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

全文小说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by陈宜阅读

时间:2024-04-01 16:52

《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小说简介

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讲述了陈宜李存安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点击全文阅读《《《

《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 第12章 免费试读

第12章

《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 第12章 免费试读

李存安点头,燕笳亲自带陈宜和徐钧安去往驿站。
路上,陈宜压低声音问徐钧安:“你搞什么鬼?”
她还没想通,怎么莫名其妙就冒出公主找自己这茬。
徐钧安老神在在,给她使眼色,防着燕笳。他食指竖在唇前,头昂得像一只公鸡,让陈宜心里更没底了,抱酒的手都在发抖,只能自己右手打左手暗道冷静。
“你们怎么在一起?”泰宁的贴身侍女素樱正巧出来买胭脂,碰见三人惊道。
徐钧安眨眨眼,素樱似心有灵犀,立刻会意道:“随我来吧。”
甚至没有多问一句。
什么情况?燕笳狐疑看向陈宜,陈宜摇摇头,表示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时间心脏都要从嘴巴里跳出来。
这一路,陈宜像提线木偶亦步亦趋,甚至想好公主又要打她怎么办。很快,几人到达驿站,上楼最内侧房间就是公主住的地方。
两扇木门打开,烘热的空气扑面而来,一道锦绣真丝绣百合屏风映入眼帘。打影子看,泰宁斜倚木塌,一只手撑着下巴。
“酒送来了?”她问。
陈宜心下漏跳一拍,瞥向徐钧安。只见徐钧安动作流利,拱手道:“陈宜姑娘和兰春酿都来了。”
素樱踱小碎步到陈宜跟前,伸出手。
陈宜想不通其中关系,脑子发懵,素樱轻碰她胳膊,她才反应过来,递上酒坛。
泰宁只是打开瓶塞,闻一闻。
“不错,”她似享受般叹道,“陈宜留下陪本宫说话,过会儿我亲自送她回东营。”
这是下逐客令。
燕笳也没法儿装听不懂,轻扥陈宜衣角,无声道:“在外面等你。”
等燕笳一走,嬷嬷和丫鬟挪走屏风。
公主的脸烘得红扑扑,一口一个葡萄,好不满足。她勾手,让两人进门,丫鬟紧随背后关上门。
暖气包裹身体,陈宜有些受不住,额头冒汗。
徐钧安大跨步,直接从公主唇边夺走葡萄,笑嘻嘻道:“吃多了不好。”
又瞅瞅房间,撇嘴,不掩嫌弃,“就两个仆人,住这么寒酸,不如跟我一块回京城吧。”
陈宜看得心惊,眼睛瞪得老大,心道:徐钧安疯了!
却见公主瘪瘪嘴,翻他白眼,根本不理睬他,转而跟陈宜解释:“他在全国各地的生意三成的收益归我。”
“哎!”徐钧安拾起一颗葡萄补充道:“您出嫁前归淳妃娘娘,你出嫁后归您,您还没出嫁呢。”
陈宜豁然开朗!
原来徐钧安每次进京给皇帝进贡的都是蝇头,徐家背后真正的靠山是宠妃淳妃!而现在整个徐家被当作嫁妆给了泰宁。
难怪他一出现,泰宁就变得好说话许多。难怪素樱与他如此熟稔,带进公主房里都不用通报。
有皇帝父亲、宠妃母亲靠山,有京城第一富商供给,被派到兵家必争的金庭线,嫁进最让皇帝头疼的河西节度使府下。泰宁公主,绝不是表面看上去,刁蛮骄纵的模样。
果然,泰宁正经坐直,五官紧绷,皇家气度不怒自威。
她语气轻松,不容拒绝。
“徐钧安,你在金州待了太久,该回京城了。前几日父皇来信,质疑你乔装混入河西军营,是为了和李存安秘密谋反。”
“谋反?我?”
徐钧安百口莫辩。
泰宁轻扬下巴,嬷嬷打开门,做了个“请”的姿势,徐钧安气得没法,悻悻就走了。
徐钧安一走,公主也不绕圈子,给陈宜赐座,面对面问:“你和李存安可曾有私情?”
她手撑膝盖,紧盯陈宜双眼,陈宜瞬间的脸部肌肉抖动,褐色眼瞳无处闪躲、收缩震颤,都逃不过她的眼。
陈宜的嘴巴张开又合上,吞下口水,定定心神,才道:“少主大人年幼时曾住在我家,一度想要与我定亲,但最终没有。”
她伸出三根手指,挺直脊背。
“我陈宜指天发誓,若与李存安有任何逾矩行为,天打五雷轰!”
说完,她心虚地望望天,暗道,牵手不算……拥抱也不算。
泰宁公主捂唇憋笑,没憋住,笑出声道:“我不过开个玩笑,你怎么这么认真。就算你们有什么逾矩行为也没关系呀,哪家公子没几个陪床丫头。”
陪床丫头。
陈宜羞愤,低头握拳,一张小脸胀成猪肝色,好久才深呼吸抬头,回看公主,毫不后退。
“陈宜戴罪之身,没资格做少主的陪床丫头,也不稀罕做。”
泰宁挑眉,这个女人果然一如既往直接、不说废话,不过她要的也就是这样的正面回应,不用大费周章,倒也满意。
她勾唇,眼睛弯弯,不禁鼓掌,“你很对我的胃口。”
“你和徐钧安的买卖还作数,我会找别人跟你联系。兰春酿重现京城,一定火爆。”
“我会让你赚够老本,不过,”她话锋一转,“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我要你记录军营布局,各队演练安排,各个帐篷都做什么用,交给我。”
上回进营,泰宁没看清楚,一直心系于此。
掩唇陈宜咬唇,左右为难,还在考虑,泰宁催促道:“若河西安宁,无人会知道你曾做此事;若河西背叛朝廷,你更该为自己多挣一条路,不是吗?”
陈宜当然懂得这个道理,只是若让李存安知道,自己做这样的事,恐怕会七窍生烟,真真正正地断绝关系。
然而,她早晚就重新接回九酝春,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九酝春考虑。她不准备只售河西,朝廷的支持尤为重要。
断就断吧。
陈宜看向公主手边的酒坛子,本该属于别人的,何必觊觎。
“好。”她下定决心,向泰宁拱手。
出来时,天已经黑了。燕笳靠墙打哈欠,见陈宜出来,忙问:“没怎么你吧?”
陈宜摇头,不敢看他,“公主只是跟我谈了谈,确认我跟少主没有私情。”
“她也是在乎少主,才会注意到我。”
燕笳没再说什么,只让陈宜别放在心上,陈宜连连点头,心里想的是,自己说的也不算假话,不必觉得对不起他们。
到第二日正午,果然公主又派人来请陈宜,说是金州没有熟人,想找个姑娘陪自己逛街,想来想去就陈宜合适。
陈宜揣好军营布局图,和军曹打了个招呼就去了。
燕笳也道,公主看出少主对陈宜有意,喊陈宜陪同挑选,可谓投其所好,可谓合情合理。
金州东市多为酒肆,街道两侧商贩小物,不乏从突厥、回鹘偷运回来的小玩意,人声鼎沸。
陈宜跟着领路小厮,先到一家成衣铺。
“公主说,您随便选,她付得起。”小厮说着颠了颠钱袋,沉甸甸的。
陈宜身上的蓝色棉袄、白色囚衣都洗得败色,破洞的地方打了补丁,袖口还沾了一些药汁,斑驳破旧,穿成这样跟在公主身边,确实丢她的脸。
花公主的钱,不心疼。
她快速挑走成衣架子上最贵的一套衣裳,换上就走,小厮跟在后头付银子。
路人纷纷侧目,但见一披着鸭绒鹅黄披风、脸蛋白净的贵族小姐,身后跟着个上气不接下去的小仆从,谁能想到这位小姐半个时辰前还在军营切药材。
“哎哟,陈大小姐,您总算来了!”
头顶传来阴阳怪气。
陈宜抬头。
酒楼二楼檐口处,徐钧安伸出头,手举小盅,遥遥敬陈宜,一tຊ口喝下。他的对面,泰宁公主换了身男装,正挡唇咬下一小口牛肉脯,仿佛听不见徐钧安说话。
陈宜也不却情,登登登爬上楼。二楼全是雅间,房间里的人都压低嗓子说话,只最里面咋咋呼呼,陈宜靠耳朵找到两人。
“他怎么也来了?”陈宜站在门口为难,不知该怎么坐。
泰宁往窗口挪动,把一只空酒杯放到左手边,陈宜会意,贴着泰宁坐下。
她吞下牛肉脯,又喝下酒,长舒一口气道:“这人实在难缠,我甩不掉他。不过,他推荐的食物真是好吃。”
陈宜看一桌子,生牛肉、炒牛肉、腌牛肉、牛肉汤,这叫“好吃”?看来宫中伙食也没多好。
徐钧安始终带笑,给公主斟满酒,又给陈宜斟酒。
“你可不是来吃的,好好品酒,看看跟咱们兰春酿有什么差别。在金州,除了黄台酒,就属这莫高窖最火,可见符合河西人口味,我们要就着更改。”
公主摆手反对:“不改不改,改了风味就不对了。”
她招手,让小二再上一坛黄台酒。
转头,油汪汪的手指悬在半空道:“你就喝就完了,有灵感咱就出新酒,兰春酿金州特供,绝对叫座。”
没想到公主和徐钧安谈起生意经头头是道,陈宜一杯接一杯喝酒,当真没有插嘴的机会。
直到那坛黄台酒端上来。
端上来的时候陈宜已经发觉不对劲,小二身高腿长,胳膊强力有劲儿,不是之前一直传菜那个。他放下酒坛就走,生怕被多问一句的样子。
她打开门,盯着小二背影消失在拐角,徐钧安喊她:“看什么呢,喝酒。”
他倒了三杯酒,自己率先举杯,“祝我们三人生意兴隆,合作愉快。”
公主加码:“友谊长存。”
陈宜不如他们兴致高,也加了一句:“事事如意。”
三杯酒碰杯,清脆一声。
酒杯凑到鼻下,陈宜闻到浓烈酒味,觉得奇怪,又想可能河西人就爱烈酒。
酒水入喉,如刀片刮嗓。
陈宜当即心道不好!
这样的酒,劣质伤身,不可能名盛一方。
他们的酒被换了!
情急之下,她挥手,打翻公主酒杯,还好公主动作慢一点,还没喝。
徐钧安见其动作,吓了一跳,放下酒杯,也没来得及喝。
只有陈宜,腹痛如火烧刀搅,额头冷汗直冒,指着嗓子,说不出一句话。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

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

这本《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讲述了陈宜李存安之间的凄美爱情故事,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作者:类别:穿越重生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全文小说李存安陈宜小说完整by陈宜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