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云溪江时延

许云溪江时延完结版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时间:2024-02-08 10:19

《许云溪江时延》小说简介

许云溪江时延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许云溪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点击全文阅读《《《

《许云溪江时延》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许云溪江时延》 小说介绍

却被事先准备好的警卫员挡住,嘴里劝着:“江营长,您别冲动……”话还没说完,便被狠狠推开。此时的江时延力气大的吓人,一双猩红的眼眸扫视着眼前所有的人,仿佛面对的不再是上级、长辈、战友,而是一群欺诈他的骗子。...

《许云溪江时延》 第11章 免费试读

刹那间,江时延感觉身体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脑子里有个歇斯底里的声音一直在叫嚣着‘不可能、不是她’!
凝着面前黑的像夜空般的车子,垂在身侧的手开始颤抖。
男人前所未有的恐慌。
他滚动喉结,像是吞咽下了苦果,机械摇着头:“不可能……”
呢喃着,在所有人猝不及防中直接冲上前。
却被事先准备好的警卫员挡住,嘴里劝着:“江营长,您别冲动……”
话还没说完,便被狠狠推开。
此时的江时延力气大的吓人,一双猩红的眼眸扫视着眼前所有的人,仿佛面对的不再是上级、长辈、战友,而是一群欺诈他的骗子。
许司令看着江时延,疲倦的双眼流露出痛惜:“时延……”
江时延像是没听见,自许自拉开灵车车门,仓惶的视线将里面扫了个遍。
没有……
他跳下车,又去拉开前头的吉普车车门。
依旧没有许云溪!
眼看着江时延紧绷的双肩好像在刹那间垮下去,许司令将骨灰盒交给警卫员,上前握住他的肩头:“云溪已经走了。”
江时延紧缩的瞳孔颤了颤,僵硬抬头回望老人的目光。0
从那双沧桑了十几岁般的眼睛里,他看见自己脸上是从没有过的颓然。
江时延喉结滚动,吃力般出声:“她说只去三年,三年后就会回来的。”
听到这话,许司令眼眶一酸,缓缓耷拉下手。
政委于心不忍,上前劝道:“江营长,云溪牺牲是我们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但现在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好好送她最后一程。”
江时延眸光闪烁,下意识看向警卫员手上暗红色的骨灰盒,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经历过一场风暴,归于死寂。
他曾设想过无数跟许云溪重逢的画面。
也许她会惊讶、会生气、会难过,又或许会赶他走,可他从没想过会是这样。
连道别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猛然间,身体上的伤口像是承受不住似的开始迸裂,血色上涌,浸透了迷彩服。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江时延猛地倒了下去。
“江营长!快!叫卫生员!”
再醒来时,江时延只看见泛黄的天花板,鼻尖还萦绕着浓烈的药水气息。
转过头,窗外漆黑的夜正下着小雨。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自己肩膀中弹,被许云溪就回来的那晚。
“江营长,你可算醒了!”
护士端着医疗盘,见人醒了,松了口气的声调也多了分惊喜。
江时延回过神,下意识挪动身体,护士吓了一跳,忙过来按住他:“别动别动!你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总共缝了几十针呢,差点就有生命危险了!”
她也是佩服这个铁汉子,这么重的伤居然忍了好几天,换做别人早扛不住了。
江时延满眼血丝:“我昏迷了多久?云溪呢?”
听见‘云溪’这个名字,护士脸色微变:“许医生她……”
话没说完,半掩的病房门重新被推开,许司令走了进来。
见状,护士给药水瓶中注射了药剂便出去了。
四目相对,江时延突然就丧失了询问的勇气,脑子里也一团乱,只有许云溪支离破碎的脸。
片刻后,终究是许司令打破了死寂,他拿出一封信封,递了过去。
“你昏迷了三天,云溪已经下葬了,这是她没来得及给你寄的信。”

《许云溪江时延》 小说介绍

我们还是一家人。——妹妹许云溪。1985年10月13日。江时延看着短短几百字的信,只觉喉咙和胸口被堵的喘不过气。他眼尾渐红,嘴角泛起抹苦笑。...

《许云溪江时延》 第12章 免费试读

江时延怔住,大脑好像失去了曾经的灵活,好一会儿才接过。
信封很薄,却让他觉得重的几乎拿不稳。
许司令看着他,沧桑的双眼中痛色始终不散:“时延,我们和云溪,从成为军人的那天起就应该做好面对牺牲的准备……”
顿了顿,声音沙哑了几分:“她完成了一个军人、一个医生的使命和责任,所以我们不要太难过。”
江时延望着眼前更加苍老的长辈,目光黯然。
他知道,比起自己,许司令才是最痛的人。
许司令也没再多说,垂下眼:“好好养伤,出院后去烈士园看看她就好。”
说完,转身离开。
听着窗外淅沥沥的雨声,江时延展开信。
上面娟秀的字迹像是针,一下下刺着心和眼眶。
——哥:
见字如面,我现在正在海拔五千米的西藏高原上,想了很久,我还是拿起了笔写下了这封信。
不是纠缠,亦不是追忆过往,而是作为你妹妹的问候:你过的还好吗?
这里的条件很艰苦,但我意外的找到了从没有过的归属感、一种真切被需要的价值感。2
戍边的战士们很辛苦,每天都要沿着国界线巡查,我也跟着去过几次,有时候会遭遇暴风雪,甚至会遇到狼群雪豹,总之处处充满了危险。
不过我也见到了在东江没有见过的美景,白雪高山,成群的藏羚羊,盛开的格桑花……
排长说格桑花象征着‘幸福’和‘顽强的生命力’,我想把它们送给你,但摘下来的时候却发现花瓣失去光泽了。
看来它们还是适合留在这儿,就像我们更适合做兄妹一样。
其实我走的时候,心中是有一丝不甘和失落的,可当我踏上这片雪域,瞭望一望无际的祖国疆土时,真正释怀了。
作为军人,不该因为个人感情而忘记职责,我希望我在这里的三年能像格桑花一样,守护高原中的生命,也守卫你和爷爷的幸福。
如果到了重逢那一天,我希望你能再叫我一声妹妹。
我们还是一家人。
——妹妹许云溪。
1985年10月13日。
江时延看着短短几百字的信,只觉喉咙和胸口被堵的喘不过气。
他眼尾渐红,嘴角泛起抹苦笑。
‘兄妹’这堵墙压在他心里十几年,到如今好不容易他鼓起勇气准备跨过去,墙那边的人却已经不在了……
这一整夜,江时延都没有合眼。
他把信看了一遍又一遍,仿佛在脑子里想象许云溪忍着高原反应,在书桌前一笔一划地写下最真诚的字眼。
天亮了,医院也熙攘起来。
‘叩叩叩!’
敲门声拉回了江时延的思绪:“进来。”
伴着门被推开,抬头看去,竟然是宋宁墨。
宋宁墨一身白大褂,通身温润的气质多了分颓然,眼睛同样布满血丝。
两人对视一眼,竟然都沉默了。
宋宁墨看了眼江时延手中的信,熟悉的字迹让他眸光一暗:“云溪的信?”
江时延没有回答,而是小心把信折好放进了胸口的口袋。
宋宁墨也没说什么,其实他心中也有愧。
如果自己能够抑制住对许云溪的感情,她也就不会被人算计,也不会有调去西藏的念头。
可当听说曾经对许云溪冷漠至极的江时延看到许云溪遗体那一刻的仓惶,他脸上升起抹不解,不由问:“江时延,你对云溪,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

《许云溪江时延》 小说介绍

“许司令也不怕别人戳脊梁骨,不知道的还以为收养江时延就是为了让他做孙女婿,这不是跟旧社会的‘童养媳’一样吗!”“就是,大院里谁不知道许云溪和江时延是兄妹,兄妹结婚,就是道德败坏!”一字一句,就像烈火寸寸烧毁了他的悸动,让他开始逃避,开始压抑,开始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对待许云溪……...

《许云溪江时延》 第13章 免费试读

江时延依然沉默,只是被子下的手不断紧握。
他看着洁白的被面,脑海中浮现出当初许云溪对许司令说的话。
“爷爷,我已经决定了,这辈子除了江时延,我谁也不嫁!”
他站在门外,看着她脸上的倔强,只觉那时候浑身因为训练的疼痛都消失了,心里淌着从没有过的暖流。
曾经那个说要嫁给自己的小丫头已经长大了,就站在那儿坚定的宣布此生唯他不嫁。
犹如花骨朵开始绽放,他也同样期盼着两人的婚姻。
直到结婚领证前一天,他听见大院里其他人的议论。
“许云溪一个女人上杆子去贴男人,还是他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哥哥,可真够不要脸的!”
“许司令也不怕别人戳脊梁骨,不知道的还以为收养江时延就是为了让他做孙女婿,这不是跟旧社会的‘童养媳’一样吗!”
“就是,大院里谁不知道许云溪和江时延是兄妹,兄妹结婚,就是道德败坏!”
一字一句,就像烈火寸寸烧毁了他的悸动,让他开始逃避,开始压抑,开始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对待许云溪……
隐约间,江时延感觉胸口口袋的信在发烫。
想到信中的内容,他沉瓮吐出一句回答:“妹妹,她是我妹妹。”
宋宁墨皱起眉,眼中闪过怀疑。3
他试图从不会骗人的眼神里找出一丝破绽,可江时延眸色平静,没有一点波澜。
转念一想,许云溪已经不在了,现在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宋宁墨低头抿抿唇:“昨天我去公安局处理被恶意举报的事,沈梦妍当面给我道了歉,还拜托我转告你,让你去看看她,她有话跟你说。”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江时延合上眼,丝毫没有把这话听进去。
紧握的手缓缓松开,抚上胸口那封信,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能骗自己,许云溪还在远方,终有一天会回来。
江时延不许劝阻坚持出院,医生拗不过他,只能再三叮嘱他不要剧烈运动,以免扯动伤口。
出院后,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烈士园。
光秃秃的枯枝像是裂痕印在雾蒙蒙的天空下。
烈士园里很安静,放眼望去,一个墓碑上鲜亮的红字格外显眼。
站在墓前,江时延缓缓单膝跪下,凝望着碑上那一小寸的照片。
上面女孩的笑容依旧鲜活明媚,就像初春的阳光,充满了生命力。
“云溪……”
他欲言又止,嗓音含着砂砾半沉哑。
原本的千言万语,突然一下就说不出来,也没了意义。
江时延苦笑,抬起手,指腹轻轻划过照片,触及的冷硬让他想起许云溪温暖柔软的脸颊。
良久,他从口袋拿出一份写着‘审批通过’的离婚报告申请,又拿出火柴。
‘嚓’的一声,火苗燃起报告的一角。
火光在江时延幽深的眼眸中跳耀:“等我们重逢的时候,你可以放心的再叫我‘哥哥’了。”
一阵风吹来,灰烬被卷起,擦过他泛红的眼角。
江时延拧眉眯了眯眼,抬眸间,竟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隐约站在不远处。
他愣了瞬,瞳孔乍然紧缩。
“……云溪!?”

《许云溪江时延》 小说介绍

她真的死了,而且也没有重生。想到爷爷满是痛苦的眼神,许云溪心都要碎了。她红了眼,泪水充斥在眼眶中,挤压的通红。上辈子她已经让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没想到这辈子她又让爷爷孤身一人。...

《许云溪江时延》 第14章 免费试读

江时延猛地站起身,刚朝许云溪踏出一步,那抹身影眨眼间就消失了。
环许四周,一片沉寂。
心好像在瞬间从悬崖摔进了谷底,浸入刺骨的冰水中。
是幻觉……
他呼吸微微急促,转头看着墓碑,极力掩去痛色和落寞。
还是没能接受许云溪已经死了的事实吗?不然怎么会看见她还在……
站了很久,江时延才默默拾起低落的情绪,失魂落魄的离开。
当许云溪睁开眼时,入眼的是一列列高耸的松柏,一座座墓碑整齐的穿插在其中。
她恍惚的目光慢慢有神,茫然看着四周。
这里是……东江的烈士园?
她怎么会在这儿?自己不是为了救牧民死了吗?难道……自己又重生了?
正当许云溪疑惑自己是不是再次经历了重生时,竟然看见江时延从烈士园中出来。6
她愣了愣,下意识喊了声:“哥!”
可江时延像是被听见也没看见,带着她从没见过的落寞表情,径自从她身边走过。
许云溪愕然回头看着男人的背影,又伸手要去抓住他的袖口,可冥冥之中像是有什么阻碍,让她无法触碰。
她僵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到底怎么回事?”
带着满肚子的疑问和一丝慌乱,许云溪追着江时延,在他身边大声叫着:“哥?哥!你看不见我吗?”
然而江时延始终是一副感觉不到她存在的模样。
见园门口站着哨兵,她又不死心地跑到哨兵面前转了几圈,哨兵也始终是挺胸抬头,目视前方的样子。
许云溪彻底傻了,低头看着身上崭新的军装,摸着自己冰冷的脸颊:“难道……我没有重生,而是成了孤魂野鬼?”
混乱间,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
爷爷对着她的墓碑敬礼,江时延晕倒……
她真的死了,而且也没有重生。
想到爷爷满是痛苦的眼神,许云溪心都要碎了。
她红了眼,泪水充斥在眼眶中,挤压的通红。
上辈子她已经让爷爷白发人送黑发人了,没想到这辈子她又让爷爷孤身一人。
想到这儿,许云溪压着胸口的剧痛,转身朝军区跑去。
一直跑到军区大院,跑回家,她根本感受不到疲倦,只是在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隐忍的泪水终于止不住的掉下来。
爷爷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许家唯一的一张全家福,曾经健壮的身体在此刻分外瘦弱孤寂。
他摸着照片中的她,声音依旧充满了慈爱:“云溪,你记得来梦里看看爷爷啊……”
许云溪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去,缓缓跪在老人面前,看着他已经白完了头发,哽咽哭着:“爷爷,云溪在这儿,我说我要回来陪您的,但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遍遍道着歉,像是一个罪人在进行忏悔。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
许云溪红着眼望去,是江时延。
他朝许司令端正地敬了个礼后才跨进来,目光扫过那张全家福照片,神情微黯。
许司令抹开眼角的泪,看着他:“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
江时延抿抿唇,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声音清晰:“爷爷……不,司令,特战营营长江时延,正式向您申请调至西藏边防部队!”

《许云溪江时延》 小说介绍

可他不爱她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沉默了很久,许司令放下照片,没有立刻应允:“时延,所有人都说你是个兵王苗子,但我知道当兵不是你的初衷,而是你对许家报恩的方式,就像你答应跟云溪结婚一样。”说着,他憔悴的脸上多了分无奈:“我打了一辈子仗,从没有后悔的时候,但在你跟云溪的事情上,我悔不当初。”...

《许云溪江时延》 第15章 免费试读

许司令愣住:“你说什么?”
许云溪也诧异看着满眼坚决的江时延,对他这个突然的决定一头雾水。
面对许司令不解的眼神,江时延又沉声说:“我想去戍边。”
短短五个字,仿佛刻满了他的决心,让许云溪心头划过抹说不出的怅然。
她缓缓站起身,凝着这个曾经深爱了两辈子的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难道是因为自己死在了那儿,所以他才想过去吗?
可他不爱她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决定?
沉默了很久,许司令放下照片,没有立刻应允:“时延,所有人都说你是个兵王苗子,但我知道当兵不是你的初衷,而是你对许家报恩的方式,就像你答应跟云溪结婚一样。”
说着,他憔悴的脸上多了分无奈:“我打了一辈子仗,从没有后悔的时候,但在你跟云溪的事情上,我悔不当初。”
“如果我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也许云溪还在,她是我孙女,你是我孙子,但现在云溪已经走了,你难道也要丢下我这把老骨头离开吗?”
听着这些话,许云溪心酸难忍。
她看向目露悲叹的爷爷,胸口就像被狠狠砸了一下,喘不过气。
此刻的老人不再是刚强了一辈子的军人,更像是个需要安慰的平凡老人。
即便知道没有人听见她的声音,许云溪还是忍不住朝江时延说:“哥,你别去,替我陪陪爷爷好不好?别去……”
然而江时延只是捏紧了拳,语气中的执拗不减分毫:“司令,三年后我就会回来的。”
其实他知道,这些年下来自己的身体已经落下很多战后后遗症,即便不去戍边,过不了多久也会因伤从一线退下来。
如果是那样,倒不如去许云溪去过的地方,也许到了那儿,他可能会像许云溪一样真正释怀。
许云溪凝着江时延,眉头紧锁。
即便跟他相处了两辈子,她始终看不透也抓不住他的心思。
终于,沉寂被许司令的一声叹息打破。
他站起身,拍了拍江时延的肩膀:“你去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三年后一定要回来。”而不是像云溪一样……
江时延紧绷的双肩微微一松,点点头:“会的。”
天渐黑。
许云溪站在屋檐下,凝望着深蓝色的天空,目光复杂。
她不明白,为什么老天爷让自己以这样的方式存在着,除了什么也不能做的无奈,只有看不到尽头的孤独……
这时,江时延从书房中走出来,许司令将为他扶正帽檐:“我明天要去首都开会,就不能送你了,记住我说的话,要记得回来。”
江时延敬了个礼:“是!”
许司令沉叹一声:“……去吧。”
江时延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看着这分别的一幕,许云溪心里五味杂陈。
她走上前,试图触摸老人的脸,可抓住的终究是一片虚空。
像是卸下了满身疲倦,许司令坐到沙发上,视线落在照片:“云溪,你还是保佑保佑时延吧,让他平安回来。”
许云溪心头微怔,紧接着,又听他叹息一句:“不然我总觉得,他走了就不回来了。”

《许云溪江时延》 小说介绍

她弯着眉眼,眸中犹如流淌着星河,闪耀着他触不可及的温暖。忽然,许云溪伸出手,像是在发出邀请。江时延目光亮了瞬:“云溪……”正当他准备抓住那只手时,耳边突然炸开一道雷鸣般的呼唤:“江时延——!”...

《许云溪江时延》 第16章 免费试读

天刚亮,许司令就出发去了首都。
目送他离开后,许云溪便往自己和江时延从前的家去。
身边经过一列列早训的战士,口令声和哨声在训练场此起彼伏。
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
环许四周,她又一刹那忘记自己已经死了。
回过神,朝训练场看去,没有看见江时延。
许云溪皱起眉,平时江时延天不亮就训练了,哪怕有伤训练不了也会去盯着,今天怎么不在?
按捺不住心底的担忧,她加快了脚步。
等一进门,就闻见了一股酒味和血腥味。
循着味道走进房间,只看见江时延合衣躺在床上,脸色微白,眉头皱的紧紧的,桌子上放着一瓶空了一半的白酒瓶。
而他腹部、肩膀和左臂的伤口都渗出了血,印在军绿色的外套上格外明显。
许云溪心霎时一紧:“哥!”
她下意识就要去帮他止血,可想起自己根本碰不到他,急的满头汗:“哥?哥!你快醒醒啊!”
恍惚间,江时延感觉自己像是浮在水面上。
冰冷的水像是刀子划开了伤口,不知道是水在往伤口里涌,还是血在往外流,总之很疼,让他意识更加昏沉。
可莫名的,一种熟悉的淡淡药香钻进鼻腔。
定睛一看,许云溪的脸逐渐清晰。
她弯着眉眼,眸中犹如流淌着星河,闪耀着他触不可及的温暖。
忽然,许云溪伸出手,像是在发出邀请。
江时延目光亮了瞬:“云溪……”
正当他准备抓住那只手时,耳边突然炸开一道雷鸣般的呼唤:“江时延——!”
他猛地睁开眼,天花板上钨丝灯在白天中发着浅浅的暖光。
刚刚的声音……
没等江时延细想那熟悉的呐喊,崩裂的伤口传来的疼痛让他闷哼一声。
艰难坐起身,才发现血已经渗出来了。
他咬咬牙,眉眼间闪过抹烦厌,忍痛换了件外套便出去了。
见江时延终于醒了,许云溪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边,自许自喋喋不休:“你能不能关心一下你的身体?总是这样,无论受多少伤都硬抗,你又不是铁打的……”
一路跟着去了卫生队,江时延直接把衣服一脱:“伤口裂了。”
卫生队队长一看,不由倒吸口凉气。
他腹部、手臂那些才拆线不久的伤口流出的血已经干涸,看起来异常狰狞。
她连忙拿来医药箱,给他处理伤口:“江营长,医生不是嘱咐过你要注意吗?伤口反复开裂不仅影响康复,还可能造成感染,你还是重视一下吧。”
江时延淡淡嗯了一声,好像根本没有听进去。
许云溪看着,又气又无奈。
他对她冷漠不关心就算了,怎么对自己也这样,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他在乎的?
而江时延还在想惊醒时听见的声音。
是许云溪的声音,他听得很清楚,而且不像是做梦和幻听。
为什么……
队长刚把江时延的伤口处理好,一个战士突然站到门口:“报告江营长!”
江时延回过神:“什么事?”
“刚刚公安那边说沈梦妍为了见你撞墙撞得头破血流,现在在医院,公安想让你过去看看。”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许云溪江时延》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许云溪江时延》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许云溪江时延

许云溪江时延

这本《许云溪江时延》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许云溪江时延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许云溪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作者:类别:悬疑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许云溪江时延完结版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