的秘密,对顾氏来说更是机密。
晏媺兮头皮发紧,抿紧唇瓣强装镇定道,“顾先生,您误会了,我没怕您。至于您说的两个名字,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逸
低笑一声,他松开她的后衣领,淡淡说,“误没误会,我能不知道?”
“……”
他似乎不满她一直背对自己,按住她的肩膀将她转过身来,盯着她的眼睛,“你知道我的秘密。”
他语气笃定,看着她半晌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笑容带着一丝邪气,漆黑的眸子里流光璀璨,却犹如沾染了罂粟。
晏媺兮只想骂娘。上次见面他是自己告诉她的啊!
“……”晏媺兮深吸一口气,说道,“顾先生,很不幸知道了你的秘密,但是我不会和别人说的……”
他低眸看着她的头顶,发现她和他说话时也是极少看着他的眼睛的。逸
他一时没说话,晏媺兮能感受到头顶那道晦暗莫辨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巡视,空气中一阵莫名的窒息。晏媺兮不明白他在想什么,还要做什么。
她手心发汗,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静,“……顾总如果没别的事了,我就先走了。”
她抬脚就走,突然身后传来一道平静的声音,语气却意味深长。
“你好像能一眼分辨出我和他。”
危险的话语在晏媺兮耳边炸开,生生让她离开的脚步停在原地。
空气中不知何时起的风,卷起空气中的暗流汹涌,让晏媺兮的心都差点凉透。
她没回头,却能感受到他的脚步漫不经心的在逼近,连声音也是隐带玩味的。逸
“上次我们见面之后,据我所知顾颐钦和你见过几次面,但你在他面前竟然半分山水不露。”
是了,她在顾颐钦面前,没有问过关于“顾凌辰”这个名字的任何事。避之不及,分寸有加。
“莫非,你对我和他都十分了解?”顾凌辰站定在她身后,笑容危险极了。
晏媺兮转身看向顾凌辰,脸色微白,语气维持着平静,“顾先生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一眼分辨出你和他?”
“小兮好聪明。”他扬起笑容,却愈发让晏媺兮胆战心惊。
不对,什么?小兮?晏媺兮如芒在背,上一世的回忆又开始攻击她。
他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突然转了话题,“其实啊,今天我是来告白的。晏媺兮,我好像……对你一见钟情。”逸
“……”晏媺兮脸色白了白,心里的恐慌犹如潮水汹涌而来,面上还要维持着镇定。“顾先生在开玩笑吧?”
“我像在开玩笑?”顾凌辰微微眯眸,声音蓦然带了几分势在必得的狠戾,“自从上次见了你,你不知道我只要有机会出现我都会来A大在暗处偷偷看你……你真的太特别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想要见你又怕吓到你……”
何况,他发现她是他童年的小月亮啊……只是这个秘密她注定不得而知。
他想要她,想关起来,又舍不得,想得快疯了。
她抬眼看了他一眼,被里面的炙热疯狂吓了一跳,慌忙转移开视线。
那是……什么样的目光啊。
原本清冷的桃花眼里漆黑宛如深渊,灼热疯狂的爱意隐晦藏于其中,势在必得目光带着快要溢满的占有欲。逸
有一瞬间,让她感到就好像…..回到了上一世。
“你疯了……”晏媺兮呼吸滞了一下,移开目光。
他俯下身靠近她,目光如炬,“疯了?也许......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脑海宛若炸开,心脏因恐慌疯狂跳动,她没有回答他,而是趁他不注意再次落荒而逃。这一次顾凌辰倒没有追上来,但目光一直紧随她的身影,晏媺兮能够一直感到那目光的晦暗。
疯子……
疯子的思维果然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上一世好像也是这样,和顾颐钦不同,他们两个好像是情感上的两个极端。
顾凌辰是个偏执狂,爱意不计后果。而顾颐钦……她从未读懂过,但,他对她的掌控欲无疑是毁灭性的,在她看来,顾颐钦就是个没有感情的疯子。但他们两个,都是想要的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得到。逸
一路跑回房间关上门,晏媺兮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才发现背后已经被冷汗湿透。
她是真的害怕重蹈覆辙……她微微闭上眼睛,还好主副人格之间的记忆是不互通的,虽然顾凌辰现在缠上了她,但对于顾颐钦来说,她就是个不讨喜的半陌生人。
只希望……只希望这一世顾颐钦能快点治好人格分裂症。她好像记得,上一世顾颐钦病愈后除了对她好了一点儿,记忆好像并未互通。
想了半天安心了一点,晚上躺在床上却辗转反侧睡不着了。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小说介绍

顾颐钦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交叠,目光看着窗外沉思,清冷的眉目深沉莫辨。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沙发边缘,给人一股难以言说的压迫感。“您的意思是说,“他”的出现越来越频繁了?还……能在白天出现,代替你去公司?并且还能模仿你的行为……甚至连身边的人都看不出来?”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坐在一旁办公桌旁记录着什么,一边询问着。...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3章 免费试读

一家私人心理诊所室内。斶
顾颐钦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交叠,目光看着窗外沉思,清冷的眉目深沉莫辨。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敲打在沙发边缘,给人一股难以言说的压迫感。
“您的意思是说,“他”的出现越来越频繁了?还……能在白天出现,代替你去公司?并且还能模仿你的行为……甚至连身边的人都看不出来?”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坐在一旁办公桌旁记录着什么,一边询问着。
年轻男子便是世界享誉全球的著名心理医生温容。
顾颐钦微微颔首,目光从窗外收回,语气非常冷,“而且还去了A镇,似乎在调查寻找什么。”
可惜记忆不互通,他无法捕捉顾凌辰的意欲何为。
“而且,”顾颐钦突然开口补充,“他最近经常去A大,也好像在调查什么人,可他做的太隐蔽了,我只能查到一部分。至于他想要去A大找的那个是,我会派人暗中伺机侦查。”
温容闻言眉头不由得紧锁起来,“如今看来,你的另一个人格已经完全成熟了……他已有了自己的多重思想,甚至令我们都猜不透。这次出现,已经不再是十年前那个容易镇压的小男孩了……”斶
说起十年前,顾颐钦的手指微顿,思绪不由自主想到那年。
偏僻逼仄的旧胡同,生锈散发着血腥味的铁栏杆,呲牙咧嘴的野狗,铺天盖地的黑暗……
他停止了回想。
温容低头整理档案,开口,“这件事我会立刻向我师傅汇报,最好是让他再次出山,毕竟您童年时的经历,没人比他更了解。”
顾颐钦应声点头,淡声道谢,然后揉了揉眉心。
温容担忧询问,“还是每晚都会做那个梦吗?”
顾颐钦点头,“嗯,梦里看不清她的脸,只记得她推开我从窗台一跃而下,而且,那梦里的场景,是在我家。”斶
他没说出口的是,梦里窒息般的心痛宛若实质,生生将他割裂,痛彻心扉。
温容低头记录,片刻后说,“巧合的是,自你不再做童年的那个噩梦而开始做这个梦后,顾凌辰就出现了。”
他抬头看向顾颐钦,“顾先生愿意做一次催眠治疗吗?或许……能看清梦境全部。或许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
顾颐钦目光深沉几许。
这个梦,顾颐钦每次醒来只记得彻骨的心痛和那一瞬而逝的裙角,梦境的全部,他确实想不起来。
“难道如此巧合吗?没有任何预兆凭空出现的梦境,陌生的白裙女人。”温容说,“顾先生的情况看来比想象中复杂,我需要您全心信任我,尝试催眠治疗,或许这个梦,隐藏着顾凌辰再次出现的秘密。”
顾颐钦凝眉半晌点点tຊ头,“好。”斶
片刻后。
顾颐钦在催眠下静静入睡……
淡漠矜贵的男人平静的睡着,连压迫的气息都淡了几分,催眠的低语在他耳边絮絮响起……
“不要!”
男人突然惊坐而起,表情竟然带着一丝恐惧,眼底痛色未消,满是失控,仿佛还陷在巨大的绝望之中。眸中的深重戾色诡异而寒凉,他的额间满是细密的汗珠。
温容倍感震惊。
两秒后顾颐钦回过神来,一手撑住额头,表情恢复了平静,只是微微闭眸喘息,起伏的胸口还在急促呼吸。斶
“抱歉,我失态了。”他的声音微微沙哑。
温容眉头紧锁着,给他递上一杯温水,叹了一口气。
“怎么会这样?”
是啊,怎么会这样?一个全然陌生的女人,为什么对他的情绪牵扯这么大。这辈子,顾颐钦都从未如此失态过。
“我听见了……”顾颐钦整个人都恢复了平静,只有脸色微白,眼睛里满是幽深的情绪,似乎在细细回忆,“她唤我……阿钦。”
那么好听,那么温软。
却是骗他的。斶
此刻温容只觉得眼前男人满身不对劲,顾颐钦眼神深沉的宛若深渊,明明眉目依旧如往日般清冷淡然,可他竟然在他眼里读出了一丝疯狂。
这是这么多年的心理治疗过程中他从未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过的痕迹。
“有没有看清她的脸?”温容看着顾颐钦眼里明灭不定的情绪。
顾颐钦平静摇头,半晌又突然抬头盯着温容,竟然有一种让温容瞬间毛骨悚然的错觉。
顾颐钦突然拿起一张白纸和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一个女人的背影,不一会儿竟然栩栩如生。
顾颐钦放下笔,盯着画,语气笃定,“我要看清她的脸。”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斶
“只要坚持催眠治疗,或许可以看清….但这无法保证。”温容说。
顾颐钦掏出口袋里的打火机把玩起来,这证明此刻他心绪难宁。
“你确定你的记忆中从未出现过梦中的场景?”温容突然开口,“如果仅是虚构的梦境,您怎么会……”
他话说了一半。
“是啊,我怎么会……如此失控。”顾颐钦淡淡勾唇,语气淡漠,“这可真是……匪夷所思。”
梦中的“她”竟然让他爆发出一股从所未有、疯狂的执念。可他分明确定,梦中的场景从未发生过,他身边也从未有过女人。
值得深思的是,梦中的自己更像是几年后的自己,好像眉目更成熟稳重了些……斶
顾颐钦起身走至窗边站立,突然问温容,“这个世上有预知未来的梦吗?”
温容愣了愣,目光看着顾颐钦的背影,“预知梦?倒也有过这样的例子……世界千奇百态,宇宙浩瀚无垠,一切都有可能。”
顾颐钦没说话,似乎在静静思考什么。而温容开始记录此次治疗过程,准备整理合集发给师傅。
“我会尽快让师傅他老人家出山回国。”温容语气严肃起来,“顾先生可以在平日寻找第二人格的行为目的,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他的攻击性没有十二年前那么强了。”
顾颐钦颔首告别离开,走时不忘带走那张画着女人背影的纸。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小说介绍

-十二月初。嫾宴会厅里,水晶灯垂下的灯光洒落,将整个空间照的盛大豪华。衣香鬓影,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宴会一角,弦乐四重奏正在演奏舒缓悦耳的音乐。晏媺兮坐在后台,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完全遮住了巴掌大的小脸,乌黑的秀发散落及腰。看起来并不起眼。...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4章 免费试读

云青觉得顾颐钦好像中邪了。嫾
自从那日从心理诊疗室回来,整个人都不对劲。时不时对着一张画着女人背影的纸发呆,还亲自在电脑上细化。云青只知道这张纸是他从诊疗室带回来的,心里万分震惊但不敢多问。
这周的每周例会时,他竟然看见他家平日对工作一丝不苟、严肃冷峻的顾总竟然对着电脑在……发呆。
没错,各股东在下面因为最近一个问题双方两边争执的不可开交,他们的顾总却对着一副画着月夜下的白裙女人背影发呆。
“……”
不是,可是云青跟了顾颐钦那么多年真的从未见过他身边有过女人呀!不敢说,不敢问,云青真的怀疑自家总裁好像魔怔了。
难道是年纪到了,思春了?
自家总裁才二十二…确实有可能开窍了。嫾
“顾总,您怎么看?”此时各股东终于歇战,目光聚集在正盯着电脑,眉目清冷平静的男人身上。
顾颐钦手指微动关了电脑,这才抬起幽深无澜的眸子,“等你们能给公司服装经济板块再增十个经济点再来谈论这些无聊的问题。”
“……”人群瞬间安静如鸡。
各股东灰溜溜的散会退场。
云青这想来活了,忙不迭递上一个邀请函,“顾总,这是许氏集团送来的邀请函。他们于下个月初开启新品发布会。”
顾颐钦接过邀请函。
许睿?嫾
云青道:“许氏这次是要进军服装板块,今年顾氏的服装企业好像有些后劲不足,顾总您看……如何应对?”
“旁人想分一杯羹我不介意。”顾颐钦语气淡淡的,“只要他有那个能力。”
云青颔首。
顾颐钦低头看去,烫着金边的邀请函封面上巧妙地运用了空间和层次感,令人眼前一亮。无端让他对这次许氏的新品发布会有了几分期待。
顾颐钦修长白皙的手指翻开手中邀请函:
“兰”华服高定系列新品发布会。
只见设计师一行写着:Ashley嫾
全然陌生。
竟然一开始就做高定系列。
“胃口不小。”顾颐钦语气意味不明,将邀请函放至一旁。
“那您要去吗?”云青恭敬问。
“去看看。”顾颐钦回答。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一种期待感。
-
十二月初。嫾
宴会厅里,水晶灯垂下的灯光洒落,将整个空间照的盛大豪华。衣香鬓影,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宴会一角,弦乐四重奏正在演奏舒缓悦耳的音乐。
晏媺兮坐在后台,戴着帽子口罩和墨镜,完全遮住了巴掌大的小脸,乌黑的秀发散落及腰。看起来并不起眼。
她是以许总的朋友来参加的此次发布会,而遮住全脸自然是怕被顾颐钦撞见。况且她要隐藏身份,生怕被顾颐钦抓住她拒了他却转身和许氏合作。
她在后台化妆间角落看着影影绰绰忙碌的模特们,内心深处不禁涌起一阵激动。
从没想过能有这样一天,自己的设计作品能够让大家看见。
此时穿着十分隆重正式的许睿也来到了后台,第一时间就是朝着晏媺兮走去,严肃的脸上也露出笑容。
“Ashley,久等了。”嫾
这令那些模特和化妆师的眼里都燃起了八卦惊讶的火花。
晏媺兮微笑点头,许睿便邀请她去看此次的两件压轴作品。
将晏媺兮带至一间高档隔间,许睿拉开帷幕,一黑一白两件礼服展现在两人面前。
“你看看这样的效果还满意吗?”
窗外的阳光打在两件压轴作品上,裙摆上的兰花图案梦幻如烟。
晏媺兮凝视半晌,转头对许睿抿唇满意一笑。
-嫾
此刻,宾客云集的宴会厅已渐入高潮环节,主持人将大家引至内场,发布会马上即将开始!
宾客徐徐入座,记者摄像机分流至两旁,镁光灯打在豪华壮丽的舞台上,摄像机“咔嚓”的声音此起彼伏。不乏各大时尚杂志媒体、知名的门户网站、视频平台时尚博主。
场面十分盛大。
“这造势,许氏主办方这次下了够大的成本。”人群小声议论着。
这时,人群从门口传来不小的动静,只见顾颐钦竟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黑色的高定西装包裹着男人颀长挺拔的身姿,衬得他清隽矜贵的眉眼越发冷淡,微微上挑的桃花眼里漠然如雪,仿佛什么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无端散发一种淡漠疏离的气场。
记者瞬间疯狂,但没人敢大着胆子轻举妄动,人敢刊登帝都顾氏权贵,世人仅知顾颐钦生性凉薄手段狠辣,年仅22就坐稳了顾氏集团第一把交椅,报纸媒体却没有其一张照片。嫾
许睿此时已经走了过来。
“顾总能大驾光临来捧场,真是许某的荣幸。”
“客气。”
顾颐钦漠然吐出两个字,态度疏离但却挑不出一丝错处。
许睿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恭敬将顾颐钦带至第一排。
可见尊贵。
顾颐钦在许睿的身旁入座,双腿自然交叠,一只手轻搭在膝盖上,目光看向即将开场的走秀台。嫾
黑色的西装裁剪精致,领口处有嵌着细微纹路的别针,透着些神秘尊贵,舞台的灯光打在他俊美非凡的脸上,一双眸子漠然无衷让人看不清情绪。
万众瞩目。
突然似乎察觉什么异样的目光,顾颐钦蓦然抬眸。
二楼的员工通道,毫不起眼的一扇门,仅见一个白色衣角一闪而过。
-
他果然来了。
晏媺兮靠在门后心跳略微加快,又觉得自己实在太没出息,可惜那四年的经历让她面对顾颐钦时根本无法全然无动于衷。嫾
会恐慌、会害怕、会不安。
过了片刻后她整理好帽子和口罩,拉开门顺着员工通道来到毫不起眼的角落坐下tຊ。却不知为何,总感觉有一道目光似有若无的巡视,分明不带什么恶意,却让她总有一股令人颤栗的恐慌感。
而此时,发布会正式拉开了帷幕,随着模特们一个个走出,晏媺兮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被吸引到了台上,而那道巡视的目光倒也消失了。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小说介绍

只见一个娇小身影坐在二楼毫不起眼的角落,明明是在室内却带着偌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甚至还戴了一个口罩。她似乎目光看向这个方向,轻轻挥手示意,却又好像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猛然缩了回去。驧如此可疑……...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5章 免费试读

走秀台上,模特们鱼贯而出。驧
质感绵软的丝绸折射出灵动的光泽。主打白色与淡青色为主,白是锦瑟素白,青是云墨淡青。裙摆上各种姿态的兰花高洁脱俗,无一不美。
将中国山水意境完美融入,典雅大方,不失山水韵味,灵动与大气于一身。
媒体们激动的对着拍个不停,实在是太久没有见过如此精彩的服装作品。
顾颐钦冷淡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与兴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打动人心的设计,除了前段时间的……晏媺兮。
许睿此时正襟危坐,目光灼灼看着台上,激动的情绪昭然若揭。他突然抬起目光凝视二楼做了一个手势,严肃的脸上似乎扬起一丝微笑。
顾颐钦猛然抬头。
只见一个娇小身影坐在二楼毫不起眼的角落,明明是在室内却带着偌大的墨镜,遮住了半张脸,甚至还戴了一个口罩。她似乎目光看向这个方向,轻轻挥手示意,却又好像看见了什么洪水猛兽,猛然缩了回去。驧
如此可疑……
顾颐钦目光逐渐变得幽深,看向许睿漫不经心开口,“许总请的设计师不错。”
许睿微微颔首,似乎想到什么,唇边带着一丝笑意,“她的确……很特别,也非常有灵气和才华,天生就该在这一行让所有人都看见。”
顾颐钦不置可否,但许睿这个人是有些傲气在身上的,能让他如此毫不吝啬赞美的人倒是少见。
“今日这样重要的场合,Ashley设计师怎么没来吗?”顾颐钦深沉莫辨的目光似有若无扫向二楼。
许睿礼貌解释,“她不方便出现在公开场合。”
顾颐钦轻笑一声,情绪难辨,没有继续谈论下去,而此时发布会接近尾声。驧
主持人开口,“接下来为大家展示最后的两件压轴作品,“兰因”“絮果”!”
两位模特相并走出,灯光绚烂,将发布会推至高潮。
闪耀着莹润光泽的绢缎,层层叠叠的褶皱,宛若层峦叠嶂的山峦起伏。礼服上用金丝绣就的兰花,妙笔生辉,栩栩如生。
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裙摆上栩栩如生的细叶寒兰。
只见那寒兰花瓣柔美顺滑,仿佛一池碧水。茎干挺拔矫健,宛如参天古木。风姿绰约,令人惊叹。
令人惊艳到极致的新中式设计。
一黑一白,分别叫做“兰因”和“絮果”。驧
白的简约高雅,古朴大气,胸前的盘口上坠着一对兰花,意喻美好的因缘。
而黑的神秘魅惑,大胆使用了中西碰撞,裙摆设计大胆铺开,宛若黑色玫瑰盛开,华丽沉重却又夺人心扉。意喻离散的结局。
完美的收官之作。
时尚媒体们疯了。
亮如白昼的闪光灯,媒体们争先恐后的拍摄,生怕错过一丝这两件礼服的美。
而顾颐钦目光带着惊艳巡视着两件礼服,眼神落在礼服裙摆上时顿时变得深不可测。
真是有意思……这样熟悉的风格。驧
顾颐钦目光渐染兴致,连敲打的指尖都快了几分。幽深的目光盯着裙摆,突然想起什么,眸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叵测的流光。
他突然抬起手示意一旁的云青,云青立即低头恭敬上前,“顾总。”
顾颐钦翻开手机相册,点击一张图片放大递给云青,声音淡极,“你看看,像不像。”
云青接过低头看去,眼睛里溢满惊讶。他立马明白顾颐钦的意思,他的目光看看台上,又看看手机,心下震惊。
竟然如此巧合。
只见那裙摆元素用的细叶寒兰,正是他家总裁搜寻好久,两个月前送给年叔的礼物。
而年叔是顾颐钦为数不多在意的人,对顾颐钦有救命之恩。驧
顾颐钦笑容有些意味深长,眼里情绪令人琢磨不透。
前段时间还在A镇偶然遇见过,时间线仿佛都能对上了……
顾颐钦思及此,唇边的笑容多了几分冷冽的味道,目光更是沉了下去。他顾颐钦这么多年还真是头一次被一个小丫头耍的团团转。
看着顾颐钦身上突然散发的危险气息,云青胆战心惊。
“顾总,这真是太巧了。”然而虽说如此巧合,云青揣测着顾颐钦的真实意思,“我会顺着这条线去查这个神秘设计师。”
“不用。”顾颐钦锐利的目光突然扫向二楼,眼底深不可测,“我已经有答案了。”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小说介绍

他伫立着,漠然看着少女像鹌鹑一般缩在大衣衣领里,一副胆小懦弱的模样,能想到她为了避开他竟然都敢骗他。他有这么吓人吗?难道那次在夜爵让她有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第16章 免费试读

发布会渐渐落下帷幕,媒体开始争先相继采访许睿,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我
“请问这样的设计灵感从何而来?今天的设计师怎么没来?设计团队又是哪些人呢?”
“请问设计师中文名叫做什么?Ashley是何许人也?设计界从未听说过这号人物,请问是许氏新签的新秀吗?”
“请问Ashley真的是新秀设计师吗?这样的作品水平好像不太可能,这位神秘设计师何时能与大众见面呢?”
……
蜂拥而至的采访下,许睿微笑接过话筒,语气礼貌而官方,“顾名思义,这一系列设计灵感来源于兰花,不同的兰花盛开不同的姿态,却一样的清幽高洁。至于设计师和设计团队,暂时保密。如果后期Ashley愿意出席,我想到时候你们将会一目了然,也不会失望。”
他这样说媒体们更激动了,甚至有人开始将Ashley和最近“JamesFabric”杯的冠军神秘天才设计师卿意做对比。
更有内行人怀疑两人是不是相识,只因那裙摆风格隐隐相似。我
众人皆感叹,“今年的新秀真厉害,看来时尚圈要换新鲜血液了,必然会掀起服装界的一股浪潮。”
“可是卿意应该是哪个大师的马甲吧,“重生”系列看着太沉重太复杂了,故事性过于厚重,不可能是一个新起之秀的作品。”有内行人说。
许睿只是淡笑不置可否。
而此时顾颐钦已经在场面混乱之前在保镖护送下离开,离开前,还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
晏媺兮见顾颐钦终于消失在门口,重重松了口气,她并非没察觉到刚刚发布会上他探究锐利的目光。只怕是看见了她和许睿的互动,猜测出了什么。但还好,她今日是全副武装。
就算猜出她是Ashley,也看不到她的脸。而且就算看到了她的脸,他也不能笃定她就是Ashley。
晏媺兮卸下了防备,从嘉宾通道低头离开。出了宴会厅,转了个拐角却被拦住。我
抬起头就看见一张古板严肃的脸,她上辈子见过这张脸,是顾颐钦的助理云青。
她的心咯噔一沉。
只见不远处,顾颐钦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支烟,靠在栏杆边,清冷的眉眼映着残碎的灯火,带着上位者独有的倨傲姿态。
“晏小姐玩的好一手虚与委蛇。”
他低沉微凉的语调响起,带着几分淡淡的讽意。他侧头看过来,微眯的瞳眸里有些许冷意蔓延。
这扑面而来的压迫感。
“……”我
晏媺兮惊在原地,又立马反应过来,不,不会的,她要镇定,她整张脸捂的严严实实,况且Ashley是他怎么可能知道。
只可惜顾颐钦接下来的话打破了她的幻想。
“这就是晏小姐所说的好好学习?一边拿着专修学业的幌子拒绝顾氏,一边又秘密合作许氏?”
顾颐钦淡淡开口,分明语气不带质问,却令人胆战心惊。
顾颐钦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人将顾氏不放在眼里。她居然拒绝了顾氏这个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机会,况且他给的条件得天独厚,她竟无动于衷。
在服装板块顾氏集团可谓是领军的龙头企业,可她竟转而和一个在服装行业还什么都没有的许氏合作。
这怎么不叫打他的脸?我
若不是那株细叶寒兰,他还真抓不住这小兔子的狐狸尾巴。
而晏媺兮闻言来气了,顾颐钦这疯子果真霸道。不就是拂了他面子吗?他怎么这么小心眼。可这话只能在心里吐槽,她顾及太多,不能在他面前撕破伪装。
她努力压抑着心里的火气,维持着怯懦卑微的神态,仅一双杏眸微微睁大,声音压低了几分。
“顾先生在说什么?你认错人了。”
主打一个死不承认!
“认错了?”他盯着她被遮挡严严实实的脸,语气戏谑,“是要我把你眼镜口罩摘下来吗?”
……这个恶劣的疯子!我
晏媺兮告诉自己要忍住,咬了咬牙知道马甲保不住了,语气依旧怯懦但内容隐隐带刺。
“顾先生,这是我的自由。”
“是你的自由。”他盯着她重复,语气遂冷了几分,“但晏小姐此tຊ番做法令人费解,还撒谎骗我,是不是该给个理由?”
他伫立着,漠然看着少女像鹌鹑一般缩在大衣衣领里,一副胆小懦弱的模样,能想到她为了避开他竟然都敢骗他。
他有这么吓人吗?
难道那次在夜爵让她有了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他承认他不是什么好人,当时的心思也确实裹挟了几分恶劣,想看看让她跪会有什么反应,本以为她会有趣些,没想到如此无趣,说跪就跪。我
顾颐钦盯着她此刻害怕闪躲的反应,眼底有些深不可测。
还真是胆小的令他觉得有些……碍眼。
晏媺兮后悔了,早知道当时编个别的理由了。这下被当场戳破,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他怎么如此敏锐,真是失策!
“很抱歉,顾先生,我只是觉得……许氏更好。”
不管了,破罐子破摔,瞎猫也要说成死耗子。
果然闻言顾颐钦轻轻嗤笑一声,将指尖的烟不疾不徐捻灭。
“更好?”他缓缓走近,蓦然低头凑近几分,“到底是许氏更好还是你宁愿放弃顾氏这么好的平台也要躲开我?”我
晏媺兮不由得轻轻倒吸一口冷气,耳边低沉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真的很好奇,我只是欣赏晏小姐的设计,想和晏小姐谈合作而已,怎么让晏小姐怕我怕成这样?”
空气中吹拂过他身上的松檀冷香,携着烟草气息钻入她的鼻尖,带来一阵惊寒。
“我……”晏媺兮脸色微白,半晌强硬撑起一丝笑,“害怕顾先生的人很多,我只是胆小,害怕得罪顾先生罢了。”
顾颐钦的语气却更加讳莫如深。
“胆子小,口齿倒伶俐。”
晏媺兮快疯了,顶着他的视线头皮发麻,眉心微跳着,又不得不卑微低头,“对于这件事我非常抱歉,顾先生,我不该欺瞒您。”我
顾颐钦低头盯着她,可惜全脸都挡住了看不清她任何表情,他凝视半晌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身朝一旁等候多时的豪华商务车走去。
“晏小姐,相信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的。”
背对着她,他说了一句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便上车离开,商务车立刻冲进即将到来的暮色天际中。
他的话语似乎表示着这件事并没有结束。那句话的意思晏媺兮也百思不得其解。晏媺兮心下一阵不安,苍白着脸伫立半晌转身离开。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发誓不会让他毁掉自己珍视的一切。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

这本《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男女主角(顾颐钦晏媺兮)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晏媺兮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作者:类别:现代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晏媺兮顾颐钦小说名晏媺兮完本在线小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