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全文小说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九宸时月婵免费阅读

时间:2024-02-10 15:10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小说简介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资源带给大家,作者时月婵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点击全文阅读《《《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小雀跪在地上朝一侧挪了挪,然后将一块被脏兮兮白布包裹的东西拿了起来,递了过去。薛墨烽看着那已经微微变形的匕首,木质刀柄已经被烧的没了痕迹,只有那黑焦的刀刃触目惊心。他用衣袖使劲擦了擦刀刃上的黑色脏污,看到了一个标记——...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1章 免费试读

尸体还仍旧保持着蜷缩的姿势,看得出当时被火焚烧的痛苦。
而尸体胸口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窟窿,让薛墨烽心头不禁一颤。
“这尸体胸口有伤,这不是王妃!”莫名,嗓音中竟然还有释怀之感。
小雀听到他的话,不顾形象和尊卑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呜呜……禀王爷,这就是王妃啊……我们带王妃出来时,她身旁有一把被烧变形的匕首,她胸口的伤就是那匕首所刺……”
听到小雀的话,薛墨烽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在万丈深渊中往下降,似乎再多一点就会直接砰然落地粉身碎骨!
他想起了当初时月婵身上的血……
不是她握着匕首刺向花凝儿吗?那一幕是他亲眼所见,为什么现在反而是她受伤了?
“匕首……在哪……”薛墨烽感觉这声音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
小雀跪在地上朝一侧挪了挪,然后将一块被脏兮兮白布包裹的东西拿了起来,递了过去。
薛墨烽看着那已经微微变形的匕首,木质刀柄已经被烧的没了痕迹,只有那黑焦的刀刃触目惊心。
他用衣袖使劲擦了擦刀刃上的黑色脏污,看到了一个标记——
“花”
这是花府人特制的刀具。
薛墨烽曾听花凝儿说过,在花雪儿死后,花府中所有下人都会随身佩戴这样一件刀具,用来保护自家主子。
薛墨烽死死握着匕首,掌心被刺破溢出了血,滴在那白布之上。
“为什么……”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满眼皆是不敢置信却又不得不信。
这匕首,明明就是花凝儿身边下人所有!
花苑中唯一从花府跟过来的下人,也只有她的贴身婢女小芝!
薛墨烽高大的身子,在这一瞬间像是完全被击垮。
眼见为实,到底怎样的亲眼所见才是真相?!
如果当初他在梅苑抱走花凝儿前,先检查一下这匕首的情况,是不是一切都会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
至少,这一次是他真的误会了那个女人……
一股强烈的刺痛感从心底窜了出来,而后蔓延全身。
好痛,身上痛,胸口痛,浑身上下每一个角落都好痛!
“时月婵……”
薛墨烽眼里交错着密密麻麻的血丝,每一个气音的发出都像是撕扯着声带的血肉钻出嘴唇。
他捂着发痛的心口,猩红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
“时月婵,我从未想过让你去死,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我明明都已经将你和时家的关系全都撇清,为什么,为什么……”
薛墨烽心底整真正想说的是,这个女人受伤了,定是没法再点火烧了整个梅苑。
如若只是烛台倒下燃起的小火,也定然会很快被附近的下人发现然后及时救火。
梅苑的大火能烧得如此彻底只有一个可能——
木头被人浇了油。
是谁,对一个一心求死的人痛下了杀手?
看着地上烧焦的匕首,薛墨烽心底早已有了定论。
只是,这个结论是他怎么都不愿相信的。
但,此刻他清楚他必须推翻自己以前的一些固定想法。
比如,花凝儿和花雪儿一样是善良无辜纯真之人……
再一次想起花凝儿那虚弱苍白的样子,薛墨烽心底多了质疑。
那天,那个女人真的受伤了,还是只是在给自己演戏?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她……是个好人……”薛墨烽喃喃道。“或许,之前很多事情都是您误会了王妃……以前小时候,你们玩得那么好,老奴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就这样了……”刘管家痛心疾首。薛墨烽紧紧的捂着自己剧烈发痛的胸口,整个身子都在痉挛,怎么会痛成这样?...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2章 免费试读

“刘管家,务必用最短的时间让梅苑恢复原貌。”薛墨烽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对着刘管家发号施令。
刘管家站在一旁红着眼点头,他自薛墨烽年幼之际就跟在他身边照顾他,后来又看到时月婵对薛墨烽的爱慕和付出,更是清楚他们两人成亲三年来的点滴。
那个可怜的女人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全都付出给了他们王爷,但得到的回报却是无尽的折磨和痛苦。
直至家破人亡。
时月婵太爱薛墨烽了,爱的失去了自己,失去了所有,最后连性命都搭上了……
刘管家走向薛墨烽,抬起手背擦了擦纵横的老泪。
“王爷,节哀吧!王妃是个好人,一定会得以安稳往生……”
“她……是个好人……”薛墨烽喃喃道。
“或许,之前很多事情都是您误会了王妃……以前小时候,你们玩得那么好,老奴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就这样了……”刘管家痛心疾首。
薛墨烽紧紧的捂着自己剧烈发痛的胸口,整个身子都在痉挛,怎么会痛成这样?
为什么,此刻他会痛成这样?
因为听到自己身边的人都说时月婵是个好人,所以他心痛?
薛墨烽望着那早已看不出人模人样的尸体,在心底暗暗说道:“时月婵,如果过往的一切真的是我误会了你,我一定……一定不会原谅我自己……”
“烽哥哥……”正在这时,背后响起了一阵轻盈中透着虚弱的女子声音。
薛墨烽回头,看到花凝儿在下人的搀扶下朝着这边走来。
“烽哥哥,这……梅苑怎么变成这样了?”花凝儿看着一脸悲痛的薛墨烽,神情有一丝诧异。
再看到那白布盖着的黑焦尸体时,她似惊吓过度地尖叫了一声,然后想躲到薛墨烽怀中。
“烽哥哥,那是谁?”
以往只要花凝儿尖叫都会抱住她的薛墨烽,这次侧身避开了她的触碰。
花凝儿一个趔趄,差点直接倒在那尸体上。
好在她自己咬牙稳住了身躯。
“烽哥哥……”她眼底含着泪花,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此刻她表面虽然在哭,但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早之前她就听说时月婵已经被烧死了,但没有亲眼所见总归不放心,所以她特意赶来想确认一番。
如今瞧着那面目全非的尸体,她心中得意到卸下大石块。
这下,再也没有人是碍脚石了。
烽哥哥永远只属于她一人,她将是薛王妃的唯一人选了……
想着心底的愿望实现了一半,花凝儿眼底透着得意,而这一切都被薛墨烽尽收眼底。
这个时候,她竟然还笑得出来?
薛墨烽有了这三年,从未真正认清花凝儿的感觉。
花凝儿止不住的开心,发现神情悲痛的薛墨烽正看着自己,连忙悲恸出声。
“烽哥哥,刚听他们说这是王妃……她肯定是想和时家人团聚才这般自行了断,这样也好,我姐姐泉下也能安息了……”
“马上便是除夕,梅苑的一切都太过晦气,我们还是赶紧处理好这里的情况,让她体面地去和家人团聚,也去阴曹地府给我姐姐赔罪吧……”
花凝儿看着那具烧焦是尸体,眼底满是厌恶和狠厉。
她巴不得时月婵快点消失在王府,就算是尸体都觉得碍眼。
薛墨烽听着花凝儿的话,一呼一吸间都感觉浑身哪儿都疼。
自行了断?
时月婵根本就不是自杀,花凝儿竟然说得这么坦然?
让她去泉下和花雪儿赔罪?
花雪儿真的是时月婵找人带去荒郊野岭杀死的?
薛墨烽眸光沉了沉。
“那天,你为什么去梅苑?你跟她说了什么,她为什么要拿刀刺你?”他问道。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凝儿只是想去看看她……毕竟之前她泼了我一脸的银耳羹又被烽哥哥责备……可我没有被烫伤只是受了惊吓罢了……我就想问她,是不是非要把我从烽哥哥身边赶走她才会停止对我的伤害……”“本来她虚弱的躺在床上,但不知为何突然好大的力气,从枕头底下拿出匕首就要来刺我……烽哥哥,你现在这么凶的质问我,是觉得时月婵的死和我有关吗?我当时受了伤,你抱我走的时候这里都是好好的……”...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3章 免费试读

花凝儿愣住。
这个男人一下一连串的追问,句句刺在花凝儿的心口,以至于她徒然的心慌起来。
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所以才突然这么问自己?
但梅苑已经被一把火烧尽,当时也没有目击者,早就死无对证了。
花凝儿片刻迟疑后,迅速收敛起脸上的慌乱,哭的梨花带雨。
“凝儿只是想去看看她……毕竟之前她泼了我一脸的银耳羹又被烽哥哥责备……可我没有被烫伤只是受了惊吓罢了……我就想问她,是不是非要把我从烽哥哥身边赶走她才会停止对我的伤害……”
“本来她虚弱的躺在床上,但不知为何突然好大的力气,从枕头底下拿出匕首就要来刺我……烽哥哥,你现在这么凶的质问我,是觉得时月婵的死和我有关吗?我当时受了伤,你抱我走的时候这里都是好好的……”
说到这里,花凝儿拉住薛墨烽的手臂,哭得更厉害。
“我的确因为姐姐的死一直都对时月婵恨之入骨,可当初我不小心把她孩子给弄没了,就当做一命偿一命……我从未有过要她给我姐姐偿命的想法,只想要她去我姐姐坟前磕头认错……”
“是她一直都嫉妒我,视我为眼中钉,不想让我陪在烽哥哥身边……那天若不是烽哥哥来的及时,我只怕早就死在了她的手中!又或者可能和她一起命丧这梅苑的火海了……”
往日看到花凝儿哭的这么委屈,薛墨烽一定会心疼的将她搂在怀里。
可是这次他没有,甚至在这一瞬间听见她的哭声都拧起了眉头透着厌倦。
薛墨烽此刻视线仍旧停留在病床的那一具尸体上,一眼都没有挪开。
他收回被花凝儿握着的手,站直身子。
“安排下去,我要给时月婵办一场葬礼,以王妃之礼。”薛墨烽对着身边人吩咐。
花凝儿没觉察到薛墨烽的异常,焦急的拦住他:“烽哥哥,时家人现在在整个京城都是风口浪尖之人,更何况时月婵是自杀,死相这么惨,你还给她办葬礼,这太晦气,对你和整个王府都不好……”
她才不要薛墨烽给时月婵大肆操办葬礼!
那个女人不配得到属于王妃的荣耀,就算是死后都不可以!
“本王要做什么,谁敢阻止,格杀勿论!!”薛墨烽冷声说道,布满红血丝的双眸透着冷酷。
花凝儿神情一丝诧异,而后变得惊慌,她看着眼前面色赤红动怒的薛墨烽,心疙瘩了一下。这是薛墨烽第一次直面吼她,也是第一次当着她的面替时月婵说话。
她倏然觉得此刻的薛墨烽好陌生,心里一股及其不好的预感……
“烽哥哥……”
她有些猜不透这个男人此刻的想法。
薛墨烽让人送花凝儿回了花苑,然后着手处理时月婵后事起来。
另一方面,他在暗中彻查所有曾误会时月婵的事,从小到大,一件都没漏下。
很快,真相浮出水面。
原来很多事情并不是眼前为实,只要他稍稍动用一些关系就能查到更深的事实。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因为花雪儿的死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选择了跟着感觉走,一路误会时月婵到底。
花雪儿是受了她妹妹花凝儿之邀前往的城外,那些杀手虽然说买家是时月婵,但他们收的银票却有着花家标记!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所以从年少之时,花凝儿就是在对他撒谎?薛墨烽想起以前花雪儿时不时欲言又止地对他说的话——“阿烽,如果我骗了你,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4章 免费试读

薛墨烽继续追溯真相,将时间线拉长到了年少之时。
他记得时月婵曾经说过,小时候她救过他,他却在醒来后把她当成陌生人。
她说她不懂,明明他们小时候玩得那么要好,他却一点点疏远了她。
直至长大成亲,本该成为她明媒正娶妻子之人,却成了他恨之入骨的丑人。
薛墨烽想起了他曾经自卑懦弱的小时候,身为皇子,却不配和皇帝一个姓氏,只能随母姓,被那些哥哥弟弟们嘲笑殴打……
时月婵经常会叉腰站在他前面,对着那些穿得富丽堂皇的皇子们大声吼叫——
“你们要是再欺负他,我就告诉我父亲,让他上朝时告诉皇上伯伯!”
那个时候,时家是整个南国最为风光的家族,也是南国最骄傲的护国军队。
皇子们怕惹怒了父皇少了当太子的可能,只能忌惮地离开。
再后来,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后,那些人将他推至了冰湖……
似乎有个柔柔软软的女子一跃而下,跳进了冰冷的湖水,然后在裹着冰渣的水中给他渡气,告诉他别怕……
薛墨烽记得那双明亮的眼,也记得那柔软的唇瓣。
在苏醒之后,看到守在床边两眼泛红的花雪儿,他将湖底的那双眼重叠到了她身上。
至此,后面的事情都理所应当。
是花雪儿救了他,然后让本就虚弱的身子染上了恶疾,愈发柔弱。
花凝儿告诉他,他姐姐不会游泳,但是当时被时月婵推下了水,她在自救的时候抓住了他,奇迹般地将他也救了起来。
……
收回思绪,看着自己心腹调查出的过往事情,薛墨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当初在冰湖中救自己的人,是时月婵?
所以从年少之时,花凝儿就是在对他撒谎?
薛墨烽想起以前花雪儿时不时欲言又止地对他说的话——
“阿烽,如果我骗了你,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你救我一命,不管你如何骗我,我都会对你好,因为我这条命是你的……”
原来那个时候,花雪儿就暗示过他,有些事从一开始就是误会,又或者是骗局。
薛墨烽心脏像是葎箃被人挖了一个大洞,一呼一吸都牵扯着血肉神经,心痛的像是要窒息。
葎箃
如果不是没有流血,薛墨烽甚至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自己心脏上面插了一把匕首,为什么此刻他会这样痛,面对这些真相,心会这样痛。
是因为,他错了!
从一开始他就错怪了那个女人!
悔恨在此刻一股脑不可遏制的窜了出来,可是如今却再也没有退路……
因为,那个女人再也回不来了。
她已经永远地消失在了那冷清的梅苑!
薛墨烽俯着身子,瑟瑟发抖,彷徨无助的像年少时的那个他……
“时月婵,原来全都是我的错……”
白绸飘扬,丧花挂墙。
素白灯笼挂满了整个薛王府,连带着花苑都撤下了原本的喜庆颜色。
尽管丧事办得风光浩大,但因着时家事件过去不久,达官贵人都不敢前来吊唁默哀,生怕弄出什么扯不清的冤情。
薛墨烽也不在乎他们来不来,毕竟他想做的,只是给到时月婵一个公正的身份。
真真正正以王妃的身份离开这里。
黑白布置的灵堂,四处都是清香淡雅的梅花。
京城的天暖得格外早,明明还没到除夕,之前落下的雪都已经快要融化葎箃。
这些梅花,全都是薛墨烽命人往北山寻来。
梅苑没了,满园的梅花也没了,这些梅花是薛墨烽最后能给到她的。
冷清的灵堂,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赵碧瑶性子一直都比较泼辣,骂起人来丝毫不留情面。纵使薛墨烽是王爷,但她也不怕得罪。因为盐商是南国的经商大户,整个南国国库的一般银两都是他们家在供应。就算她现在杀了这个男人,当今皇帝也只会训斥和形式惩罚一番,定不会大肆降罪。...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5章 免费试读

小厮传报,侯府千金赵碧瑶前来吊唁。
薛墨烽微微一怔,想起那个千金小姐曾是时月婵的好友。
在时月婵嫁进王府后,赵碧瑶也嫁给了城外的一个盐户大商,她们两人少了来往。
“时月婵,还是有人来看你的……”薛墨烽笑了笑,憔悴的面容带着一丝欣慰。
只要有人还想着她,她在那边才不会那么孤独。
“薛王爷,如今这样的局面你满意了吗?”倏地,耳边响起了赵碧瑶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哽咽。
薛墨烽抬头,看到一身白袍的赵碧瑶正冷冷的看着他。
她开口的这一句,满意了吗,薛墨烽听得心头一颤,而后心中一阵密密麻麻的疼痛袭来。
赵碧瑶走到棺材旁,微微掀开一角看了看里头的人,徒然在这一瞬间猛地发抖,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那个高傲如梅花不可一世的女人,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月婵,我回来晚了……”赵碧瑶痛哭。
良久后,她抬手抹掉眼角的泪痕,转头,狠狠的盯着薛墨烽。
“你应该很满意才是,那个你恨之入骨的女人,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眼前,碍你眼了。”说完这一句,赵碧瑶笑了,笑得眼中泛泪。
“你该多高兴啊?薛王爷,你终于如愿以偿的可以和花凝儿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你终于除了你的眼中钉了!”
赵碧瑶一字一句,像一把把刀,刀刀刺在薛墨烽的心头上。
高兴吗,不高兴,一点也不高兴!
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和花凝儿在一起,他只是因为亏欠花雪儿而想弥补花家,所以才无边无际地宠着花凝儿!
他后悔了,他现在已经知道了花凝儿的所有面目!也知道了他和时月婵之间有多少误会,他悔不当初!
此刻的薛墨烽已经痛的快要失去知觉,痛得只想一头撞死在这棺材之上!
曾经只想狠狠折磨时月婵的那颗心,此刻却在为她心痛……
赵碧瑶看着面色惨白狼狈的薛墨烽,嘴角仍旧一丝嘲讽的笑意。
“时月婵这辈子,没有做错过任何事,唯独犯过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你这样的男人!”
“爱得她千疮百孔!爱得她一无所有!你纵容花凝儿杀死了她的孩子,也推波助澜害死了时家所有人!你让她身边疼爱她的人一个个受尽折和屈辱,甚至一个个死去,到最后,她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赵碧瑶的说的每一字,每一句,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匕首,朝着薛墨烽的胸口刺来。
“时月婵从小就喜欢你,她掏光所有付出给你,你却弃之以履,万般折磨。快十年啊,就算是条狗都有感情了,薛墨烽,你简直连条狗都不如!”
赵碧瑶性子一直都比较泼辣,骂起人来丝毫不留情面。
纵使薛墨烽是王爷,但她也不怕得罪。
因为盐商是南国的经商大户,整个南国国库的一般银两都是他们家在供应。
就算她现在杀了这个男人,当今皇帝也只会训斥和形式惩罚一番,定不会大肆降罪。
薛墨烽任由赵碧瑶骂他,讽刺他,嘲笑他,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他无力反驳,因为赵碧瑶没有说错一句。
他怎能不知道,时月婵从小就喜欢他,对他和别的男子不一样。
曾几何时,这个女人也是他内心里最温暖的一束光。
只是,他因着冰湖事件,和时月婵阴差阳错有了最坏的交际……
赵碧瑶骂累了,收敛起悲愤的神情,猩红的眸中燃起一阵凉意,冷冷的看着薛墨烽。
“薛墨烽,看你现在的样子,应该是知道了一些曾经不知道的真相,所以才这么垂头丧气吧?”
“但那有什么用,因为什么都没了,那个爱你爱到挖心掏肺的女人躺在这棺材里再也醒不来了!”
“花雪儿死了所以你要把对那个女人的感情转移到她妹妹身上,那我祝你和正真恶毒的女人在一起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小说介绍

梅苑已经被刘管家用最快的速度复原了八九分,但新的终归是新的,再也寻不到曾经熟悉的旧气息。尤其是那个女人的气息。薛墨烽本来一直命人严格监控着花苑所有人的一切行动,但在处理完丧事空闲下来后,心腹却告诉他,花凝儿的婢女小芝于前几日失足掉落水井,等打捞上来时已没了气息。...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第16章 免费试读

说完这句,赵碧瑶最后拂过冰冷的棺材,转身离开,不愿多看一眼那个让她恶心的男人。
薛墨烽愣在原地,高大的身子再也承受不住,身子发软的差点倒下。
他双手伏在棺材上。透过棺盖的缝隙,看向那具已经面目全非的尸体,眼泪遏制不住,从眼角划过一丝温热。
曾经模样清秀漂亮,如今再也看不到一丝熟悉的痕迹。
薛墨烽怎么也没有想过,有一天时月婵会死掉,那个被自己折磨的遍体鳞伤也从未离开自己的女人,会就这样死掉,还是这么悲惨的死去……
“时月婵……”干皱的薄唇拨动着,苍白的喊着棺材里的女人。
可是她再也不会回答自己。
“时月婵,你醒来啊,你再好好的解释一遍,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的听你说完,我给你再解释一遍的机会,我以后再也不会打断你,不听你的解释……只要你说什么,我都会信,这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信你……”
这一次,他一定会耐心的把时月婵的话听完。
这一次,他一定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羞辱和折磨她……
然而,这一次是时月婵不再给薛墨烽机会。
她已经走了,她永远的走了……
时月婵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这样。
她要薛墨烽知道所有真相,让他难受,要薛墨烽生不如死,不得好死,
她要薛墨烽这辈子都活在悔疚中……
丧事过后,便是火化。
梅苑已经被刘管家用最快的速度复原了八九分,但新的终归是新的,再也寻不到曾经熟悉的旧气息。
尤其是那个女人的气息。
薛墨烽本来一直命人严格监控着花苑所有人的一切行动,但在处理完丧事空闲下来后,心腹却告诉他,花凝儿的婢女小芝于前几日失足掉落水井,等打捞上来时已没了气息。
花凝儿悲痛欲绝,整个花苑上下都看出了她对小芝离去的悲伤和不舍。
可薛墨烽的人找仵作查过,小芝的死因不是溺水,而是中毒。
真相是什么,薛墨烽心中已经明了。
但他现在还不想打草惊蛇。
这个女人,凭借她撒谎的嘴,毁了原本属于他的美好。
她要受的惩罚,定要是整个南国之最!
薛墨烽闭上眼甩了甩头,将那个女人丑陋的嘴脸从脑海中挥去。
……
除夕,整个京城热闹非凡,唯独薛王府冷清至极。
梅苑。
薛墨烽坐在床上,身侧已经放了好几个空酒瓶。
每一口酒下肚,都让他刺喉咙。
“月婵,梅苑已经恢复如初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一看……”
他摇摇晃晃起来,在梅苑中来回踱步。
园子里的下人都被他遣散出去,他不想自己在思念那个女人的时候被任何人打扰。
走到一个角落,薛墨烽笑了笑,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弧度。
“那里是厨房,时月婵每天会在那里研究糕点和点心,还会亲自熬醒酒汤,然后端到我的书房去,可是我从来不吃她做的!”
薛墨烽手指着那个方向,撕扯着沙哑的喉咙沉声说着。
尽管身边没有人,但他却好像在跟别人诉说他和时月婵的过去一般。
“这个院子里,一半是梅树,一半是空地和凉亭。时月婵没有别的爱好,就舞枪弄剑打发时间,有时候也会舀水浇梅树,甚至是把梅树当成朋友跟它们说话……”
“你问我怎么知道这些,因为从我书房的南边窗户,可以清晰看到她在梅苑的一举一动……只要她人在院子里,我就能看到她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以前的我那么讨厌她,为什么会时不时站在窗前看她……或许是想看那个表里不一的女人会背着自己耍什么花招,又或者是因为她是我的王妃,所以才不由自主想去观察吧……”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

这本《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资源带给大家,作者时月婵擅长宠虐交加,文风独树一帜!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作者:类别: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全文小说时月婵九宸小说完整九宸时月婵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