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热门小说(周蕴礼谢蓁)全文阅读

时间:2024-02-13 08:49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小说简介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谢蓁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点击全文阅读《《《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小说介绍

两月不见,她更瘦了,十二年中,他从未认真的看过周蕴礼,她的左袖空荡荡的,肩上只透过白袍的斑驳血迹。谢蓁伸出手将她轻轻扶起,缓缓抱出木棺。“不可!”先锋李庆拦住谢蓁,他未受伤的一只眼中满是泪水。...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1章 免费试读

雪如同棉絮一般飘落而下,砸在谢蓁肩头却犹如千斤之石。
“等我做了女将军,你就用花轿来接我吧。”
周蕴礼稚嫩的声音将谢蓁的思绪拉了回来。
他因被萧太傅往前推了一步,踉跄着差点往前栽倒了去,不知何时,城中百姓都纷纷至此跪了下来,大哭起来。
哭声与喜乐相撞,满城尽显一片悲凉,谢蓁才这觉他连呼吸都颤抖起来,黑棺浸染了他的双眸,一种刻骨的寒意从脚底直冲头顶。
他没看到周蕴礼得胜归来那骄傲得意的笑容,甚至说再也看不到了。
谢蓁缓缓走到棺木旁,触及那已盖上一层白雪的棺盖时,他指尖一抖。
他猛然将棺盖推开,棺中人一身战袍,面容安详,嘴角似是带着一抹浅笑。
“嘭”的一声。谢蓁竭力扶住棺沿才让自己得以站稳。
四周好像突然安静了,他满眼都是周蕴礼苍白消瘦的面颊。
两月不见,她更瘦了,十二年中,他从未认真的看过周蕴礼,她的左袖空荡荡的,肩上只透过白袍的斑驳血迹。
谢蓁伸出手将她轻轻扶起,缓缓抱出木棺。
“不可!”先锋李庆拦住谢蓁,他未受伤的一只眼中满是泪水。
他从小就跟在风毅身边,对周蕴礼的事也了如指掌,周蕴礼活着时,谢蓁从不曾认真对她,她战死归来,抢了她的遗体去又算什么。
谢蓁哑着声,眼底尽是冷意:“别逼我。”
李庆一怔,再想去拦,却被萧太傅拉住,萧太傅拍拍他的肩,看着他受伤的眼睛:“辛苦了……”
谢蓁一言不发,只是将周蕴礼紧紧抱在怀中向花轿一步步走着。
周蕴礼很轻,他抱得一点不费力,可他觉得每走一步如同背负千金之难。
温柔的将周蕴礼放进花轿里,谢蓁伸手将她低垂的头轻轻抬起,他抚过周蕴礼紧闭的双眼,忍声吞泪,一句话也难以说出口。
他曾嘲她聒噪,连打个盹儿都会说梦话喊着上阵杀敌,此刻冰冷的她却让谢蓁更眷念从前活蹦乱跳的她。
萧太傅见谢蓁微颤的身影上了马,才抚泪高喊:“起轿!”
花轿在前,黑棺在后,伴随着喜乐,百姓一路跟随至将军府外。
柳馥兰一身粗布衣,被两丫鬟搀扶着站在将军府门前,她抚着已近六个月的肚子,不知哭了多少回的眼睛一片血红。
当看到周蕴礼的绝笔信时,她就知道周蕴礼必定是没有活着回来的打算了。
一阵喜乐从街尾传来,柳馥兰目光诧异的看着缓缓行来的迎亲队,打头的竟是谢蓁。
未等她再去细想这是为何,后边的两副黑棺顿时让她双腿一软,谢蓁并未停留,他眼神黯淡,松松抓着缰绳,身子也似不稳的摇晃着。
身后传来柳馥兰凄厉的哭声,谢蓁仰起头微张着嘴,双唇颤抖,雪落在他的脸上,被一股热泪融化后又顺在面颊缓缓滑落。
谢蓁哭了。
他感觉不到心中那刻骨的痛楚,只是觉得心中少了什么让他支撑的东西,猛然间,眼前的白雪渐渐变黑,谢蓁整个人都往后倒去。
他狠狠的砸在雪中,脑中尽是一片迷茫。
“少爷!”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小说介绍

如果忘记花轿中的周蕴礼早已没了呼吸,他真的会以为今天是他们大喜之日。沿着街道,一路行至太傅府,迎亲队停了下来,花轿缓缓落下,谢蓁掀开轿帘,将周蕴礼抱了下来。萧太傅下了马车,看着谢蓁小心翼翼的将周蕴礼护在怀中,掩面而泣。...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2章 免费试读

打头吹乐的几个小厮忙去将谢蓁搀起来。
谢蓁推开他们,撑着腿站起身来:“继续吹。”他拂去肩头白雪,没有再上马,而是徒步走在雪中。
如果忘记花轿中的周蕴礼早已没了呼吸,他真的会以为今天是他们大喜之日。
沿着街道,一路行至太傅府,迎亲队停了下来,花轿缓缓落下,谢蓁掀开轿帘,将周蕴礼抱了下来。
萧太傅下了马车,看着谢蓁小心翼翼的将周蕴礼护在怀中,掩面而泣。
任他才觉周蕴礼是个好孩子,任谢蓁才觉心仪周蕴礼,都已经太迟了。
厅中不知何时布置了一张铺了红绸的长桌,连同整个大厅都变成了喜堂。
周蕴礼被置于长桌上,曾伺候过她的丫鬟红着眼将一朵红花簪子插入她的发间。
谢蓁如同一个木偶一般站在一旁,呆滞的抚着周蕴礼紧握的右手。
“让开——谢蓁!把清染还来!”一阵沙哑的哭腔突至厅外。
柳馥兰被李庆护着,捂着肚子疾步走进厅堂,方才满眼的白丧,此刻置身于喜堂,柳馥兰只觉讽刺。
她瞪着谢蓁,失态的哭喊:“谢蓁!你到底有没有心?清染生前如何待你好你都视而不见,如今她战死了,你抢了她的遗体去又是何意?”
萧太傅看着柳馥兰挺着肚子,又想起之前她跪地苦苦哀求,不由愧疚起来:“风少夫人……”
“萧太傅莫要如此唤我,我受不起。”柳馥兰嗤笑一声,她心中有怨有恨。
风家为保江山,为护那些无用之臣,差点断了血脉,可在风家危难关头,无一人相助也罢还要被扣上通敌的嫌疑,让她如何不怨不恨。
“清染乃我风家人,若萧太傅还念风家保国之功,还请归还清染遗体。”
萧太傅踌躇着望向谢蓁,就算他肯让周蕴礼回风家,恐怕谢蓁也不会同意。
“她是我妻子。”一直未说话的谢蓁抬眸望向柳馥兰,他未休妻,他们也未和离,周蕴礼生是他的人,死也是他的鬼。
柳馥兰漠视了谢蓁眼中的哀伤和坚毅,她只道:“自她出征那日你们早已没有关系了。”
话毕,她从怀中拿出一张纸,竟是周蕴礼亲手拟好的和离书。
“谢蓁,清染对你已心灰意冷,她死也不愿入你萧家的坟!”
李庆诧异的看着柳馥兰冷厉的双眸,二十多年来,除了在战场上,他从未见过她如此愤慨。
谢蓁一手紧握拳头,一手仍没有放开周蕴礼:“皇上赐婚,岂是一纸和离书就能了断的。”
他曾无比怨恨皇上那道赐婚圣旨,怨恨强行将周蕴礼塞给他,今天他竟然有些庆幸,因为那道圣旨,他可以留住周蕴礼。
想到这儿,谢蓁不禁自嘲起来,真是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
柳馥兰柳眉一蹙,手中的和离书被紧握成了一团,当初风毅为了周蕴礼的幸福,出征前特地求皇上赐婚,未想今日却帮了谢蓁。
萧太傅此时再无朝堂中的威严:“风少夫人,待一切事安排妥当,老夫会亲自登门谢罪。”
岂料柳馥兰扭头就走了,急匆匆的模样让李庆吓得不轻:“少夫人!你有孕在身,你慢些!”
柳馥兰站在太傅府外,瞪着门上的牌匾:“我进宫去见皇上。”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小说介绍

皇上正为风家一事忧虑之时,太监传报风副将遗孀柳馥兰有事求见。柳馥兰稳步走了进去,扶着腰倏然跪地:“皇上,民女此番逾越面圣只为一事,还请皇上看在风家护国之功上应允。”“何事?”...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3章 免费试读

皇宫,御书房中。
皇上正为风家一事忧虑之时,太监传报风副将遗孀柳馥兰有事求见。
柳馥兰稳步走了进去,扶着腰倏然跪地:“皇上,民女此番逾越面圣只为一事,还请皇上看在风家护国之功上应允。”
“何事?”
柳馥兰将袖内的信呈上,声声恳切:“请皇上下旨,让周蕴礼入风家祖墓,此乃清染的遗愿。”
而御书房外,李庆双手摩挲着,紧张不已。
当初风毅请旨已战功赐婚,如今又要请旨让周蕴礼回风家,皇上毕竟是天子,圣旨岂能随意听人几句就下了。
正当他在愈渐担忧中,柳馥兰被宫女搀扶着出来了。
“少夫人。”
“我们去接清染。”
此时太傅府门口站了几十个百姓,甚至还有穿着粗布衣的。
“两位将军尸骨未寒,萧太傅倒办起喜事来了!”
“呸!忠将以死护国,这些朝臣就知道享福!”
“几月前萧家娶将军小姐还是用棺材接的,简直无德无心!”
一句句讽刺谩骂都被小厮传入萧太傅的耳内,他捂面哀叹,只觉无颜去面对府外的百姓和柳馥兰。
百姓虽不知风萧两家之事,但那日周蕴礼身着嫁衣被棺材相迎是事实,他无法否认。
谢蓁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周蕴礼身边,足足看了她一个时辰。
“宸儿……”萧太傅握住他的肩膀:“若不然,让清染回家吧。”
他并非不认周蕴礼为儿媳,而是此时的萧家已经配不上她了。
谢蓁垂眸,握着周蕴礼的手轻轻摩挲着:“这里便是她的家。”
萧太傅沉默了,他了解谢蓁,此刻他心中一定是乱做了一团了……
一小厮突然急匆匆的跑来:“老爷,风少夫人她……”
他话还没说完,柳馥兰便手拿圣旨走了进来:“萧太傅,皇上有旨,周蕴礼护国有功,如遗愿入风家祖墓。”
萧太傅一愣,却见李庆已打断将周蕴礼抱起来了。
“滚开!”谢蓁突然暴怒,将李庆的手掀开:“不准碰她!”
他将周蕴礼半抱在怀,头埋在她的肩窝处,不愿让人看见此时满眼都是泪水的他。
怀中人的身体如同盔甲般冰冷,但谢蓁却觉得只有抱着她才能感受到一丝暖意……
李庆乃习武之人,岂会在意他这点力气:“难不成萧府要抗旨不成?”他冷言嘲弄道,目中满是鄙夷。
“放手吧。”柳馥兰看着谢蓁颤抖的双肩,语气虽愤却也带着可惜:“她用十二年的时间爱你,你从未肯给她一句回应。如今她走了,你现在顿悟更是多余了。”
谢蓁呆住了,柳馥兰的话无疑戳到了他的痛处。
十二年,人的一生有几个十二年,而周蕴礼唯一一个十二年给了他,他却将她这最为珍贵的十二年扔掉了,等他再想捡起来时,却已经不见了。
李庆趁着谢蓁愣神之际,将周蕴礼从他怀中抱走,与柳馥兰离开了太傅府。
谢蓁依旧保持着抱着她的姿势,任萧太傅怎么喊都没有反应,猛然间,他起身将胸前的绣球扯落在地,疾步奔了出去。
“宸儿!你去哪儿!?”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小说介绍

谢蓁眼光慢慢放在眼前之人脸上,看着他眉眼中的熟悉感,他蹙起了眉头:“陆北尘?”他、周蕴礼还有陆北尘三人儿时总在一处玩,只是没过几年陆北尘家中遭贬黜离开了京城。谢蓁不关心陆北尘何时回来的,他只在意为何他会从将军府中出来:“你为何在这儿?”...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4章 免费试读

待谢蓁跑至府门外时,柳馥兰和李庆早已带着周蕴礼驾着马车走了,他骑上马,一刻也未停留奔向将军府。
奈何此时的将军府大门紧闭,好似是为了故意阻挡他一般,谢蓁直直的站在府外,雪渐渐覆盖在他的头上肩上。
他好像听见了柳馥兰的哭声,好像也听见了棺盖挪动的声音,他抬起赤红的双目望向那一丈多高的府墙,紧握着双拳。
曾经周蕴礼就是一次次的殪崋爬墙偷跑出去找他的,她的小手上总是有很多伤痕,但她每次都会笑嘻嘻的背到身后。
“吱——”的一声,府门突然开了,一披着墨色披风的男子缓缓走到谢蓁面前。
“谢蓁。”
谢蓁眼光慢慢放在眼前之人脸上,看着他眉眼中的熟悉感,他蹙起了眉头:“陆北尘?”
他、周蕴礼还有陆北尘三人儿时总在一处玩,只是没过几年陆北尘家中遭贬黜离开了京城。
谢蓁不关心陆北尘何时回来的,他只在意为何他会从将军府中出来:“你为何在这儿?”
陆北尘眼中还带着泪,他无奈苦笑:“清染为国战死,我自是来看她最后一眼。”
谢蓁闻言,心更是一窒。
陆北尘对周蕴礼与谢蓁的事略知一二,他看着双目无甚神采的谢蓁问道:“后悔了?”
谢蓁不语,他后悔,但他说不出来,他也更不会对陆北尘说。
见他沉默,陆北尘冷然一笑:“清染肯放下你上战场,除了迫不得已,或萧也因为明白了你不会真心待她。”
谢蓁眉目一拧,眼中的怒火几欲让他想出手。
而陆北尘丝毫不理会他的愤怒:“十二年了,她痴情十二年,换来这么结果根本就不值得。”
谢蓁被他这句话如同一把刀扎在他的心上,他怒视着陆北尘:“我与她的事,你还是这么多嘴!”
从儿时开始,他们三人都是陆北尘护周蕴礼,周蕴礼护谢蓁这种玩伴关系。
陆北尘曾对周蕴礼说谢蓁不会喜欢她,但周蕴礼只是笑着摇摇头,谢蓁也因为这点,对陆北尘总抱着一种莫名的厌烦。
以至于每次看见周蕴礼与他走在一起,便会故意的不理周蕴礼。
本来温和的陆北尘瞬时就怒了,他嘲笑道:“我至少从未将清染的一片好心置于东流水中。”
“你从小便嫌弃她,她帮你搜寻名书,只因掺杂一本禁书你便骂她愚蠢,为你打架你却骂她粗俗鲁莽……谢蓁,你把清染的付出看的一文不值,而现在你的后悔也同样一文不值。”
“若我不曾走,我还是会劝她放弃你,因为你根本配不上她。”
“住口!”
谢蓁额上青筋暴起,一拳将陆北尘打倒在地。他抓住陆北尘的衣襟,又是一拳砸在他脸上,暴怒的声音中竟带着慌乱:“我配不上,你就配得上吗?”
陆北尘嘴角滴着血线,看着失控的谢蓁,眼中的讽刺更加明显。
“谢蓁,你现在的模样不是你最看不起的吗?”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小说介绍

“少爷!少爷!你醒醒啊!”小厮又急又慌。谢蓁苍白的嘴唇颤抖着,似是意识不清的唤着:“雁,清染……”“快!快送少爷回去,叫大夫!”将军府内。...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5章 免费试读

谢蓁挥向陆北尘的拳头陡然停住。
他何时会出手伤人了?因陆北尘一句他配不上周蕴礼吗?
陆北尘将他推开,擦去嘴角的血,冷眼看着呆滞的谢蓁:“清染若是还活着,被厌恶的便是你了。”
谢蓁动手打人,他心中也有几分诧异,谢蓁世代都是书香名门,他爹还是皇上的老师,整个萧家都固守着一个“礼”字,这也是当初他对周蕴礼有偏见的一个原因。
谢蓁撑着雪地,缓缓站起来,一双黑眸中满是比以往更甚的冷漠:“若她还活着,你以为你就有机会了?”
陆北尘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你我再如何争,她都是回不来的。”
话毕,他走了,只留下一个微颤的背影。
是啊,她回不来了……谢蓁只剩满心的酸涩和疼痛,转过身去静静的看着将军府。
雪越下越大,谢蓁却像府门外的石狮一般站着一动不动,等萧太傅命人来寻时,他已倒在了雪中,落雪也掩盖了他大半个身子。
“少爷!少爷!你醒醒啊!”小厮又急又慌。
谢蓁苍白的嘴唇颤抖着,似是意识不清的唤着:“雁,清染……”
“快!快送少爷回去,叫大夫!”
将军府内。
小厮丫鬟们跪地抽泣着,柳馥兰跪在一旁,火盆中的火照在她憔悴不堪的脸上。
一丫鬟将周蕴礼曾经穿过的衣服拿了过来:“少夫人,小姐的衣服……”
柳馥兰抬眸望去,被人搀扶着站起来,声音已经嘶哑:“给我吧。”
“娘。”风珞宇扯着她的粗布衣,声音清脆:“姑姑呢?我要看姑姑。”
柳馥兰含泪看着棺内的周蕴礼,棺一盖,风珞宇恐怕再也看不到周蕴礼了。
她擦着泪,看向管家:“抱他去看吧。”
风珞宇被管家抱了起来,趴在棺沿上认真的看着周蕴礼,他小小的手想去摸周蕴礼:“姑姑,姑姑,娘,姑姑睡着了吗?”
柳馥兰闻言,捂着嘴将头偏到一边:一连失去三个亲人,她比受重伤还要难受煎熬。
萧久,她才艰难的扯出一个笑,抚着风珞宇的头:“宇儿乖,姑姑累了,所以睡着了……宇儿要记住姑姑的模样,不能忘了姑姑知道吗?”
风珞宇努着嘴,直勾勾的看着周蕴礼,他才不会忘记姑姑呢,可姑姑都已经睡了好久了啊。
管家摇头叹气,欲将风珞宇放下来,谁知他紧紧抓着棺沿不肯松手。
“宇儿要看姑姑!”
柳馥兰微微蹙眉,语气也严厉了些萧:“宇儿,怎么不听话了?”
风珞宇立刻泪眼汪汪起来,他看向棺内的周蕴礼,平时柳馥兰凶她周蕴礼都会出来护他的……
柳馥兰已身心俱疲,无力再去管风珞宇的任性,她手中拿着周蕴礼的衣服,默默垂泪。
突然,风珞宇惊叫起来:“娘!姑姑醒了!姑姑醒了!”
柳馥兰只当他年幼乱说,抬起暗淡的眸子对管家道:“抱他去睡吧,等明日一早出殡。”
“是。”管家将吵闹的风珞宇抱走后,厅中便只有外头呼呼的北风声。
柳馥兰将衣服轻轻放在周蕴礼的头边,而后抚着周蕴礼冰冷的脸颊轻泣。
“呼……”猛然,细细的呼气声和手掌的一股热气让柳馥兰一颤。
“……清染?”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小说介绍

周蕴礼虚弱的喘着气,轻唤:“嫂,嫂子……”随着左臂的疼痛感愈渐强烈,她的意识也缓缓清晰过来。她记得在最后一战时,她的左臂被敌将砍断了,她砍下了他的头,后来的记忆便是一片模糊了。柳馥兰见周蕴礼神情痛苦起来,对着已经愣住的丫鬟小厮喊道:“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大夫!”...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第16章 免费试读

周蕴礼只觉浑身麻木,左臂也在隐隐发痛,只是最难受的还是心口的沉闷。
“咳咳咳……”她咳出几口浊气,才缓和了这快要压的她窒息的感觉。
“清染!”
有人在叫她?这声音……是嫂子!?
周蕴礼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目,映入眼帘的便是泪流满面的柳馥兰,可她脸上却带着惊喜的笑容:“清染!你,你还活着!”
周蕴礼虚弱的喘着气,轻唤:“嫂,嫂子……”
随着左臂的疼痛感愈渐强烈,她的意识也缓缓清晰过来。
她记得在最后一战时,她的左臂被敌将砍断了,她砍下了他的头,后来的记忆便是一片模糊了。
柳馥兰见周蕴礼神情痛苦起来,对着已经愣住的丫鬟小厮喊道:“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大夫!”
丫鬟小厮这才回过神,忙跑了出去。
柳馥兰喜极而泣,她握着周蕴礼的右手,哽咽着:“太好了!太好了……你还活着。”
此刻的狂喜让她难以自持:周蕴礼还活着,好似燃起了她继续生活的勇气。
柳馥兰立刻命人将周蕴礼从棺中抬出,带到她的房内等待着大夫,而周蕴礼看到她棺旁的另一副黑棺时,干涩的眼眸不由得湿了。
她躺在床上,一手无力虚虚握住柳馥兰的手,声音低哑:“嫂子,对不起,我没……保护好爹……”
她眼睁睁的看着爹死在面前,而她却活了下来,虽然得胜归来,但心中总有着一丝自责。
柳馥兰却摇摇头,两手轻轻搓着她的手,想给她一丝温暖:“别说这种话,你活着便好,爹……爹一定也希望你活着。”
虽然这么安慰着她,柳馥兰自己也不由得低头落泪。
周蕴礼眼泪缓缓从眼角流出,看着床帘无声的哭着,左臂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在北疆回来时大夫只是将她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如今怕是开始溃烂了。
天色渐晚,大夫匆匆赶来,先把了脉再将周蕴礼的伤口处理了一番。
周蕴礼虽然喝了麻沸散,但看着大夫一刀刀剃下那细碎的烂肉,还是忍不住一震恶寒。
大夫将伤口包扎好后,净了手抹去头上的汗才松了口气。
“大夫,怎么样了?”柳馥兰急切的问道,她虽然不明白周蕴礼为何突然死而复生,但她比较担心的是她的伤势。
大夫看着周蕴礼的断臂,蹙眉道:“将军伤口的余毒已剔除,体内之毒服几剂药便可解,近几日也需静养。”
“毒?”周蕴礼睁着迷蒙的双眼,她对于自己中毒的是似乎很疑惑。
大夫扶了下胡须道:“此毒为‘失魂草’,多生于北疆边境,恐是将军杀敌时被敌军涂有毒药的武器所伤,所以才昏迷不醒。”
周蕴礼闭着眼,重重的喘了口气,如果她再晚一天醒来,恐怕也会被困在棺中至死了,与其那样,还真不如战死沙场。
“大夫,多谢了。”柳馥兰看着大夫,一脸感激。
大夫连忙躬身,语气满是敬意:“不敢不敢,风家乃忠将,老夫自当尽绵薄之力。”
送走大夫后,周蕴礼带着满脸的倦意,看向身旁的柳馥兰。
她嗫嚅着,缓缓问道:“嫂子,阿宸……他知道我的事吗?”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玄幻科幻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

这本《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资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区别于传统的总裁文,作者谢蓁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胆的构思也让人眼前一亮!诚挚 推荐,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书。……

作者:类别:玄幻科幻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谢蓁周蕴礼全文小说热门小说(周蕴礼谢蓁)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