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精彩小说」云姒谢琰免费阅读

时间:2024-02-11 14:31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小说简介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主角云姒谢琰):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谢琰云姒小说免费全文。……

》》》点击全文阅读《《《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她想去外面寻找更多的线索,然而她在梦中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无法走出寝殿,被困在床榻之间。这个梦着实古怪……不过云姒也有进展,最初做梦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梦中,像一叶扁舟,在梦境的长河中随波逐流。...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1章 免费试读

听僧人说云姒抽到的是姻缘的上上签,郑国夫人露出舒心的笑容:“真是准。”
云姒已经定亲了,再过一年半载就要成亲,可不是好事将近?云姒和长泽表哥门当户对、天作之合,自然是上上签。
云姒凝神看着签文,眉心微蹙。
她求签时心中所想并非姻缘……为何会得到一支姻缘的上上签?
片刻后,云姒展颜。既然她会有好姻缘,那就说明如今困扰她的事一定会解决!
神佛是在告诉她,在成亲之前,她的烦恼就会烟消云散吗?然后她顺顺利利地嫁给表哥,两人“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云姒偷偷松了一口气。
女儿抽到了一支好签,郑国夫人心中畅快,临走前又给大佛寺添了不少的香油钱。
回相府的路上,白毫问道:“姑娘今日心情很好?”
云姒摸摸脸蛋,惊讶白毫怎么看出来的。
白毫也说不出来具体哪里不同,总之姑娘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都不同了。
“前些日子,总感觉姑娘无精打采的。”
云姒暗自心惊,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得极好了,没想到还是被贴身侍女看出问题来。
白毫笑着说道:“可见大国寺是个好地方,姑娘去了一趟,沾上了禅意,心情都变好了。”
云姒哭笑不得:“胡说什么……大国寺当然是好地方。”
然而大国寺中浓浓的禅意,依旧阻拦不住那恼人的梦。
从大国寺回来的夜里,奔波了一整日的云姒头一沾枕就睡着了,又梦到了那个男人。
这一回的梦tຊ中,云姒清晰地记得自己要做什么。她入梦前便想好了,她要找出那个梦中的男人究竟是谁!
大国寺中的签文说,云姒会有好姻缘。但以云姒的性子,她没办法什么都不做,等着表哥来迎娶她。
云姒外柔内刚,从小便极有主意。
她不是那种端坐在闺房中,一切都等着父兄奉上的闺秀。云姒上头没有哥哥,她是相府中第一个孩子,在下头的弟弟妹妹面前,她说一不二。
她要在成亲前彻底摆脱这个梦,一身轻松地嫁给表哥。
否则,难道她成亲后和表哥躺在一张床上,夜里还要梦见别的男人?
云姒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出那个男人的身份。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做梦,说不准那个男人知道,或者就是那个男人搞的鬼!
待她找出那个男人是谁,就有了破解这个梦的法子!
当然,云姒也怀疑,世上是不是当真有这样一个男人,或许那个男人只在她的梦中……但她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抛出去,既然如今她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以云姒的性子,她必定要走出去试一试!而不是站在原地束手无策。
她不是什么都不敢做的弱女子,身为相府嫡女,她自幼得到了极好的教导。
之前茫然无助,只因她一个深闺少女陡然做那样过火的梦,实在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才懵了一阵子。
今日的梦和以往的梦类似,云姒一边忍着羞意与男人亲密无间,一边用眼睛寻找所有能找到的线索,在脑中一一牢记。
男人约莫二十多岁——虽然云姒看不清男人的脸,但她依旧可以用男人的身形、肌肤、声音来推测男人的年龄。
男子及冠之前,身量未成,稚嫩青涩。梦中的男人定然已经及冠,但又血气方盛,绝未到而立之年。
男人的身份必定不凡——云姒看不到男人所居宅院是何模样,但是仅仅一间寝殿,也能看出很多。
男人的寝殿比云姒这个相府嫡女还要华贵,这绝不是普通人家能有的寝殿。
云姒醒来,写了一个名单,是京中能住如此寝殿的人家,然后又悄悄用火盆烧掉。
收集这些线索,不是一蹴而就。云姒像一个小仓鼠一般,每一次做梦都收集到新的线索。
心中有了信念,云姒不再夜夜熬着不敢入睡。她睡得好了,胃口也好了,气色跟着变好,身上也长了几两肉,从之前瘦削过头的样子恢复了些许。
身边的侍女们都以为云姒好了,郑国夫人也放心了,都以为云姒之前的失眠消瘦是刚定亲太过忐忑。
只有云姒自己知道,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依旧每隔几日便闯入她的梦中,不容云姒拒绝。
男人身上的线索,云姒已经收集完了。除了男人的脸她看不清楚,她将男人的一切都牢记于心,男人的肩有多宽、腰有多细、腿有多长……若是能遇见他,云姒笃定,只要一眼,她就能将男人认出来!
还有男人的声音,云姒也牢牢记在心里,云姒听声音也能辨人!
在床榻间,云姒能搜集到的线索便只有这么多。
她想去外面寻找更多的线索,然而她在梦中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束缚住,无法走出寝殿,被困在床榻之间。
这个梦着实古怪……
不过云姒也有进展,最初做梦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梦中,像一叶扁舟,在梦境的长河中随波逐流。
如今,云姒每一次都清晰地知道自己在梦中,就像是她手中有了一支船桨。她手握船桨奋力划船,虽然依旧无法逆流而上,只能顺着河流向下飘去,但她能稍稍改变一些方向。
云姒在梦中聚精凝神,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说一些话、做一些事。
当然,她依旧很吃力,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拉着她沉溺下去,沉溺在男人火热的胸膛里……
云姒必须凝聚全部精神,才能在梦中做一点小小的改变。
“你……你叫什么名字?”呼吸交缠间,云姒将双唇贴在男人耳畔,用尽全部力气才能问出这个问题。
她的声音仿佛被某种力量压制住,声音很小很小,微不可闻。
短短一句话说完,云姒感到一阵头痛,浑身虚弱无力。又是这样……她在梦里每凭借自己的意志做一点事,都会剧烈消耗精神。
她用尽全部力气问出来的问题,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男人根本没有听到她声音,只感觉热气喷洒在自己的耳朵上,激起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作为回应,男人一翻身,将云姒狠狠搂住,滚烫的双唇覆上来……
云姒气得伸手捶他。然而她本就力气小,此时虚弱无力,拳头落在男人身上就像挠痒痒一般,像是一勺油浇了上去,将男人心中的火烧得更旺。
不……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今夜梦中,她怕是真的守不住自己的清白了……
云姒又气又恼地张开嘴,雪白的贝齿狠狠咬在男人的耳廓上。
“嘶——”男人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一丝腥甜在云姒唇齿间漾开。
耳朵都被咬出血了,云姒以为男人必定要停下。没想到,这样也只阻挡了男人一瞬间,一瞬之后,男人的动作越发凶猛。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做梦这么久,她第一次走出睡房!她竟然能走出睡房了!云姒再也顾不上羞涩,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睡房外面什么样。然而下一秒,她就失望了,睡房外面都笼罩着一层浓浓的白雾,云姒什么也看不清。“你……你要抱我去哪里?”云姒忍不住问道。不是要共浴吗?为什么男人将她抱出了睡房?...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2章 免费试读

云姒从梦中醒来,发觉软枕已经被泪水沾湿,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
她掀开锦衾,许久才平静下来,纤细的手指拂过眼角,将最后一滴泪水擦干。
方才在梦中,最后,是男人自己停下的……
云姒看不清男人的眼睛,却莫名读懂了他眼神中的自傲。
拥有这样眼神的男人,是不屑于强迫的。
男人最后停下来的一瞬,云姒感觉那道眼神突破了重重束缚,终于落在她的脸上。
难道这些梦不是男人搞的鬼?
难道……梦中的男人和她一样?
生出这样的念头后,云姒再次做梦时格外留心。她逐渐可以确定,梦中的男人也被一种力量束缚着。
她在梦中用尽全力说出的那些话,问出的那些问题,和她亲密交缠的男人根本听不见。
有时,云姒趴在男人的胸膛上,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
她伸出手,贴在男人的脖颈上,从男人喉头的震动确定他正在说话……可云姒也什么都听不见。
就像她之前的很多问题,男人也听不见一样。
可两人的声音,也不总是彼此听不见的。男人在床榻上说的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话……云姒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
究竟什么话听不见?什么话听得见?
云姒在梦中一次又一次试探。
云姒:“我想用膳。”
男人毫无反应。
——这句话听不见。
云姒:“你喂我喝汤吧。”
男人的胸膛一颤,似是被她的话吓到了。
——这句话能听见。
“好,我喂你喝汤。”男人的声音藏着笑意,仿佛云姒说了什么极好玩的话。
片刻后,一位侍女端着汤碗进来。
云姒差点激动地叫出声来!
第一次!她第一次在梦中看到了其他人!
侍女轻手轻脚地端上来一碗乌梅汤,然后翩然退下。从头到尾,云姒没看到侍女的脸,但她看清了侍女的穿戴、身姿和举止。
果然,她之前猜测男人出身世家大族是准确的,非世家大族养不出这样出色的侍女。
云姒将见到的侍女记在心里,心潮澎湃起伏。虽然得到的线索不多,但她的路子走对了!
她虽然走不出这间睡房,但她不能被困在床榻上,她要尽量做更多的事、见更多的人,才能找到更多的线索。
云姒见到了送汤的侍女,已经达成所愿,没想到男人竟然真的端起汤碗,一勺一勺地喂她喝汤!
男人的动作很是生疏。
第一勺,勺子磕到了云姒的牙齿,一阵酸痛。
第二勺,勺子一歪,一缕乌梅汤顺着云姒的唇角流下来。
云姒连忙伸手去擦,然而男人的动作比她更快。一片火热贴到了她的唇上,却不是男人的手, 而是男人的唇。
酸酸甜甜的乌梅汤在两人唇齿间流转,终究还是有一缕溢了出来。深红色的乌梅汤,沿着她莹白如玉的肌肤缓缓往下流,钻进她的领口中。
男人追着那一抹深红色的痕迹一路向下,直到目光被云姒的衣领阻拦。
下一瞬,男人猛地抓住云姒的衣襟,目光火热得仿佛能将她融化……
云姒从梦中醒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口干舌燥……梦中口干舌燥的感觉延续到了梦外。
她掀开帐子,看到外头天光大亮,恍然想起自己方才只是午后小睡。
恼人的梦越来越频繁了,竟然连午睡片刻都不放过她。
云姒声音干涩地呼唤侍女:“水……”
绿芽端着一只大肚细颈的白瓷壶进来,白瓷壶在冰里镇过,壶肚上凝出冰沁沁的水珠,看着就凉爽。
绿芽执壶倒了一杯,送到云姒唇边。
“姑娘,膳房刚送了冰镇的乌梅汤过来,您润润嗓子。”
炎炎夏日中冒着冷气的酸梅汤,最是tຊ生津止渴,让人燥意全消。
云姒夏日里最爱喝冰镇乌梅汤,绿芽以为姑娘正口渴时自己端上这杯乌梅汤,姑娘定会喜出望外。
没想到的是,姑娘看到乌梅汤立即变了脸色,伸手将乌梅汤往外推:“撤下去!”
“啊?”绿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云姒又长又弯的睫毛垂下,咬着下唇,不去看那杯冒着冷气的乌梅汤。
绿芽碰巧端过来的酸梅汤,让刚从梦中出来的云姒又一次想起了那活色生香的场面。深色的乌梅汤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流下去,男人伸出舌尖……
看到云姒的脸染成绯红色,绿芽手忙脚乱地把酸梅汤端下去。
姑娘都气得脸红了!
“姑……姑娘,没有凉茶了,只有热茶。”绿芽小心翼翼地说道。
云姒轻轻嗯了一声:“那就热茶吧。”
绿芽奉上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云姒等着热茶慢慢晾凉。
绿芽偷偷看着姑娘,心想姑娘今日真奇怪。炎炎夏日午睡醒来口干舌燥,竟然不喝冰镇的酸梅汤,等着喝热茶……
姑娘真是令人看不透啊!
.
在梦中一次又一次试下来,云姒发觉了规律,她知道什么样的话在梦中对方能听到,什么样的话听不到。
凡是有关两人身份的话,对方一概听不见。
其余的闲话,也未必能听见,只有一种话,是一定能听见的。
那便是两人之间的情话,说出口后可以让两人更亲密的话。
譬如,云姒说自己想用膳,男人听不见,她让男人喂她喝汤,就能听见了。
云姒发觉这个规律之后,强忍着羞意说了不少类似的话。
梦随心意而动,她说过的话一定会变成真的。比如说她说要男人喂她喝汤,那接下来在梦中男人一定会喂她喝汤。
云姒为了从中得到更多的线索,变着花样试下去。明明她和男人已经做过那么亲密的事,可是不知为何,喂汤这些小事,让云姒觉得比帐子里的事更亲密……
云姒强压下心中的不自在,安慰自己是在寻求结束这一切的办法。
等到这一切结束之后,一切回归正轨。
她依旧是父母精心培养的端庄大方的相府嫡女,嫁给表哥后,相夫教子、举案齐眉。
梦中的男人显然也是个聪慧的,云姒刚开始尝试,男人就领会了她的意图,在配合她。
接下来的几场梦中,男人的话时而听得见、时而听不见,显然他也在探索同样的事。
云姒的手掌抵在男人的胸膛上,感受着男人胸腔的震动。
不知道男人在说什么,一句一句又一句,都是云姒听不到的内容……
云姒听不到男人在说什么,却能感受到男人越来越焦躁。他散发出来的气息令云姒恐惧,男人仿佛压制着想要毁灭一切的欲念。
云姒在男人怀中,仿佛一只被天敌盯上的猎物,本能地瑟瑟发抖。
男人感觉到云姒的颤抖,发出一声含义不明的轻笑。他揉着额角,耐心彻底告罄。
“我们一起沐浴。”
云姒终于听到了男人的声音,惊愕地抬起头。
男人不是知道梦中的规则吗?
这样的话一出口,由不得他们再反悔。接下来的梦境,谁也无法控制,朝着云姒无法接受的方向飞快滑去……
她将要和男人共浴……
云姒闭上眼睛,不敢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不过梦境显然不会因为她闭上眼就停止,男人一弯腰,轻松地将云姒打横抱起。
云姒惊呼一声,双臂紧紧攀住男人的脖颈,生怕自己摔下去。随着她的动作,又轻又软的纱衣袖子滑落到肩膀处,两截玉臂径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
男人抱着她走出睡房时,云姒惊讶地倒吸一口冷气。
做梦这么久,她第一次走出睡房!
她竟然能走出睡房了!
云姒再也顾不上羞涩,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睡房外面什么样。然而下一秒,她就失望了,睡房外面都笼罩着一层浓浓的白雾,云姒什么也看不清。
“你……你要抱我去哪里?”云姒忍不住问道。不是要共浴吗?为什么男人将她抱出了睡房?
片刻后,云姒恍然大悟,男人抱着她走进了温泉浴池!
原来男人沐浴不用浴桶,而是在府中砌了一间浴池,引来温泉水。
云姒看清温泉浴池的模样后,心中先是一惊,接着一沉。
之前根据她收集的线索,云姒心中已经有了几个怀疑的人家。然而如今她将那几个人家都否定了,他们都没有财力砌筑这样的温泉浴池。
男人赤着足,踏着白玉阶一步步走上去,将云姒放在浴池边上。
男人朝着云姒腰间伸出手。
云姒低头看去,她在梦中穿着的衣裳,是她近日里穿的最多的一套。
大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确实有些道理,云姒将常穿的衣裳带进了梦中,同样带进梦中的还有她近来日日佩在腰上的白玉带扣。
细细的腰带织着金线,从白玉带扣中穿过,勾勒出云姒纤细柔韧的腰。
这枚白玉带扣,是前些日子表哥在宴会上迎来的彩头。表哥留了一枚,赠与她一枚。
她与表哥成双成对的白玉带扣……
男人伸手握住,毫不费力地解开,丢在一边。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男人轻笑一声,似乎在表示自己根本不怕云姒看。云姒在男人的笑声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眼神从茫然到清醒。男人的笑声仿佛还在她的耳边,云姒猛地坐起身来,立刻伸手摸向腰间。腰间空空荡荡,她没有摸到带扣,一颗心猛地缩紧了。...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3章 免费试读

白玉带扣被扔在坚硬的地上,发出碎裂的声响。
云姒腰带被抽出,罗裙翩然散开,犹如一朵花,在风中落下。
她紧闭双眼,身子缓缓浸没在温泉池中,双臂紧紧抱在胸前。
哗啦一声,男人的长大腿往前一跨,跳到云姒面前。
水花飞溅到云姒脸上,男人的胸膛近在咫尺。她下意识地伸手去捂脸,然而这样便无法遮挡自己的身体。
云姒惊呼一声,手掌径直覆在男人眼睛上:“你……你不许偷看!离我远一点!”
男人神色一冷,陡然散发出暴戾的气息。
云姒被吓到了,不敢再盖住男人的眼睛,颤抖着想要将手移开。
她早就发觉,男人有两副完全不同的面孔。大多数时候都是正常的,但也有些时候,男人会陡然变成另一番模样,宛如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
就在云姒即将移开手时,男人轻笑一声,又变回了寻常的模样,火热的手掌抓住云姒细细的皓腕。
“这样也不错。”男人声音中藏着笑意。
“不过眼睛被捂住,我无法自己沐浴,要你来帮我。”
云姒的脸色在温泉蒸腾下本就粉润生光,听到这话更是红得要滴血,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
男人轻笑一声,似乎在笑云姒气了半天,连一句骂人的话都骂不出来。
不知道是怎样在深闺中养大的小姑娘,一颗心比这池温泉还要清澈透亮,让人一眼就望到底。
男人声音悠然:“要么我睁开眼睛自己洗,要么我闭上眼睛你为我洗。”
“你来选。”
云姒咬着唇:“我……我……”
煎熬了许久,她一咬牙一狠心,说道:“我给你洗,你不许睁眼睛!”
男人唇角勾起:“一言为定。”
既然说了要共浴,云姒知道不沐浴这一关是过不了的。她一只手牢牢捂着男人的眼睛,一只手拿起搭在一旁的帕子,在温泉中浸湿后,飞快地在男人身上乱擦一通。
给男人擦身的时候,云姒自己也紧紧闭着眼睛。
直到男人伸手捏住她的皓腕:“这里……可不能这么用力……”
云姒像是被烫到一般,飞快地缩回手!
帕子被她慌乱地丢到水中,“好……好了……给你洗好了!”
男人转了半圈,背对着她:“这一面还没有擦。”
云姒弯腰去捞刚扔到水中的帕子。她额角的碎发沾着细碎的水珠,弯弯曲曲地贴在粉嫩的脸上。
随着她弯腰的动作,一缕碎发柔顺地垂下来。颈窝里的水珠儿从湿漉漉的肌肤上滚落,落进温泉水池中。
水珠滑过的肌肤痒酥酥的,云姒伸手抹过那一片肌肤。
谢琰闭着眼睛,眼睛看不见,听觉变得更加敏锐。微弱细碎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听着那些声音,心中遐想云姒此时的模样。
谢琰闭着眼睛,喉间微滚。
云姒捡起帕子,飞快地将男人的背擦了一遍。隔着帕子,男人背上的热度依旧传了过来。
轮到她自己,云姒确定男人始终闭着双眼后,松开手,转过身背对着她,速战速决地给自己擦了一通。
哗哗不断的水声停下来,男人听到云姒走出温泉池,用棉布胡乱擦干身子,窸窸窣窣地穿上衣裳。
云姒穿戴整齐,背对着男人:“好了,你可以睁眼了。”
男人轻笑一声,似乎在表示自己根本不怕云姒看。
云姒在男人的笑声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眼神从茫然到清醒。
男人的笑声仿佛还在她的耳边,云姒猛地坐起身来,立刻伸手摸向腰间。
腰间空空荡荡,她没有摸到带扣,一颗心猛地缩紧了。
然后云姒回过神来,她正穿着寝衣,腰间自然没有带扣。
“绿芽……”云姒出声唤人。
绿芽连忙掀tຊ开帘子进来:“姑娘,您这么早就醒了?”
外头天色才蒙蒙亮,夏日里天亮得早,云姒平日里不会这么早起床。
“姑娘,要不要再睡个回笼觉?”绿芽问道。
云姒摇头,问绿芽:“带扣呢?”
绿芽没听懂:“啊?”
云姒声音焦急:“表哥送我的带扣呢?”
“在匣子里收着呢,姑娘最近不是天天戴它?”
绿芽奇怪极了,昨日睡前姑娘刚将带扣摘下来收进匣子里,怎么姑娘大清早一睁眼就问?
云姒:“拿来给我看看。”
直到绿芽将带扣放在云姒手中,云姒抚摸着完好无损的带扣,才松了一口气。
梦都是假的。
表哥赠与她的带扣没有碎。
绿芽更不解了:“姑娘,到底怎么了?”
云姒:“无事,只是梦到带扣摔碎了。”
她吩咐绿芽:“将这枚带扣好好收起来,我以后不戴了。”
云姒不想再看到这枚带扣。
“诶!”绿芽清脆地应下,以为云姒是太过珍惜,生怕摔碎这枚玉扣,才不肯再佩戴。
绿芽掩唇笑道:“小郡王送来的带扣,姑娘真是珍惜呢。”
珍惜吗?云姒垂眸。
方才在梦中,这枚带扣由另一个男人从她腰间解下,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男人的肌肤竟也不匡多让,云姒早就偷偷写下过这条梦中线索。男人一定很少晒太阳,或者天生晒不黑。他的皮肤竟然与云姒一样白,只不过云姒是暖暖的莹白,男人是冷白。在深红色的榻上,男人的肌肤也白得让云姒不敢看。...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4章 免费试读

云姒从十岁之后便藏在深闺,不见外男,如今却在梦中与男人共浴……
虽然除了自己之外再无人知晓,可云姒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
云姒羞得一整天都躲在闺房里。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明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为什么还要说出那样的话!
不过云姒不得不承认,男人确实下了一剂猛药。昨夜的梦里,云姒第一次走出睡房,走进温泉浴池。
这的确是一个大进展。
温泉浴池……京中谁家能建造这样的浴池?
浴池中,铺地的白玉砖竟还不是最奢侈的,最奢侈的是将温泉从山中一路引入宅子中。
能做到的能工巧匠屈指可数,一路引入温泉所需的花费更是不菲。
整个京城,云姒并不曾听说何人的府宅中引入温泉。
京郊山上有温泉,倒是有些人家在山下建造别院,引入温泉。
云姒暗下决心,她立刻想办法去打听清楚,京郊的温泉山庄都是谁家的。
云姒将自己关在睡房里一整日不肯出去,引得郑国夫人过来看她:“可是哪里不舒服?”
母亲的手温柔地拂过云姒的头发,云姒低着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她依恋地将脸颊贴在母亲的手上。
“我没事……”云姒找了一个借口,“就是身上没什么力气。”
郑国夫人算了算日子:“该是你小日子快到了,身上疲乏。”
绿芽在一旁点头:“是呢,姑娘的小日子该在前两日,不知这个月为何迟了几天。”
云姒听到绿芽的话,心尖狠狠一颤,藏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住,指节泛出青白。
她的癸水向来准时,可这个月已经推迟数日了……怕不是与她夜里的梦有关?
.
哪些人家在京郊有温泉山庄,云姒很快就打听出来。
之前那份长长的名单,又删去了不少人家,变短了许多。
和以往一样,云姒写下一份名单,又在火盆里烧掉,看着火苗将纸张燃烧殆尽。
从夏初到夏末,云姒白日备嫁,夜里做梦,就这样度过了炎炎夏日。
梦中同样有四季轮转,不过睡房中的温度四季如春,夏日堆着冰山,天气方凉,便生起了地龙。
如此豪奢的做派……云姒想着名单上的那几家,一时间竟想不出会是谁家?
难道并不在京城之中,而是外地的名门望族?云姒心想,那就糟糕了,外地的望族她可一个也不认识。
寝殿四季如春,连厚被都用不着,始终是薄衾。不过锦衾和帐子都花样,都是随着季节更换的,秋日里换成深红色。
云姒雪白的肌肤被深红色的锦衾趁着,越发显得色泽如玉,分外诱人……
她忍着羞意,不敢看自己。
男人的肌肤竟也不匡多让,云姒早就偷偷写下过这条梦中线索。男人一定很少晒太阳,或者天生晒不黑。他的皮肤竟然与云姒一样白,只不过云姒是暖暖的莹白,男人是冷白。
在深红色的榻上,男人的肌肤也白得让云姒不敢看。
突然,云姒的目光定格住。
新换的床帐,用的是寸锦寸金的云锦。云锦乃贡品,除非皇家赏赐,否则不得私用。
前不久,丞相府便得了陛下赏赐的云锦,和这个帐子的花样相仿……
云姒心脏怦怦跳,仿佛要从喉咙口蹦出来,她距离真相又近了一点!
她只要去打探一番,陛下前些日子将云锦都赏给了哪几家……
再加上哪几家在京郊有温泉山庄,两厢合在一起,圈出来的人家定然屈指可数……甚至只有一家!
真相呼之欲出,云姒一颗心怦怦跳,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么久了,她终于看到希望了!
这一场漫长的噩梦,终于看到了结束的曙光……云姒忍不住落下泪来。
云姒梦见云锦的第二日,恰是瑞王府来送聘礼的日子。
云姒清早一掀帐子,就被窗外的明亮刺得眯起了眼睛。今日是一个大晴天,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云姒的心情也跟着晴朗起来。
她在大国寺抽到了婚嫁的上上签、她在梦境中找到了足够的线索、婚事顺顺当当地推进、表哥今日来下聘……
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她的烦恼即将烟消云散,甜甜蜜蜜的日子正在前头等着她!
云姒坐在妆台前,金茗为她梳妆:“姑娘,今日想梳什么发髻?”
云姒想了想:“坠马髻。”
话音落下,屋里的侍女都露出惊讶的神色。姑娘已有好一段日子无心梳妆,日日都只梳最简单的发式,今日总算有了打扮的兴致!
金茗脆生生地答应了:“诶!我为姑娘梳一个坠马髻。”
绿芽笑着说道:“姑娘可是要去前头看热闹?”
云姒嗔了绿芽一眼:“该打!”
今日瑞王府来下聘礼,云姒一个待嫁的女儿家,自然要在后头躲着,哪有女儿家自己去看聘礼有多少的?侍女中也只有绿芽敢和姑娘开如此促狭的玩笑。
侍女们全都被逗笑了,绿芽笑得尤其灿烂,她看得出来,姑娘今日心情极好,声音里满是女儿家的娇嗔。
绿芽笑着说道:“姑娘害羞,我替姑娘去看!”
“我记下来聘礼都有什么,回来一样一样地告诉姑娘!”
绿芽话音落下,一溜烟地跑走了。
云姒嗔怪道:“绿芽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侍女们嘻嘻笑着,都看出来云姒并没有生气。
到了晌午,绿芽脚步轻快地跑回来,一脸神秘地站在云姒面前:“姑娘,您猜猜小郡王下聘都送了什么来?”
云姒对屋子里的侍女说:“我们都不问她,看她能憋多久!”
绿芽憋了不到一刻钟,就气得跺脚:“诶呀,我再不说,就记不齐全了!”
她竹筒倒豆子似的说出来:“小郡王送来了一匣金饼、一匣玉璧、一匣东珠、一匣碧玺。”
“一箱云锦、一箱织锦、一箱雨花锦、一箱浣花锦……”
“游龙仙子耳杯一对、锤錾松鹿金盘一对……”
绿芽像报菜名一样报了好半天,一样样珍宝从她嘴里蹦出来,“当然还有三牲四味六果八糖。”
随着绿芽的话,屋子里的侍女们个个喜上眉梢。小郡王送来的聘礼极多极重,满满的都是对自家姑娘的爱重之意。
与聘礼一起送来的,还有三书——聘书、礼书、迎书。
瑞王府送来三书,丞相府收下三书。这意味着她和表哥的婚事真的定下来了。
婚事对女子而言,是人生中的头等大事。
随着婚事定下来,云姒的心也稳了下来。
她有条不紊地核对名单,想要揪出梦中究竟是何人。
然而结果完全出乎云姒的意料——
在京郊有温泉山庄的人家,与皇上赐下云锦的人家,竟然无一重合!
云姒的线索,又断了!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倘若杀了他,换别人当丞相,会有一番麻烦。“陛下最怕麻烦。”云丞相说道。郑国夫人依旧担忧:“万一呢……陛下此番如此失常,究竟为何?可能找到症结?”“找到症结方能对症下药啊!”...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5章 免费试读

本以为真相呼之欲出,没想到又陷入绝境。云姒整个人都恹恹的,打不起精神来。
若是以往,云姒有一点风吹草动,母亲定要过来关心她。可这一回,母亲也暂时顾不上她了,母亲正为父亲的事发愁——
早朝时,云丞相被皇上从大殿里轰出去了!
缘由是皇上选妃这件事。
皇上又不知抽了什么风,之前下旨要年岁在十四到十八之间、身量在四尺七寸到四尺九寸之间、肤白赛雪、腰间有小小一颗红痣的女儿家。
臣子们虽然觉得荒唐,但终究还是退让了,按照皇上的旨意去办。
没想到过了一阵子,皇上又下了一道旨!
凡是符合这些要求的,不仅云英未嫁的女儿家要来参选,已经嫁做人妇的年轻媳妇也要应召!
这一下,朝中哗然。
云丞相作为朝臣之首,不得不站出来说话:“皇上,万万不可,不可强夺人妻啊!”
然后云丞tຊ相就被皇上从大殿里轰出去了。
郑国夫人听说这个消息后,双腿一软,若不是侍女搀扶着就跌坐在地上。
“你……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
“你忘了未央宫的白玉砖全都被鲜血染红的模样了吗……”郑国夫人声音颤抖。她害怕极了,皇上在殿上是真的敢杀人的。
云丞相摇头:“陛下不会杀我。陛下总要人帮他处理政务。”
陛下是一个暴君,却不是一个傻子。相反,他非常聪明,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天生的帝王,知道如何驾驭别人,达到自己的目的。
倘若杀了他,换别人当丞相,会有一番麻烦。
“陛下最怕麻烦。”云丞相说道。
郑国夫人依旧担忧:“万一呢……陛下此番如此失常,究竟为何?可能找到症结?”
“找到症结方能对症下药啊!”
云丞相摇头苦笑:“无人知道原因。”
父亲和母亲一时间都顾不上云姒,云姒悄悄松了一口气。她最近正希望父亲和母亲不要太关注她,否则她的秘密就不好隐瞒了。
不过父亲和母亲忙起来,照顾弟弟云章的事就落在了云姒头上。
云章今年八岁,衣食琐事自有身边的姑姑和侍女操持,不需要云姒操心。但是姑姑和侍女可管束不住云章,八岁正式淘气的时候,父母顾不上,就只有云姒的话云章才肯听。
“听先生说,你在家学里,又和云程吵架了?”云姒问弟弟。
云章听到云姒的话,眼睛瞪得溜圆:“吵架?他也配和我吵架?是我骂他,他可不敢还嘴!”
云姒头疼极了:“这更糟糕……在旁人眼里,这就是你不敬兄长、无法无天,而云程他友爱弟弟、心地仁善。”
云章听到姐姐的话,立刻像小斗鸡一样梗起了脖子:“兄长?他算我哪门子的兄长?”
“我才没有兄长,我只有你一个姐姐!”
云姒叹气。她今年十五岁,云章今年八岁,母亲唯有他们两个亲生的孩子。
她和云章相隔八年,在云章出生之前的八年,母亲没再有孕,丞相府一直无子,府里添了两房姨娘来开枝散叶。
乔姨娘进门后,先后生下一子一女。
庶子云程,今年十三岁。
庶女云莺,今年十一岁。
嫡出和庶出天生就对立,丞相府的情况更是不同。在云章出生之前,所有人都以为郑国夫人已经生不出孩子了,就连母亲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也就是说,云程长到五岁,一直是云丞相唯一一个儿子。
丞相府上上下下,对待他自是不同。
乔姨娘生了府里唯一一个儿子,一颗心也越来越大,不再安分,处处拿起乔来。
那些年,母亲真是左支右绌。云姒已经记事了,她记得母亲是怎样左右为难的。
她既要管束乔姨娘,不能让乔姨娘挑战自己相府女主人的尊严和地位,又不想伤害到自己与云程之间的情分,毕竟云程是相府唯一的儿子。待到父母老去,云姒出嫁后,还要靠这个弟弟撑腰。
云姒不知道多少次看到过母亲偷偷垂泪。
直到弟弟云章出生,母亲终于能放手整治府里的风气,让府里嫡庶分明、尊卑有度。
可是乔姨娘、云程和云莺又怎能甘心?
尤其是云程,他当了五年的“相府唯一的儿子”,突然变成“相府的庶子”,处处都要低云章这个嫡子一头!
云程心中自然有恨。
云章对这个庶兄,也是厌恶到了极点。
这一次家学里的矛盾,云姒很快问清楚了。是云程先端着兄长的架子教训云章,教训他读书不用心,没有认真完成先生布置的作业。
云章立刻被气得火冒三丈!云程凭什么端着兄长的架子教训自己?而且云程说的根本不对,他读书明明用心了,先生布置的作业也认真完成了!
云章气得和云程大吵一架,将云章胡说八道的地方一一点出。
云章在云姒面前骄傲地扬起头:“他被我说的哑口无言!”
云姒叹气,伸手摸傻弟弟的头:“小傻子,你中计了,云程是故意这样的。”
云章一脸茫然:“啊?”
云姒:“你觉得云程教训你的都不对,是不是?”
云章点头:“是。”
云姒:“你觉得云程不是一个好哥哥,根本没资格教训你,是不是?”
云章猛点头:“是!”
云姒:“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我问你,云章教训你的话,别人听见了吗?”
云章回忆一番,摇头。
“对啊,别人根本不知道云程教训你的话是不对的,也不知道他在府里怎么对你,别人只知道云程是你的庶兄。”
“你骂云程,云程不还嘴。别人看在眼里只会觉得你不敬兄长,是你在欺负云程。”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小说介绍

男人毫无反应。显然,云姒的这些话男人又听不见。这也听不见,那也听不见,云姒知道这是梦境的限制,但还是气得骂人:“你这个聋子!”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句话偏偏又让男人听见了。...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第16章 免费试读

云姒告诉弟弟:“云程是故意这么做的,这就是他的目的。”
云章目瞪口呆:“啊?他……他真恶心!”
云姒叹气,乔姨娘、云程和云莺,三人真不愧是亲生母子,都爱用这种恶心人的手段。
云章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问姐姐:“那,那我该怎么做?”
云姒犹豫片刻,说道:“再有这样的事,你不能骂人,有理有据地反驳他,让周围人都明白他做了什么事。别人也不是傻子,会看明白他的险恶用心。”
云章皱着眉,显然对姐姐说的办法不满意。
“我能不能也这样对他?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云章问道。
云姒严肃地问了云章两个问题:“你做这样的事,自己不会觉得恶心吗?”
“为了云程这样的小人,打破自己的原则,你觉得值得吗?”
云章愣住了,他沉默片刻,摇头:“不值得。”
云姒摸了摸弟弟的头顶,心想云程用阴恶的手段对付弟弟,自己却不能教弟弟用同样的手段报复回去。
云章还小。小孩子,教给他一,他就能自己学会二,甚至是三、四……她不能让云章走上歪路。
云姒对弟弟说:“去把你的课业拿过来,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用心学了。”
云章一张小脸顿时皱成苦瓜,磨磨蹭蹭地将书本拿来:“姐姐考我吧。”
云姒自幼读书聪颖,读过的书丝毫不比男儿少,考校小她七岁的云章十分轻松。
考了半天,将云章考得晕晕乎乎,彻底将今日和云程的矛盾抛在脑后,云姒才停下来,挥手放过弟弟。
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看书看多了,到了夜里,云姒做梦,竟然不在男人的寝殿,而是在男人的书房。
云姒一惊,连忙四处打量男人的书房。
男人的书房很大,长长的书案上乱七八糟地堆着许多本摊开的书。
他听到云姒的脚步声,惊讶地回过头:“你怎么来了?”
云姒顿时气闷,她又无法控制梦境的内容,她如何知道自己怎么来了?若是她能控制,她永远不想来!
男人似乎感受到云姒的气闷,轻笑一声,“看来今日是在书房睡着了。”
云姒敏感地捕捉到男人话中的信息,男人在书房中睡着,她入梦后便在书房吗?
以往她入梦时都在男人的寝殿,男人那时在寝殿入睡?
云姒忍不住对男人说:“喂!你以后倒是多换几个地方睡觉啊!”
“下次睡在院子里,让我看看你家的院子什么样啊!”
男人毫无反应。
显然,云姒的这些话男人又听不见。
这也听不见,那也听不见,云姒知道这是梦境的限制,但还是气得骂人:“你这个聋子!”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句话偏偏又让男人听见了。
男人动作定住,回头看向云姒,笑道:“你不也一样?小聋子、小瞎子。”
云姒气恼,男人说的没错,她在梦中也是聋子瞎子,连男人长什么样都看不清,男人说的很多话也听不见。
在她听不到的时候,男人都说了些什么?
是不是也骂过她?
男人骂了她什么?
一旦生出这个念头,云姒百爪挠心地想要知道!
“喂,你都骂过我什么?”云姒问道,偏偏男人又听不见了。
或许是今日的梦境在书房中的缘故,或许是两人上来就互相对骂,今日的梦境中,云姒和男人都比往日更清醒,不像以往一样沉沦在梦中。
清醒的男人在书房中翻看着书案上的书。
清醒的云姒躲到距离男人最远的角落。
云姒静悄悄地观察书房的环境,将书房的装潢都记在心里,远远眺望男人摊开的书。
书页摊开,上面有男人写的字。
云姒忍不住皱起眉头,读书人都会在书上批注,可男人的批注的字极大,竟将书上原本的字迹都遮住了……
男人的字龙飞凤舞,倒是极好的。
然而批注的内容却又不堪入目——“狗屁不通”!
云姒探过头去,想仔细看看究竟是什么书得了这样的批注,可是距离太远,她看不清。
云姒犹豫了一下,在靠近男人和放弃看清书中的内容这两者间,选择了后者。她站在原地,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和男人的tຊ距离。
男人也完全没有过来的意思。
两人就这样在书房的两端,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互不打扰。
云姒心中升起浓浓的喜悦!
第一次,她第一次在梦中和男人没有任何亲密的接触。她能控制梦境了?她在梦中自由了!
不过渐渐的,云姒发觉不对劲。
时光流逝,窗外的天色从白天到黑夜,她这个梦已经做了很久很久……以前从来没有做过这么久的梦……
现实中呢?现实中她睡了多久?
如果睡得太久,她的家人会发现不对劲的!
云姒焦急地想要醒过来,可是她在梦中拼命睁眼睛、掐自己、甚至故意摔倒在地上,不论她怎么做,都没办法从梦中醒来!
云姒狼狈地倒在地上,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时,男人大步流星地朝着她走过来。
男人一弯腰,轻轻松松地将云姒抱起来。
云姒在男人怀中挣扎起来!
男人手上陡然加重力度,像铁钳一样抓住云姒,将她紧紧按在自己的胸膛前。
男人声音冰冷:“你想一直留在我的梦里,再也醒不来?”
云姒一惊,男人的话打破了她最后的幻想。原来男人也发现了——在梦中,他们若是没有亲密举动,这个梦就不会结束,他们会一直被困在梦里。
云姒连忙说道:“不想……”她紧紧咬住舌尖,说不想,岂不是要和男人亲密的意思?
她连忙改换了说法:“想……”可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她怎么能说想一直留在男人的梦里呢?
怎么说都不对,云姒一张脸越来越红,连细白的脖颈和小巧的耳垂都泛起粉色,眼神躲闪,不敢看面前的男人。
男人长臂一伸,将云姒放在长长的书案上。
隔着单薄的衣衫,云姒的背贴上坚硬冰冷的书案,冷得浑身一颤。
在男人的注视下,自己这般被平放在书案上,仿佛一本即将被翻开的书……
云姒一张脸红得要滴血,她伸手揪住男人的衣襟,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然而男人就势俯下身来,仿佛云姒方才主动把他拉过来一样。
男人按住云姒的肩膀,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拨,拨开她衣襟上的扣子。
云姒双眼紧闭,声音微微颤抖:“这……这是书房!”
从云姒三岁开蒙起,父亲和老师便教导她,书房是用来读书的、极神圣的地方。
云姒年纪小小时便知道,不能在书房中玩闹、不能在书房中吃东西。
如今,她竟要在书房中做下比玩闹和吃东西更荒唐无数倍的事……
一滴眼泪从云姒微红的眼角缓缓滑落。
男人粗粝的指腹轻轻抹去云姒的泪水,轻叹一声,“这么多回了,怎么脸皮还是这么薄?”
“还是我来吧。”
男人伸手将云姒拉进怀里。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豪门总裁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谢琰云姒小说免费》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谢琰云姒小说免费》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

这本《谢琰云姒小说免费》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谢琰云姒小说免费(主角云姒谢琰):作者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值得推荐。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欢迎阅读谢琰云姒小说免费全文。……

作者:类别:豪门总裁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谢琰云姒小说免费「精彩小说」云姒谢琰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