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热门小说(占瞳宓墨渊邢)免费试读

时间:2024-02-06 08:58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小说简介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讲述了占瞳宓墨渊邢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点击全文阅读《《《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占瞳宓还想再拦,却被妙玄抓住手臂,“占施主,还是让他自己冷静吧。”占瞳宓皱着眉,她不想让墨渊邢离开她,便着急地想要甩开妙玄,但是他看着老弱,手上的力道却是很大,无论占瞳宓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得,正要掐诀念咒,但是妙玄却好像已经提前知道她的招数那般,招招都躲过了。占瞳宓怒火中烧,妙玄见此,才悠悠开口,“占施主放心,墨施主暂且不会寻死。”...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1章 免费试读

“墨郎,别走。”占瞳宓拦住墨渊邢。
墨渊邢不悦地看着占瞳宓,甩开她的手。
“墨郎,你不能离开我的视野,若你还要寻死,我定会杀了这天下人。”占瞳宓道。
云桥生闻言,眉毛一挑,“我就知你这妖女杀人之心不死。”
墨渊邢看了眼云桥生正欲说什么,却被妙玄打住,“占施主,你的能力不应该用在这里。”
“我如何关你屁事。”占瞳宓死死盯着墨渊邢,生怕他跑了,丝毫不理会刚刚救了自己一命的恩人。
云桥生被人忽视,心中愤懑,双手抱剑,恼怒地瞪着占瞳宓,但占瞳宓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墨渊邢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后便拿出妙玄给他的那个小瓷瓶,将它还给他,“我不想再掺和你们的事,我不过是个普通人。”
看了一眼占瞳宓,脸上是莫大的悲伤,“占瞳宓,我不会寻死,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着便慢悠悠地走去。
占瞳宓还想再拦,却被妙玄抓住手臂,“占施主,还是让他自己冷静吧。”
占瞳宓皱着眉,她不想让墨渊邢离开她,便着急地想要甩开妙玄,但是他看着老弱,手上的力道却是很大,无论占瞳宓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得,正要掐诀念咒,但是妙玄却好像已经提前知道她的招数那般,招招都躲过了。
占瞳宓怒火中烧,妙玄见此,才悠悠开口,“占施主放心,墨施主暂且不会寻死。”
占瞳宓这才放下心来,好奇妙玄是如何与墨渊邢认识的,便问,“你如何与墨郎相识的,那小瓶里装的又是什么?”
“杀死你的东西。”
占瞳宓心中一顿,面上扬起笑容,“原来墨郎这般舍不得我死。”
云桥生看不下去,终于开口,“他那是没找到机会吧。”
紧接着又对妙玄说:“他不要,我要,国师能否把它赠与我?”
“住口,你为何还不走?”占瞳宓呵住云桥生。
云桥生收声,抱着剑又靠在角落,安静地看着占瞳宓,虽然妙玄说占瞳宓不是杀害他家人的凶手,但是他家人的死定然与她有关,他需要从她身上收集线索。
妙玄打断二人争吵,道:“你可曾想过你这般逼迫墨施主不过是徒增厌恶,我有一法可让他对你改观,你可愿意听?”
占瞳宓心中动摇,她现在惹得墨渊邢厌烦,自然想要与他回到从前,这才放弃挣扎,安静地看着妙玄,等他下文。
“你可知为何墨施主不喜你?”
“要说便说,莫要卖关子。”占瞳宓不耐烦道。
妙玄一顿,却是不恼,“墨施主厌恶你,因你伤了他的家人,此中隔着的深仇大恨怕是很难让他放下,但是施主若是慢慢赎罪,我想墨施主会对你改观。”
占瞳宓眉头紧皱,“我如何赎罪?”
“占施主有这本事,何不用来拯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你多做一件好事,墨施主对你的印象便好一份……”
占瞳宓沉思了一会儿,摇摇头,“你这方法不靠谱,我要做到何时才能让墨郎重新喜欢上我?况且我拯救其他人并不能让墨郎家人活过来,我与他之间仍隔着仇恨。”
占瞳宓虽然对感情迟钝,但是却也不是这么好骗的,像是反应过来般,指着妙玄道:“你这和尚,竟是诓骗我为你做事罢。”
妙玄被她这样说,眉头轻皱,无奈道:“若占施主还像之前那般,他只会离你越来越远,但贫僧却能让他一直陪在你身边。”
占瞳宓怀疑地看向妙玄,“果真?”
“自然,贫僧自有方法。”
占瞳宓见他满脸真诚,点点头,姑且信他。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云桥生见她态度这样恶劣,面上有些恼怒,拿着剑的手微微发抖,就在这时,妙玄道:“占施主你还是莫要跟来,墨施主现在怕是不想见你。”复又对云桥生说:“云施主若想为家人复仇,倒也不用急于一时,占施主对秘术熟知,何不请她与你一同回家查查。”...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2章 免费试读

占瞳宓得知妙玄有方法能让墨渊邢一直待在自己身边,便等不及,拉着他想要立马去找墨渊邢。
“你不要走。”云桥生拦住占瞳宓,态度不善,他家人的死还没有个头绪,怎能轻易放过她。
“滚。”占瞳宓脸上不耐,反手推开云桥生。
云桥生见她态度这样恶劣,面上有些恼怒,拿着剑的手微微发抖,就在这时,妙玄道:“占施主你还是莫要跟来,墨施主现在怕是不想见你。”
复又对云桥生说:“云施主若想为家人复仇,倒也不用急于一时,占施主对秘术熟知,何不请她与你一同回家查查。”
云桥生闻言,心中动摇,便看向占瞳宓,“你跟着他也无用,既然妙玄国师说你不是凶手,但如今所有的证据皆指向你,难道你不想找到诬陷你的人吗?”
“诬陷就诬陷了,我又不在意别人如何看我。”占瞳宓皱眉道。
她甩开云桥生,转身回到屋中收拾被砸乱的房子。
云桥生也跟着她回到屋中,不依不饶地要她跟他回府查看,“你为何不愿与我回府,难道是怕查到你的身上?”
妙玄扔下吵闹的二人,独自向墨府走去。
……
“墨施主,多有叨扰,不知可否与你相谈一番?”
墨渊邢见妙玄态度诚恳,也不好抚了他的面子,便让进了门。
墨渊邢给他到了一杯茶,低声道:“法师找我何事?若是让我劝占瞳宓回归正轨,那便免了。”
妙玄抿了一口茶,不着急回答。
淡淡地看着墨渊邢,见他满脸死寂,无悲无喜,过了许久才道:“墨施主觉得我朝百姓过得如何?”
“朝局动荡,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有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
妙玄点点头,又道:“但是我朝百姓却比邻国过得好上不知多少,全然因为我朝将军英勇善战,才得以得此安逸生活,其他弱国更是民不聊生。”
墨渊邢静静地听着,他向来喜爱读书,从一些野史游记中知晓别国百姓的生铱椛活,同类相食、强盗横行,皇帝难以服众……
初读之时,十分震惊,世上竟有这般凶险之地,不禁感叹怜悯他人的苦难。
沉思之际又听妙玄道:“我朝百姓的未来,就在占瞳宓的一念之间。”
墨渊邢猛然抬头,眼中有些不解地看着妙玄。
“京城百姓正遭遇邪祟侵扰,且未来不久,我朝运势会受到一股力量冲击,这种强大的力量只有占瞳宓才能对抗。”
墨渊邢许久都不说话,知道妙玄说这话便是要他前往京城,这样占瞳宓才会随他一同前去,但他现在十分抗拒与她相处,只要和她在一起,便觉得对不起家人。
“言尽于此,贫僧便不再多留。”说罢,妙玄转身离开,独留墨渊邢沉思。
而那边,占瞳宓受不住云桥生的烦,便随了他的意,半推半就的一同跟着他到云府探查。
事情发生得突然,云桥生并无时间给他家人安葬便匆匆找占瞳宓报仇去了,所以再次打开家门,里面的状况与之前一模一样,完全没有搬动的痕迹。
占瞳宓看着横七竖八的尸体,眉头微蹙,只一眼,就肯定这场景确实是秘术所为,不过她确定她奶奶确实只传授给了她一人,不过她奶奶早已死了,那这又是谁做的呢?
云桥生见她寻寻觅觅,便将早早发现的纸人拿给她,占瞳宓接过纸人,心中一震,这纸人好生熟悉。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云桥生得知,也是大惊,占瞳宓的奶奶两年前便已经去世,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怎会……占瞳宓一手拿着纸人,一手拿出铃铛,闭着眼睛对着纸人缓缓摇铃,但是却没有感受到纸人上留下任何信息,这让她有些震惊,按理说巫女不能够完全掩藏住自身的气息,就算是她杀周家时也要用到自己的血,为何这个纸人没有任何活人留下的痕迹。...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3章 免费试读

占瞳宓眼中仿佛淬了毒,阴郁地扫视一周,这些熟悉的感觉让她是非不自在,忽然之间,仿佛她又回到了当初的场景……
“我说了多少次了,你为何就是记不住,出去罚站。”
奶奶的烦躁的模样好似就在眼前重现,当时年幼的她穿着单薄的衣裳,被冻的瑟瑟发抖,随后又见她光着脚站在一块坚硬的冰块上,眼神哀求地朝屋中瞧去,但奶奶并不理睬她,她任由她在院子里低声啜泣。
她对奶奶来说不过是继承家中秘术的传承人,对她并不疼爱,所以她经常因为学不会而遭遇打骂或是被关进黑暗的密室中……
她以为她只要好好学,便会得到奶奶的赞扬,但奶奶对她却是更加严苛,从来没有人爱她,她的母亲亦是如此,把她视作索命的恶鬼,想方设法想要杀了她……
云桥生见她一直皱眉,但却不说话,不免有些着急,便催促她。
占瞳宓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拿出一根木簪,那是她奶奶生前常年佩戴的,后咬破指尖,将一滴血滴在上面,嘴里念叨着什么,只见木簪飘出一缕白烟但很快便消散了,死了便好,占瞳宓的神情这才放松了些许,后幽幽开口,“这贼人也知我家传秘术,制纸人的习惯竟然与我奶奶一致,怕是早有预谋。”
云桥生得知,也是大惊,占瞳宓的奶奶两年前便已经去世,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怎会……
占瞳宓一手拿着纸人,一手拿出铃铛,闭着眼睛对着纸人缓缓摇铃,但是却没有感受到纸人上留下任何信息,这让她有些震惊,按理说巫女不能够完全掩藏住自身的气息,就算是她杀周家时也要用到自己的血,为何这个纸人没有任何活人留下的痕迹。
二人纠结之际,妙玄来到云府,接过纸人,细细端详,眸中闪过异样的神色。
“你们应该注意到,从一进府便能闻到剧烈的苦涩草木味,这与京城中突然爆发的瘟疫出现的味道一样,我想这其中是同一人所为。”妙玄道。
云桥生闻言,眉头皱得更深,略带探究地看着占瞳宓,但她却低着头不言语。
妙玄看向占瞳宓,道:“这世上怕是只有你了解这秘法,此次便是请你前往京城一探究竟。”
不等占瞳宓作答,云桥生便言他也想去,此案牵扯甚广,天底下哪会有这般巧合之事,心中也知占瞳宓不是真正的凶手,他定然要前往京城,将杀害他家人的凶手抓住。
只是占瞳宓终于一言不发,云桥生推了推她,“问你话呢,你去是不去?”
“不去。”占瞳宓冷道,“你要查便自己查,他人如何我并不关心。”
“要是墨渊邢也去呢?”云桥生急道,虽然他今日头一次见占瞳宓与墨渊邢,但是他却知道她的软肋是墨渊邢。
“占施主,你的罪孽深重,只有生前多行善积德,来世才能有所善报。”
占瞳宓轻笑一声,道:“和尚,我不信因果,来世的事情还且等待来世再说吧。”
“占瞳宓,你就不怕来世你不能做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墨渊邢和其他女子相守一生吗?”
“闭嘴。”,占瞳宓厉声打断云桥生,眉头紧皱,光是想想墨渊邢与其他女子在一起她便难受得受不了,若是他当真与其他女子相爱,她肯定会疯掉。
云桥生却是仍不放弃,剩热打铁,道:“占瞳宓,你若是不积点德,下辈子怕是很难遇到墨渊邢那样好的人了。”
占瞳宓不愿再听,转身就走,行至门口,又转身看向妙玄,“墨郎也会去吗?”
“他会去的。”
占瞳宓神色不善,“若是他受到任何伤害,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这人将她家秘术学得炉火纯青,甚至还有能力掩藏自己的踪迹,她不能让墨渊邢涉险。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墨郎,你莫要推辞,此次凶险,我不想让你受伤。”说着便又转向妙玄,神色认真了几分:“和尚,我觉得这件事情与我奶奶有关。”自云府归来,便有一个想法一直萦绕在占瞳宓心头,翻箱倒柜,终于拿出一个落满尘埃的小匣子,犹豫半晌,才慢慢打开,只见里面原应该有一个血迹斑斑的银铃,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4章 免费试读

这两日,占瞳宓一直通过铜镜查看墨渊邢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再寻死,看着他情绪低落,心情也如他一样,悲伤心痛,不过好在他并没有再想不开,这让她心安不少,心中对妙玄也产生了一丝敬佩。
第三日,她看到妙玄又到墨府,随后便见墨渊邢同妙玄走出墨府,慢慢地朝她家走来,占瞳宓瞬间如紧张起来,慌忙收拾自己有些乱的辫子,过了一会儿就听到了敲门声。
墨渊邢站在妙玄身旁,并不看占瞳宓,也不同她说话,即便这样,占瞳宓也觉得好了很多,只要他不排斥与她待在一块便好了。
虽然占瞳宓想过很多次将墨渊邢绑回家中,那样她便可以与他二人长相厮守,但是墨渊邢不高兴她便也不高兴,她想要看他欢喜的笑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占施主,明日我们便会启程前往京城,不知你是否愿与我们同行?”
占瞳宓看着虚与委蛇的妙玄,白眼一翻,“你知墨郎在哪,我便在哪,又何必再问。”
说罢,便拿出提前一串桃木串递给墨渊邢,“墨郎,这串可驱邪避祟,上面还有我设下的一道符咒可以暂时抵挡他人对你的伤害。”
但是墨渊邢却不肯接,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占瞳宓笑容僵住,挥挥手,那串吊坠便系在了他的腰间,任他怎么解都解不开。
墨渊邢有些气恼,“不需要你的东西。”
“墨郎,你莫要推辞,此次凶险,我不想让你受伤。”
说着便又转向妙玄,神色认真了几分:“和尚,我觉得这件事情与我奶奶有关。”
自云府归来,便有一个想法一直萦绕在占瞳宓心头,翻箱倒柜,终于拿出一个落满尘埃的小匣子,犹豫半晌,才慢慢打开,只见里面原应该有一个血迹斑斑的银铃,现在却是空空如也。
她奶奶最重要的法器不见了。
“当年占奶奶去世的时候,我们是亲眼所见的。”墨渊邢瞧了眼占瞳宓,缓缓道。
当年占瞳宓奶奶给百姓驱邪做法事时,遭遇反噬,当场死在法场上,还是他与占瞳宓一起将她带回家中的,他们遵循她生前的嘱咐,说是这辈子沾染太多邪祟之物,不想下辈子过得太过辛苦,便让占瞳宓将她火化,不再入轮回。
当初他们是亲眼看着她被推入火中的,到底是谁在背后弄虚作假?怕是只有查清京城瘟疫背后的人才能知晓了。
妙玄脸上鲜少出现了一丝微动,看向屋中的牌位,眸色幽暗,不知再想什么,突然对占瞳宓说:“你可否带我去你奶奶墓地瞧一瞧?”
占瞳宓摇摇头,“我奶奶只有骨灰,就在房中,你若需要我便给你取来。”
当初占瞳宓也想将她奶奶埋在地上,但是她却仿佛病态般,就要摆在家中,日日看着这个曾经打压她的人就在眼前,却在也不能伤害她,这才让她稍稍得到满足。
妙玄与墨渊邢一愣,显然没想到占瞳宓竟然和一抔骨灰生活了两年。
走进堂屋,妙玄行动有些停顿,轻轻地捧起那装着骨灰的木盒,仔细端详,许久才放下。
占瞳宓见此,眼睛微眯,“你与我奶奶相识?”
妙玄并不隐瞒,点点头。
占瞳宓了然,怪不得他对自己的招式这样熟悉。
但是见妙玄并不想述说他与奶奶的往事,也不介意。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那以后我带你游历山河、陪你尝尽世间所有美食,你是否会喜欢我?”云桥生静静地看着占瞳宓冰冷严肃的小脸上,突然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羞涩微笑,他心脏猛然跳动一下,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占瞳宓睨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云桥生却觉得她这样分外可爱。...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5章 免费试读

翌日,三人收拾好东西,便一同回京。
刚出城门,便见后面云桥生身骑骏马追来,气愤地将马车拦住,“你们为何都不叫我?”
妙玄无奈,他本不想云桥生参入这场阴谋之中,便故意悄悄回京,没成想他竟自己追了出来,也罢,是福是祸也不可知,既有缘便一同前往。
墨渊邢不愿与占瞳宓共处一个马车,便由她一人独乘一辆马车,现云桥生加入,便与她同坐一辆车。
墨渊邢冷冷看着云桥生笑着走上占瞳宓的马车,脸色更冷,重重地将车帘放下,不再看那糟心的画面。
“宓娘,你能否教教我你家的秘术?”
云桥生凑到占瞳宓面前,自从知道占瞳宓不是杀人凶手后,他就好生了解了一番她的事迹,自然也就知道了她曾为青州百姓所做的事情后,便对她产生无限佩服。
占瞳宓瞥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前面的那辆马车。
“占姑娘,我教你哄男子,你教我巫术可好?”
占瞳宓淡淡地看着云桥生,“我这巫术只有女子可学。”
云桥生一噎,似是不相信,便又问了一次,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就悻悻的不再提,但占瞳宓却是不放过他刚说的话,一定要他说出如何哄好墨渊邢的方法,他本就随口一说,但看着眼神发光的占瞳宓,竟一时说不出敷衍的话,怔怔开口,“你为何这么喜欢墨渊邢?”
占瞳宓不答,不耐烦地踹了他一脚,见他不过是戏弄自己便也不再看他,拿出铜镜看墨渊邢。
“宓娘,你这镜子好生厉害,可否借我瞧瞧?”云桥生见占瞳宓如此着迷墨渊邢,心中不痛快。
占瞳宓却是连个眼神都不给他,云桥生倒也不恼,凑到她身边一起观看闭眼休憩的墨渊邢。
“他有何好看,我瞧着实在一般。”云桥生耐不住无聊道。
占瞳宓听此,终于将眼神从铜镜上移开,瞪了一眼云桥生,“墨郎是世上最好的人。”
“你与他是如何相识的?”
“我年幼之时,奶奶整日让我练习秘术,不让其他小孩与我玩耍,久而久之便也无人愿意与我玩,只有墨郎不怕我奶奶……”
小的时候,她奶奶说其他人只会影响她修炼,便不让她出院子,其他小孩来找她玩也会被她呵斥回去,她从小只有孤单一人,直到有一天墨渊邢突然爬到了她家围墙上,看到蹲在墙角偷偷哭泣的她,自那日起,他便常常偷偷来看她,陪她说话,带外面的吃食给他……
“那以后我带你游历山河、陪你尝尽世间所有美食,你是否会喜欢我?”云桥生静静地看着占瞳宓冰冷严肃的小脸上,突然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羞涩微笑,他心脏猛然跳动一下,不自觉地脱口而出。
占瞳宓睨了他一眼,不再说话,云桥生却觉得她这样分外可爱。
而前面的墨渊邢听着后车传来的阵阵笑声,眸色更深。
马车行了一天,人疲马乏,终于在天黑之前找了一处驿站休息。
云桥生跳下马车,抬手想要将占瞳宓扶下马车,却见她也如他一样跳了下来。
云桥生眉毛一挑,笑着揽过占瞳宓的肩头,与她嬉闹,但是占瞳宓却甩开他的手,立马跑向墨渊邢。
墨渊邢冷冷撇了一眼占瞳宓,跟在妙玄身后面无表情地走进驿站。
占瞳宓落寞地站在原地,不知为何他对自己更加冷淡了,正伤心之际就被云桥生又一把搂住肩膀,前面的墨渊邢顿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而云桥生勾嘴一笑,又絮絮叨叨地对占瞳宓说些什么,好不亲密。
往后数日,占瞳宓一直被云桥生缠着,要与她讲这些年他游历山川河海的事迹,那是她从没听过的新鲜事,每次都会被吸引,但是墨渊邢的脸色却是更加黑了。
京城瘟疫严重,占瞳宓使用法术加快车速,只用了十日便来到京城。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小说介绍

“为何我不见死人?”占瞳宓走了一路,并无看见任何因此而死的人,心中忧虑,按照她家传秘法,遭遇巫术之人不出五日就会慢慢流尽全身的血,直至死亡,但是这些人即使是浑身是血却也仍然活着,不禁有些好奇。“城中并未有人因此丧命。”妙玄缓缓开口,“占施主可是看出有何不同了?”...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第16章 免费试读

到了京城,一行人并无停歇,跟着妙玄就到了安置感染瘟疫的难民的地方。
听妙玄说,城中刚开始就只有一小片区域的人受到感染,后来便越来越多,完全不受控制,皇上直接将城中聚集感染者多的一片区域划分为受难区,将其封控起来,才得以缓解。
一群人走到街上,扑面而来的便是浓厚的血腥味以及与云家出现的纸人一样的味道,看清街道的场景,墨渊邢与云桥生不禁低呼一声。
街道两旁躺着好几个浑身是血的人,无一不低声哀嚎,犹如被剥皮的血人,好不吓人,要不是见其胸口还有起伏,怕是很难想到他们还活着。
起初,人们身上便只有很小的一道口子,还以为是不小心划伤,便不太在意,后来,身上的口子越来越多,才意识到不对劲,直到伤口一道叠着一道,浑身皮肤全无,只能看到翻卷的皮肉裸露,城中越来越多的人也出现这种模样,朝廷才开始重视,但是从来没人见到过这种状况,下派的御医官员也无从下手,甚至有人认为这是邪祟作乱,要将这些病患全部焚烧,好在妙玄出面制止。
占瞳宓看着这副场景,面上毫无波澜,只是旁边两位就不那么好过了,纵然是见多识广的云桥生见此场景也忍不住想要呕吐,更别说墨渊邢了,虽然他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占瞳宓却感受的到他的不自在与难受,便拉着他的手,小声安慰。
许是太过震惊,墨渊邢并没有注意到占瞳宓的手,就由着她拉了一路。
“为何我不见死人?”
占瞳宓走了一路,并无看见任何因此而死的人,心中忧虑,按照她家传秘法,遭遇巫术之人不出五日就会慢慢流尽全身的血,直至死亡,但是这些人即使是浑身是血却也仍然活着,不禁有些好奇。
“城中并未有人因此丧命。”妙玄缓缓开口,“占施主可是看出有何不同了?”
这些人的模样,与她家的一道秘术十分相像,但是却不致命,若不是为了伤人,背后之人到底为何要大费周章的做此举?
占瞳宓将心中疑虑道出,一直没说话的墨渊邢突然道:“从云家到这场血疫,着背后之人仿佛是在刻意引导你一样,也可能,留着百姓的性命怕是为了留下更多的线索。”
占瞳宓闻言,对墨渊邢投以爱慕的目光,云桥生见此,脸上不满,“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有什么好说出来的?”
占瞳宓瞪了他一眼,虽然她现在不讨厌云桥生了,但是仍然不允许他对墨渊邢不敬,妙玄止住两人的吵闹,询问占瞳宓可有解决方法,占瞳宓这才放过云桥生,道:“此秘术解法十分简单,只需要将准备好的药材加上特殊符纸一同熬煮,将汤药喂给伤者即可。”
妙玄闻言,便派人准备材料,后又将全部人聚集到一处,将汤药分发下去,果然,人们的伤口不再疼痛难忍,逐渐愈合。
“你可还记得最先是在哪里闻到这种奇怪味道的?”妙玄问。
最先出现异常的那名男子道:“我与夫人约莫一个月前前去隐恩寺还愿,方丈赠与我们的寺中清泉水中就闻到了这股味道。”
妙玄闻言,眸色微沉,那是他修行的地方。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以爱为笼小说阅读》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以爱为笼小说阅读》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

这本《以爱为笼小说阅读》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以爱为笼小说阅读讲述了占瞳宓墨渊邢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作者:类别:悬疑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以爱为笼小说阅读热门小说(占瞳宓墨渊邢)免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