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热门小说(洛屿泽洛雁)免费试读

时间:2024-02-04 11:07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小说简介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洛屿泽洛雁,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点击全文阅读《《《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我不是这个意思。”面对洛屿泽的逼问,洛雁总觉得任何解释都显得十分苍白。探出她眼底的畏惧,洛屿泽更无名由地攒火,“洛雁,你这般贪生怕死,留在我身边,就不怕我让你生不如死吗?”“奴婢只是怕牵连昭儿。”...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洛雁隐约觉得要出事,门窗吱呀作响,晃得她心神不安。
她刚走到窗前,忽然被猛钻进屋里的一阵冷风逼缩至墙角,背脊紧贴墙面,无路可逃。
娇瘦的身子被洛屿泽抵死,下颌被蛮力掐住,动弹不得。
洛屿泽眼底冷意使然,“背着我偷偷服用避孕药物,你就这么怕怀上我的孩子?”
洛雁心底咯噔一声,指尖扣着白墙,“爷,你听奴婢解释。”
纤细的骨节发白,磨有老茧的指腹微微用力,“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洛雁咬紧下唇,“爷,主母才刚嫁进府里,要是奴婢赶在她前头生子,奴婢和肚里的孩子全都活不了。”
洛屿泽闻言,发出一声嗤笑,黑眸泛起红丝,“在你心里,是不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比不得你重要?”
“我不是这个意思。”
面对洛屿泽的逼问,洛雁总觉得任何解释都显得十分苍白。
探出她眼底的畏惧,洛屿泽更无名由地攒火,“洛雁,你这般贪生怕死,留在我身边,就不怕我让你生不如死吗?”
“奴婢只是怕牵连昭儿。”
“你少拿昭儿说事!”
洛屿泽眸中怒火更盛,“昭儿是我亲弟弟,就算没你护着,我也不会放任他不管,哪里轮到你一个外人多管闲事!”
洛雁稍一用力,咬破下唇,腥咸的血味酥麻舌尖,开口无言。
过往过错,就像沉重的枷锁一般牢牢拷在她脚上,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当初被关进牢房的人是她。
洛屿泽骤然松手,但眸光依旧森然,下颌紧绷,“洛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实话告诉我,你服用这药,跟大夫人有没有关系?”
洛雁不敢抬头,但却笃定地摇了摇头,“没有。”
“你确定?”
“奴婢不敢说谎。”
“呵,你说过的谎还少吗?”
她缓缓抬头,见他顿在半空的玉手猛地收回,嗜人的眸光恨不得将她片片剜割,“洛雁,你真是条喂不熟的白眼狼。”
声音闷沉,仿佛从她头顶滚过的惊雷一般。
“爷。”
她不敢多言,怕多说多错。
洛屿泽眸中寒星愈发冷明,声若悬冰,“你就算生了孩子也教不好孩子,确实,不如不生。”
洛雁以为他会转身离开,没想到下秒,自己腰间束带徒然一松,外衣像流水一样从她肩头滑落,皙白的肌肤上的牙痕还未消去又添了新的印记。
事后,洛雁无力地软在塌上,刚喘口气,突然就被丢下床。
第二天,洛雁几乎是颤着双腿干完所有活。
余清婉注意到她脸色不佳,连忙拉她坐下,“昨日那大夫不是说要你多加休息吗?你怎么还干重活?”
洛雁苦苦一笑,“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没什么大碍。”
“得了吧,我看就是泽哥哥故意为难你。”余清婉撇了撇嘴,“你不在我面前就夸了我表兄一句,他至于记这么久吗?”
余清婉还以为洛屿泽是在为她们前两日私下议论两人生气,罚不得她,便刁难洛雁,心中愤愤不平,“一个大男人,肚量如此之小,亏得我之前对他颇为欣赏,现在才算是真正了解他。”
近几日,她同余清婉的关系愈来愈近。一是这院中上下也无其他闲杂人等能陪这位大小姐解闷,二便是她为余清婉选的那匹布料颇得她心意。
“余小姐,你误会了,不是他故意为难我。”
洛雁不知道该如何同余清婉解释,霎时有些左右为难。
付元及时出现替她化解僵局,“余小姐、雁姨娘,少爷和穆编修商量着明日要去青山寺上香,让属下来问你们二人是否要随行?”
余清婉立马被新鲜事勾魂,“青山寺?在哪儿?”
“在渝州城郊,要半天山程。”
一听能出去放风,余清婉拉着洛雁的手,欣欣然道:“那好啊!我们去!”
洛雁却有些犹豫,“要不我还是留下吧,家里不能没人。”
余清婉却拉着她的手劝道:“你就陪我去吧,不然我一人同他们两爷们也没什么话说,怪无聊的。”
洛雁耳根子软,经不得余清婉软磨硬泡,只好回屋收拾东西。
去青山寺要半天车程,想必也不是当天去回,洛雁除了备上换洗衣物,还上街买了些糕点,以防万一。
入夜,洛屿泽一身酒气地推开她的屋门,见她正坐在油灯下缝制衣服,用的正是他那日挑选的布料,沉闷的脸色稍有缓和。
洛雁闻到酒气,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把他扶到床榻上,“爷,奴婢去厨房给您泡杯蜜水解解酒。”
她刚打算迈开脚,突然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扯住手腕,“四妹妹。”
男声微哑,听得洛雁浑身一哆。
她半带迟疑地转过头,见洛屿泽半手扶额,脸颊两侧的晕红明显,用力咬紧牙齿,故作镇定道:“爷,您醉糊涂了。”
洛屿泽抬起半眼,“你叫我什么?”
洛雁一时讷讷,不敢去揣摩他此时的用意,绷紧心弦,喊了一声:“爷。”
见洛屿泽禁声,洛雁垂首恭谨道:“爷,您先歇着,奴婢这就去泡水。”
闻声,洛屿泽眉间冷意翩飞。
等洛雁泡了蜜水回来,屋里却不见洛屿泽的身影,被褥上,放了一根被折成两截的木簪。
木簪形状精巧,看得出雕刻之人费了心血。
洛雁捡起木簪,用指腹轻轻摸了摸断连处,略略沉思片刻,起身将木簪收进空盒,与她所用的衣物放在一起。
香客上香一般都是赶在上午,所以他们一行人天不亮就要出发。
洛雁拎着食客,刚打算踩上车登,付元突然将她拦住,“雁姨娘,少爷让您去坐另一辆马车。”
洛雁一顿,也没多问。便放下食盒,朝另一辆马车缓缓走去。
因为还有穆编修在,洛雁为了避嫌,边同车夫一起坐于车外。
渝州的道路还没完全修好,到处坑洼,一路颠簸不已。
折腾半日,终于赶在用午膳前抵达青山寺。
近金像大佛殿前,红瓦青墙配上白玉栏杆重叠而上,寥寥青烟若隐若现。
洛雁不打算进殿,于是便找殿外的小和尚求了三根香,打算在殿外的香炉前表表诚意。
正当她微阖双目虔心祈祷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冷不丁的嘲讽,“佛祖或许不会保佑你。”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原来是这样。”小和尚又好心提醒:“施主,无灯师伯的脾气甚是古怪,您这两日遇上的话,千万避着点。”洛雁只是好奇一问,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生人,出于礼貌,她淡淡地应了一声,“多谢小师父提醒。”青山寺为他们几人特意腾出了一间小院,洛雁扫完屋内,又将院中落叶聚在一起。...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2章 免费试读

洛雁微微一愣,不动声色地压下眸底的惊慌,“爷,奴婢不是为自己所求。”
洛屿泽冷冷扫了她一眼,沉声道:“寮房已经备好了,你过去打扫一遍。”
洛雁点头,便跟着寺庙的小和尚从小道去往后山供香客休息的地方。
寮房建于两座大山之中位置,与寺庙隔有一截百十米的阶梯。
洛雁踩在阶梯上,听着谷间佛音袅袅,绵长的钟声悠远。
风吹落金叶,悬挂在檐上的青铜铃铛轻轻发颤。
就在快要登顶时,洛雁突然瞥见前侧石阶上,坐一和尚,年纪看上去跟洛老爷差不多大。
一身灰白色的素衣配上他那古铜色肤色,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洛雁身前的小和尚规矩地朝那人喊了一声,“无灯师伯,您怎在此?师父刚在寺中寻了您许久,说有贵客到此,要您一同接待。”
只见那和尚眉目肃然,一副凶样,语气也不如旁人温和,“脚崴了,下不去。”
小和尚有些作难,“那得辛苦师伯再等一会儿,待我把这位施主送上山,立马去找师兄们抬您。”
“快点!”
洛雁觉得这和尚也忒狂了些,忍不住皱了下眉。
等到她已看不清那人身影时,洛雁才堪堪开口问道:“小师父,您这位无灯师伯,在寺中地位很高吗?”
小和尚用力点了点头,“是的,十九年前他从山贼手里救下我们,保住了青山寺。后来他剃度出家,成了我们的无灯师伯。师父从未强迫他抄经、诵经,只是安排他做些碎活,师父说无灯师伯前尘未了,有朝一日或许会还俗。”
“原来是这样。”
小和尚又好心提醒:“施主,无灯师伯的脾气甚是古怪,您这两日遇上的话,千万避着点。”
洛雁只是好奇一问,自然不会主动去招惹生人,出于礼貌,她淡淡地应了一声,“多谢小师父提醒。”
青山寺为他们几人特意腾出了一间小院,洛雁扫完屋内,又将院中落叶聚在一起。
待她做完这些活计,余清婉独自找来了,“姐姐,你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我找了你许久。”
洛雁给她斟了杯茶,听她刚才算卦的事,“寺中有一半瞎的老和尚,其他香客说他算得很准,结果我说要去算一算时,我表兄和泽哥哥非拦着我,说什么信为真,不信便为假。”
“结果我前脚刚走,回头一看,他们俩竟背着我偷偷排队去了,真是气人。”
很快便到了用午膳的时间,青山寺的僧人送来了斋饭,但只有两份。
一问才知,洛屿泽他们正与主持一起用膳,估摸着半下午才能回。
洛雁和余清婉用完膳,在后山的竹林里转了一圈,便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屋里的香炉里掺了檀香,香浓却不抢,让人心气平和。
洛雁原本只想稍憩一会儿,结果这一晃两个时辰过去,落在矮榻上的暖黄光先是变暗,又变为红紫色。
洛雁迷迷糊糊地做了场梦。
浑身就像被火烤一样炽热,直到那冰凉的指尖抚上她的细腰,她一时情难自禁,下意识脱口而出,“不......不要......”
下秒,她的双眸被一层薄纱笼住。
她刚想抬手去摘,却触到一缕顺滑的乌丝,隐约掺有桃花香气。
但十月,哪里有什么桃花。
洛雁猛地清醒过来,还未等她出声,腰身猛地一惊颤。
浅薄的月光落在她的肩上,素指被青丝缠紧,香汗很快淌湿玉枕,罗裳、素簪掉至地面。
待寥寥菩提水滴至花蕊处时,花香更加盛浓。
香炉里的檀香早已燃尽,洛雁披了件薄衫跪在地上,惶恐地抬眸恳求道:“爷,奴婢能不能去抄经?”
在佛堂之地,她于心不安。
洛屿泽闻声,撩开帘子,露出半张无悲无喜的脸,“你连下地狱都不怕,还会怕这些。”
洛雁能够感受到洛屿泽今日对她的戾气颇重,她此时就算解释他也听不进去,只得苦涩一笑,应道:“爷教训的是。”
话音刚落,一个翠绿色的香囊突然落在她膝前,洛雁小心地捡起香囊,闻见了囊中花香,正是让她惊醒的那股香味。
洛雁瞳孔猛地一缩,有麝香的成分?
下秒,她却听见洛屿泽语气镇定地说道:“把这东西好好戴着。”
原来她迫于无奈的自保,刚好遂了他意。饶是如此,洛雁心中还是酸楚弥漫。
也罢。
洛雁攥着香囊,叩首,“奴婢多谢爷的赏赐。”
洛屿泽见她如此乖顺,冷不丁地心头一寒,扫兴地睨了她一眼,“去抄经十遍,明日一早送去殿前烧了。”
片刻后,洛雁刚理好衣衫推开房门,抬眸对上院中一抹锐利的精光。
洛雁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顿了一下。
墨绿身影亭亭而立,淡月为她徒添几分清冷。
洛家那位新妇——沈思琼快步走上前,杏眸里撩着怒火,“这才离府几日,规矩就全忘了?”
洛雁连忙福身。
没想到她这一弯腰,却让沈思琼瞧见她脖间的那抹殷红。
沈思琼本就被舟车劳顿搞得耐心全无,但又要装出一副贤妻做派,冷声道:“佛堂之地,岂容你一个贱妾放肆!你今日所为要传出去,整个洛家都要跟着你丢脸。”
说不定就连她,也要被人戳脊梁骨。身为当家主母,若连妾室都管不住,那也忒没用了。
“跪下!”
沈思琼狠狠地瞪了一眼她,紧接着便径直朝前,直接推门进了屋。
洛屿泽披了件薄氅,正坐在窗前看书。
听见脚步声,他连眸子都没抬,却赶在沈思琼开口前启唇,“夫人刚不是还同人讲规矩,怎么到自己这却忘了规矩?”
“没有敲门就直接闯进来,夫人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
他故意咬重后三字,听得沈思琼内里发虚,“夫君,妾只是一时心急,被这贱婢气糊涂了。”
洛屿泽面无表情地扯了扯唇角,“无碍,夫人犯错怎能与贱婢一样。不过我刚罚了那贱婢去抄经,既然夫人想让她跪着,那就让她跪着抄。”
沈思琼心头一喜,眸光骤然一亮,“夫君英明。”
闻声,洛屿泽抬起头,用正眼看她,“但这夜色渐晚,万一那婢子在经书上偷工减料就不好了,毕竟是要拿到庙前烧的,还是仔细些好。”
“那就劳烦夫人亲自替我盯着她把这十遍经书规规矩矩地抄完后再去休息吧。”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突然感觉背脊一寒。“站住。”洛屿泽嗓音清亮,逼得她不得不停下脚步。洛雁定在原地,用商量的语气同他说道:“爷,外面太冷了,您要是需要奴婢伺候,请允许奴婢回去添件衣服。”“还敢讨价还价?”洛屿泽单唇勾起一抹冷笑。...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3章 免费试读

山夜森冷,雾气也重,时不时还能听见几声狼嚎。
洛雁身上的单衣根本御不了什么风寒,葱白的指尖被冻得发红,字也写得歪歪扭扭。
好不容易磨完一张,结果刚呈上去,沈思琼只垂眸扫了一眼,便以字迹不端为由丢到火炉里了。
洛雁亲眼看着自己的心血化为灰烬,猛地心头一梗。
写十张,就要废七张,明显是故意的。
月下疏影,沈思琼半倚在椅子上,身上披了件带绒的小袄,手里端了半盏热腾腾的姜茶,眼底透出倦怠,毕竟赶了一日的路,说不累是假的。
那日回府后,她左思右想,愣是窝心。
哪有新婚夫妻还没圆房就要分居两地?这跟守活寡有什么区别?
京中闺秀羡煞她嫁了状元郎,婚礼办得声势浩大,挣足了面子。
没人知道她在洞房花烛夜吃了个哑巴亏。
沈思琼半挑细眉,愈发觉得洛雁扎眼,要不是她妖魅惑主,她何至于奔波这一趟?
冷风钻进沈思琼的小袄里,她愈发坐不住,“洛氏,本夫人费心费力地陪你在这耗着,你就这般敷衍我?”
洛雁明白这是沈思琼故意刁难,眨了眨眼,故作诚挚道:“奴婢先前听闻夫人师从秦老先生,写得一手好字,不知可否指点奴婢一二?”
沈思琼闻声怔了一下,眉头稍有舒缓,“本夫人的字怎是你这种俗人学得来的?”
她淡淡地勾起唇角,起身,将怀中的汤婆子递给丫鬟,扬眸扫了洛雁一眼,“那你可要看好了。”
说完,沈思琼接过洛雁递来的笔,轻轻撩起袖子,提笔写下一行字。
跪的久了,突然站起来,腿脚还有些发麻,洛雁侧站在沈思琼身边,眸光淡淡地落在纸上。
行笔如涓涓细流,形若春兰含芳,规规整整。
她这字确实没得挑,洛雁努努嘴,故作困惑道:“夫人,下面那句‘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奴婢怎么也写不好。”
沈思琼轻嗤一声,提笔写下这句。
刚写完,洛雁又指着下面那一句,“夫人,这句怎么念?”
沈思琼微微敛眉,“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
说罢,她还不忘冷讽一句:“你可真够蠢的。”
但她的手就跟不听使唤一样,落笔即写。
没一会儿,她竟把《心经》囫囵地写了一遍。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洛雁突然嫣然笑道:“夫人,十遍佛经抄完了。”
凑上沈思琼这一份,刚好够十份。
沈思琼脸色一凝,刚想发作,突然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十遍经书,应该抄好了吧?”
“好了。”
沈思琼咬了咬后槽牙,终究没把洛雁戏耍自己这件事说出口。
她毕竟是主母,凡事都要在丈夫面前做到尽善尽美,怎能因为这事失了面子。
洛屿泽走上前,指腹压在石桌上,随意一扫,便瞧见沈思琼刚写好的那张字,微微挑眉,“这张写得还不错。”
洛屿泽拿起的是沈思琼写得那张字。
沈思琼眼眸猛地一亮,刚想说些什么,却察出洛屿泽眼底的不耐。
她敛回眸,淡淡启唇,“夫君,妾身子乏得很,想先回去休息了。”
洛屿泽点了点头,抬眸扫了一眼沈思琼的背影。
洛雁低头暗付片刻,默认这经书算是抄完了,本想默不作声地溜走。
突然感觉背脊一寒。
“站住。”
洛屿泽嗓音清亮,逼得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洛雁定在原地,用商量的语气同他说道:“爷,外面太冷了,您要是需要奴婢伺候,请允许奴婢回去添件衣服。”
“还敢讨价还价?”洛屿泽单唇勾起一抹冷笑。
紧接着,洛雁亲眼看着洛屿泽放下沈思琼抄的那一张,抬手从她抄写的那叠经书中抽出一张,无情地揉作一团,轻而易举地丢进快要燃尽的火盆中,待火花消失殆尽,经书也成了沉灰。
一张接着一张,直到那叠见了底。
洛雁微微失神,却听见一声戏讽,“我记得,当初你仿照我的字迹,伪造的那封信不是写的很好吗?”
“怎么才过去几年,字就差到这种地步了?”
洛雁脸色霎时一白,想起当年被当做证据的那封信,楚楚道:“爷,那封信不是我写的。”
见她红了眼,洛屿泽面上浮起一抹淡笑,像一把温柔的刀,规整地片去她敏感的情绪。
“除了你,我想不到第二人。”
他靠近,乌亮的青丝垂到腰间,几缕散发搭在肩上,再配上落在他脸上的清冷目光,赫然多了几分疏离感。
换成从前,他这双眼里总是含着笑意。
洛屿泽浅淡的讽笑更让洛雁慌乱,“用完就扔,确实是你的一贯作风。”
不信任的笑声就像在荆丛中长出的果实,咬一口,酸涩无比,直叫人浑身发麻。
她是对他有愧,若非她,他不会折尽风月入那牢狱。
这是事实,她不否认。
可是,这并非她所谋划。
这种如刀割般的疼痛几乎将她压垮。
自那件事后,她也该认清。他是要光明正大走关中路的人,而她不过是偷度陈仓关的无名小氏,不值得一提。或许,她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一路人。
洛雁咬牙,强行克制住自己眼底的波动,“爷,如果您打心眼里就厌我、憎我、恨我,不如直接把我丢到后院干杂活,离您远远的,省得污了您的眼。”
洛屿泽低声哑笑,眼底的愠火渗出骇人的光。
他顺手拿起石桌上还没来得及收走的杯子,素指把玩两下,饶有兴致地抬眸睨了她一眼,一抬手,那白玉做的茶盏砰然坠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森冷的男声承接而起,“洛雁,你还没认清自己的身份吗?杯子和人,也没什么不同。”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和尚清嗓道:“在寺中呆的久了,苦情人见多了,俱俱皆是施主这幅样子,表面依仗神佛,但内里却比谁都混沌,耗到了尽听天命的地步,不如直接了断。”“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那人若真是佛祖为施主寻得的良配,又怎会让施主肝肠寸断。”...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4章 免费试读

她的用途。
不就是陪床吗?
洛雁自请去殿前抄经,洛屿泽没有阻拦。
夜将明时,洛雁揉着发酸的手腕,抬眸看向那金身佛像。
一双威严的金眸好似能透过她的皮囊直击五脏肺腑,她浑身一战,连忙俯下身去,将抄好的佛经收在一起。正要起身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狂妄的笑,“施主信佛吗?”
男声洪亮,在余梁间久久回荡。
洛雁转过身,对上一双精锐的黑眸,霎时愣住,“您是,无灯师父?”
和尚对她也有几分印象,微弯腰身,单手行礼,但眉梢却桀骜扬起,“原来是白日遇上的女施主。”
洛雁连忙起身回礼,瞥见和尚手里的扫把,忽然想起小和尚提醒的话,有意回避,“耽误师父打扫了,小女子这就离开。”
和尚懒洋洋一笑,“贫僧刚问施主的问题,施主还没回答。”
在佛堂圣地,问她信佛吗?
洛雁心底腾然升起一抹不可思议,不知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见她久未开口,和尚再次微微俯身,黑眸徒然亮了几分,“贫僧无意听得施主的只言片语,这才生出了几分困惑。”
洛雁双眸微微一沉,没想到自己的胡话竟会被旁人听了去。
她故作淡定,沉静应道:“不过是小女子胡言乱语,还请师父不要放在心上。”
她攥好佛经正打算绕过此人离开,却听他自顾自说道:“面由心生,贫僧斗胆猜测施主应是为情所困。”
洛雁停下脚步,“师傅会看相?”
和尚清嗓道:“在寺中呆的久了,苦情人见多了,俱俱皆是施主这幅样子,表面依仗神佛,但内里却比谁都混沌,耗到了尽听天命的地步,不如直接了断。”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那人若真是佛祖为施主寻得的良配,又怎会让施主肝肠寸断。”
说罢,他起身朝前端的烛台走去,换掉燃烧殆尽的香烛,回头发现洛雁还站在原地,神色平平道:“还请施主谅解贫僧多言,贫僧入这寺庙不过是求一安身立所,并无渡人之心。莫名觉得施主投缘,便想着劝诫两句,若听不进去,忘了便是。”
洛雁内心乱如麻绳,怏怏一笑,“多谢师父点拨,小女子定会用心思量。”
大殿外,浓雾遮眼。
洛雁将抄好的佛经揣在怀里,小心扶着栏杆下了台阶。
不远处,一道暗蓝的身影自立于树下,寒霜打湿他的肩头。
垂眸间,他对上老僧混沌无光的眸。
老僧开口,“施主,佛祖昨日已为您指了明路,对于此人,您还是尽快放手的好。”
男声顿顿,似有不甘,“如果我不呢?”
老僧叹气,“爱生忧怖,令人痴狂,施主若执意如此,只会耽误自己的前途。”
青石板路上,风声瑟瑟。
洛屿泽用力捻开指缝间夹着的那张纸条,借着微弱的明光看清上面的那行字,“此女命格尊贵,是为凰身。”
洛屿泽愈想,愈觉得焦躁,两指一揉,将那纸条揉成疙瘩,丢至草丛中。
刚回到后山入院时,洛屿泽便瞧见洛雁进了自己房中。
他盯着她的背影有些神游,推门间,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声,“四妹妹。”
洛雁敲了半天门无人回应,本想放下经书就离开,没想到还是没逃过被他审讯这一劫。
门“吱呀”一声,洛雁下意识僵住,听见身后人喊她“四妹妹”。
算上醉酒那次,寥寥的两次足矣唤醒洛雁尘封在心底不敢回首的往事。
凤眸轻压,是有几分悲情。
女声浅浅,“爷,奴婢已经不是您的四妹妹了。”
霎时,屋内浓云迭起。
洛屿泽走近,紧盯着她道:“那就好生养着你这张脸蛋,要是划了、破了,可就不讨人喜欢了。”
雪肌上淡去一抹血色,洛雁收紧下巴,唇角有意无意地勾起一抹苦笑,“奴婢知道了。”
原来他留着她,只是为了她这张脸。
洛屿泽冷声道:“去泡壶茶。”
话音刚落,门突然被推开,沈思琼今日披了件织锦的暗绿披风,走动间,领口的绒毛微微晃动,内里衣裳色调统一,净白的脸蛋上着了一层淡妆,黛眉拧起,“爷,您去哪了?妾找了您许久。”
洛雁刚想端着茶壶离开,迎面对上沈思琼那双冷意翩飞的杏眸,垂头回避间,听见身后男声温润,全然没有刚才针锋相对之味,“时候还早,夫人怎么不多休息会儿。”
沈思琼自然地落于洛屿泽旁侧的椅上,微嗔道:“这山间阴寒,妾受不了,不知夫君打算何时下山?”
“雾散便回去。”
说完,他变戏法般的从袖口掏出一张黄符,故意同沈思琼讲道:“我听说这寺中求愿颇为灵验,昨日没来得及,今早便赶去给七弟求了张符。”
“七弟?”
沈思琼才刚嫁进府里,许多面孔还没记熟,除了洛氏正系嫡出的子嗣,旁系的、庶出的,她都没太在意。
洛屿泽突然同她提起自己的七弟,难不成有什么隐情吗?
洛雁放缓脚步,想要从洛屿泽嘴里多听一些昭儿的事。
虽然是在一个府中生活,但洛夫人有意让她探听不到,她只能从洛屿泽这下手。
洛屿泽抬起半眼,“我这七弟自从前两年开蒙,便颇得先生赏识,待到来年开春,我有意送他入府学堪读,说不定能为我们洛家争光。”
来年开春?
入府学?
洛雁眸光一亮。
昭儿是要比寻常孩童聪慧,但他才十一岁啊。
通常孩童要年至十四才能入府学堪读,就连十七八也大有人在。
昭儿这会儿子进去,岂不被欺负?
洛雁正失神间,沈思琼也注意到她迟迟未动,严声斥责道:“你站在这,是在等我给你泡茶?”
洛雁前脚刚离开,后脚沈思琼便问:“这京中府学中,除了各地考上来的学子,便是颇有名望的大家推荐的人,不知夫君想让七弟走哪一条路?”
“自是考学,若他没这个本事,我费力送他进去亦是无用功。这府学子弟背后大多有贵家支持,昭儿虽为我洛家子,但他是庶出,不能大张旗鼓地拜师,但又不能无人指点,我思来想去,有一人合适。”
沈思琼仍猜不出,“夫君相中何人?”
洛屿泽堪堪出声,“夫人的师兄,淮南阴贺昶。”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是他。”洛屿泽对上她笃定的眼神,微微挑起眉头,黑眸深处,透出两分冷意,“你整日居于府邸深处,对外面的消息倒是探听的清楚,那你可知,这位余长歌收徒标准极高,你凭什么认为他会接纳一个庶子?”洛雁听出洛屿泽话中的探究之味,谨慎道:“奴婢也是这两日从余小姐口中听来的,并非刻意打听。相信爷比奴婢还要清楚这位余大人的学识,相信余大人只要见到昭儿,一定愿意留下昭儿,是要爷愿意带昭儿一试。”...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5章 免费试读

阴贺昶,虽拜在已经卸任的秦丞相名下,但只谋了个不入流的兵马司吏目的官职。
沈思琼没想到洛屿泽竟把主意打到了他身上,“夫君,不瞒你说,我这师兄的才识确实没得说,但他这人,确实太假清高了。当年若不是他在殿试上得罪了余少傅,怎至于落到如今这地步。”
“七弟就算是庶出,多少也得拜个六品左右的官为师,我这师兄实属不是良选。”
洛雁这时端了盏刚泡好的茉莉花茶进屋,斟了两杯茶水后,洛屿泽便摆手让她退至一旁等着伺候。
洛雁光明正大的偷听,得知洛屿泽要为昭儿择师。
她心中也有一人选,余清婉的长兄余长歌,在国子监任职。
昭儿若能拜在他名下,也是得了余家助力,日后从府学考入国子监亦是便利。
她从余清婉口中得知,她长兄一连拒了好几家来拜师的门户,想必对收徒的条件极为苛刻,要是昭儿能入他的法眼,他定会全力教授,定不会耽误昭儿的才智。
正当她越想越深时,却听洛屿泽说:“朝中关系复杂,昭儿年纪尚小,不应被这些杂事污浊,安心读书才是正道。”
沈思琼没再继续反驳,一时之间,她有些分不出洛屿泽看重阴贺昶这人,究竟是想让自己庶出的弟弟成才,还是不想。
虽为同门师兄妹,沈思琼同阴贺昶的关系算不得好,一出身寒门,一出身贵家,再加上男女有别,道不同不相为谋,沈思琼掰着手指都能数出自己跟他拢共说过几句话。
要不是洛屿泽拜托她替他七弟写拜师的帖子,她绝不可能同他有所交涉。
隅中三刻,雾将将散,洛屿泽预备下山。
待东西整备好后,洛雁下意识的去坐余清婉的马车,结果还没走出几步,就被洛屿泽召回:“别忘了,你是谁的婢子。”
洛雁朝翘首以盼的余清婉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刚巧被沈思琼看个正着。
沈思琼对上余清婉,算是冤家路窄。
不说两家关系如何,就论她们俩但在宫宴上结下的梁子,就够说三天三夜了。
两人皆为官宦贵女,地位不熟上下,自然谁也不肯让谁,一二来去就互相怨怼上了。
沈思琼独自坐在马车上暗暗咬牙,素莺见状,忙递上薄荷糖降火,但她又管不住自己的嘴,无意添火,“小姐,我刚瞧着那外室同余小姐关系好得很呢,余小姐要邀她同坐马车共食糕点,说不定您没来这两日,她们聚在一起只说您的坏话呢。”
听完素莺的话,沈思琼顿时觉得口中的薄荷糖索然无味,愤愤道:“吃里扒外的东西,真以为余清婉把她当回事了?像余清婉那种自持清高的人,怎么可能同一六品官家的小妾交好,肯定别有用心。”
沈思琼恨不得把手里的帕揉烂,“万一余清婉从她口中套出新婚夜夫君并未与我圆房一事大肆宣扬,我的名声......”
沈思琼低眸扫了一眼身侧的包袱,狠狠拧着眉,心中已有对应的算计。
与此同时,为首的马车上,洛雁几番欲言又止,终究鼓不起勇气同洛屿泽商量昭儿的事。
洛屿泽审阅册子时,余光瞥见低头扣帕子的洛雁,便知她有心事,启唇问了句:“有事求我?”
洛屿泽既主动问,洛雁自然少了扭捏,朗利应道:“爷,奴婢想为昭儿择一良师,想要爷帮忙牵线。”
一遇上昭儿的事,她就有些激进。
洛屿泽神色淡然,似乎早就预料到她会开口,“刚才我同夫人讲的,你都听见了。”
洛雁摇了摇头,“只听了个头和尾。”中间她被支出去泡茶了。
洛屿泽玩味地睨了她一眼,沉声问道:“你看中了何人?”
“余家的嫡长子,余长歌大人。”
“是他。”
洛屿泽对上她笃定的眼神,微微挑起眉头,黑眸深处,透出两分冷意,“你整日居于府邸深处,对外面的消息倒是探听的清楚,那你可知,这位余长歌收徒标准极高,你凭什么认为他会接纳一个庶子?”
洛雁听出洛屿泽话中的探究之味,谨慎道:“奴婢也是这两日从余小姐口中听来的,并非刻意打听。相信爷比奴婢还要清楚这位余大人的学识,相信余大人只要见到昭儿,一定愿意留下昭儿,是要爷愿意带昭儿一试。”
“你倒是胸有成竹。”洛屿泽话中掺了一丝不耐烦,“就怕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话音刚落,洛雁便意识到自己点了他的怒火,立马弯下身来,“爷,奴婢听不懂您的意思。”
纤长的指尖掰过她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洛雁,你真当我是傻子吗?以为我当时坐了牢,对外界的事情一概不知?”
洛雁睁圆了眼,不知该解释什么。
末了,洛屿泽手指更加用力,在她皙白的肌肤上掐出血印,“三年前,祖母为二小姐说了门亲事,你可记得?”
洛雁迟钝地点点头。
她记得,老太太当时正是本着要门当户对的心思挑的人,起初两家都很满意,怎料快到定媒时,男方家突然反悔,直接托媒人退还庚帖,连个由头都没给。
把老太太气得够呛,发誓再不与那户人家来往。
不过,昭儿择师,同这陈年旧事有何关系?
洛屿泽启唇,声音如冰水般透彻,“那人便是余府的大公子。”
洛雁心里一咯噔,没想到还有这重渊源。
至于悔婚这事,她当时也没想通,二姐姐容貌、品性皆为上乘,若非当年那场闹剧,怕是早就嫁出去了。
老太太原本是不急着嫁二姐姐的,只因二姐姐她母亲闹得厉害,只得费了些心思,请媒人去说亲。
媒人欢欢喜喜地回来,说婚事成了,结果临到头,又不成了。
难不成,洛屿泽知道缘由?
她咬了咬唇,轻声询问道:“爷,余大人为何不愿娶二小姐?”
洛屿泽眼底的光又暗了几分,“他为什么不愿意娶,你不清楚吗?”
洛雁被他的质问说懵,眨了眨眼,无辜道:“奴婢怎么会清楚?”
见她受惊的模样不像装的,洛屿泽稍有凝滞,声音依旧冷戾,“如果不是你做的,余府为何会收到你的画像?”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她同他愈发没话讲了吗?宁愿去沈思琼那里碰钉子,也不愿主动留下。小院自是比不得洛府大,但也是个二进二出的院子,余清婉表兄妹住西边,洛屿泽他们住在东边,中间隔了道小门,也算是独立了。沈思琼刚打算睡下,听见素喜进屋说洛雁来了。...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第16章 免费试读

洛雁呼吸一滞,她从未见过余府的人,何来偷梁换柱一说?
不说现在,单说从前。
她心里一直是拿二小姐当亲姐姐对待的,打心眼里期望二小姐嫁得好,绝不可能做出勾搭她夫婿的事!
她扬眸,盈盈泪光下,映出那双不予信任的黑眸。
霎时间,仿佛万只蝼蚁钻进她的身体里啃噬,就连骨头都不放过,又痛又痒,竟让她生出破罐子破摔的念想。
“爷既认定一定是奴婢所为,奴婢也无话可说。”
他们之间的芥蒂早就不止大火和牢狱那般简单,如今又多了一副无从查起的画像。
洛屿泽瞳孔更深几分,微微下压唇角,一路上再无言语。
几近黄昏间,无垠的天际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红光,待这红光消散之前,一片乌云悄然声息地停在渝州城上空,不一会儿便落下千万滴豆大的雨点。
洛雁顶着雨把车里的东西全部从马车上搬回院中,鞋袜不小心踩进坑洼的泥水,湿了个透彻。
她刚想站在檐下拧一拧衣袖上的水,洛屿泽屋里的前窗突然打开,隔着半扇窗,洛雁一眼便瞧见他微敞的胸膛,还有那如瀑般垂下的乌发,素净如玉。
“进来。”
洛屿泽扬眸扫了她一眼,神色镇定。
洛雁小心地提着衣角,在门口顿了一下,隔着木门道了一声,“爷有什么吩咐直接说吧,奴婢还没换衣,要是脏了爷屋里的地就不好了。”
在怄气?
洛屿泽眸光晦涩,不动声色地拧了下眉,继而说道:“你去夫人屋里一趟,看她还缺些什么,明日我让付元上街采买。”
“是。”
洛雁低下头,瞧见鞋尖处有一朵连着泥被折断的黄花,黯然压了压眸。
她有什么资格跟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比呢?
见她毫不犹豫地踏入雨中,连头都不愿回半下,洛屿泽一甩手,将毛笔丢在桌上,干净的宣纸上赫然出现一大块墨迹。
皙白的指尖将那张废纸揉成一团,投入大雨之中。
她同他愈发没话讲了吗?
宁愿去沈思琼那里碰钉子,也不愿主动留下。
小院自是比不得洛府大,但也是个二进二出的院子,余清婉表兄妹住西边,洛屿泽他们住在东边,中间隔了道小门,也算是独立了。
沈思琼刚打算睡下,听见素喜进屋说洛雁来了。
“小姐,姨娘是托姑爷的命令,来瞧瞧您这里还缺什么东西,明日姑爷给您补上。”
素莺一听,两眼放光,“小姐,这是好兆头啊,姑爷这是在意起你了。”
“添些日常要用的东西而已,有什么值得我欣喜的。”沈思琼用木梳梳了梳黑发,盯着铜镜中的自己,缓缓叹了口气,自顾自道:“他若真在意我,不如亲自来一趟,几步路的功夫,又累不着人。”“
“使唤那外室过来,只会让我心里添堵。”
说罢,她摆手,示意素喜出去回话,“告诉她,我这里什么都不缺,让爷好生歇着吧。”
素莺回头看了眼包袱里露出的白色绣帕,忐忑道:“小姐,那您打算什么时候跟爷办事?这事越拖,对您来说越不好啊。”
沈思琼放下木梳,淡淡地收拢目光,道了声“不急”,便让素莺去掐烛芯了。
洛雁听完素喜的回话,礼貌地行了个礼,“那就劳烦素喜姑娘平日里多在意些,要是夫人缺什么,尽管告诉我。”
算起来,沈思琼带来的这俩陪嫁丫鬟,也算是洛府的二等女使了。
素莺长相灵巧,性子泼辣,素喜则长相玲珑,性子沉稳,都算得上美人坯子。
京中大户人家,向来有择身边陪嫁为夫家纳妾的习惯,一来,这妾室是自己人,有身契在手,不怕她们恃宠而骄,容易拿捏;二来,也算多了个帮手,好在府中立足。
想必沈思琼挑得这俩丫鬟中,至少得有一个被提为妾室。
洛雁并不觉得会是素莺,她不像是能讨洛屿泽欢心的类型,倒是这素喜倒有几分可能。
素喜不知洛雁心里对她的考量,她嫣嫣一笑,“那就辛苦姨娘了。”
离开沈思琼的住所,洛雁想着回去再跟洛屿泽通报一声,半路就被余清婉截了。
“洛雁姐姐,这大晚上的,你在院里淋雨作甚。”
洛雁这才发觉自己忘了打伞,真是忙糊涂了。
余清婉让了半边伞给她,洛雁生怕自己身上雨水蹭到她新换的衣裳上,刻意离得远了些。
余清婉直言道自己是来找她解闷的,洛雁本想让她寻一处遮雨的地方等着些,她快些去洛屿泽那里通传,刚巧碰上付元,把话一交代,付元记在心上,洛雁也算放心的跟余清婉走了。
余清婉本想邀洛雁跟她回屋,但瞧见她湿透的衣裳,觉得跟她回去更好些。
洛雁简单的打水清理一番,换了身素衣,起身去添了些糕点。
余清婉毫不客气地捏起一块栗子糕,咬了一口,慢慢咀嚼完,意犹未尽道:“还是咱们京中的糕点做的好吃,这渝州城也没什么好玩的,早知道就不跟着表哥出来了。”
怕她噎着,洛雁贴心地给她添了一杯茶,“余小姐可以提前回去,不然要等上个把月。”
“个把月?这么久,我想着半月就成了。”余清婉微微张大嘴巴,瞬间没了品糕的心,“不过我确实得提前回去,太后寿辰,我祖母想让我进宫给太后贺寿,到时候应会同太子哥哥见上一面。”
反正她早将自己的底透干净了,也不怕洛雁笑话她。
实际上,洛雁也没心思笑话她。
她今日有些心事重重。
“余小姐。”
刚开口,她就被余清婉打断,“洛雁姐姐,我都喊你一声姐姐了,你就别跟我这般生疏了,叫我清婉就成。”
论虚岁年龄,她是要比余清婉大上两岁半的,余清婉今年十六,她将十九。
“清婉妹妹,我有一事想要问你。”
为了不露馅,洛雁特意回避了她的目光,堪堪道:“你大哥他之前议过亲吗?”
“我大哥,他自然议过亲啊,不过他眼界高,一个都瞧不上。这不,都拖到二十一了,全家为了他的婚事都急死了。”
余清婉说完,才反应过来,“洛雁姐姐,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我大哥的婚事了?”
“难不成你那,有合适的人选?”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短篇言情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

这本《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说,主人公叫洛屿泽洛雁,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

作者:类别:短篇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洛雁洛屿泽免费阅读热门小说(洛屿泽洛雁)免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