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小说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第11章免费阅读

时间:2024-02-07 08:55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小说简介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楚鸢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点击全文阅读《《《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小说介绍

楚鸢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她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她最终还是没有告诉沈时礼她小时候见过她这件事情,有些秘密,就该烂在心里,留在沈时礼记忆中的楚鸢只能漂亮的,年轻的,好看的。下午的时候,沈时礼的妻子果然来了,楚鸢匆匆和她见了一面,她有种典型中式美女的五官,端庄典雅,和沈时礼这样的谦谦公子很是相配。...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第11章 免费试读

楚鸢定定地看着沈时礼,觉得命运好像给自己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沈时礼看着她憔悴的模样,低下头来,嗓音里不免有些遗憾,“我也是刚刚听说沈时泽说起,你的身体不好,没想到竟然我们两个人还见过。”
沈时礼没有认出来她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小姑娘,“我来的匆匆,也不知道要给你带什么,你嫂子托我给你带了一些特产。”
他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是英国特产的伯爵茶,“你们结婚的时候,我就和你嫂子出国了,很遗憾,没有参加过你们的婚礼,没想到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里不免沾上悲戚。
楚鸢却莫名地红了眼。
原来他叫沈时礼,原来,她一直爱错了人,她这十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笑话,为了一个错误的人赌上了自己的一生,她忽然觉得自己的前半生就是一场的笑话,注定活在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恋之中,还觉得自己会有美好的未来。
楚鸢啊,楚鸢啊...
你为什么那么傻,那么天真,为什么会有人用一幅画就让你成功沦陷,誓死坚守十年呢?
医院里空调的风吹在她的身上,冷的动人,但是却比不上心里难受的分毫。
楚鸢不受控制地咳嗽,这次她没有压着,看着鲜红的血从嘴间喷出来,被子,衣服,地上,就连飞奔过来的沈时泽身上都沾到了一些,可是这次,她好像没那么痛。
楚鸢再次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点名想和沈识礼单独说说话,沈时泽虽然不解,但还是尊重了她的决定。
安静地没有一丝声音的病房里,沈识礼的脚步声就是最大的噪音,他绅士地关上房门,“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楚鸢费力地摇了摇头,她其实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了……但还是用眼神示意让沈时泽帮她把床头抬高一点,躺着的话,她不能清楚地看到沈时礼的脸。
她想伸手摸一摸那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尽管这张脸她已经朝夕相处过十年,沈时泽的脸和沈时礼的脸几乎一样,但她清楚地知道,两个人完全不一样。
她哽咽了一声,“嫂子好吗?”
“她很好,不过今天孩子不太安分,她照顾好孩子,下午会来看看你。”
原来,他们都有孩子了,楚鸢艰难地闭上眼,“你能跟我讲一讲你和嫂子的故事吗?”
这种事情本是很冒昧的事情,但念在楚鸢的身体情况,沈时礼还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
“我和你嫂子是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后来,楚鸢算了下,那个时候,应该是她和沈时礼认识两年后。
沈时礼和沈时泽是双胞胎,但因为两个人喜好天差地别……从小对艺术充满浓烈兴趣的沈时礼不愿意继承家业……在一向经商为重的沈家来说,算是个异类,就算是沈家内部也很少提及他,他的经商天赋可谓是零。
无奈之下,沈家人只能允许他出国读艺术……人啊,一离开家乡,就容易和家里人的关系变单薄,沈时礼也逃不过这样的自然规律……自那之后,沈家就很少提及沈时礼了,别说楚鸢了,就算是梁晶都不知道沈家还有一个沈时礼。
她和沈时泽结婚之后就是一个互相不搭理的状态,沈时泽自然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她。
他在国外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两个人从同学走向夫妻,家里人很是开明,加之人在国外,对他的婚姻大事并不过问,两个人也是相伴了多年,去年才生下了儿子,谈到妻子的时候,他眉眼间都是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楚鸢看着他脸上洋溢的幸福的笑意,心里的酸楚感却一点一点地加重,像是马上就要心里崩溃一样。
楚鸢吸了吸鼻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我是说如果,后来,你家人要求你再娶一个女人,你会怎么办?你会对她和你的妻子一样好吗?”沈时礼忽然愣住,他从未想过楚鸢会问他这样一个问题,这种问题在他的人生中本就是不应该存在的。
他垂眸看着楚鸢发白的唇色,大概是病痛又发作了,她正在忍着痛,可就算是忍着痛,她也要问他这个问题,沈时礼想起昨天遇见她时的情境,又偏头朝门口沈时泽站着的地方看去,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沈时礼淡笑着捏起她的手腕,轻轻地摩挲着她的手指,细声软语,“所以,你释怀了吗?”
楚鸢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她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
她最终还是没有告诉沈时礼她小时候见过她这件事情,有些秘密,就该烂在心里,留在沈时礼记忆中的楚鸢只能漂亮的,年轻的,好看的。
下午的时候,沈时礼的妻子果然来了,楚鸢匆匆和她见了一面,她有种典型中式美女的五官,端庄典雅,和沈时礼这样的谦谦公子很是相配。
隔着一扇门,她看到沈时礼像捧着一件宝贝一样捧起她的脸,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个吻。
好幸福。
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落,沾湿了床。
可是这样的幸福,原来是该属于谁的呢?
沈时礼走的时候,走到她床边,告诉了她一个埋藏很久的秘密。
当年为了让她嫁给沈时泽,沈家人给了靳玥一笔钱,让她出国从此远离沈时泽,那笔钱的数额是靳玥不能拒绝的,靳玥拿着那笔钱去了英国,之后在一次出海游玩时,不幸溺海身亡,靳玥玩耍的地方风大狼藉,尸体一路流到了下游,那块是英国自杀率最高的流域,所以当时媒体的报道就是自杀。
传到国内,传到沈时泽的耳朵里,楚鸢就变成了杀死靳玥的凶手。
“你告诉沈时泽了吗?”
“告诉了。”
楚鸢死咬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以,她这些年的罪到底是为谁受的呢?轻飘飘的一句误会,一朵玫瑰跌落悬崖,最后连同根.茎一起腐烂地彻彻底底。
她想要爬起来大喊大叫,痛哭她这些年的委屈……但是她一点都做不到了,墙上的指针滴答滴答地往前走,和药水瓶里的水滴一样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沈时泽啊,沈时泽...
楚鸢不断重复着ḺẔ三个字,直到痛意爬满全身,鲜血氤氲满床。
当天晚上,沈时泽很晚才到病房来看她,不等他说话,楚鸢缓缓开口,“沈时泽,你带我去看一场烟花吧,我想最后去看一场烟花,我听说,城北烟花销售中心那一块不仅烟花多,还是最好的看烟花的地方。”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小说介绍

楚鸢费劲地仰头看着比她高出很多的箱子,这些都是今天晚上要放的烟花,她转头和黎琛说,“沈时泽的车上有一个拍立得,你帮我去拿一下吧,这个时候,拍立得拍出来的才好看。”楚鸢看着自己的双腿,凝重地说。...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第12章 免费试读

城北的烟花销售中心,有整个海城最全的烟花,为了方便销售,附近还有一个视野最佳的放烟花的地方,沈时泽当天晚上就联系了老板,楚鸢说,她想要数不清的烟花,她想看看几十个烟花同时盛放会是什么光景。
沈时泽二话没说,包下了附近的两个仓,堆满了烟花。
沈时泽推着楚鸢到的时候,正好是晚上最适合放烟花的时候,黎琛担心地看着四周,“会不会有安全隐患?”
这边虽然说空旷,但是到处都是烟花,但他也只是随口一说,这个地方已经卖了二十几年,从没出过什么问题。
“东西都在这边。”老板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大单了,言语中难掩兴奋。
“我们想自己单独放。”楚鸢努力地把歪着头掰正,嗓音沙哑地可怕,她这两天咳得太厉害了,已经把嗓子咳坏了,声音又哑又轻,沈时泽重复了一遍她的话,老板立刻点头,“行行行,反正这两边都是您的,您慢慢放。”
说完,老板就退到后面的仓库里,他明天还有两箱货要发货,这个时候还要去点货,嘱咐了两句就离开了。
楚鸢费劲地仰头看着比她高出很多的箱子,这些都是今天晚上要放的烟花,她转头和黎琛说,“沈时泽的车上有一个拍立得,你帮我去拿一下吧,这个时候,拍立得拍出来的才好看。”
楚鸢看着自己的双腿,凝重地说。
黎琛没有想太多,应允了一声就原路折返了,他们停车的地方距离这边有点距离,一来一回得花上小十分钟。
黎琛刚走,楚鸢忽然抬头看着沈时泽,眼眶忽然红了,沈时泽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伸手去摸药,还没摸到,楚鸢低哑的声音在他耳朵边响起,“沈时泽,你曾经爱过我吗?只怕是一瞬,爱过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看沈时泽,而是一直盯着高大的烟花看,死寂了很久的眼眸里终于淌过一丝清润,只是沈时泽没有注意过。
这个问题或许对沈时泽来说太难回答了,一抹复杂的情绪划过他的脸颊,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楚鸢只觉得悲凉,轻笑了一声,那笑声中夹杂着不屑,让沈时泽心里堵得慌。
他爱过她吗?他不是一个很懂爱的人,但是他知道要是楚鸢不在了,他会无法呼吸,就像是一把刀插在自己的心脏上一样。
“我...”
“算了,沈时泽,旁边那个仓里是不是有很好看的千里江山图,我在这里没看到,你帮我搬过来吧。”沈时泽脑子还沉浸在楚鸢的那声嘲讽里,没有走出来,下意识地就听从她的命令说了声「好」,往隔壁仓去。
他不是傻子,能听出来楚鸢话里的不满,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懦弱的废物,连一个「爱」字都说不出口,或许一会儿和楚鸢一起放烟花的时候,还是有机会的。
可他只刚走出那边几步路就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脑子里一遍一遍地回想起楚鸢的那声笑,不屑,遗憾,又绝望。
绝望...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自己的口袋,没摸到本应该放在口袋里的打火机。
几乎是一秒的时间,沈时泽就知道了她想做什么,转身的那一刹那,楚鸢冲着他笑,「啪」地一下摁开了打火机,点燃了离她最近的那个烟花。
楚鸢一直在笑,她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身子就一直在疼,她一路忍到现在了,终于可以解放了。
沈时泽的脑子「轰」地一下懵了,脚步却先跑了过去。
“楚鸢!”
低哑的嘶吼崩溃又绝望地响彻撕.裂夜空。
一道炫彩的烟花「咻」地一声飞上天空,瞬而,数不清的烟花同时被点燃,噼里啪啦地一齐响彻漆黑的夜。
沈时泽被热浪炸开的时候,眼睁睁地看着楚鸢的脸在熊熊大火中扭曲、变形,最后被猛烈的一把火吞噬。
楚鸢在大火中解脱地闭上了眼,她想起了三岁那年,那场大火要了爸爸的命……而如今,自己也现身熊熊烈火中,从爸爸去世之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了真正爱她的人,她的心其实早在三岁那年就跟着爸爸去了...
有意识的最后一秒,她看到绿̶了升天的千里江山图,宏伟,壮观。
她原本想着婚礼的时候能用上的,可沈时泽连婚礼都吝啬给她,如今倒也好,送她最后一程。
周边的温度越来越高,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盈起来。
她好像又一次看到了沈时泽,这一次,她没空再去细究沈时泽到底爱不爱她。
沈时泽啊,沈时泽啊...
烟花绚烂,烟火寻常。
下辈子,我们都要幸福。
「轰」地一声,万千烟花升天,海城的一角烟火通明。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小说介绍

他摸着口袋里的一张不规则的照片,那是他从毕业上裁下来的楚鸢的照片,他一珍藏就是好多年……可是,有些话,是到死都没有机会说出来的。葬礼结束的时候,沈时泽送宾客离开,忽然来了一个自称是律师的人,给了沈时泽一些东西,说是楚鸢最后留给他的。...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第13章 免费试读

那天城北晚上的烟花放了一个晚上,那场火也烧了整整一个晚上,新闻媒体报道,沈夫人意外死于大火中,沈时泽为了救她,轻度烧伤。
这个消息当时在海城电视台循环播放,无人不赞叹沈时泽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丈夫。
楚鸢的葬礼是沈时泽亲手办的,葬礼上用的是假人。
那场大火烧的彻彻底底,什么都没留下,大火被浇灭的那天,黎琛没拦住沈时泽,看着他像一个疯子一样扑向黑漆漆的灰烬,燃烧过的烟花弥漫着呛人的硫磺味,沈时泽却一边咳嗽,一边使劲在灰烬里翻找着。
他们都说,尸骨早就化了,连骨灰都和烟花灰混在一起分不清楚了。
但沈时泽不相信,一下一下地往里挖,指甲里血渍和灰烬混合,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他一次一次地往里面扑,像一个倔强的小孩,黎琛叫人把他拖出来的时候,他整个人神经紧绷着,眼底满是爆掉的红血丝,血红的眼睛,乌青的眼睑,格外渗人。
楚鸢的葬礼很隆重,海城几乎大大小小的人都来了,梁晶抹着泪被人扶着从入口进来,她哭的很是动容,几个富家夫人正挽着她的胳膊跟她说节哀。
沈时泽到场的时候,带着黑色的口罩,他的四分之一的脸被烧伤了,好在接受治疗,口罩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看不清情绪……但从乌黑的眼睑,可以看出他这两天过得并不是很好。
黎琛拿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最外面,不敢过去,他连楚鸢的照片都不肯看,只有到这个时候,他才被迫去接受楚鸢真的死了的事实,双手死死地握着伞把,那力道,像是随时都可以把伞把折断,他不敢闭眼,一闭眼就是楚鸢绝望的脸,连带着他的呼吸都跟着痛苦起来。
他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他们这个年纪,若是错过了,就是一辈子错过了。”
他摸着口袋里的一张不规则的照片,那是他从毕业上裁下来的楚鸢的照片,他一珍藏就是好多年……可是,有些话,是到死都没有机会说出来的。
葬礼结束的时候,沈时泽送宾客离开,忽然来了一个自称是律师的人,给了沈时泽一些东西,说是楚鸢最后留给他的。
楚鸢竟然给他留了东西,他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颤微着双手接过,“这是楚小姐给你录的视频。”
沈时泽根本来不及回家看,狼狈地跪在地上……像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孩一样着急地摆弄着那架相机,好几次都没成功,还是律师帮忙才打开的。
一片黑色中,屏幕忽然亮了一下,楚鸢的脸清楚地显现在相机屏幕上,那个时候的楚鸢,病的还不是很厉害,脸上还有点肉,她笑着和沈时泽挥了挥手,“沈时泽,你看了吗?是我,楚鸢。”
熟悉的声音传来,沈时泽呆呆地跪立在那里,墓前地上细小的石子深深地嵌进膝盖骨里……但沈时泽就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目光直直盯着屏幕。
楚鸢笑得灿烂,像和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一样。
“沈时泽啊,你看到这条视频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去世了,你现在在干什么呢?说不定已经忘了我吧,也可能忙着给靳玥报信,但我已经不在乎了。”
楚鸢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但表情骗不了人,她的眼睛里此刻已经噙满了泪水。
“沈时泽,我也不想说些其他的什么,但是我还是要说,靳玥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当然你也不会信,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来证明我的清白……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就算了,但是这些也不能阻挡我爱你啊...”
“沈时泽,我觉得你应该是爱我的,但是那个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我现在已经不奢望了,好遗憾啊,我们还没有一个孩子呢,你说,我们要是有一个孩子的话,他会长的像谁呢,一定要像我……因为我好看啊,脾气也要随我,你看我的脾气多好,你这么对我,我都没有生气过。”
沈时泽看的指尖发痛,大颗的眼泪从眼眶里坠下来,落在指尖上,烫的他想要瑟缩回手,他不敢去看楚鸢,看一眼,就对自己的恨多一分,他当时可真是十恶不赦的畜生!
“沈时泽,我感觉你好像是忘了,我为什么会喜欢你,那我再告诉你一次,就一次哦,这次你要记住了。”
沈时泽忽然瞪大了眼,愣愣地看着屏幕,他好像确实不知道为什么楚鸢一直缠着她不肯放。
屏幕里,楚鸢的眼泪已经落了下来,但她还是坚强地擦了擦眼泪后继续,“沈时泽,其实我十年前就记得你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当时还给我画过一幅画呢,现在还在家里,你不会是忘了吧?”
“算了,就当是我的单相思吧...”
什么画,什么东西?
沈时泽忽然觉得自己听不懂楚鸢在说什么,他什么时候给她画过画?
“沈先生,这是楚小姐留给你的东西,她还有一个愿望,希望你能再给她画一幅向日葵。”
沈时泽已经彻底懵了,画画,他根本就不会画画!
他仓皇地接过律师递过来的信封,粗暴地撕开,里面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掉出来,沈时泽趴在地上,像是一个小偷一样把照片一张张捡起来。
照片上是很多个楚鸢和他的合影,但是他分明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和她拍过这些照片,照片上,他的衣服,他也从没见过。
沈时泽忽然意识到了一身,一股凉意直冲脑门,他飞速翻到最后一张,最后一张拍的是一幅画,一幅向日葵地里的姑娘,楚鸢穿着白色吊带裙,一定帽子,冲着他笑,那一刻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在什么时候见过这张照片!
好像是那年,沈时礼的油画在国外获了奖,他当时寄了照片回来,就是这一幅画!
沈时泽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要命的事情,身上的力气一下子被抽空了,整个人摇摇欲坠。
天空忽然想起滚滚雷声,雨滴落在地上的时候,一把黑色的伞挡在沈时泽的顶上。
沈时泽抬头,看到了沈时礼,他刚刚才赶过来,刚才律师在和他说话,他没敢靠近……但也跟着沈时泽看完了楚鸢的视频,还有那些照片,他低垂着眉头没有说话。
“你知道了?”沈时泽浑身发抖。
沈时礼点头,“刚知道的。”
如果不是看到那张照片,他都快忘记这件事情了。
也许是他之前的楚鸢看到的和记忆里的偏差太多,他没有想起来……但是细细一想,好像是对楚鸢这个名字是有印象的,但也仅限于有印象的而已。
沈时泽扯着嘴角,笑得难看又可笑。
他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各方面的失败者。
“你说,她到底爱的人是我呢?还是你的?”
沈时礼没有回答,沈时泽也没有刻意地去等他的回答,他几乎跪着爬到楚鸢的墓前,狂热.地亲吻地冰冷的墓碑。
“楚鸢,你说,你傻不傻啊...”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

这本《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楚鸢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作者:类别:豪门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小说楚鸢沈时泽小说全文第11章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