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黛

完结版小说桐黛by兰辛免费阅读

时间:2024-04-03 23:46

《桐黛》小说简介

桐黛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兰辛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兰辛余光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桐黛结局吧。……

》》》点击全文阅读《《《

《桐黛》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四周突然冷寂。

不久,长靴落地声渐渐远去。

我睁开眼,拽掉额头的帕子。

异瞳中是化不开的浓雾。

9.

半月之后,我又去了趟承天殿,找机会拿到京中布防图,叫素珠飞鸽传回颍州。

颍州如火如荼准备,京城也没闲着。

为了丽贵妃生辰,楚东流搬空了大半座国库。

又以为贵妃祈福之名,令各地献上珍宝。

一时间,朝堂参奏妖妃祸国,民怨沸腾。

丞相府的马车每每过街,都要被丢一筐臭鸡蛋烂菜叶。

宫门深远,那些闲言碎语自然传不进林淑妍耳中。

她向陛下讨要恩旨,中秋携众嫔妃往国寺祭天。

这是皇后才有的殊荣。

礼部官员上书拒办此僭越之举,奈何楚东流和丞相一同施压,这道旨意勉强颁下来。

内务府拉着成车的礼单,一日日往明仪宫送。

林淑妍摆着架子,鸡蛋里挑骨头,嫌这个不好那个不好,还发落了不少奴才。

后宫人人自危。

10.

自恩旨颁布,林淑妍越发喜欢召后宫嫔妃来她宫中赏玩。

“果真娘娘是陛下心尖上的人,您宫里连一个茶杯都价值万金!”

“托贵妃娘娘的福,咱们才能亲眼见识这流水儿似的奇珍异宝。”

许贤妃眼尖,瞅见箱笼角落的金蝴蝶珠贝面具,赞叹了一句:“这面具可真精致,听说是燕国姜氏的祖传宝物,娘娘戴上一定倾国倾城……”

话音未落,她便察觉气氛不对。

众人噤声,齐齐避开许贤妃探究的目光。

林淑妍笑吟吟地开口:“燕国姜氏,不正是桐黛公主的母家?看来,本宫与桐黛公主确实有缘……”

许贤妃身子瘫软在地,连连叩头请罪:“臣妾胡言乱语,请娘娘恕罪!”

大家心里明镜似的,高高在上的丽贵妃不过是替身。不过大庭广众当面戳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林淑妍起身,捡起金蝴蝶珠贝面具仔细打量。

“许贤妃,你觉得这面具好看吗?”

她点头又摇头,以林淑妍的脾气,绝对不会罢休,许贤妃急得直哭。

“本宫又不会吃人,大胆说,倒底好不好看?”

许贤妃硬着头皮,声音比蚊子还小:“好看。”

林淑妍满意地点点头,将面具扣在许贤妃头上。

“妹妹说好看,这面具便送给妹妹了。”

“谢娘娘!”

如蒙大赦,许贤妃刚要起来。

林淑妍怨毒的目光似要剜下她的肉,狠狠地吩咐:“许贤妃喜欢这面具,一辈子不用拿下了。

“兰辛,烧金水,从她头上灌下去!”

许贤妃下裙湿了,被太监们拉出去。

无人敢求情。

11.

许贤妃死了。

我坐在她旁边,故意低声赞叹蝴蝶面具。为了巴结林淑妍,她急着奉承。

蠢货。

没等中秋夜宴,颍王反了。

许贤妃是他堂妹。

唉,又一个蠢货。

丽贵妃的生辰宴设在楚东流特意为她建造的停云台。

二人执手,岁月静好。

“陛下,今日是臣妾生辰,能否再向您讨要个恩典?”

她的要求,楚东流自然不会拒绝。

“你说便是。”

她目光流转,最终定格在我身上,莞尔一笑:“听闻姜婕妤曾经一舞动天下,臣妾往日去不得锦鸳楼,无缘得见。今日借此良机,姜妹妹也好让姐姐见识见识。”

她要把我的尊严折碎。

今日来的不止妃嫔,还有各府诰命。这舞若是跳了,我便成了天下笑柄。

我直愣愣地将最后一丝求救的目光投向楚东流:“陛下当真要我跳?”

他面色如常:“贵妃让你跳,你就跳。”

我认命地绝望一笑:“臣妾,遵旨。”

“踏歌”一舞,袖不掩臂,衣不蔽腰。

伴着舞蹈,泪水簌簌。

楚东流竟掏空魂儿似的站起来。

顷刻间,刺客从四周蹦出。

一柄长剑朝楚东流刺过去。

我离他最近,使出全力把他推到一边。

“阿离!”

长剑入肩,疼得很。

12.

颍王无用,三日便全线溃败。

彼时我被软禁在承天殿。

素珠身份暴露,五马分尸。

只剩莲枝在我身边照顾。

仿若回到我初进宫时,楚东流对我无微不至。

我不愿吃药,他耐着性子一勺勺喂我。

“阿离,朕早知道你是颍王的人。朕也知道你从未背叛朕,就如往昔一般,你还是朕的怡妃。”

布防图是假的,中秋夜宴是假的,我传递的消息都是假的。

除了挡剑是真的。

颍王未按照我的计划行事,证明他不信任我,我的无用和错漏,恰恰是最打动楚东流的。

一个绝路女子抛却生死的爱。

我嗓子喑哑,忍着伤口请求他:“陛下,我想出宫。”

他万万没想到我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请求出宫。

“这是你第二次要离开朕,为什么?你的母亲弟弟已经死在乱军之中,你还能依靠谁?”

那两个啊,与我没有血缘关系。

死就死了。

“臣妾的出身,会污了陛下千秋名声。”

他突然暴怒:“那不是真的!”

“臣妾只想离开。”

他给我灌了一碗安神汤,语气温柔。

“睡吧,睡醒就不会说胡话了。”

我依旧住在承天殿,楚东流却搬对我避而不见。

长日无聊,折花写字,一天天消磨日子。

我把宣纸扔火盆里烧了,莲枝却宝贝地收起来,要放到厨房引火用。

13.

我的身份并未泄露,旁人只以为我以身挡箭,入了楚东流的心,大约要复宠。

林淑妍第一个不痛快。

赶上祭天祈福,她领着众嫔妃浩浩荡荡往国寺去,还不忘带上我。

她头戴凤冠,身着双凤锦衫,打扮远超贵妃品级。

按照位分,我在林淑妍身后进香。

她上完香,转身讶异地捂着嘴。

“呀,姜妹妹!真是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还是个小小婕妤呢!”

她迟迟不让路,我只得举着香原地站着。

“妹妹清减不少,平常我与陛下相处,他事事都为我考虑周到。怎么到了妹妹这里,却照顾不好呢?”

“臣妾福薄,不配陛下亲自照看。”

她凤目一转:“呵,是吗?我看你在承天殿住得挺得意,重华宫都生灰了吧!”

香灰落地,林淑妍的裙摆烫出一个洞。

她朝兰辛使眼色,兰辛会意。

“大胆怡妃,火烧贵妃祭天礼服,对上天不敬,罪同叛国!”

门外的侍卫迅速把大殿围住,拔刀对着我。

有模有样,看上去我倒真像十恶不赦的罪人。

我挺直脊背,迎面向刀。

“臣妾无罪,不认。”

叛国之罪。

我若认了,死无葬身之地。

“哼,本宫平日倒没看出来,怡妃的嘴这么硬!”

我不卑不亢,为自己辩解:“贵妃娘娘,您故意纠缠,阻挡臣妾进香,香灰才会烧了您的衣裳,实非臣妾之过。”

她饶有兴味地欣赏手上新制的蔻丹,喜眉笑眼:“怡妃的意思,祭服损毁是本宫的过错?”

时辰差不多了,我得添把火。

“娘娘今日穿戴,唯皇后能用,着实逾矩。以庶妃之身,行正宫之事,才是对天不敬。

“祭服损毁,焉知不是上天示警,责问娘娘?”

“大胆!”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皆面如菜色。

嫔妃纷纷后退,与我分隔开。

她们以为我当众出言不逊,讥讽丽贵妃,必定活不成了。

林淑妍勃然变色,目眦欲裂。

“姜离!国寺脚下,你竟诽谤本宫!

“你不是拿不稳香吗?那双手就别要了!”

侍卫将我摁在地上,双臂露在官道上。

林淑妍上了马车,握住缰绳,眼中杀意怨毒交加。

“姜离,凭你也配与我争宠?

“驾——”

骏马嘶吼,车轮滚滚。

指骨“咔嚓”折断的声音,只有我自己听得到。

好似成千上万的针刺向手指,钻心的痛感潮水般涌现。

十指连心,齐齐折断,汗珠和着泪水滴落。

我满眼只见楚东流缺了一只鞋,拼命朝我奔来。

“迎儿——”

我心满意足,放心睡去。

14.

待我睁眼,发现楚东流一直将我抱在怀中。

我的双手裹得粽子一样,稍稍挪动便疼得刺骨。

“嘶——”

“别动!太医说伤到了骨头,得好好养着。”

“迎儿,你可知我有多高兴……”

我无视他炽热的目光,呆呆地望着帷幔。

“陛下认错了,臣妾是姜离,不是桐黛公主。”

他从袖口掏出一卷宣纸,上面是我日日写的一句诗。

“东流若未尽,应见别离情。

“这是你送我回郑国那日对我说的。”

我艰难抬起手臂:“再待下去,臣妾只怕活不成了,请陛下放我走。”

楚东流抱紧我:“不会的,有我在……”

我双眼腥红,几乎是冲他嘶吼。

“林淑妍折辱我的时候你在哪儿?颍王逼迫我的时候你在哪儿?燕国灭国的时候你又在哪儿?”

楚东流僵住,对上我的眼睛懊悔不已。

“迎儿,给我个补偿你的机会,好不好?”

“不必了,你我之间,唯有国仇家恨。”

我踉跄着朝殿门走。

他几步便追上来,从后面环住我的腰。

“迎儿,你还爱我。

“你明明可以帮颍王造反,却处处护着我。我们同榻而眠,你有那么多机会杀我,可你没有下手……

“若你对我没有一丝爱意,为何要吃林淑妍的醋?”

我绝望转身,牵动嘴角,勾起别扭的笑脸:“楚东流,我多希望我从没爱过你。

“那样的话,燕国不会亡,我不会在大火中毁了容貌。

“更不会希冀着此生再见你一面,承受换皮之痛,做了颍王的奸细……”

他抹去我的泪水,陪我心碎。

“锦鸳楼那日,我原想着远远看你一眼就好。阴差阳错,你竟带我入宫。

“以为换了个新身份,我便能彻底放下灭国之仇,继续爱你。

“天不遂人愿,我闭上眼睛整日梦到燕国血流千里,那是我骨肉至亲的性命啊!”

楚东流伏在我肩头,连声说着“对不起”。

我蹭蹭他的发丝,喃喃道:“林淑妍折磨我的时候,我不恨她,反而觉得,这是我应受的惩罚。爱上仇人,我活着的每一天都该受油煎火烹之苦……”

楚东流听我声声如诉,越发不肯放我走。

我爱他?没有。

恨他?也没有。

母妃在时,说我生性凉薄,冷血冷心。

我不会爱,也不会恨。

楚东流于我而言很特殊,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15.

我没有再提出宫的事,楚东流以为我想通了。

我劝他不要惩罚林淑妍,她是丞相养女。

丞相在朝的势力错综复杂,楚东流登基未足三年,根基不稳,还不是与他撕破脸的时候。

他表面答应,实则对丞相已起杀心。

我与他相识七年,最了解他的性子。

面热心凉,眼里揉不得沙子。

他对我言听计从,许我出入任何地方,只是得带着宫人。

养了数月,阴天下雨,手指便如蚂蚁啃噬。

太医也无计可施,气得楚东流斩杀了所有为我诊治过的太医。

我没阻拦,丽贵妃得意之时,他们趋炎附势。重华宫缺医少药的,我吃了不少苦头。

好得差不多,我赶个大早,去明仪宫给丽贵妃请安。

她神色憔悴,眼下乌青。

“贵妃娘娘昨夜睡得不好吗?”

我明知故问。

她要扑上来扯我的头发,被莲枝拉住。

“姜离!你给陛下灌了什么迷魂汤,教他如此冷落我!

“你无依无靠,能嚣张几时?我即刻传书,让爹爹连同朝臣上奏,请陛下杀了你……”

我把玩着茶盘里的白玉薄胎壶,神态自若:“啧,这么蠢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林淑妍,你的脑袋里面装的是草吗?”

她更加疯狂朝我叫嚣,三个人都差点拦不住她。

“你敢骂我?我是贵妃!

“来人!把她绑起来!”

我扬手一扔,玉壶精准砸在她头上,淋了满头茶水。

我急步上前,抓住林淑妍的脖子,慢慢收力。

她的呼吸渐渐急促,张着嘴却发不出声,脸色涨得通红发紫。

还差一口气,我松开手。

她浑身无力倒地不起,喘着粗气。

她终于安静,可以好好说话了。

莲枝为我揉手,我蹲下跟林淑妍说话。

“想知道你为何会输吗?

“空有皮囊,以为生了张跟桐黛公主一模一样的脸,便万事无虞了?

“你知道楚东流最讨厌哪种人吗?”

她恐惧地蜷缩着。

“他最讨厌你这种恃强凌弱,无知自大……当年燕王宫,他日日所见,皆是你这副嘴脸。

“后来,欺负过他的皇子奴才,全都死了。”

林淑妍回过味儿,颤声问:“你……你究竟是谁……”

“你学我学了这么久,倒认不出正主了?”

她似是看见地狱恶鬼,吓得瘫软。

“桐黛公主早就死了……不可能……你不可能是……

“兰辛……你快说,她不是赵迎……”

兰辛姑姑越过她,朝我行跪拜大礼。

“奴婢恭迎公主殿下。”

林淑妍抽干了最后一丝力气,疯子一般仰天大笑:“我是贵妃!我是未来的皇后!

“有我爹在,满朝文武在!陛下再喜欢你,也不能立亡国公主做皇后……”

她说的不错,但我也不想做皇后。

16.

我给林淑妍讲了楚东流屠城的故事,她听完就疯了。

她在宫中树敌不少,又屡次伤我,她自然知晓楚东流不会放过她。

我差人把她囚在寝宫,只留下莲枝和兰辛。

“奶娘辛苦了。”

兰辛恢复过往的样子,温柔怜爱地拉着我的手。

“奴婢不苦,公主才是遭了大罪,奴婢瞧着心疼……”

我叫她放心,至少我们都还活着。

“奶娘这些年调教林淑妍,费了不少功夫。”

“是,她底子不错,只是心性愚钝,丞相觉得她好控制罢了。”

我瞧着蹲在墙角的林淑妍,青丝凌乱,眼神空洞,哪儿还有雍容华贵的贵妃模样。

“她愚笨,也方便我们了不是?”

我转而面对莲枝:“兰辛一直都是我的人,她引导林淑妍肆意妄为,说出那些狂妄言语,轻蔑桐黛公主,让楚东流连带着恨上了丞相。

“其实从她进宫那刻起,楚东流和丞相就不是铁板一块了。丞相仗着帮扶楚东流登基的功劳,妄图把前朝后宫死死拽在自己手里,彻底架空他。

“陛下是多睿智的人啊,取天下财以养贵妃,把她和丞相放火上烤。如今天下百姓,可恨极了这位丞相大人……”

莲枝咽了咽口水,摸不透我的心思,迟疑道:“娘娘……”

我捡起林淑妍掉地上的步摇握在手里。

石榴累丝金步摇,价值连城,的确好看。

“跟在我身边这么久,现在听见真相,觉得我可怕吗?”

她摇摇头:“奴婢不怕。”

我掐住她的下巴,凑近了问:“你不怕,可是我害怕。

“一仆不事二主,身边的奴才有了异心,我睡不安稳。”

她慌忙跪下,连连叩头:“奴婢不敢!奴婢只忠于娘娘一人啊!”

“我和楚东流不死不休,你既是他的人,便跟他一样的下场……”

“娘……娘……”

莲枝低头见到胸口殷红,插着一支金步摇。

她死不瞑目,眼睛瞪得浑圆。

我擦擦手吩咐道:“丽贵妃发狂行刺我,莲枝护主身亡。”

“是。”

17.

楚东流得到消息当即来看我。

“迎儿,你可伤到了?”

“我无事,可惜莲枝……”

他抱着我,心口咚咚作响。

“无事就好,莲枝死了不打紧,我再给你挑个懂事的。”

为他做事的奴婢死了,只得一句“不打紧”,我为莲枝不值。

楚东流真是冷血,和我一样。

他问东问西,一会儿传太医为我诊脉,一会儿把随行宫人骂得狗血淋头。

我嫌他吵,给他赶出去了。

兰辛做了我爱吃的糕点。

“公主,莲枝的后事我已经吩咐人去办了。”

“嗯,她跟我一场,虽说有异心,我却借她的手透露给楚东流不少消息,也算她有功劳。”

从我言语间对楚东流的思慕,和颍王的首尾,写的那句诗……

透过莲枝大大小小的消息,教楚东流自己发现我的真实身份。

兰辛听得头昏脑胀:“公主直接出现也未尝不可,何必这么麻烦?”

“假若我以赵迎的身份出现,他不会像现在这样对我,他会怀疑我的目的,复国?刺杀?

“只有让他相信,我对他的爱大过恨,他才能全心全意接纳我。

“我越隐藏,越痛苦,越纠结,他越相信我表现出的感情的真实。

“楚东流打小的谨慎自卑,是刻在骨子里的,即便今日为皇,那些东西他想甩也甩不掉。一个为了他抛却国仇家恨的公主,足矣令他洋洋自得,迷失自我……”

兰辛恍然大悟:“怪不得您从前说他有野心能成大事,却软弱地一阵风儿便能吹倒。”

吃着故国的糕点,我难得片刻安宁。

快了,快了。

就快尘埃落定了。

18.

林淑妍行刺,楚东流借机责问丞相。

只不过,他把行刺对象安排给了自己。

诛九族的大罪,饶是丞相也消化不动。

林相孤注一掷,反了。

楚东流要领兵亲征。

他来重华宫的时候,我正绣荷包。

“是给我的吗?”

他期待地看我,热烈的眼神下,我点点头。

我没有过多叮嘱,只对他说:“万事小心。”

他欢喜得不得了,一刻也不舍得与我分开。

剩下的日子,他搬到重华宫起居,处理朝政。

我也时不时帮他出个主意。

出征之日,他珍重地把虎符放进荷包,贴身收起来。

“迎儿,待我回来就立你为后。”

我没有回答,只是笑。

因为,他回不来了。

19.

第一次见楚东流的时候,他在冷宫摘树上的酸杏。

十六岁的少年,脸上一点儿肉也没有。

皇兄说,质子比乞丐还不如,他被整个郑国遗弃了。

旁人欺负楚东流,他只会可怜兮兮承受,毫无反抗之力。

可我分明瞧见他眼底的精光,野狼啃噬猎物的狠厉。

他是个人物,只是不如我。

因为父皇、皇兄皇姐,加上他,谁也没发现我心底的欲望。

燕国与郑国不同,皇子公主皆可继承皇位。

可惜我出生晚,朝堂那些能耐的世家官员,全被皇兄皇姐瓜分干净了。

他们一个个如狼似虎,逮谁咬谁。

为求自保,我扮天真、装活泼,教别人以为他们一眼便能看穿我心底所想。

母妃出身卑微,我没有靠山,正愁如何夺取皇位。

偏偏楚东流闯入我的视线,他是先皇后嫡子,占着大义名分。若不是他父皇偏爱继后,听信枕头风,他断不会成为质子。

我努力让他爱上我,暗中牵线送他回郑国。

借他的手除掉皇兄皇姐,剩下的,我只需要解决一个他了。

没有楚东流,我大约此生无缘皇位。

多亏了他,我可太喜欢楚东流了。

20.

半月后,前线传来消息。

增援迟迟未到,陛下率军突围未果,中箭身亡。

我取出一个与楚东流一模一样的荷包,交给骠骑将军。

“这里头是虎符,你去燕地调军。”

燕地驻军是收编后的燕国将士,我以桐黛公主的名号下令,他们自然懂得我的意思。

不久,前线告捷。

骠骑将军率军回京。

我坐在楚东流的龙椅上,手握虎符,俯视郑国诸臣。

“先帝无子,传位于朕,众爱卿可有异议?”

这理由太荒谬,傻子都不信。

他们骂骂咧咧。

“后宫妇人,惑乱朝纲!”

“牝鸡司晨,亡国妖孽!”

“女子怎可为帝!”

可是我命大军演练剑舞之后,他们全信了。

楚东流和林相同归于尽,郑燕两国大军尽归我手,满堂臣子,无一人可与我抗衡。

他们折腰叩拜,高呼:

“陛下圣安——”

21.

兰辛扶着我,第一次站在郑国的城楼上。

燕郑合为一国,何等辽阔远大,我一眼望不到头。

“兰辛,前一次站上城楼,我放了一把火,在众目睽睽之下假死脱身……”

“是啊,那日太凶险了。”

回想往事,我兴奋不已。

“值得,冒多大险都值得!”

她不知该高兴还是担忧,叹了口气:“您从没像今天这样,把内心真正的喜怒表现出来。”

我摸着墙上砖石,冰凉粗粝。

“父皇说,帝王喜怒不形于色,我学得很好。

“走吧。”

从此,山河万里,尽在我手。

热门小说《桐黛》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向上看

网友躲猫猫点评:很久没看过这么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了,故事里的在作者的笔下鲜活了起来,看着看着就把自己代入到故事里,的《桐黛》强推!

网友滥情空心点评:在看完《桐黛》文章后,我不敢轻易回复,我担心我庸俗不堪的语言会玷污了这世间少有的文章。但我还是回复了,因为我觉得如果不能在如此精彩的文章后面留下自己的足迹,那将会成为我一生的遗憾。请原谅我的自私!

桐黛

桐黛

这本《桐黛》小说讲述了主人公的故事非常好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小说精彩节选桐黛分享给正在查找资源的朋友,作者兰辛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想要知道兰辛余光结局的朋友,欢迎到本站搜索阅读桐黛结局吧。……

作者:类别:小说推荐

小说详情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小说 > 完结版小说桐黛by兰辛免费阅读