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九黎昭茹

昭茹蔺九黎蔺九黎昭茹小说全章节阅读

时间:2024-02-11 11:46

《蔺九黎昭茹》小说简介

蔺九黎昭茹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蔺九黎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昭茹蔺九黎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蔺九黎昭茹结局吧。……

》》》点击全文阅读《《《

《蔺九黎昭茹》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蔺九黎昭茹》 小说介绍

“既如此,你就将它们一一吃净了。”昭茹身子一僵,半响,伸手抓起那脏污的饭菜将其塞进口中。碎瓷片卡在喉间,又被奋力咽下。蔺九黎拧紧了眉看着这一幕,心口竟也莫名的揪紧了。...

《蔺九黎昭茹》 第11章 免费试读

昭茹也跪下了。
“昭茹向陛下请罪”
蔺九黎气笑,一脚踢翻了桌!
饭菜落了满地,与灰尘、碎瓷片混杂。
“既如此,你就将它们一一吃净了。”
昭茹身子一僵,半响,伸手抓起那脏污的饭菜将其塞进口中。
碎瓷片卡在喉间,又被奋力咽下。
蔺九黎拧紧了眉看着这一幕,心口竟也莫名的揪紧了。
见她还要再吃,他一把将她拉起,怒气冲冲道:“昭茹,你看看这粗鄙不堪、低贱至极的模样,有哪一分像个公主?!”
昭茹蠕动着唇道:“陛下息怒。”
蔺九黎心口一窒,直接冷冷甩袖离去。
昭茹呆呆跪在地上,嗓眼传来铁锈味,声音沙哑至极:“……可我本来就没想做一个公主。”
她也不想做什么惠妃。
这些东西从来就不是她想要的,都是他们强加给她的,可到头来他们却又要说她低贱不配……
过了几日。
蔺九黎登基满三月,大赦天下。
“陛下真是仁厚,黎氏皇族皆饶了死罪,只是发配流放。”
昭茹听了消息,去了城门送别。
只有她,昭姝没来。
一行人走来,最前方的老人鬓边斑白,正正对上昭茹的视线。
正是前朝皇帝,黎王,她的父皇。
他眯起一双浑浊的眼看她:“你是……”
昭茹张了张唇,喉间苦涩,只说:“我叫昭茹。”
入宫十一年,他的父皇竟根本认不出她。
黎王这才知晓:“是你。”
“我听说了,你现在是惠妃。”
昭茹一愣,正欲开口,就听黎王又说。
“你怎么还没死?”
“你应该早些去死,为我的姝儿让路。”

昭茹完全愣住。
寒风呼啸而过,将一颗心寸寸冻结。
她所谓的父皇,与她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让她去死。
黎王冷笑道:“你一个青楼女子生的女儿,能上皇籍已是天大的恩赐!竟还想与姝儿争?你配吗?”
昭茹红了眼眶,浑身颤抖:“父皇,为何你是我的父皇?”
如果她的父亲不是什么皇帝,她不是什么七公主。
她的娘亲就不会死,她就不会入宫,就不会爱上蔺九黎,阿玉定也会好好活着……
黎王露出怒容,被押解的侍卫粗暴带走。
昭茹看着他远去,只觉全身无法抑制地冷,似是从骨子里传出的。
寒风吹过,她止不住地咳,直至喉间传来铁锈味。
一旁的宫女不忍道:“娘娘,您的风寒还未痊愈,我们早些回去吧。”
昭茹看着手帕上鲜红的血,露出苦涩至极的笑。
回到清溪阁,昭茹就见四处竟挂起了花灯。
昭茹问宫女:“今日是何日子?”
“回娘娘,今日是腊八节。”
昭茹一怔。
腊八节,是娘亲的忌日。
心中一痛,她自嘲地笑了:“生了病在床榻上躺久了,竟不知今夕是何夕。”
昭茹将那只蔺九黎送她的花灯也从衣柜中取了出来。
忽地喉间发痒,昭茹忍不住地咳,手中花灯一个没拿稳,径直掉落。
竟摔得碎裂开来。8
昭茹忙弯腰去捡。
可捡起碎片后,她却忽然发现,花灯的灯骨里,竟写了两句诗。
——“青丝金络白雪驹,日斜驰遣迎名姝。”
名姝……
昭姝……
昭茹整个人猝然僵住。
她猛然意识到,这个花灯——是蔺九黎做给昭姝的。
是了,初遇蔺九黎那天,不正是在朝珠殿外?
遥遥记忆穿过时光,劈头盖脸砸碎在昭茹面前。
心撕裂一般地痛,昭茹跌坐在地,死死咬住没了血色的唇。
那颗本就残破不堪的心此刻被彻底绞得粉碎。
娘亲曾说:“女人要活在这世上,心里就决不能装一个男人。”

《蔺九黎昭茹》 小说介绍

他抓住一名侍女,厉声问:“昭茹在哪?!”侍女战战兢兢:“娘娘将我们全部遣出,接着就起了火!而且门窗皆被锁了,我们进不去……”很明显,这火,是昭茹自己放的。她想死。...

《蔺九黎昭茹》 第12章 免费试读

“你心里有了他,他就能在你心里狠狠捅上一刀。”
那时她还小,不明白其中意味。
如今遍体鳞伤了,昭茹才终于懂了。
……
御书房中。
蔺九黎批着批着奏折,又恍然失神。
那日昭茹惨白的病容莫名的在脑中挥之不去。
蔺九黎放下笔,抿唇问内侍:“昭茹的病如何了?”
“回陛下,惠妃娘娘尚未痊愈。”
闻言,蔺九黎紧紧皱起眉:“晦气!整日里带着一身病,宫中福气都被冲走了。”
“命太医去清溪阁,一日一趟。”
昭茹那样一个野草一般长大的人,如今竟变得琉璃一般脆弱易碎。
想起过去的昭茹,对比现在的她,蔺九黎心生烦躁。
她不是想换宫殿吗?不是爱慕虚荣吗?那他就给她!
“来人,拟旨。”
“赐惠妃坤宁宫,赐翡翠绿颜镯一对,绫罗绸缎各八匹,西域……”
拟旨的内侍心中又惊又疑:坤宁宫不是历代皇后居所吗?陛下这到底是怎么想的?
清溪阁。
昭茹从枕下拿出了她与蔺九黎的婚契。
那日蔺九黎走后,她将其捡起,瞒着阿玉一张一张粘好,满纸的裂痕却怎么都消不去,怎么都不能完好如初。
昭茹心想,都说破镜难重圆,原来纸也一样。
“所有人皆退下,未经传呼禁止入殿。”
昭茹遣散了宫人,将清溪阁所有的门都紧紧关上。
“娘,阿玉,小七这就来找你们了。”昭茹呢喃着,用燃烧的婚契点燃了残破的花灯。
一扬手,花灯落在幔帐上,火光蔓延。
御书房。
蔺九黎突然心神不宁。
就在这时,前去给昭茹传旨的太监屁滚尿流地冲了进来:“陛、陛下!不好了!清溪阁走水了!”

蔺九黎瞳孔一缩:“你说什么?!”
顾不得太监回答,蔺九黎毫不犹豫地朝清溪阁奔去。
火舌风卷残云般吞噬掉一整座宫殿,染红了半边天。
他抓住一名侍女,厉声问:“昭茹在哪?!”
侍女战战兢兢:“娘娘将我们全部遣出,接着就起了火!而且门窗皆被锁了,我们进不去……”
很明显,这火,是昭茹自己放的。
她想死。
霎时,蔺九黎的一双目变得赤红,心似被什么东西紧紧攥住,痛得他呼吸都一窒!
满是火焰的屋内。
昭茹闭着眼躺在床上,四肢百骸传来炽热的灼烧感,如同传说中的地狱一般。
她内心却只有一片安宁。
就在这时,一声猛烈的撞击响起!
昭茹心也猛地一颤,强撑开眼皮,朝那边望去……
却见一片灼灼火光之中,一道熟悉的明黄身影破开了门,义无反顾地朝她奔来!
“昭茹!朕不准你死!”
那是……蔺九黎?
怎么可能呢?他又怎会不顾龙体莽撞冲进来。
她到了如今的地步竟然对蔺九黎仍有念想,临死前还未幻想此景。
昭茹,你真是贱。
她扭过头,缓缓闭上眼,嘴角僵硬地扯出一抹自嘲的笑。
意识在渐渐消散。
昭茹在心中说:“娘亲,阿玉,我们终于可以团聚了。”
……
昭茹没死成。9
蔺九黎在清溪阁彻底倒塌前将她带了出来。
昭茹素白的衣裳被火烧得残破不堪,裸露在外的肌肤皆是烧伤,乌黑的血沾染上蔺九黎的黄袍。
蔺九黎抱着昭茹的那只手臂被掉落的石块划伤,一条狰狞的长长的伤口往下淌着血。
他却如同丝毫感受不到痛意一般,赤红着眼看着怀中沉睡之人,心脏似要停滞一般。
太医与宫人纷纷上前将他们围住。
“陛下!臣这就为你处理伤口!”
蔺九黎未说话,只冷冷看他们一眼,下人们便退开来为他让开路。

《蔺九黎昭茹》 小说介绍

只她迟迟不醒。她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之中,一月过去仍未醒。蔺九黎每日一下朝便匆忙赶来,可总见不到昭茹迎他。蔺九黎冷声问太医:“为何她仍不醒?”太医说得小心翼翼:“或是心病,娘娘是否有些事不愿面对?”...

《蔺九黎昭茹》 第13章 免费试读

他脚步走得快,又极为平稳,没有颠簸到怀中之人。
待将人放置柔软塌上,他轻轻抚昭茹脸颊上鲜红的血,那是他的血。
“把她照顾好,有一丝怠慢就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
蔺九黎的声音沙哑至极,却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蔺九黎冷声道:“还磨蹭什么?上前来诊治。”
太医忙上前。
“是,臣必定全心全力医治惠妃娘娘!”
侍女战战兢兢地跪下磕头:“奴婢绝不会丝毫怠慢了娘娘!”
昭茹无了性命之忧,身上伤疤一直在换药,烧伤的肌肤已然恢复如初。
只她迟迟不醒。
她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之中,一月过去仍未醒。
蔺九黎每日一下朝便匆忙赶来,可总见不到昭茹迎他。
蔺九黎冷声问太医:“为何她仍不醒?”
太医说得小心翼翼:“或是心病,娘娘是否有些事不愿面对?”
太医心惊胆战,生怕说错了话,触了蔺九黎的逆鳞,自己的小命不保。
可若是他答不出个所以然,他也活不了。
蔺九黎与昭茹的事大多人都知晓,几乎所有人都把昭茹当做是笑话,糟糠之妻弃之如履。
果不其然,语落之后,蔺九黎的神色更冷。
可他什么都没说,半晌,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下。
太医死里逃生,忙退出了殿。
蔺九黎目中暗藏的痛苦之情这才浮上。
“昭茹,我错了,我真的错ʝʂց了。”
他又怎不知自己是如何对待她的,他是伤她最深的人。
若是她果真不愿醒来见他,就这么昏睡一辈子,他又能如何?
“若你真不愿见朕,朕就等一辈子,等到油尽灯枯,等到国家灭亡。”
自作孽,不可活。
蔺九黎知晓如此道理。
他总在问心亭中坐,却从未看清过自己的心。
如今差点失了她,才抛开了一切顾虑,才清醒过来,发觉昭茹有多重要。
蔺九黎阖眼,在昭茹身侧躺下。
她是什么时候走入自己的心的?
关于昭茹的记忆又在脑中盘旋,这是此月以来的不知第几回。
蔺九黎找不到答案。
分明过去他还觉昭茹虚荣又愚蠢,不配做他的妻子。
可沉下心来时,他才惊觉,昭茹真的是这样一个人吗?
身侧之人忽地动了动。
蔺九黎一怔,猛然睁眼望去,毫无防备的他却被一只脚踹下了床。
视线中是昭茹那张灵动又错愕的脸。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床上?”

蔺九黎摔落在厚重的毛毯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门外的侍从轻轻叩门询问:“陛下,发生什么事了?”
“无事,你们离远些。”
蔺九黎沉声回应。
视线定定地看着床上的人。
为了方便为昭茹上药,她的衣物是宽松的,只微微一动,衣襟便滑下肩头。
昭茹顺着蔺九黎的视线,发觉自己光白的大半个肩头,忙用被子盖住。
瞪圆了眼,望着蔺九黎怒斥道:“你个登徒子!我要叫侍卫来抓你!”
她方才才醒,心中慌张。
并未注意门外的人叫他什么,根本不知眼前人是当朝皇帝。
蔺九黎站起身,欺身上了床,红着眼抓住她那纤细的手腕。
“你不认识我?”
昭茹神色恐慌地想要挣开:“放开我!我根本就没见过你!”
身子本就还虚弱着,平日里也因吃得少力气本就不大,她的奋力挣扎在蔺九黎眼中宛如挠痒痒。
“阿玉!阿玉!快来救我!”
昭茹吓得眼睛都红了,一边想要将蔺九黎推开,一边呼唤阿玉。
蔺九黎动作一顿。
她不记得自己,却记得阿玉。6
但阿玉已经死了,她也忘记了?
蔺九黎松开她的手,昭茹裹紧被子紧紧贴在墙上。

《蔺九黎昭茹》 小说介绍

蔺九黎此时竟庆幸自己对昭茹还有些了解。“你同我说,你嫁去了郎君家,日后阿玉总不能陪你到老都孤寡着一人。”昭茹安静了一阵,缓缓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想先自己缓一缓。”...

《蔺九黎昭茹》 第14章 免费试读

“我的阿玉呢?她怎么还不来?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
说着,昭茹的眼更红了,声音打着颤。
蔺九黎皱眉:“昭茹,你不用害怕,我是你的夫君。”
闻言,昭茹眼中防备却更甚。
“骗子!我还有一月才方及笄,怎的就许了夫君?”
蔺九黎一愣。
昭茹早已及笄,在三年前,二人初遇之后不久。
这才意识到,昭茹或是失去了这三年的记忆。
在她的记忆中,她还是三年前的昭茹,与阿玉相依为命,未曾见过他蔺九黎。
原来她醒来的代价是:忘记他的一切,不愿再与他相遇。
昭茹最大的心病就是他。
蔺九黎忽觉喉间无比干涩。
可心中亦有一丝庆幸。
失去这些记忆,对他与昭茹来说,也算不得坏事。
至少人还在,至少他尚可补救这段感情。
蔺九黎看进昭茹惊慌失措的眼。
“我未骗你,今日已是辰未十二年,你已经及笄三年了。”
昭茹矢口否认:“怎么可能!我分明就还未及笄,我记得可清楚了!”
蔺九黎拿起梳妆台上的铜镜,映出她的面庞。
“前些日子遭奸人算计,伤了脑袋,或是失了些记忆。”
“先帝两月前为你我赐婚,你已经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
昭茹怔怔地看。
镜中人的确比记忆中的自己长开了不少,只是脸色苍白的过分,病态的白。
难道真如这个人所说,她真的因为生病而忘记了许多事情?
昭茹一愣,眉头稍松,可还是不全信。
蔺九黎坐在床边,朝她伸出手。
昭茹想往后退,可身后就是墙,退无可退,只紧闭着眼。
蔺九黎揉了揉她的发顶,轻叹一口气。
其实昭茹能见眼前男人目中的感情,可她心底里不知为何……
即有些心疼,又有些抵触。
昭茹咬了咬唇,开口说。
“那你把阿玉叫来,我信她的。”
蔺九黎微不可查地僵了僵神情。

“阿玉她两月前许了家好夫婿,出宫去了。”
“是你为她千挑万选找的,京城城西的徐家,徐公子知书达理,温文尔雅。”
蔺九黎说得煞有其事。
昭茹怔怔地听:“我为她许的?我怎会舍得让阿玉离开我?”
蔺九黎此时竟庆幸自己对昭茹还有些了解。
“你同我说,你嫁去了郎君家,日后阿玉总不能陪你到老都孤寡着一人。”
昭茹安静了一阵,缓缓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想先自己缓一缓。”
这一番话正正戳中了昭茹的心。
她曾经的确是这么想的,阿玉那傻丫头总跟着她吃苦。
介时她就想,待日后她嫁出去了,就将首饰都换做银钱,为阿玉也寻个好夫家,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若是自己日子过得不好,也不必连累阿玉一同受罪。
所以她暂且信了蔺九黎的话。
蔺九黎站起身来,说:“好,我让下人为你上些吃食上来。”
“你昏睡许久,身体还需慢慢调养。”
语罢,蔺九黎转身离去。
这三年来的点滴,蔺九黎还是知晓昭茹与阿玉主仆两人的相处。
可阿玉死了。
这是他最后悔之事。4
若阿玉没死,昭茹是不是就不会万念俱灰,心生死意。
但阿玉服毒而死一事并非他的旨意,是昭姝私自的主意。
那日他赶去朝珠殿,脸色并不好,昭姝在他面前哭得梨花带雨。
“一个贱婢罢了,臣妾难道连她都无法处置吗?”
蔺九黎目中晦暗,却还是未多加怪罪,反倒安慰了她一番。
他需要昭姝,才能更加稳固他的帝位。
她是名声最好的前朝公主,追捧者众多。
最重要的是,她的手中有黎王的半边兵符。

《蔺九黎昭茹》 小说介绍

忆起那时的那支军队,井然有序,一句话都未说,一看便知是奉命行事。蔺九黎要拿到那只兵符,他定要知晓十五年前那件事的幕后指使是谁。坤宁宫。昭茹还躺在床上恍然失神。...

《蔺九黎昭茹》 第15章 免费试读

另一半已然被蔺九黎拿到,登记那日他亲手从黎王手中夺得。
两半兵符合在一起,才能号令黎国的一支暗卫队伍。
那是黎国最为精锐的一支队伍,十分神秘,从未出现在众人眼前。
可蔺九黎见过。
那年他只不过五岁。
“小黎,明日和娘亲一同回娘家吃宴去,记得明日是何日子吗?”
小小的蔺九黎点头,奶声奶气开口:“记得,明日是奶奶生辰。”
他与母亲离了宫回到娘家,夜晚时家中正举办宴席,一对黎国士兵闯入。
一家大口百来余人,只剩下他一个活口。
娘将他藏在养了鱼的缸中,水面上荷叶荡漾,荷花被鲜血染红,蔺九黎入目所见的水亦变成了血水。
蔺九黎不喜欢荷花。
他总能从那娇艳欲滴的花瓣上闻到隐隐的血的腥臭味。
后来他长大了,还时常会梦到那时的场景。
遍地的尸首,血流成河。
母亲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想要开口说话,可那破了窟窿的喉咙却止不住地往外涌血,直至身体变得冰凉,血液流尽了才停下。
蔺九黎常常不敢睡。
忆起那时的那支军队,井然有序,一句话都未说,一看便知是奉命行事。
蔺九黎要拿到那只兵符,他定要知晓十五年前那件事的幕后指使是谁。
坤宁宫。
昭茹还躺在床上恍然失神。
看着金丝绣的帐幔,昭茹心想,这里的房子装潢倒比她过去所住的皇宫还金玉堂皇。
虽她住在下人房中,可也见过其他主子的宫殿中的装潢,比这差得远了。
她嫁的人到底是谁?
这等权贵怎会与她有婚约?
她即比不得三姐姐容貌倾城,也比不得五姐姐知书达理。
正思索之时,忽地听闻下人来通报。
“娘娘,贵妃娘娘前来探望。”

昭茹这回终于发觉了不对的地方。
“你叫我什么?”
天下会有娘娘与贵妃的地方只有一处,皇宫,皇帝的妃子。
可她父皇不是当朝皇帝吗?
方才那个男人又是谁?
昭茹一时傻了眼,这些权贵之争向来与她无关的。
婢女未听到回应,出声道:“娘娘?”
昭茹回过神来,可她不太懂这些繁琐的礼节,随口一说。
“好,让她进来就是。”
远远地,就见一较好身影身穿华服逆光走进寝殿中。
待昭茹看清面容,讶异道:“三姐姐!”
昭姝明显地顿了一顿,对于昭茹的反应感到错愕。
她怎会对自己如此反应?本想着她不上来寻法撕破自己的脸就不错了。
介时就又有法子向蔺九黎解释。
昭茹自然不知昭姝心中所想,见到第一个认识之人令她感到一丝安心。
昭茹打着赤脚走下床,便要去拉昭姝的手。
冰冰凉凉的柔软的手握了上来,昭姝缩了缩手,却还是被抓住,微不可查地皱眉。
“妹妹这是怎么了?”
昭茹问:“三姐姐,今年是什么年份?”
“辰未十二年,为何如此问?”
此话一出,昭茹愕然,那个男人说的是真的?0
她又问:“我……嫁人了?嫁给了谁?”
昭姝一听,试探ʝʂց性地看向昭茹:“莫非,七妹妹失了记忆?”
昭茹点头。
昭姝眸光一闪。
昭茹扯了扯她的衣袖:“三姐姐,可以回答我吗?为何我们成了妃,父皇呢?”
“七妹妹,当今黎国易了主,成了凌国,陛下宅心仁厚,将皇族留在了边城。”
昭茹猛然睁大了眼。
方才那个被自己踢下床的人是皇帝?
可还是有许多事不清不楚,昭茹犹豫着开口。
“三姐姐模样倾城,万人仰慕,会被留下是自然,但我为何在此处?”

《蔺九黎昭茹》 小说介绍

蔺九黎见昭茹又一席单衣穿着,忙取下衣柜中一件带了毛领的披风为她披上。皱眉道:“你病还未痊愈,怎的这么不注意身子?”昭茹小小的脸缩在披风中,苍白的肌肤被那雪白的毛领趁得更加白。她坐在椅上,看着侍女将饭菜摆上桌。...

《蔺九黎昭茹》 第16章 免费试读

昭姝笑了笑,正欲开口。
一道威严声音传来。
“朕说过了,因你是我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妻子,留在皇宫里有什么问题?”
昭茹扭头去看。
只见蔺九黎换了身衣裳,明黄的龙袍晃得她目光闪烁。
在他身后是几名捧着食盒的宫人。
殿内人纷纷下跪:“恭迎陛下!”
见所有人都跪,昭茹也埋头跪。
一双鎏金色的靴子停在她身边,一双大手扶了她的肩将她扶起。
蔺九黎又吩咐身边公公。
“黄公公,送贵妃娘娘回宫用膳。”
黄公公是蔺九黎身边的大太监,最是懂得人情世故。
忙堆上笑脸,走到昭姝身前,将她迎起。
昭姝心有不甘,却无可奈何。
自那日清溪阁起了大火,蔺九黎就好似变了个人,整日就知道往着坤宁宫跑。
而坤宁宫是历代皇后居所,昭茹分明只是从二品的妃子!
昭姝咬了咬牙,作出若无其事地笑。
“臣妾告退。”
蔺九黎见昭茹又一席单衣穿着,忙取下衣柜中一件带了毛领的披风为她披上。
皱眉道:“你病还未痊愈,怎的这么不注意身子?”
昭茹小小的脸缩在披风中,苍白的肌肤被那雪白的毛领趁得更加白。
她坐在椅上,看着侍女将饭菜摆上桌。
香味勾起了她的食欲,一双眼滴溜溜地转,咽了咽口水。
心想,幸好这毛领子够大,不然自己疯狂咽口水多丢人。
蔺九黎从侍女手中拿过热水烫过的手帕,朝她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将手给我。”
昭茹艰难地将视线从桌上移开,抓住蔺九黎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有婚契吗?”
“我叫蔺九黎,你最喜欢唤我阿黎。”

蔺九黎三个字令昭茹心微微一颤,可这感受被昭茹忽略了。
蔺九黎垂眸,替她擦净了手指,又将它握在掌心中。
捂热了她冰凉的手。
“婚契自是有的。”
“晚些时候我带来给你看看,你总该信我了。”
待蔺九黎一松开手,昭茹猛地缩回了手,耳尖微微泛红。
她一个待嫁闺中的姑娘,被陌生男人摸手,感觉还是很奇怪。
即便他是自己的夫君,可她不记得。
昭茹轻声呢喃:“阿黎……”
不知为何,好似十分熟悉,念过许多遍似的。
“嗯,我在。”
蔺九黎将手帕交予侍女,低沉的嗓音传入昭茹耳畔。
昭茹莫名地心跳快了些。
她应是喜欢这个人的吧,昭茹心想。
可他是皇帝,是当今圣上,她出身低微,是做不了皇后的。
他不会只有她一个妻子。
比如说她的三姐姐。
昭茹心一紧。
“请陛下与娘娘用膳。”
侍女递上碗筷与汤匙。
昭茹晃了晃头,将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撇开。
不想这些了!先吃了好吃的再说!好多没见过的东西,应该好吃的!
昭茹快速夺过侍女递来的碗筷,埋头就吃起来。0
因昭茹并未痊愈,因而桌上多是些清淡又大补的吃食。
蔺九黎为她盛了一碗汤。
“会觉得口味过于淡了些吗?”
昭茹摇头,奋力咽下一大口。
“不会,我不挑食的。”
“除了酸掉牙的杏子。”
语落,昭茹忽地一顿,她也不明白,自己是何时吃的杏子。
自小就没有吃过杏子,也未见哪间庭院里种了杏子树。
蔺九黎夹了菜进她碗中。
“无事,那便不吃,以后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昭茹舔了舔唇:“我想吃烧鸡。”
蔺九黎皱眉:“不行,你还需养身体,少碰那些油腥。”
昭茹撇嘴。
“你看,这就是想吃什么就没什么。”
蔺九黎无奈地轻叹一口气,眼中却有了笑意。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悬疑灵异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蔺九黎昭茹》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蔺九黎昭茹》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蔺九黎昭茹

蔺九黎昭茹

这本《蔺九黎昭茹》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蔺九黎昭茹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蔺九黎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昭茹蔺九黎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蔺九黎昭茹结局吧。……

作者:类别:悬疑灵异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昭茹蔺九黎蔺九黎昭茹小说全章节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