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杨令妤的小说杨令妤萧紊川全文萧紊川杨令妤全文阅读

时间:2024-02-13 10:55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小说简介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讲述了萧紊川杨令妤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点击全文阅读《《《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小说介绍

杨令妤照做,待即将坐到他桌几对面的小凳上之时,宁丞序冷声道:“妤娘,你越来越没规矩,我可曾叫你入座?”杨令妤动作一顿,也没反驳,只站着凳子旁听训。宁丞序咽了口茶:“刚才我从母亲处过来,听说你又惹母亲生气了?妤娘,从前你乖顺听话,事事孝顺母亲,如今怎得开始做出忤逆不孝的事来?”...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1章 免费试读

杨令妤瞧着铜镜,镜子中的文秋嘴唇微张,明显被惊到,不知在想什么。
自打她入了宁府,文秋便跟在她身边,一直对她忠心耿耿,但她不知道,这份衷心究竟是因为她,还是因为她是宁府夫人。
杨令妤有意试探:“文秋,若是我捡了高枝走了,你可会跟着我?”
“夫人,为什么呀?”文秋磕磕巴巴问,“大人他待您,不也是很好的吗?”
“旁人不知你还不知?我这么多年来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杨令妤故意摆出一脸落寞模样来:“若我有了机缘,你可愿跟我走?”
杨令妤转过身,一双眸子瞧着文秋,期待她的答复。
她不怕文秋去宁丞序面前告状,左右宁丞序也知道她如今是伺候陛下床笫的人,但她希望文秋的忠诚伴随着她,她需要身边有信得过的人。
但文秋这人倒是实诚,怯懦道:“夫人,奴……奴婢不知。”
杨令妤也不勉强,伸手将自己衣服规整一番,而后站起身来,拍了一下她:“你且好好想想罢。”
待出了门,她先将自己脖子上的红痕遮住,别叫府内下人瞧见,直奔着宁丞序书房。
彼时宁丞序正在屋中品茶小酌,手中还拿着本书,彼时杨令妤在心中细细想来,宁丞序素有才名,若非是生在这偏远地方出不起打点的银钱,想来当初科考也不会被发配至此,做这个空有名头的从四品知府。
彼时宁丞序也瞧见了她,并不意外,面上没给什么好脸色,只招呼她进来坐,且将门关上。
杨令妤照做,待即将坐到他桌几对面的小凳上之时,宁丞序冷声道:“妤娘,你越来越没规矩,我可曾叫你入座?”
杨令妤动作一顿,也没反驳,只站着凳子旁听训。
宁丞序咽了口茶:“刚才我从母亲处过来,听说你又惹母亲生气了?妤娘,从前你乖顺听话,事事孝顺母亲,如今怎得开始做出忤逆不孝的事来?”
他似乎十分厌恶她,连正眼都不想瞧:“你莫要觉得伺候了次陛下便飞上枝头,你这几日大抵是不知,陛下属意钱姑娘,想必日后是不会找你了,你需得谨守妇道,莫要再惹母亲生气,也莫要在我面前碍眼,你身子不干净,以后也少来我屋子,即便是来了也莫要碰我的东西,待陛下走了,你趁早为我们宁家开枝散叶。”
他这一串话说下来,杨令妤只觉得自己呼吸都已凝结,咬着牙问:“夫君,妾一个人怎能怀上孩子?”
宁丞序将手中的书合上:“不都说了,在府中挑两个你中意的家生子去你房里,怀上哪个算哪个。”
杨令妤只觉得自己似乎是个被摆在桌案上任人摆弄的物件,得主子喜欢的时候,她是出自大师之手的花瓶,用她承的都是琼浆玉液,但若主子不喜欢她,她则是装着夜香的恭桶,但凡靠近她一些都怕沾染浊气。
她手中紧紧攥着帕子,忍不住去问:“夫君从前还说介意,怎得如今又同意了?”
宁丞序彼时已经不耐烦:“你如何能与从前相比?你身子已经被男人沾过,既沾过一个,也不差第二个第三个,趁早生个嫡长子,孩子生下来你就去庄子上住,日后莫要再让我瞧见你。”
杨令妤只觉得从指尖到发丝逐步变凉,一双眸子死死地定在他身上。
宁丞序察觉到她不开口,斜眼看过去,就这一眼他便瞧见了杨令妤脖颈的红痕。
宁丞序眸子一缩,只觉得胸中升腾着些许怒意,语气是难以置信:“你竟这般耐不住?”
杨令妤以手中的帕子掩唇,声音很轻:“夫君误会了,妾方才刚从陛下那处回来。”
她装做不解:“妾还以为,母亲都跟您说了呢,今日母亲叫妾立规矩,正巧赶上了陛下唤妾去煮甜汤。”
后面的话她没在往下说,只静静站在一侧,好似当真乖巧的能任由宁丞序摆布。
方才的话已经出了口,彼时宁丞序面上有几分尴尬,他上下打量着杨令妤,思考着她究竟是哪里出挑,竟能缠得住陛下。
他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抬眼斜看她:“陛下可有同你说过什么?”
杨令妤心中盘算着,方才宁丞序这话中意思,大抵是将宝压在了钱怜纨身上,等着帝王瞧中她。
这般说来,她如今唯一能同宁丞序谈的筹码,便是身上这点帝王的宠爱。
她故意拧了拧脖子,将自己的脖颈处的红痕漏出来,提出宁丞序不会拒绝的提议:“夫君,妾的身契放在你那也是碍事,不若……归还给妾可好?”
她笑着瞧他,自认为这个提议他应当不会拒绝。
日后她也不会再留在宁府,用一个没有用的身契,换来一个安插在帝王身边的眼线,多好的买卖。
岂料宁丞序瞧着她,眯着眼打量她,最后从喉间发出低低笑声。
“妤娘啊,谁给你的胆子敢跟我谈条件?”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小说介绍

嗅到这个风声,她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一点。趁着雨夜,杨令妤坐上马车,去了宁丞序约钱怜纨见面的厢房隔间。她没给自己的屋子开灯,黑暗之中,她在与隔壁屋子内相隔的屏风上戳了个洞,她仿若能感受到隔间传来的汹涌暧昧。她静静听着里面的郎情妾意,钱怜纨也唯有在宁丞序面前才像个女子,对着他小意温柔地唤着:“宁哥哥。”...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2章 免费试读

宁丞序眼里少了方才瞧见她之时的轻蔑,而是多了几分戏谑,他面上依旧是那般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做派。
他瞧着杨令妤就好似在看掌心之中的玩物:“做人不能忘本,妤娘,你日后就算是飞上枝头,也不能忘了宁家给你的恩。”
杨令妤手上攥紧,牙关紧咬。
宁丞序当初将她从教坊司的恩情,她自然记在心中,否则她为何要在宁家这虎狼窝生生熬这么些年?
可,当初父亲对他父亲的救命之恩,他可曾记得半分?
宁丞序眯着眼瞧她:“你这身份,陛下不过是一时喜欢你罢了,你莫不是还觉得他会给你身份?妤娘,这身契你留着也没什么用,我还是替你保管着,待他日陛下有了新欢,我宁家依旧会给你口饭吃。”
他扬起下巴,好似在等待着她对他的感恩戴德。
杨令妤瞧着他,逼迫自己面上莫要漏出心中的怨毒,她柔声争取:“夫君,妾若是日后能跟在陛下身侧,身为贱籍也不方便。”
“嘘——”宁丞序却是将手抵在唇上,打断了她的话,“妤娘,若是陛下当真愿意提拔你,介时自然会同我讨要,你还是歇了这心思罢,日后莫要在说这种话了,你这身契在我手中也够久了,什么时候丢了也说不准,你说是罢?”
宁丞序这般,分明的笃定帝王带她就是一时新鲜。
而此时,他居然还在用身契来威胁她。
她瞧着宁丞序这张脸,心中一阵恶寒,但却仍要强忍着,为了不激怒他毁掉身契,她只能柔顺道:“夫君说的是。”
她深吸两口气,端出温柔模样来:“陛下的意思是,让夫君赶紧将自己从这水患中摘干净去,好好拾掇一下钱家的罪证罢。”
许是她一贯逆来顺受,宁丞序瞧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他稍稍偏头,脑中似乎在盘算着该如何去做,杨令妤能看出来,他眼底的狂热。
瞧着他这副模样,杨令妤心中突然有了主意:“夫君,钱老板手段很辣,介时难免伤了夫君,妾倒有一个法子,钱老板最心疼的便是这个女儿,咱们将钱姑娘握住了,还怕钱老板不会束手就擒?”
宁丞序目光落在她身上,打量着她,似乎在考虑她话中真伪。
杨令妤还是了解他的,她控制着面上表情,他这人多疑,若是说的太上心,他难免要疑心,还是点到为止罢。
她对着他软软伏下身子:“妾就是随口说说,当不得真的,妾身子还觉疲累,可否先回房休息?”
宁丞序对她摆了摆手,随意的好似在驱赶什么野猫野狗。
杨令妤在心中暗暗啐了他一口,独自回了房间。
她硬生生盼了两日,这天上又开始下了淅淅沥沥的雨。
这两日玉君伺候在吴氏身边,只听说宁丞序在当日夜里就去找吴氏商量对策,此后吴氏每日面上都带着喜色,花钱也大手大脚起来。
嗅到这个风声,她悬着的心才放下了一点。
趁着雨夜,杨令妤坐上马车,去了宁丞序约钱怜纨见面的厢房隔间。
她没给自己的屋子开灯,黑暗之中,她在与隔壁屋子内相隔的屏风上戳了个洞,她仿若能感受到隔间传来的汹涌暧昧。
她静静听着里面的郎情妾意,钱怜纨也唯有在宁丞序面前才像个女子,对着他小意温柔地唤着:“宁哥哥。”
她唇角微微勾起,宁丞序骨子里阴狠,而吴氏手段下作,她不过稍加引导,二人便能行出这般事来,毕竟夺了一个女子的清白罢了,这有什么要紧?
杨令妤有些隐隐期待,宁丞序不能人道,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就得找旁的男人来,叫他亲手将这钱怜纨推向旁人怀中,最后还得把人娶回来,生生抗下这顶了绿帽子。
她忍不住笑,也不知,宁丞序滋味可好受?
但她心中却依旧隐隐觉得不安,这事进展的……也太过顺利了吧?
就在此时,身后想起了低低小声,霎时间,她身上汗毛倒竖。
一声闷雷横空劈下,霎那间闪过的光亮将屋中照亮一瞬。
杨令妤只觉得背脊汗毛竖起冷汗岑岑,就在方才那一瞬,她透过旁边的铜镜瞧见了身后站了一个高大的人……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小说介绍

下一瞬,她感觉到帝王的指尖剐蹭了她的脖颈,低哑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妤娘,你又在说谎。”外面的雷声又是一阵轰鸣,杨令妤觉得这声雷好似直接劈在了她身上般,叫她身子不听使唤地颤抖。“我说过了,如今宁丞序对我还有用,你为何这般心急,偏要在此时害他?”...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3章 免费试读

可还不待杨令妤回头,自己的脖子便被一只手掐住,惊吓伴随着窒息感笼罩全身,她耳边一阵嗡鸣,除了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以外,她还听到身后人在自己耳边又一声嗤笑。
“妤娘,这是我第三遍说了,我不喜欢你这些小心机。”
帝王唇角含着意味不明的笑,他将自己的鼻尖贴到她的脖颈上,似乎是在嗅她身上的味道,得出结论:“妤娘,你在害怕?我还以为你做事不计后果,永远不会害怕。”
他的呼吸是温热的,但却叫她觉得从脖颈处生出一股凉意,顺着脊背蔓延至全身。
透过屏风上的洞,瞧着屋子内二人的手拉在了一起,萧紊川饶有兴致道:“你抬眼看看,瞧着你的夫君同旁的女子亲近,你可觉得难过?”
这话听到耳朵里,杨令妤摸不清帝王究竟要做什么。
她被他掐住脖子,这种濒临窒息的感觉好似那时在他的床榻上,脑中的恐惧大过害怕。
她想不明白,帝王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在这里守株待兔,他到底知不知道她对宁丞序说的那几句故意引导的话?
杨令妤吞咽了下口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故意装糊涂道:“钱姑娘待夫君情根深种,夫君若是看中她,妾……妾自然是不会阻拦。”
她扯起一个笑来,但里面却尽数透着勉强:“妾如今已经是陛下的人了,自然是希望夫君日后身侧也能有人相伴。”
低低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杨令妤的心跳更快了几分。
她如今实在是摸不透帝王究竟要做什么,她以为,帝王在此是为了阻止宁丞序与钱家勾连在一起,但隔壁已经要步入正题,帝王却没有任何动作。
下一瞬,她感觉到帝王的指尖剐蹭了她的脖颈,低哑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妤娘,你又在说谎。”
外面的雷声又是一阵轰鸣,杨令妤觉得这声雷好似直接劈在了她身上般,叫她身子不听使唤地颤抖。
“我说过了,如今宁丞序对我还有用,你为何这般心急,偏要在此时害他?”
杨令妤心中一惊,什么叫她心急?
莫不是……莫不是帝王任用宁丞序只是一时,待日后还会着手对付他?
这种猜想在心中升起时,萧紊川松开了手,与此同时,隔壁的屋门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之前钱怜纨想要夺她清白之时,找来的庄稼汉子。
隔壁的宁丞序瞧了瞧来人,一脸冷漠地将怀中中了药的女人扔到了床上,女人大抵是从来没感受过这种折磨,难耐地拉着他的手不放,但却被宁丞序一脸嫌恶地挥开。
他对着进来的男人冷漠道:“别出什么动静来,省的叫她认出来你,记住,将她眼睛蒙上以防万一。”
杨令妤瞧不清床上情形,只知道那庄家汉一身的蛮力,钱怜纨痛苦又难耐的声音霎时间响起。
但她此事已经没心思在去想隔壁的动静,她回头,瞧着帝王端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瞧着她,眼神中的深意叫她看不明白。
萧紊川虽是笑着,但笑意不答眼底:“妤娘,我身边可不能再留你了。”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小说介绍

杨令妤吞咽了下,她感觉自己后背已经被汗浸湿,但脑中依旧飞快想着说辞。但不知不是帝王在上首的压迫感实在是强,还是因为隔壁钱怜纨的声音实在是扰人心神,杨令妤觉得自己的腹中翻腾不已,她强忍住干呕的冲动,咬着牙道:“妾不该来此处偷瞧。”她吐出这个不痛不痒的理由后便不敢在言,她抬眼去瞧萧紊川的面色,只见他冷的更甚,彼时在这电闪雷鸣的黑夜之中,好似个能夺人命的阎王。...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4章 免费试读

杨令妤心头猛地一颤,她能感受到自己面上褪去血色,身上的热度也在下降,甚至指尖都散发着凉意。
脑中回荡着帝王的话,他是要就此舍弃她?
杨令妤这颗心慌乱了起来,当即跪了下来,眼眶瞬间储满了泪水,声音低低带着哭音:“陛下,妾错了。”
她妄求能蒙混过关,但萧紊川彼时收敛了面上的笑意,只剩下无尽的冷疏离:“宁夫人何错之有?”
杨令妤吞咽了下,她感觉自己后背已经被汗浸湿,但脑中依旧飞快想着说辞。
但不知不是帝王在上首的压迫感实在是强,还是因为隔壁钱怜纨的声音实在是扰人心神,杨令妤觉得自己的腹中翻腾不已,她强忍住干呕的冲动,咬着牙道:“妾不该来此处偷瞧。”
她吐出这个不痛不痒的理由后便不敢在言,她抬眼去瞧萧紊川的面色,只见他冷的更甚,彼时在这电闪雷鸣的黑夜之中,好似个能夺人命的阎王。
她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等待着阎王的审判,但这阎王却一句话也没说。
他不说话,这种沉静让她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直到等着隔壁的动静小了下来,传来了门开关的声音,宁丞序已经抱着人走了。
彼时帝王才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宁夫人,日后还是莫要出现在我眼前的好。”
杨令妤脑中嗡鸣,这是什么意思?
他扔下这句话就要走,杨令妤急了,但腿上因为跪的久了,刚想起身却又跌坐了过去,她慌忙间伸手一抓,硬生生抓住了帝王的衣摆。
她慌了,又后悔。
她想不通帝王究竟什么时候发现了她的谋划,她只后悔自己今日不该太心急,竟叫帝王抓了个正形。
脚下受到阻拦,帝王停下了步子,彼时手中好似攥着自己的救命稻草,杨令妤飞快道:“妾知错了,是妾想岔了,陛下,别不要妾。”
她说到后面声音都带着哭腔,可这并不是她装的,而是她真的怕。
帝王是她能在宁丞序面前站着说话的本钱,是她日后的倚仗。
“我给过你机会,可你在说谎。”萧紊川没动,没甩开她,但声音依旧拒人于千里之外,“宁夫人,你又哭什么?”
杨令妤手上攥的更紧,眼眶中的泪聚成豆大砸在地上:“妾错了,妾跟您说实话,妾想着钱家日后覆灭,钱姑娘必定后半生飘零,妾实在是于心不忍,这才暗示夫君给钱姑娘一个名分。”
眼看着萧紊川皱了皱眉头,也不知他信是不信,但杨令妤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
心头被害怕与焦急簇拥着,杨令妤手上依旧抓的死死的,她用自己的挽袖擦了一把脸上的泪,声音哽咽:“妾的身世您是全然知道的,妾自己吃过的苦,即便钱姑娘待妾并不好,但妾也舍不得钱姑娘再吃一遍,陛下,您原谅妾这一次心软罢!”
这番话本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但她说出口了便觉得后悔,帝王哪里会理解这些妇人之仁?
她以为自己会被帝王一脚踢开,甩掉她这个不听话的累赘,但却没想到,他竟蹲下身来,伸手将她的脸抬起,一双好看的眸子直对上她的眼。
那眸色复杂的很,没有她害怕见到的厌恶,也没有她想要看见的怜悯与疼惜。
他只问了一句:“你之前,过的很苦?”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小说介绍

这郎君牵马向前行,杨令妤心上升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来。她这回是真的哭了,眼眶升腾起热意来。她从前总埋怨上天不公,倒叫好人皆丧了命,但如今却又觉得上天待她不薄,总叫她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拉了她一把。“多谢恩公。”...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5章 免费试读

杨令妤觉得,帝王靠她很近,呼在她脸上温热的气息像那毒舌吐出来的信子。
若是旁的男人说这种话,她定然要挑拣重点的说上一通她的苦闷,但如今她面对的是帝王。
冷心冷血的帝王,她若是说多了,更会惹他厌烦。
“抄家掉脑袋的大事,能捡回来一条命本就是不易,如何敢说苦。”
她能感受到帝王眼中她看不懂的情绪逐渐褪去,逐渐变冷,下一瞬下颚被钳制的感觉突然卸去,帝王重新站直了身子。
杨令妤以为他要同她说些什么,但他转身离开,一句话也未曾留下。
杨令妤慌忙站起身,如今这黑夜之中,别说唤住他,她即便是哭都不敢太过大声,若是被谁瞧了见,更是会给自己添上麻烦。
腿上因为长跪带来的酸胀感叫她猛地一个踉跄,她提着裙子往前追。
杨令妤急了,萧紊川说过,他不日便会离开,如今她惹怒了他,若是叫他走了,她何时才能再见?
大抵那时她便会成为他在渝州城中的一次艳福,一场不足为提的风雪事,而她呢,要慢慢消散在这世间,成为宁家庄子上的一具枯骨?
但她腿脚还没缓和过来,自然是跟不上萧紊川是步调,待追上他之时,他已经上了马车。
外面的雨下的大了起来,地上的积水已经没过脚面,电闪雷鸣间,她紧紧抓住缰绳,对着里面的帝王唤道:“妾知错了,陛下。”
之前她也是这般拦住了帝王的马车,只不过这次没有上次那般好运,只听里面传来帝王疏离的声音:“赶走她。”
这话是对车夫说的。
车夫面冷无情,高高扬起马鞭重重落在马身,伴随着电闪雷鸣马儿嘶鸣,马蹄踏过,杨令妤说到底还是一介弱女子,如何能同这四蹄子的畜牲比?
“驾——”
竟是连躲避都来不及,慌忙退后几步脚上便被车轮狠狠碾压而过。
她当即摔倒在地上,脚上的疼叫她意识恍惚,无助感再次袭来,一步踏错便无可挽回,她知道伴君如伴虎,却没想到她刚在刀尖上行走便将自己刺伤。
她猛喘着粗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她要活下去,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还有便是,她这条腿不能废,她的身子是她的本钱。
她紧咬牙关想要起来,但脚上的疼连带着整条腿都是麻的,远处传来马蹄声音,可这雨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生怕再被伤道,只能喊了一声:“救命!”
她抬起一只手想要护住自己的身子,却没想到那马竟在自己身边停了一下,紧接着便听到一个男声:“何人?”
杨令妤愣了一瞬,而后立即反应过来:“大老爷,救命!”
那男人勒紧缰绳,而后下马靠近她,蓑帽下是一张俊俏到晃人眼的脸,雨水在他纤长的睫羽上聚成水,滴落在高挺的鼻尖。
是个颇为俊朗英气的小郎君。
她赶紧改了口,顺便编了个理由:“小郎君,妾的夫家在城东第三户,今日妾随夫君来此,却不曾想惹怒夫君,被丢了下来,小郎君行行好,妾脚上受了伤,求您送妾一程罢!”
她说的实在恳切,这郎君大抵也是没遭过女子这般恳求,当即生出了善心。
“夫人莫哭,男女授受不亲,夫人且先拿着这个。”他将手中马鞭伸出,在杨令妤攥紧之时一把将她拉起。
他半蹲着躬腿,示意她踩着上马。
杨令妤着实没想到如此,霎时间还想推拒,但这郎君倒是冲她展颜一笑,说话中都带着侠气:“夫人,如今天色已晚还是回家要紧。”
杨令妤心上感动的紧,上马后又见他将自己的蓑帽摘下递给她:“带着罢,我前两日去寺中拜菩萨,说我这两日该多行善事,正巧就遇到夫人你,也算是与夫人有缘分,今日送夫人一程,夫人日后可莫要同家中置气。”
这郎君牵马向前行,杨令妤心上升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来。
她这回是真的哭了,眼眶升腾起热意来。
她从前总埋怨上天不公,倒叫好人皆丧了命,但如今却又觉得上天待她不薄,总叫她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拉了她一把。
“多谢恩公。”
郎君却摆手,他将头微偏过来,面上带着少年人的爽朗与狡黠:“夫人若谢我,他日闲暇替我多念两句经,叫我多子多福罢。”
杨令妤还在哭着,却又笑了,她下意识用衣袖去擦眼泪,但触及到的却是衣裳被打湿的冰凉。
这郎君脚程快得很,不一会儿便到了地方,他还要帮着去叫门,但杨令妤这报的本就是假住处,赶紧找接口拦:“恩公不必再送,夫君本就恼妾,若是瞧见了恩公难免多思。”
郎君会意,只道了一句告辞便离开。
杨令妤慢慢挪动着步子,又向巷子深处缓步挪动,终是到了府内角门。
彼时雨还在下着,府内小厮偷懒没人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身上的力气耗尽,她靠着门半合上眼休息。
这门直到第二日早上才被打开,混合着泥水味的恶臭袭来,她恍然睁开眼躲了一下,但却还被那脏东西泼到了腿上。
紧接着听到仆妇刺耳的尖锐喊声:“哎呦喂,谁呀?”
这仆妇俯身瞧见是她,面上想笑却又憋着没发作:“这不是夫人吗?您这大早上的,就是想为咱们老夫人尽孝,也不能在这接粪水呦!”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小说介绍

她不多纠缠,却在临出门的时候对着文秋道:“既夫人有贵人相顾,何必劳烦你这小小奴婢去请大夫?还是等着贵人来罢。”王妈妈离开之时,还将门关了上去,文秋气不过,对着她离开的背影呸了一口:“这也太欺负人了,将咱们关在屋子里,如何能给贵人递过消息?”杨令妤笑她傻,只闭着眼睛喃喃道:“哪里需要递消息,他不会管我了。”...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第16章 免费试读

杨令妤淋了雨,身上发冷。
谁倒恭桶的时候会直接从角门泼出去?分明就是瞧见了她,故意作践她罢。
她瞧着仆妇,目露寒光,倒是给仆妇骇的心突突猛跳两下,仆妇瞪着眼睛:“哎呦,这眼神是要吓死谁?”
杨令妤敛了眸子,不去理会,自顾自地往前走。
她如今头也开始疼了起来,眼瞧着那仆妇嘴里骂骂咧咧往吴氏方向走,她也不去管,只强撑着回到屋中,但她这副样子着实给文秋吓到了。
文秋又是烧水伺候她沐浴,又是给她找厚褥子盖在身上。
断断续续淋了半宿的雨,杨令妤只觉得自己头脑昏沉,大抵是起了热,强撑着安慰文秋莫要着急。
门一下子被人推开,紧接着传去除寻大夫的文秋便又被丢了进来,耳边传来妇人嫌恶的声音,一进来就找她兴师问罪:“夫人,您昨夜去了何处?”
杨令妤眯着眼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瞧清楚来人,原是婆母身边的王妈妈。
她知道,自己今日回来的事在吴氏那边定然是瞒不住,她病歪歪地倚靠在文秋怀中,淡淡开口:“贵人相邀,便出去了。”
杨令妤故意说的模棱两可,果不其然,王妈妈开始犹豫起来。
王妈妈是吴氏的心腹,自然会知道她同帝王之间的关系。
杨令妤想,大抵帝王不日就要离开了,那她今日便最后仗他的势,随后给自己一些便利罢。
王妈妈心思重,她自是不敢全然相信杨令妤的话,但却也不敢将她得罪,她唇角挂着虚伪又得体的笑:“瞧见夫人回来的多嘴之人,老奴已经训斥过了,夫人既是事出有因,老奴这便回去复明。”
她不多纠缠,却在临出门的时候对着文秋道:“既夫人有贵人相顾,何必劳烦你这小小奴婢去请大夫?还是等着贵人来罢。”
王妈妈离开之时,还将门关了上去,文秋气不过,对着她离开的背影呸了一口:“这也太欺负人了,将咱们关在屋子里,如何能给贵人递过消息?”
杨令妤笑她傻,只闭着眼睛喃喃道:“哪里需要递消息,他不会管我了。”
话音落下杨令妤彻底失去了意识。
秋来天气逐渐转凉,杨令妤这病也在屋中养了小半月,若非是玉君托人传进来些清粥小菜,怕是连这条命都捡不回来。
她听说这段日子,帝王于宁丞序几乎形影不离,小半月的功夫便把原来一直搁置的流民统一安排了住处,都在说,宁丞序要升官了。
这段时间两个男人都不在这府中,吴氏不敢轻易动她,只叫她在这屋中自生自灭,文秋暗瞧她的脸色:“夫人,听说灾民安置后,钦差要回京复命去了,您与他……”
杨令妤视线瞧在远处,坦然道:“他大抵不会再来寻我了。”
文秋似乎松了一口气,她温声音劝:“夫人,其实咱们大人也挺好的,日后还是跟着大人安稳过日子罢,外面的郎君只顾摘花,哪里又管花的死活呢。”
杨令妤心中冷笑,她这朵花,若不趁着容色尚在赶紧诱人摘下安置咋花瓶子里养着,难不成要一直在宁家这火坑处,一辈子被人作践?
也罢也罢,帝王靠不住,她总还有别的法子的。
她这般想着,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调养着身体,静静下一个她能抓住的机会。
却没想到不过刚又过了五日,夜里,钱家便打上了门来。
夜里闹腾的厉害,还是文秋先被惊醒,战战兢兢道:“夫人,咱们门前守着的小厮好像走了。”
杨令妤赶紧起身,钱家找上门来这是她没想到的,她隐隐有些激动,暗暗觉得这应当是个机会。
只不过这热闹还没瞧上,刚一出门她便瞧见了帝王整站在她院中,瞧着她出来,饶有兴致道:“听说夫人比给病重,命不久矣,怎么,听说有热闹竟连病都医好了?”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短篇言情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杨令妤萧紊川全文》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杨令妤萧紊川全文》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杨令妤萧紊川全文

这本《杨令妤萧紊川全文》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杨令妤萧紊川全文讲述了萧紊川杨令妤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作者:类别:短篇言情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杨令妤的小说杨令妤萧紊川全文萧紊川杨令妤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