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人气小说容缨聂锦小说阅读聂锦容缨免费试读

时间:2024-02-05 13:19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小说简介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小说(主角聂锦容缨)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点击全文阅读《《《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只是时日已久,她有些不敢确定,何况即便是世家,用的东西也不可能和皇帝的规制相提并论,大约是她记错了。可她却迟迟移不开目光。“容缨姑娘这眼光极好,皇上想来也是会喜欢这料子的。”...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蔡添喜看了眼跑远的影子,又小心翼翼地觑着聂锦的脸色,他本以为闹了这么一通,主子的心情多少都要糟糕一些的。
可出乎意料的是聂锦竟然十分平静,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将条案上的插花摆弄了几下,将一支花苞换成了盛开的花朵。
虽然颇有些不伦不类,可这种话蔡添喜却绝对不敢说,还违心称赞了两句。
聂锦却又将花苞换了回去:“算了,她这些东西一向做得好……人呢?朕都回宫了,她不来伺候,想偷懒到什么时候?”
虽然是责怪的话,可语气平静,神情缓和,显然是并没有真的怪罪。
蔡添喜忐忑的心顿时一定,主子的心情好,奴才的日子自然会好过,他连忙殷勤回话:“奴才刚问了小宫女,说是这次的常服容缨姑娘不太满意,在督促尚宫局修整呢,奴才这就让人去寻。”
聂锦却又没答应,八竿子打不着地提了句:“让御膳房送碗酒酿圆子来。”
蔡添喜答应着要出去传话,却刚后退一步就察觉到聂锦在看他,目光直刺刺的,颇有压迫力。
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正要问一句怎么了,却在开口的瞬间福至心灵,他将腰弯得更低了些:“听说容缨姑娘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想来这样的小食也是做得来的,不如就请她在乾元宫的小厨房做?”
聂锦将目光收了回去,似是嫌弃蔡添喜多嘴一样,语带不耐:“她笨手笨脚的能做什么?不过罢了,时辰不早了,朕就凑合一下吧。”
虽然他看不出一丝赞同的意思,可蔡添喜还是知道自己猜中了,他怕小太监话传不利索,亲自往尚宫局去了一趟。
彼时容缨正被尚宫局的女官们围着看料子。
京城的秋日极短,秋装刚做好就要紧接着做冬装,聂锦在这上面一向不挑剔,可有些衣裳送过去他却是一次都没穿过,显见是不喜欢的。
眼下容缨既然在,她们自然要讨个建议。
“姑姑,您瞧瞧这春绿色的浣花锦,这颜色很是衬人……”
“还是这牙白的雨丝锦更好些,这花色可是十分难得……”
“可我瞧着这绾色,檀色的织金锦更好……”
容缨被她们吵得脑仁,无奈一叹:“大人们,料子都是好的,只是皇上勤俭,每年四季衣裳各只添三套,属实用不了这么多。”
女官们只得作罢,容缨这才得以安静地为聂锦挑选冬装的服色,他这些年偏爱深沉稳重的颜色,衣裳多是黛色,鸦青这些。
年纪轻轻倒是的确衬得他成熟稳重,甚至颇有些高深莫测,当年她进宫时,就险些没能认出来。
他和年少时候的喜好完全不一样了。
她按照聂锦如今的习惯选了颜色,指尖落在一块浅云色的浮光锦上,恍然想起当年在人海里初遇聂锦的时候,他似乎就是穿了这么一件衣裳。
只是时日已久,她有些不敢确定,何况即便是世家,用的东西也不可能和皇帝的规制相提并论,大约是她记错了。
可她却迟迟移不开目光。
“容缨姑娘这眼光极好,皇上想来也是会喜欢这料子的。”
蔡添喜的声音忽然响起来,惊得容缨一颤,连忙收回了手:“蔡公公,您怎么来了?”
“自然是为了寻姑娘你啊。”
容缨心里一咯噔,她出乾元宫之前,萧宝宝可正在和聂锦告状,这才过了没多久蔡添喜就找了过来……
她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可是皇上传召?”
蔡添喜瞧出她有些紧张,连忙安抚一笑:“正是,皇上说想吃姑娘做的酒酿圆子,咱家不敢耽搁,特意来请你的。”
容缨一怔,不敢置信道:“他要吃圆子?不是要问罪?之前悦妃明明……”
“姑娘这话说得,”蔡添喜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皇上那可是天子,谁是谁非心里明镜儿似的,你只管放宽心……咱们这就回去吧,别让皇上等急了。”
容缨下意识应了一声,等跟着蔡添喜出了尚宫局,心里还有些不可思议。
她利用太后震慑萧宝宝的事,聂锦一定知道她是故意的,只是没有证据最多不过是再罚她跪一跪。
那点皮肉之苦她撑得住,可现在……
“蔡公公,皇上真的没提别的?”
想起上回被做了筏子替人立威的事情来,她心里很是不安。
蔡添喜哭笑不得:“容缨姑娘,你就是给咱家十个胆子,咱家也不敢假传圣意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
容缨不好再问,心里却多少都有些信了,一股隐蔽的欢喜慢慢自心底窜起来,不管聂锦这次是怎么了,他没有偏向萧宝宝,就是值得高兴的事。
而且酒酿圆子,那是她唯二会做的东西,聂锦竟然还记得。
那他们之间还算不错的那段日子,他是不是也没有都忘了?
“天色不早了,咱们走快一些吧。”
她忽而就有些想见聂锦了。
蔡添喜善意一笑,大约是猜透了她的想法,却没多言一个字,只默默加快了脚步。
可两人刚走到御花园,便迎面遇见了昭阳殿里的沉光,她显然是冲着容缨来的,直愣愣地堵住了他们往前的路。
蔡添喜仍旧含笑,眼神却沉了沉:“沉光姑娘这是有事?”
沉光下巴一抬,得意溢于言表:“自然是有要紧事,不然怎么敢来拦蔡公公的路……”
话是对蔡添喜说的,目光却落在了容缨身上:“皇上传召容缨姑姑伺候呢。”
“咱们这正是要往乾元宫去……”
“并非乾元宫。”
沉光笑容越发明显,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蔡添喜的话:“皇上已经传旨,今日要悦妃娘娘侍寝,特意遣奴婢来传召容缨姑姑去昭阳殿外,跪侍伺候。”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可话虽如此,他捏着书脊的手却不自觉地越来越紧。外头忽然嘈杂起来,他被迫回神:“怎么了?”蔡添喜出门前喊了个干儿子来伺候,名唤德春,一听聂锦开口,连忙在门边跪下来回话:“回皇上,是偏殿那边,仿佛是抓了个贼。”...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2章 免费试读

乾元宫离着尚宫局不算近,一来一回怎么都得小半个时辰,聂锦等的无聊便翻开《通鉴》打算瞧两眼,可目光却不自觉落在了那瓶插花上。
看着还挺顺眼。
他起身将玉壶春瓶拎到了御案上,然后捡起书籍继续看,眼前却忽然出现了那天晚上容缨苍白着脸缩在墙角的样子。
是什么噩梦能把她吓成那样……
短暂的困惑过后他猛地摇了摇头,容缨既然不肯说,他又何必管,反正也不关他的事。
可话虽如此,他捏着书脊的手却不自觉地越来越紧。
外头忽然嘈杂起来,他被迫回神:“怎么了?”
蔡添喜出门前喊了个干儿子来伺候,名唤德春,一听聂锦开口,连忙在门边跪下来回话:“回皇上,是偏殿那边,仿佛是抓了个贼。”
乾元宫招贼可不是小事,而且偏殿……
聂锦站了起来:“去看看。”
一行人很快赶到了偏殿,那里已经被禁军团团围住,罪魁祸首被堵在了里头,却是既没被钳制,也没上绳索,看见他来还眼睛一亮:“稷哥哥,他们竟然说我是贼,你要给我做主!”
聂锦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心里有些不耐烦:“你怎么会在这?”
萧宝宝心虚的不敢说话,却扭开头狠狠瞪了一眼秀秀,如果不是这丫头吵嚷起来,她才不会被发现。
她溜过来的时候周遭都没有人,她动作也足够利落,可眼看着就要把屋子翻遍了,这小宫女却回来了,一见屋子乱糟糟的,不顾她的阻拦,立刻就吵嚷了起来。
禁军听见动静乌压压围了过来,好在都认识她,没有动手,可即便如此她还是气得够呛,又不想让聂锦知道,只好琢磨着先走人,可这禁军统领却轴得厉害,非要往上报,她威逼利诱都不管用。
这一纠缠,就被聂锦堵了个正着。
她试图撒娇耍赖糊弄过去,抓着聂锦的袖子摇他的胳膊:“我就是到处走走,不小心就进来了。”
聂锦脸色紧绷:“胡闹!这是皇帝寝宫,是你一个后妃可以到处走走的地方吗?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番作为,足够朝臣弹劾你萧家图谋不轨!”
萧宝宝被唬得一哆嗦,因着之前被发作过的事,她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聂锦不会再和从前似的纵着自己,说是会有朝臣弹劾,就真的会有人弹劾。
她有些慌了:“我没有图谋不轨……我就是不甘心,觉得容缨在利用太后,所以我就想来找找证据……”
还是为了这点事情。
聂锦脑袋隐隐作痛,当初朝臣上书请他立后封妃的时候,他就往萧家去过信,说后宫难熬,让他们给萧宝宝另择一个良人,可并没有用处,最后她还是进了宫。
他知道萧家的打算,想让储君身上带着萧家的血脉,好助萧家再上一层。
登高必跌重的道理,他们竟是丝毫都不顾及。
明明谢家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叹了口气:“朕已经说过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萧宝宝忙不迭点头,虽然她不是肯乖乖听话的人,可聂锦一冷脸,她也是真的怕,连声音都低了下去:“我再不敢了……稷哥哥,你别生气。”
眼见聂锦眉头还是皱着,她不情不愿地又补了一句:“我以后不会再因为这件事找容缨的麻烦了。”
聂锦一看就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说,不冷不热地嗤了一声:“是没找到你想找的东西吧?”
被拆穿了萧宝宝也不恼,只灰溜溜地抬手挠了挠头:“那真的是和她没关系,我也不能不讲理……”
这还像句人话。
聂锦将胳膊拽出来:“德春,送悦妃回去……你禁足一月,静思己过,今天这件事朕只是小惩大戒,别再有下回。”
萧宝宝下意识想求情,可看了一眼聂锦的冷脸,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乖乖道:“哦。”
德春:“悦妃娘娘,请吧。”
萧宝宝悻悻地往外走,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掏出几张纸往聂锦手里塞。
聂锦还以为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下意识一躲,信件哗啦啦撒了一地。
萧宝宝呆了呆:“这……这就是几封信,从容缨屋子里找出来的。”
她弯腰去捡,聂锦颇有些尴尬,便也弯腰将脚边的信纸捡了起来,他并没有私窥他人信件的爱好,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他瞧见了宠幸两个字。
家书里怎么会写这样的字眼?
他直觉这信和自己有关,下意识看了下去,却是越看脸色越黑沉,等这一封信看完,他神情已经说得上是狰狞了。
萧宝宝正要将捡起来的信递给他,就被他这副样子唬得后退了一步:“皇,皇上,你怎么了……”
聂锦充耳不闻,仍旧死死盯着手里那封信。
孽缘?解脱?
原来我们的过去在你眼里就是一段孽缘……
他眼神冰冷,眼前却突兀地再次闪过那天晚上容缨惊慌失措的模样,可这次他不再困惑,反而恍然大悟,怪不得怎么问容缨都不肯说,原来她根本不是做了噩梦。
她是被他吓到了!
好,真是好得很!
他目光如刀,一寸寸刮过信封上的字眼,新妃入宫,宠幸不日将至……
容缨,既然你这么盼着朕宠幸旁人,朕就如你所愿。
“悦妃,”他抬眼看向身边人,脸色僵硬如木雕,“朕再问你一遍,你真的想好了要侍寝?”
萧宝宝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忽然提起这个话题,却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要!”
聂锦哂了一声,将手里的信纸撕成了碎片,随手一扬。
在满天飘零的碎屑里,他一字一顿道:“那朕今日就临幸昭阳殿。”
萧宝宝的眼睛刷的亮了:“稷哥哥你说真的?”
聂锦眼神微不可查地软了一下,不管怎么说,萧宝宝都是真正将他放在心上的。
“真的。”
萧宝宝欢呼一声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的腰,小声欢呼,片刻又忍不住提要求:“我之前有提过的,想让她在外面伺候……”
她还是咽不下当初聂锦选择了容缨的气。
可这要求提的的却不是很有底气,话音一落就忙不迭又开了口:“不行也没关系,你肯过去我就很高兴了。”
聂锦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声音和神情明明都是温柔的,却莫名透着无边的冷意:“朕准了,就让她跪在昭阳殿外伺候。”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就算你恨我,就算我欠你的,这样的羞辱我也不受。可她仍旧老老实实地跟着沉光往昭阳殿去,走到岔路口她才忽然开口:“走这边吧,近一点。”沉光惊讶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3章 免费试读

容缨怔了好一会儿才看向沉光:“你说什么?”
沉光叉着腰,口齿清晰地又重复了一遍:“皇上今日要临幸我家娘娘,听说容缨姑姑伺候人最是妥帖,所以主子特意请了旨让你去昭阳殿外伺候。”
她捂着嘴笑起来:“这可是天大的体面呢,伺候得好,我家主子可是会重重有赏的。”
容缨脑子嗡嗡的响,虽然要求是悦妃提出来的,可答应的人却是聂锦。
她抓救命稻草似的看向蔡添喜:“蔡公公,你不是说,他想吃我做的圆子吗?你不是说他不打算怪罪吗?”
蔡添喜也被这忽然的变故惊呆了,可沉光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显然不是撒谎,只能推测是他出来后乾元宫又出了什么变故。
但不管什么原因,圣谕已出,就容不得旁人违抗。
他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怜悯地安抚她:“容缨姑娘,还是快去昭阳殿吧,新妃入宫,这是迟早的事情,想开一些。”
可聂锦宠幸后妃,和非要她听着宠幸却完全是两码事。
她不去。
她不自觉后退,随即转身就跑。
蔡添喜又叹了口气,沉光却是手一抬:“还不快追?我就知道你不会老实。”
她身后几个内侍撒腿就朝容缨追了过去,不多时将人架了回来,虽然两条胳膊都被人紧紧箍住,她却不知疼似地拼命挣扎。
这幅狼狈抗拒的姿态,是那天被萧宝宝堵住,拿着刑具恐吓时都没有出现过的。
沉光看得很是解气,天知道当初聂锦围着容缨转的时候,她家主子偷偷哭了多少回。
她看够了才皮笑肉不笑地开口:“容缨姑姑,何必呢?您的习惯,日后说不定日日都得这么伺候呢。”
容缨脸色煞白,确定挣扎不开之后,她慢慢安静了下来。
沉光只当她认命了,抬手一扬:“走,回昭阳殿。”
容缨被人围在中间,想再跑一次是绝不可能的。
她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夜色,心口逐渐空茫起来,她以为聂锦对萧宝宝的偏爱已经是这世上最难捱的刀子,可现在才知道,那只是开胃小菜。
更糟糕的日子还在后头。
聂锦,你竟要如此羞辱我……
她轻轻闭了下眼睛,再睁开时眼神却忽地冷厉起来。
就算你恨我,就算我欠你的,这样的羞辱我也不受。
可她仍旧老老实实地跟着沉光往昭阳殿去,走到岔路口她才忽然开口:“走这边吧,近一点。”
沉光惊讶地看过来:“你说什么?”
容缨抬手指了指右侧的路:“走这边,能节省一炷香的功夫。”
沉光对宫里的路不熟,闻言看向内侍,内侍们纷纷点头,右侧的路的确近,只是那边不太安全。
但沉光并不知道这件事,闻言便有些心动,可又十分怀疑:“你着什么急?”
容缨扯了下嘴角,语气十分嘲讽:“你不是说,你家主子会重重有赏吗?”
沉光顿时面露嫌弃:“你曾经好歹也是个贵女,现在竟然这么唯利是图……走近路吧。”
一行人沿着右侧一路往前,走上木桥时凛凛的水光倒映进了容缨瞳孔里,她心口微微一滞,随即忽地上前一步,抓住了沉光的手。
这动作太过突然,沉光唬了一跳,下意识一甩:“你干什么?”
她只是本能反应,却不想容缨竟因为这一下骤然倾倒,随即“噗通”一声栽进了太液池。
水花四溅里,沉光懵住了,片刻后她骤然回神,猛地后退了一步:“我不是故意的!”
内侍们也慌了,这太液池可不浅,这又是晚上……
“沉光姑娘,怎么办?”
沉光一时也没了主意,下意识便想让众人闭嘴,这件事不能宣扬出去,更不能惊扰了昭阳殿的聂锦和萧宝宝。
进宫这么久,好不容易等来这一天,谁都不能坏事。
可话说回来,他们此时正等着她回去,如果迟迟不归也一定会察觉到不对劲的。
毕竟是皇上身边伺候的人,先前太后又因为她罚了萧宝宝,万一人真的出事了,这害命的罪名就脱不掉了。
她思前想后拿不定主意。
内侍却骚乱起来,原来是刚才还在翻涌的水面已经安静了下来,而掉下去的人,彻底不见了影子。
这要是再不去救人,就救不了了。
沉光盯着水面看了又看,最终一咬牙:“毕竟只是个奴婢,为了她一条贱命就惊扰了主子休息,实在是不值得,你们会水的下去找找,找的到就捞上来,找不到就是她命不好!”
内侍们被她话里的狠厉惊到,面面相觑过后,却谁都不敢言语。
沉光将身上带的银子都拿了出来,声色俱厉的警告:“都给我记住了,今天是她逃跑的时候不小心摔下去的,和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关系,只要你们嘴够严实,悦妃娘娘不会亏待你们的。”
内侍们诺诺应声,会水的人纷纷跳下去救人,可他们人不多,会水的拢共也就两个。
太液池却那么大,还是活水,他们看着就打怵,最后只是敷衍的找了找就上了岸。
晚秋的天气,太液池的水凉的刺骨。
容缨刚一落水就被凉的一哆嗦,却仍旧屏住呼吸没有上浮。
她懂一些水性,太液池的水虽然不浅,面积也不小,可这毕竟是在宫里,巡逻的禁军到处都是,所以哪怕明知道危险,她还是决定试一试。
只要能避过今天晚上这一遭,病上几天也值得。
可水流比预想的要急,她不等适应骤然变冷的水温,就被水流冲着往旁处去了。
她知道这么下去不行,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可脚腕却骤然一紧,她心里顿时一咯噔,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
水底晦暗,她看不清楚只能伸手去摸,触手湿滑,应该是水草。
她怕遇见这样的情况,并没敢入水太深,可大约是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竟还是让她遇上了。
别无他法她只能一根根去撕扯,可她在水下呆了太久,吸得那一口气已经要撑不住了,胸腔也跟着隐隐作痛。
她不得不加快了速度,可水草太多,这根扯开又有旁的缠了上来,力气逐渐流逝,窒息的痛苦让她本能的想张嘴。
她极力想维持清醒,可身体却已经到了极限,哪怕她万分不情愿,嘴唇还是张开了。
汹涌而来的水流瞬间冲的她眼前一黑,身体彻底失去控制,被水草纠缠着往池底坠了下去。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沉光惊恐得瞪大了眼睛,眼见内侍真的来拖她,顿时抖如筛糠:“皇上饶命,皇上饶命……”萧宝宝也被吓了一跳:“稷哥哥,别这样,她是从小跟着我的丫头……”聂锦抬手,轻轻“嘘”了一声,语气里满是无奈:“朕也不想,可她欺君啊。”...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4章 免费试读

沉光小跑着回了昭阳殿,里头正热闹,萧宝宝缠着聂锦说话,虽然没得到回应,可她自己却说得十分热闹。
沉光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地走了进去,一见面就跪下了:“皇上娘娘恕罪,奴婢没能将容缨姑姑带回来。”
萧宝宝顿时满脸不高兴:“为什么?她人呢?稷哥哥可都传口谕了,她还敢抗旨?”
聂锦也垂眼看了过来,他的目光和萧宝宝截然不同,仿佛凝成了实质一般,压得人头都不敢抬。
沉光几乎将头垂到胸口:“奴婢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一不留神就被她跑了,现在正遣了内侍到处找人呢。”
萧宝宝听得一呆:“她竟然真的敢抗旨?”
沉光不敢多言,只能磕头:“是奴婢办事不利,请主子责罚。”
萧宝宝摆了摆手:“算了,没来就没来吧,我也不是非要那么做,你下去吧。”
沉光心里一松,她就知道萧宝宝会是这么个反应。
她起身就要往外走,聂锦却忽然开口:“等等。”
沉光心里有鬼,腿一哆嗦就又跪下了,聂锦神情淡漠:“说实话。”
沉光心脏狠狠一跳,强撑着嘴硬:“奴婢不敢欺君,容缨姑姑她真的跑了……”
聂锦没再开口,气氛安静得让人心慌,沉光听见自己的心脏跳得一下比一下剧烈,仿佛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
她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一咬牙就要再解释。
聂锦却在这时候再次开口:“看来你真的不肯说……罢了,拖下去,杖毙。”
沉光惊恐得瞪大了眼睛,眼见内侍真的来拖她,顿时抖如筛糠:“皇上饶命,皇上饶命……”
萧宝宝也被吓了一跳:“稷哥哥,别这样,她是从小跟着我的丫头……”
聂锦抬手,轻轻“嘘”了一声,语气里满是无奈:“朕也不想,可她欺君啊。”
明明语气还算温和,可萧宝宝却听得肝颤了一下,眼前人虽然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稷哥哥,可却莫名地让人觉得陌生。
她还有一肚子的话想求情,现在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只好去骂沉光:“你个死丫头,还不赶紧说。”
沉光将头死死抵在地上:“皇上,奴婢不敢欺君,容缨她真的是自己跑了的,只是……只是她跑的时候慌不择路,跌进了太液池里……内侍们都看见了,真的是她自己掉进去的。”
萧宝宝心里一咯噔:“她掉太液池里了?淹死了?”
沉光不敢抬头:“奴婢不知道,已经让人去找了。”
萧宝宝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虽然打从进宫后聂锦就没表现出太多对容缨的偏爱,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他身边的人,要是真的因为沉光出了事……
她连忙跟着跪了下去:“皇上,沉光是无心的,容缨自己失足她也没办法,你饶了她吧。”
坐着的人迟迟没开口,主仆两人在这份不知尽头的等待里都慌乱起来。
聂锦不会让沉光给容缨偿命吧?
“稷哥哥,看在萧家的面子上……”
萧宝宝忐忑地去抓他的衣摆,胳膊却忽然被扶了一下,她一怔,仰头就瞧见了一张温和的笑脸。
聂锦竟没有半分要发作的样子:“原来就是这么件事儿,何至于此?都起来吧。”
萧宝宝一时愣住:“稷哥哥……你,你不怪罪?”
“不是说,她是自己跳下去的吗?朕何必怪罪?”
萧宝宝长出一口气,顺着聂锦的力道站了起来:“对对对,稷哥哥说得对,那……”
她又理直气壮了起来:“你可不能去找她。”
聂锦脸色漠然:“朕自然不会去找,区区一个宫婢……”
容缨,你以为朕不知道这是你不想来而设的局吗?
你以为朕不知道你会水?想用苦肉计是吧?
那就好好尝尝没人理会的滋味。
他合眼靠在了椅背上,疲惫似的一挥手:“让禁军找找人,找得到最好,找不到也不必强求,都下去吧。”
沉光这次不敢再耽搁,后退着一路出了昭阳殿。
虽然说她领了喊禁军去救人的命令,可万一容缨真的被救了,一口咬定是她推的……
她想起当时自己那下意识的一挥,心里十分懊恼,怎么就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呢?
可昭阳殿的人为难容缨不是一回两回了,她说是无意的,会有人信吗?
不行,不能冒这个险,容缨还是死了省事一些,反正皇上也不在意她的死活。
这般想着,她一路上走得要多慢就有多慢,等算计着人差不多已经淹死了才边喊着救人往太液池边跑。
可等她到的时候,却发现禁军已经围满了太液池,蔡添喜正站在桥上督促众人寻人。
她心里顿时一咯噔,怔愣了很久才硬着头皮上前:“蔡公公,您怎么在这?人找到了吗?”
蔡添喜看过来的目光凉沁沁的:“有人落水这么大的事,咱家又不是聋子瞎子,怎么能听不见?”
沉光强撑着寒暄:“就是呢,容缨姑姑也太不小心了……奴婢也是急得没办法,刚和皇上请了旨意就来寻人了,一路上紧赶慢赶的,没想到您倒是先来了一步。”
蔡添喜笑了一声,却透着嘲弄:“从这里到昭阳殿,一来一回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沉光姑娘年纪轻轻,腿脚可够不利索的。”
沉光被挤兑的脸色青青白白,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对方看出来了,也不敢再解释,不管怎么说,只要对方没证据,就不能把她怎么样。
可她还是不敢再和蔡添喜呆在一起,装着寻人的样子,往旁处去了,目光有些急切地扫过岸边,现在还没有人寻到容缨的踪迹。
这么久了,应该是死在里头了吧?
她心里一松,情不自禁露出个笑容来,可就在这时候,一道高瘦的影子却自树木阴影处缓步走出来。
看清楚对方的脸时,沉光整个人都僵住了,更让她震惊的是,对方怀里就抱着湿淋淋的容缨。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是该好好休息,”聂锦竟也没阻止,只是眼神越发凉薄,“毕竟,你好了才能在殿外伺候,悦妃才肯让朕宠幸。”容缨一僵,不可思议地看过去:“你说什么?她还要做这么荒唐的事?”“荒唐?”聂锦低声重复了一遍,话音落下他才抬眼看过来,“那你呢?”...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5章 免费试读

容缨在黑暗里挣扎了不知道多久,才终于有了一点知觉,嘴里都是苦味,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却被床侧的烛火晃得再次闭上。
“姑姑,你醒了?”
秀秀满脸惊喜,连忙将手里的药放下,探头过来看。
容缨头疼得厉害,胸口也疼,溺水的痛苦还停留在记忆里,她不自觉颤了一下,但秀秀在,她不得不强撑着打起了精神。
“我睡了多久?”
秀秀小脸皱成了包子,一手搀扶着她,一手往她身后塞枕头:“一天一夜了,姑姑你也太不小心了,太液池那么深,你怎么就摔进去了,天还这么冷……”
容缨一顿:“我自己摔进去的?外头是这么传的?”
“是啊……不对吗?”
容缨脸色苍白:“算对吧。”
她当时去抓沉光的手,就是算准了出事后她会遮掩,说不定还会贻误救她,可越是这样,越会成为把柄。
但她特意将对方牵扯进来,不是要趁机将对方如何,而是要有一个筹码,今天的事虽然躲过去了,可难保日后昭阳殿不会再有新的动作,有了这个把柄至少还有余地转圜,不用再折腾自己一次。
“谁送我回来的?”
小丫头脸一红,正要开口,一道男声却先一步响了起来:“你想让谁送你回来?”
容缨一怔,这声音……
她循声看过去,聂锦果然就在屋子里,此时正把玩着茶盏,话说得满是嘲讽。
她劫后余生,心神本就混乱,此时骤然瞧见他,一时竟忘了言语,许久后她才回神撑起身就要下地,可她身体太过虚弱,还不等穿上鞋身体就往地上栽。
修长有力的胳膊揽在她腰间,轻轻一勾就将她拎了起来,重新丢回了床榻上。
“刚醒过来就别乱动了……药呢?”
秀秀连忙将药端了过来,眼见两人有话要说,很识趣地自己退了下去。
聂锦搅了搅药碗,却又放下了:“凉了……不必喝了,反正你应该也是想多病一些日子的。”
这话凉沁沁的,听得容缨心里发紧。
她不意外聂锦能猜到是她自己设计了这样的戏码,但她也没碍着谁,何必这么一副嘲弄又嫌恶的态度?
她不自觉抓紧了被子:“奴婢听不懂皇上的话。”
“听不懂?”聂锦眉梢一扬,似是被容缨的嘴硬逗笑了,“你那么聪明,怎么会听不懂呢?”
他伏下身体,棱角分明的脸就悬在容缨眼前,可下一瞬他却脸色骤变,整个人都阴冷下来:“容缨,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太液池都敢跳……”
容缨有些受不住他这样锐利的目光,微微侧开了头,虽然明知道彼此对这件事的起因结果都心知肚明,可话还是不能挑明。
“脚滑了一下……”
聂锦面露嘲讽:“脚滑?木桥半人高的栏杆,你怎么滑?”
容缨无话可说,只能闭紧了嘴不吭声。
聂锦却又捏着她的脸颊肉,逼着她正视着自己:“你好像还是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奴婢要做的就是听主子的话,朕让你伺候谁,你就得伺候谁,听明白了吗?”
容缨咬紧了嘴唇,哑巴了似的许久都没开口。
“说话!”
仍旧毫无回应。
聂锦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阴沉下去,半晌他忽然起身走远了一些,抬手轻轻弹了弹皱巴巴的衣裳,仿佛是刚才碰了容缨两下,身上被弄脏了。
“罢了,你早晚会学乖的。”
他自言自语似的笑了一声,随即脸色诡异地缓和了下来:“朕今天来,还有个惊喜要给你。”
这话听得容缨毛骨悚然,今天一见聂锦,她就觉得他很奇怪,明明是救了自己的人,可他身上却没有一丝善意的气息,反而从头到尾都透着冷漠和厌恶。
关于他所谓的惊喜,容缨直觉不是好事,下意识地拒绝。
“奴婢很累了,想休息……”
“是该好好休息,”聂锦竟也没阻止,只是眼神越发凉薄,“毕竟,你好了才能在殿外伺候,悦妃才肯让朕宠幸。”
容缨一僵,不可思议地看过去:“你说什么?她还要做这么荒唐的事?”
“荒唐?”聂锦低声重复了一遍,话音落下他才抬眼看过来,“那你呢?”
“设计太后罚她,以奴害主,你不荒唐?”
容缨一僵,她就知道萧宝宝告状之后,聂锦不会坐视不管,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会是用这种方式。
看来那天蔡添喜说的什么他想吃酒酿圆子,就是想哄她乖乖回去的谎话。
可笑的是她竟然信了,不止信了,还以为她和聂锦之间还有余地能转圜……
容缨,你竟如此愚蠢。
她指尖攥的更紧,眼睛却垂了下来,死死盯着被子上已经有些破损了的牡丹绣文:“皇上若是想为悦妃娘娘出气,不如去寻奴婢的错处,用这种法子,让人不齿。”
这话说得大不敬,可聂锦却没发作,反而坐了下来,抬手给自己倒了杯冷茶。
“可只有这个法子最能让悦妃高兴。”
他仰头将冷茶整杯灌了进去,再看向容缨时,眼神很是意味深长:“你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朕总不能不管,对吧?”
容缨抬眼看过来,大约是被气的狠了,她身体肉眼可见的紧绷,连声音都是颤的:“那皇上知不知道,她那天想对我做什么?”
聂锦端着茶杯的手微不可查的一僵,目光迅速略过容缨,随即不动声色的将杯子丢回了桌子上,语气轻淡:“重要吗?”
仅仅三个字,却宛如重锤,砸的容缨浑身都疼,连呼吸都跟着凝滞了。
她怔怔看了聂锦许久,眼睛隐隐发红,却不等情绪进一步发酵,她便回神似的猛地闭上眼睛扭开了头:“奴婢身染有疾,按宫规不能面圣,皇上请回吧。”
聂锦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容缨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动静,可她却有些撑不住了,索性钻进了被子里,连头都蒙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才传来脚步声,聂锦终于要走了,可他却刚到门口就又停了下来。
“对了,”他开口,语气里毫无情绪,“下次别玩跳水这种把戏了,朕的禁军很金贵的,用来找你糟蹋了。”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见聂锦只有短短一炷香的功夫,容缨却被刺得千疮百孔,明明身上没有外伤,却疼得她直抖。只是她性子要强,便是再怎么难过也不肯流露丝毫,只是将嘴唇咬得鲜血淋漓。秀秀来送吃食的时候,一见她的样子被唬了一跳,平日里明明并不敢和她太亲近的人,现在竟然大着胆子来碰她。...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第16章 免费试读

见聂锦只有短短一炷香的功夫,容缨却被刺得千疮百孔,明明身上没有外伤,却疼得她直抖。
只是她性子要强,便是再怎么难过也不肯流露丝毫,只是将嘴唇咬得鲜血淋漓。
秀秀来送吃食的时候,一见她的样子被唬了一跳,平日里明明并不敢和她太亲近的人,现在竟然大着胆子来碰她。
只是那手半路上就被容缨避开了。
“我没事……拿下去吧,没胃口。”
秀秀的担心溢于言表:“姑姑,你哪里不舒服啊,都流血了……要不要请太医来看看?”
容缨闭上眼睛扭开头:“咱们这样的身份,拿什么请太医?你去吧,我睡一觉就好了。”
秀秀被说得心里戚戚,太医是官,宫人是奴,的确没资格请太医来看,可容缨毕竟是不一样的,先前太医也是来过的。
但见容缨脸色白惨惨的,嘴角还有血,她也不敢纠缠,只能给她理了理被子就下去了,心里盼着她真能一觉醒来就生龙活虎的。
可事实上这一觉容缨睡得并不安稳,她不记得做了什么梦,只是难受的厉害,身上也一层一层的出冷汗。
隐约间还听到有人在喊她,她自觉是睁开了眼睛的,入眼却是一片漫无边际的黑,像是充斥着窒息绝望的池底,又像是晦暗腥臭的死牢,更像是那年雷雨交加的土地庙。
她呜咽一声,将身体紧紧蜷缩成一团,可无边无际的恐惧仍旧汹涌袭来,她只能死死咬住嘴唇,哪怕口腔里充满血腥味也不肯松开分毫。
一只温热的手忽然附上来,捏着她的颌骨逼着她松了嘴,她烧得浑浑噩噩,这一番动作下来仍旧没能清醒,可所有来自梦魇的痛苦却都被这一下来自现实的碰触驱散了。
她本能地朝那手靠近了一些,宛如幼兽寻求安慰一般。
那手的主人却仿佛不喜欢这样的亲昵,很快就将手挪开了。
“不……”
她挣扎着开口,却不过只说了一个字,意识便又被拉扯进了黑暗里。
好在那人仍旧听懂了,不多时又将手落了下来,轻轻抚在她脸侧,再没有移开。
在这份体温的安抚里,容缨情绪逐渐安稳,彻底陷入了沉睡。
等她呼吸均匀下来,那人才收回手,动作极轻地退出了偏殿。
天色彻底亮了起来,聂锦眨了眨酸涩的眼睛,继续低头去看奏折,这几天他被旁的事烦扰了精神,政务上便有些懈怠,眼下一得闲就赶紧处理了,不留神就折腾到了天亮。
蔡添喜端着参茶进来,姿态恭敬里带着关切:“皇上歇歇吧。”
今天是休沐日,不必上朝。
聂锦呷了一口,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剩下的不多了。”
蔡添喜也不敢深劝,只能叹了口气,将乾元殿各处的灯烛一盏盏灭了,等回到外间的时候,聂锦已经又开始批奏折了。
他看了眼自家主子眼下的阴影,忍不住摇头,这要是容缨好好的,还能劝两句……
这般想着,他不自觉靠在门口往偏殿方向看了两眼,这晚秋的天气在水里泡了那么久,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这厢正出神,冷不丁就觉得身上一凉,他纳闷地四处张望了一眼,却是一转身就对上了一双眼睛。
他唬了一跳,连忙低下了头:“皇上?”
聂锦收回目光,漫不经心道:“看什么呢,那么出神?”
蔡添喜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了皇帝的眼,却不敢隐瞒:“奴才听说容缨姑娘烧得厉害,想来最近是不能伺候了,正琢磨着是不是提个旁人上来,皇上可有合心意的人?”
聂锦提着的朱砂笔微微一顿,目光再次落在了自己手上,静默许久才开口:“你看着办吧。”
蔡添喜心里唏嘘一声,这添了人,回头容缨再回来就要横添不少波折了,可这是他的差事,他得尽心尽力地去办。
因着要找人暂代容缨缺的消息传了出去,贿赂他的宫女一时间络绎不绝,皇帝身边的女侍虽然无名无分,可一旦被允许生下孩子,那就算是一步登天了。
但那是后话,眼下蔡添喜看出来聂锦兴致不高,也不敢多废话,轻手轻脚地出了门,吩咐德春将刚才的消息放了出去,却不想刚吩咐完,宫门口就热闹了起来,昭阳殿的宫人又来了。
自打皇帝说要临幸悦妃之后,已经过去了五六天,每日里那边都要来人问个两三遍,要么是请皇帝过去用饭,要么就是得了什么新鲜玩意儿要请皇帝把玩。
可聂锦一次都没见过人,都是蔡添喜出面打发的。
只是昭阳殿的人仗着出身萧家,这次又是皇帝食言在先,很是有些难缠,虽然蔡添喜不好明着发作,可心里却是真的有些烦躁了,眼下见人又来了,绷着脸走了过去。
临到跟前他才认出来,这回来的竟是沉光。
他眼神微不可查地沉了一些,他不喜欢这丫头,先前传皇帝旨意的时候,那副样子太猖狂,在这宫里猖狂的人最是短命,哪怕身后的主子再得宠都不行。
可他还是耐着性子,语气和善地开了口:“皇上忙于政务,今日谁都不见,姑娘请回吧。”
沉光匆匆行了礼,虽然蔡添喜十分明确地拒绝了,她却还是踮起脚,目光越过蔡添喜,往乾元宫内看去。
蔡添喜心里的不喜越发浓郁,这是什么意思?怀疑他蓄意隐瞒,假传圣意?
他沉着脸用力咳了一声。
沉光对他的不满有所察觉,却并不在意,不管怎么说萧家都对皇帝有大恩,她这个萧家出来的人,自然也和旁的宫人不一样。
她笑嘻嘻凑上前,将一个精致的玉佛往蔡添喜手里塞:“劳烦公公再去通秉一声,悦妃娘娘病了,请皇上去看看。”
蔡添喜摸了下手里的玉佛,心里一哂,又给她还了回去:“姑娘别为难咱家了,皇上的确是在忙。”
沉光的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带着几分强硬的又将玉佛塞了回来:“公公,这可是悦妃娘娘的赏,您若是不收,传到娘娘耳朵里……”
话未尽,意已全。
蔡添喜心里“啧”了一声,威胁他?可到底也没必要和悦妃撕破脸。
他含笑收了:“成,那咱家就再跑一趟。”
可应承归应承,人去不去就说不准了,毕竟这通秉的学问也大着呢。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容缨聂锦小说阅读》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容缨聂锦小说阅读》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容缨聂锦小说阅读

这本《容缨聂锦小说阅读》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容缨聂锦小说阅读小说(主角聂锦容缨) 完整版,个人感觉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够曲折,有虐有爱,感情专一,一路悬念不停,看到停不下来,用了两天时间一口气看完的。……

作者:类别:悬疑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人气小说容缨聂锦小说阅读聂锦容缨免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