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热门小说(戴松南唐婉言)免费试读

时间:2024-02-07 13:58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小说简介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男女主角(戴松南唐婉言)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戴松南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点击全文阅读《《《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小说介绍

他闻言,脸色一白,推开人群挤了进去。那一地的鲜血刺痛他的双目,颤抖着手抚摸着唐婉言惨败的脸。他不敢动她,只能朝周围人神色癫狂的喊道:“救护车呢?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1章 免费试读

戴松南失声喊道:“婉婉!”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脑中一片空白。
他一边踉跄着下楼一边颤着手打救护车,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恐惧。
满脑子都是唐婉言跃下的一幕。
门口是嘈杂不已的人群,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是戴松南!”
记者闪光灯闪烁到睁不开眼。
“戴松南,唐婉言跳楼了,是你逼的吗?”
“对于你屡次出轨,你有什么想说?”
他闻言,脸色一白,推开人群挤了进去。
那一地的鲜血刺痛他的双目,颤抖着手抚摸着唐婉言惨败的脸。
他不敢动她,只能朝周围人神色癫狂的喊道:“救护车呢?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
远城医院手术室外。
唐婉言内脏破裂,颅内骨折大出血。
院方没有把握,一度下发病危通知书。
戴松南万念俱灰,猩红着眼扯着医生:“医生,你一定要救救她,求你!”
手术将近十几个小时了,唐婉言全身几乎大换血。
他直勾勾盯着手术室的门,生怕医生走出来宣布噩耗。6
他不信神明,这一刻他跪在门口,对着医院的墙壁向神明虔诚的祷告。
他错了,真的错了。
求求神一定要救救她。
只要她能活下去,他不论做什么都可以。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凄惨的哭喊声传来。
“女儿,我的女儿怎么样了?”
戴松南愣愣转头,就见唐婉言的父母神情悲痛地搀扶进来。
他直直站着,干涩的喉咙说不出话。
唐母突然上前扯住戴松南,怒骂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干的?
“为什么婉婉会跳楼,戴松南,是不是你逼的婉婉,说啊说话!”
“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你说会一辈子对她好,这就是你的好吗?”
唐母一边怒骂,一边用力撕扯着,恨不得挖了他的心,吃了他的血。
戴松南没有说话,如木桩一样站着任她打骂。
双眼无神,呢喃着:“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她……”
一字一句钻心一样的痛入骨髓,后知后觉席卷全身。
……
手术结束了。
唐婉言顽强的挺了过来。
但还没完全脱离危险,一旦没有醒来,可能会成植物人。
戴松南守在病床前,看着眼前全身插满管子脸色惨白的唐婉言。
一股强烈的刺痛感再次传来,他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
他眼中的婉婉。
气质清冷,如贵女一般高不可攀。
追求的过程中,像攀爬一座雪山,充满未知和挑战。
她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一退再退,一忍再忍。
居然,会选择这个方式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戴松南守了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合眼。
戴敏静拧着眉劝道:“松南,你去睡一下,有护工守着。”
他呆愣愣的转过头:“姑姑,我没事。”
说完,继续盯着唐婉言的脸庞,生怕错过她苏醒的时候。
戴敏静叹了一口气,面色复杂地看向病床上的唐婉言。
“等她醒来,你身体也垮了,先去休息一下。”她继续劝道。
他张了张嘴,哽咽道:“姑姑,我没事,婉婉醒过来没看到我怎么办?”
话未尽,他的身体突然向后倒了下来。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小说介绍

戴松南做了一个梦。梦见初遇时的唐婉言,清冷如雪莲,端正坐着像是在神游。他突然想要逗逗她,他想看见她不一样的一面。随即语出惊人:“唐婉言,我喜欢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2章 免费试读

戴松南做了一个梦。
梦见初遇时的唐婉言,清冷如雪莲,端正坐着像是在神游。
他突然想要逗逗她,他想看见她不一样的一面。
随即语出惊人:“唐婉言,我喜欢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可惜,她只是冷冷瞟了一眼。
高冷极了。
他的内心却涌起不知名的情愫。
下一秒,梦境转换。
唐婉言倒在地上,身上的血止不住的流。
他吓到了,他想止血,却怎么也止不住。
他环抱着唐婉言,感受着她的温度逐渐冰冷,恐惧油然而生。
他语无伦次道:“婉婉,别离开我!”
骤然,紧闭双眼的唐婉言睁开墨眸。
眸子满是痛恨:“让我走!”
“不——”
昏暗的病房内。
戴松南猛的从床上坐起,冷汗从额头一颗颗冒出滑落至下颚,眼中是未退的惊恐。
他环顾四周,陌生的环境让他眉头一皱。
胸腔剧烈的跳动,让他回想起梦境,心中莫名的不安。
门口突然传来吵闹声。6
“不好了,12床心脏骤停,进行抢救。”
12床?
是婉婉!
戴松南全身一僵,不敢置信的冲向12床的房间。
唐父唐母站在门口哭。
门内医生们在不停的心脏按压。
监控仪上紊乱的数据,牵动着每个人的心。
他呆愣愣站在一旁,连呼吸都不敢放大。
随着监控仪上“嘀”地一声,心电图成为了一条直线。
医生摇着头,目光沉痛:“节哀!”
刹那间,像是呼吸都停了。
节哀两个字,像是惊雷,剧烈炸在他的耳边。
戴松南被定在原地,如木桩一样一动不动。
“死亡时间:2024年1月27日10时34分。”
他眨着满是血丝的双眼听着播报的声音。
一时之间天转地旋,整个人稳不住身形,他颤着唇:“你们在干什么?”
心脏停止跳动,已经无力回天了。
医生深深鞠了一躬:“抱歉,戴先生,病人抢救无效……”
话还未说完,便被他嘶喊着打断:“她没有死,你们快继续抢救啊,站在这里干什么?!没有救活,你们全都别干了!”
戴松南红三代的背景,在远城有着绝对的权利和财富。
从小到大,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但这一刻,他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力和恐惧。
生命和死亡,是金钱和权利永远换不了的。
“对不起,戴先生,病人心脏停止跳动,瞳孔散大,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一字一句像一把利刃扎在他的心脏,痛意袭来。
他捂着胸靠着墙,仿佛自己的心脏也停止跳动了。
不可能。
她怎么可能会死呢?
婉婉如此热爱世间的一切。
她不可能舍得死的。
戴松南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不会的,不会的。”
他直起身,猛的推开医生扑向唐婉言。
机械一般开始了心脏按压,一下两下三下……
可手心下的心脏,却怎么都没有动静。
时间一点点流逝。
唐婉言以往红润的脸颊此刻已经变成青白,美好的唐婉言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够了,放过她吧,让她安息吧!”
一道沧桑的声音传来。
戴松南干涩的双眼动了动,没有理会。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小说介绍

他默默跟着二老身后,像个幽灵一样。“我能再去看看我们女儿吗?”唐母流着泪,眼巴巴看着工作人员。工作人员目露不忍,说了节哀,让他们进去了。停放间冷的像冰窖一样。...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3章 免费试读

一记拳头砸向无知无觉的戴松南。
他仿佛感觉不到痛一样,脚步挪了两下,继续开始刚刚的动作。
唐父痛心疾首,骂道:“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深情?”
“你为了逼迫我女儿结婚,打压我们家族的势力,逼得她走向这条绝路,你还有脸在这里演戏?!”
“你这个黑心的东西,赶紧滚!我们唐家哪怕是鱼死网破,也要拉你们戴家陪葬!”
哽咽的声音咆哮在空荡的病房内,夹杂着泪水,何其悲痛。
戴松南瞳孔一缩,缓慢转头看向唐父:“对不起……”
唐母哭成泪人,悲痛让她的声音变得嘶哑:“我的女儿死的好惨,都是你们戴家逼迫她,这个世道还有没有王法?!”
句句字字,如钢铁锁链束缚在他的周身。
无法呼吸,每一次呼吸都像在撕扯他的肺腑。
他眼前骤然浮现以往忽略的一切。
分手后她突然的妥协,日渐憔悴的面容,眼里永远盛着痛苦。
他浑身一震,视线转到不知何时来的戴敏静身上。
“姑姑,你做了什么?”干涩的唇缓缓吐出这句话。
戴敏静沉默片刻,缓缓道:“我只是想让她留在你身边。”
他呼吸一窒。6
这句话像一道惊雷彻底击碎他的幻想。
戴松南像被抽走了全身力气,彻底瘫软在床边,喉咙溢出压抑的呜咽声。
是他Лимонная отделка!
逼死了最爱他的人。
唐父冷眼相待,对一旁的医生说道:“医生,我女儿的尸体,我们就带走了。”
说着,就要上前。
戴松南突然扑了过来,伏在唐婉言的身上:“不行,婉婉不能离开我。”
唐父怒不可言,颤抖着手指着他,气的胸腔剧烈起伏。
几人僵持不下。
医院也不敢做决定,尸体只好先放在太平间。
眼看快到头七。
唐父唐母没有办法,只能松口:“我们只允许你跟着,其他的你都别想。”
殡仪馆。
工作人员拿来火化证明,示意唐父签字。
他手颤抖一下,落下了笔。
戴松南跟唐婉言还没有登记,自然没有签字的机会。
他默默跟着二老身后,像个幽灵一样。
“我能再去看看我们女儿吗?”唐母流着泪,眼巴巴看着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目露不忍,说了节哀,让他们进去了。
停放间冷的像冰窖一样。
戴松南双眼无神,呆呆站在一旁,眼里看不清情绪。
唐父唐母哽咽两下,踏了进去。
冰冷的白炽灯,照在台上的单薄的身躯。
看到这一幕,戴松南的不由自主的上前,眼不自觉的红了。
唐母挣脱开唐父的手,慢慢挪步过来,颤抖着手抚摸着唐婉言的脸,眼里含着泪:“闺女,爸爸妈妈来送送你。
“这辈子,你命不好,求菩萨保佑你下辈子啊,投个好胎,找个对你一心一意的,好好的过幸福的日子。”
说着说着,泪水一滴一滴落在青白的手臂上。
戴松南动了动,想要抚摸唐婉言。
一双手扣住了他,唐父怒道:“你不准碰我女儿。”
他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我送送婉婉吧。”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小说介绍

别墅外,门铃声锲而不舍的响起。房间内的人影,过了许久,才动了动。端坐的戴松南想要起身,麻木的身体让他踉跄一下。他缓缓挪动身体,来到一楼。...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4章 免费试读

唐父一把推开他:“滚。”
戴松南退后两步,低着头凝视着唐婉言,这是最后一眼。
工作人员看了看时间,催促道:“时间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
工作人员把装着唐婉言骨灰的骨灰盒就要交给唐父,戴松南却先一步冲过去,抢过骨灰盒就向外跑去。
身后传来唐母大声的喊叫:“女儿,你把我女儿还回来。”
劲风围绕在四周,戴松南只知道跑。
等他回神时,已经站在陌生的街道。
他小心翼翼捧着骨灰盒,宛若失而复得的宝藏。
回到别墅时,天色昏暗了。
抬眸看向漆黑一片的房屋,心中兀的一空。
以前,她在家的时候,总会为他点亮一盏小灯。
这盏灯亮了三年。
而现在。
他垂眸看向冰冷的骨灰盒,脸上晦暗无比。
以后再也没有人会等他回家了。
一股酸涩涌上心头。
他顿了顿,缓缓开门,进去。
灯打开,屋里骤亮。
他的脚步突的停下,僵在原地。
屋内的一切,都充满着唐婉言生活的痕迹。3
最爱的吧台,深夜回家,她总会小酌一口。
柔软的沙发,放着她淘来的布偶娃娃。
这里的每一处,都是他们共同打造出来的。
现在,没有她。
偌大的别墅显得空荡荡的,四周散发的寒意侵蚀着他的四肢。
好冷!
刺骨的冷。
他紧了紧手中的骨灰盒,收敛好情绪,迈着艰难的步伐走进去。
从抽屉里拿出准备好的遗照摆在桌上。
上面的唐婉言,笑的明媚热烈。
那是他们在一起时拍的。
清冷艳丽的唐婉言,因为爱如冰雪融化一样灿烂的笑容,让人看了也跟着笑起来。
戴松南扯了扯僵硬的嘴角。
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美丽的面容。
呆呆看了许久,一阵寒风袭来。
他冷得裹紧了衣裳,却丝毫没有作用。
戴松南摸着骨灰盒,眼里满是柔情:“婉婉,你冷不冷?我带你回房间。”
抱着骨灰盒上楼,打开门。
就闻到一阵熟悉的冷梅香。
他一愣,眉眼柔和下来。
这是唐婉言的沐浴露的味道,她最喜欢的牌子。
香味弥散在周围,好像她还在一样。
愣在原地的戴松南迈开腿,将小小的骨灰盒轻轻放在桌上。
接着,跟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的凝望着。
眼里渐渐失焦不知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婉婉。”
哀痛的声音在寂寥的房间内散开。
夜色更深了。
别墅外,门铃声锲而不舍的响起。
房间内的人影,过了许久,才动了动。
端坐的戴松南想要起身,麻木的身体让他踉跄一下。
他缓缓挪动身体,来到一楼。
打开门,是赵淡月和戴敏静。
他眼眸一黯,作势关门。
赵淡月上前抵住门,哀声道:“松南,让我们进去好吗?”
他冷冷瞟了一眼:“你们来干什么?”
一旁的戴敏静上前推开门,皱眉道:“看看你死了没有,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
“那个女人的骨灰,你赶紧还给唐家。”
她看了眼眼前的侄子,眼圈青黑,面容颓废,神情着实恨铁不成钢。
戴松南抿唇:“不!”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小说介绍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浪子回头就是笑话。】【呜呜呜,婉婉太可怜了,碰上这么一个渣男。】【戴松南,你欠唐婉言一条命。】另一边,唐家正在准备追悼会。...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5章 免费试读

戴敏静被这句话气的不行,深呼吸了两下。
“明天,立刻,还回去!”
戴松南抿唇,眸子满是固执:“姑姑,这是我最后的念想了。”
戴敏静气的闭了闭眼。
半响,抬眸视线落在戴松南手上的骨灰盒,冷哼一声:“明天不还,只能让他们公司破产了,你舍得?”
戴松南的的眼瞬间冷了下去:|“姑姑,你也要想威胁婉婉一样威胁我吗?”
这句话一出,空气顿时僵住。
赵淡月左右看了看,见状不对,咬了咬唇:“松南,戴总也是为了你好,唐家买了很多水军在抹黑戴家,现在完全压制不住,再不解决怕是会影响公司股票。”
戴松南扯了扯嘴角:“这本来就是欠她们的。”
“姑姑如果担心公司,我去开记者会澄清,此事我一人承担。”
戴敏静眼一寒:“好好好,戴松南。”
“你现在长本事了,早知如此,你何必要闹出这么多事来?”
最亲的人往往知道怎么扎人最深。
戴松南一怔,悔恨和挣扎涌上心头。
他握紧拳头,试图抑制住内心的痛苦,却无法阻止悲伤从眼里溢出。
他眼眶瞬间红了:“我会赎罪的。”
不欢而散。
……
记者招待会。
各地记者都在等待着。6
戴松南坐在台上,面无表情。
宣布开始后,记者就迫不及待开始提问。
“戴松南,唐婉言的死亡是你导致的吗?”
“听说你们戴家威胁恐吓,唐婉言被逼嫁给你是吗?”
“赵淡月是不是怀了你的孩子,听说都五个月了?”
“你以前的深情是不是都是为了人设作秀?你压根就不爱唐婉言。”
其他的提问,戴松南都没有理会。
这句话却让他动了一下。
作秀?
他不爱唐婉言?
他们交往三年,喜怒哀乐是真的。
相爱也是真的,是他辜负了唐婉言。
他缓慢的直起身,沙哑道:“我是个罪人。”
“我承认,你们所讲的都是事实。”
台下顿时骚乱起来。
谁都没有想到,戴松南会直接承认。
他们眼睛发着光,摄像头直直怼着人。
这可是是个大新闻!
“但有一点,我是真的爱婉婉。”
说到这,他顿住,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接着,他深吸一口气,继续道:“是我对不起她,我宣布今后退出娱乐圈,希望大家以我为戒,不要等失去了才后悔。”
说完,他径直离去。
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浪子回头就是笑话。】
【呜呜呜,婉婉太可怜了,碰上这么一个渣男。】
【戴松南,你欠唐婉言一条命。】
另一边,唐家正在准备追悼会。
记者找到空隙采访到唐父。
他内心觉得可笑,完全不会给他面子。
当即冷笑一声,讽刺道:“他还有脸说爱,笑话。”
接着,严肃道:“我唐家一定会要个说法。”
两天后,唐父为唐婉言准备了一场盛大的葬礼,各界人士纷纷来悼念。
灵堂内,白色的山茶花铺满整个冰棺。
黑白遗照上的唐婉言,笑的很美。
唐父久久凝望着,不禁红了眼圈。
女儿,你受苦了。
突然,门口一阵喧闹,唐父眉头一皱望去。
只见戴松南一身漆黑,捧着白花,缓缓踱步而来。
唐父脸色一变:“你来干什么?”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小说介绍

戴松南目光呆滞,杵在门口凝视着照片不语。唐婉言去世了吗?他还是不愿相信。人生充满了意外,你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刻降临。她的逝去,像是一场梦。...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第16章 免费试读

戴松南目光呆滞,杵在门口凝视着照片不语。
唐婉言去世了吗?
他还是不愿相信。
人生充满了意外,你永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刻降临。
她的逝去,像是一场梦。
或许只有这样,用梦做借口,才能欺骗自己逃避现实。
“戴松南!”
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
戴松南回过神,愣愣看向眼前怒气冲冲的唐父。
得知戴松南还有脸过来,唐父只觉得讽刺。
迟来的深情比草还贱。
“看完了就滚!”
留下这句话,唐父就推搡着他离场。
戴松南木讷站着,一动不动。
唐母红着眼,上前扯住唐父:“好了,让他去吧,今天送婉婉最后一程,不要让她担心。”
唐父顿了下,深深叹了口气,身躯一下子弯了不少。
为了女儿的葬礼。
这个固执的小老头,终究是退让了。
戴松南眼里闪过一丝痛楚,深深鞠了一躬:“谢谢。”
接着,他视线落在唐婉言的遗照上,脚步不由自主的迈过去。
他将白花放下,再次抬头,眼中布满了血丝。
回忆如同一场春风,徐徐回到过往。
第一次听到唐婉言说分手,他很惊慌。
一时没有注意,出了车祸。
睁眼就是唐婉言担忧的眼神。
那一刻,他承认,自己松了口气。
内心有隐秘的窃喜,他知道,她不会离开他。
他自私的求她留下。
唐婉言留下来了,可是隔阂一直都在。
他们冷战了许久,他很痛苦。
压抑的生活,只能靠酒精驱散。
谁知道,这一次就出事了。
人第一次出轨会愧疚,会心慌,觉得愧对爱人。
一次次之后,就是习以为常了。
他穿着衣服,心绪居然没有一丝浮动。
甚至找到年少时轻狂。
遇见唐婉言之前,他女友一个一个的换。
确认关系后,他守着唐婉言一个人,渐渐的有些腻了。
他一边不愿放唐婉言离去,一边任身体沉沦。
最终,逼得她无路可走。
直到失去她的那一刻,戴松南才惊觉自己的悔恨。
“松南!”
轻柔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温热的身躯凑在他身边,他骤然回神,入眼是赵淡月眉目紧缩,似是愁苦的姿态。
知道唐婉言跳楼身亡的消息,赵淡月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她一身黑裙顶着微微隆起的肚子,看似是来悼念,实际是让那个女人看看。
她的一切,都被自己抢走了。
想着,她的嘴角不由得勾起,配上愁苦的面容,显得扭曲极了。
戴松南察觉到她的惺惺作态,眼里瞬间一寒。
目光转向她隆起的肚子,陷入沉思。
所有女人中,唯独只有赵淡月最像年轻时的唐婉言。
对她,他以前无比的宽容。
但绝不包括触及他的底线。
那就是唐婉言。
“松南,别伤心了,以后我和孩子会陪着你。”
赵淡月见他不说话,嘴里讲着讨好的话。
提到孩子,男人才会纵容她。
她很清楚,戴松南想要和唐婉言有一个孩子。
但唐婉言不能生,而自己有五六分像她。
假以时日,就能靠孩子嫁入豪门。
正当她想象以后美好的日子,一股力量袭向她的双膝。
“噗”的一声。
她膝盖一疼,跪倒在灵棺前。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玄幻科幻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

这本《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男女主角(戴松南唐婉言)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恨,谱写怎样的悲歌,又将是怎样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将是怎样虐曲,全新的章节感人的故事。全文章节描写细腻,作者戴松南文笔功底深厚,带来了精彩的言情文。……

作者:类别:玄幻科幻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心死后,他们感情就此别过热门小说(戴松南唐婉言)免费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